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FIVE锁链岛,开始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2728 2020-07-18 16:52:46

  海军的军舰上一位海军上将在进行最后点名,随后部下抛锚,十二只军舰停靠在西面港口。

  阿莎力克站在港口处,迎接他们的贵客,她身旁有个黑眼圈黑眼睛极重佝偻着背的男子,原本计划中的Sir和亚哈一个个都说没兴趣在底窟那不知道干什么,卡卡鲁欧闹脾气不来,还扬言说不逮住猎犬就不做男人。

  他们难道没有一点团结意识吗?想到这阿莎力克觉得有些好笑。他们是一家人,一家从来没有相爱过的陌生人。

  这么比起来,爱拉也太多情了。

  “欢迎三位海军上校和九位海军中尉,真是荣幸之至,居然能够得到海军的如此重视。我是费因兹·简欧喏讷尤·卡卡鲁欧,我身旁的这位是费因兹·简欧喏讷尤·利利克”

  领头的一位刀疤海军上校开口“哼,客套话在那个满嘴油的小丑那已经听得够多了。我们就不要假惺惺的,直奔主题”

  “这是当然,请往这边走,顺便请问阿格力上校还未康复吗?”

  “你们这么关心他?不关心你们那两位干部吗?”

  “有海军由治疗和照顾,我们当然是非常安心,阿格力上校毕竟是一直交易的对象,他不在许多事也不好沟通。当然,我们没有轻待三位中校的意思。那请问阿莱慕斯在哪呢?”

  阿莱慕斯是恩姆的第n个化名,实际上恩姆这名字的也有可能是假名。海军也一直都在困扰,如果再不抓住他的话,那么悬赏令的备注化用名就要出框了。

  “阿莎力克女士是在担心我吗?我在这里~”

  恩姆夸张地挥舞着白色礼帽从后面跑出来,现在的他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普通到下一秒就会忘记他的面貌的人。

  “知道了,走一边”

  “好冷漠!”

  阿莎力克身旁黑眼圈的人转动白浊的眼睛偷瞄一位秃顶上校手中提着的巨型海楼石箱子。

  “你在看什么?”

  “哈哈哈…防备心真重,我只是对那位天才科学家制作的绝对宝箱感兴趣罢了,我是个发明家,对同为竞争对手的其他发明家的作品当然会感兴趣”

  “你和贝加庞克能相比吗?希望你们不会打歪主意”

  “哈哈,诚意合作,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家族为了追求地下宝藏,付出了多少代的心血”

  “简欧喏讷尤,这不是小孩画册中的名字吗?那位有名冒险家费因滋·简欧喏讷尤·尼莫驾着他的独角鲸号发现另一个大陆——地底世界的童话”

  “那位贪婪的侵略者与冒险家的后代,也就是我们至今为止也在寻找着他曾经探索过的世界。海军知道的可真清楚啊”阿莎力克接过带嘲讽的话,面无表情。

  脸上有伤疤的海军上校挑了挑眉“继续走吧”

  “马上就要到了”

  …

  恩姆在百来人的部队最后后把玩着扑克牌。平平无奇的双眼中一瞬间闪过红色的光芒。

  ——

  底窟

  “这不是爱拉吗?居然有心情跑来这儿?不害怕染上寄生虫吗?”Sir挪步到他的新侄女和骷髅头旁边,露出怪异的笑容。

  “呵,确实有寄生虫。走了,斯尔卡。”

  “暴脾气倒是很像,不跟你舅舅打声招呼吗?”

  他旁边的女仆人偶在焖烧雪茄后,用雪茄剪剪掉茄帽,递给了卡卡鲁欧,他接过叼在嘴里。看熟练度这动作他们应该做过无数次的。

  这个叔叔爱拉从生理上不能接受。大体上简欧喏讷尤的人她一个也不喜欢,她转身离开。

  “放养的…My honey,注意她的行踪”

  “是的Sir”

  人偶从展开的手臂中挖出一只眼球,眼球滚落在地伸展成八腿蜘蛛的形态,黑眼珠甚至还在转动。

  ——

  制造厂

  “这就是我们制造的‘梦幻’,只要能使用好海军的军舰就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地方。当然,这需要你们的信标”

  “开启新时代的大门,正义可以传达到伟大航路甚至新世界”刀疤上校喃喃自语。

  阿莎力克继续说道“稍后可以试试,我们会搬运到你们的军舰上,如果交易成立。你,带着各位大人们参观”

  阿莎力克指着一个金发穿防护服的男子,他欣然点头,带着他们一起参观片刻后。三位上校和九位中尉就被请去了钢铁工厂。

  看着他们远去后金发男子才如释重负地摘下白色防护帽。

  “没有认出来真是太好了…”

  “有我的功劳不是吗?”

  兔子先生出现在金发男子的身后。

  “对…啊…”

  ——

  钢铁工厂地牢

  “哇啊——”

  外貌是瓦塔丽和艾斯的生物打哈欠,从眼睛开始至全身都缓缓变换形态,看守的人没有发现异样。

  “哐当,咔哒,咔哒”

  “吵什么?你们是逃不出去…”

  一只瓶子从栏杆缝隙中跑了出来,没错,跑了出来。

  至眩的气体从地牢开始弥漫开,两张穿着得体的鸽子从看守严密的地牢中飞出。他们嘴里还吊着类似的粉色瓶子。

  ——

  早晨是非常舒适的时候,肌肤触碰到寒冷的空气洗清了我的困倦。

  我将精度调高仔细观察着钢铁工厂内部每个人都走向,嘴里嚼着巧克力。

  甜食会令人上瘾,是生理上的,所以我除了需要高度用脑的情况下都不会食用过多的糖分。

  另外糖分摄取过多,不仅是糖尿病还有患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风险,会增加人的暴力倾向加速人体老化。

  简称一时快乐一时爽。一直快乐一直折寿。所以还是不要给小朋友过多的糖吃。

  昨天我在烧盘的边缘大鹏展翅,今天如果卡碟了后果我也不知道。我只从艾斯他们那里听说我烧盘之后会变得非常欠揍。实际上也确实挨揍了。

  垂头看着时钟,拿出金平糖放进嘴里。

  “倒数十分钟…哇啊,一只上校,两只上校,三只上校,一只有胡子,一只没有头发,一只有伤疤。真奇怪…”

  嗯?

  我拿着新刀快速从钢铁工厂外部的锁链上一跃而下,在接近最上层窗口的时候微微屏息。

  湖上剑法·平浪

  层层的加固的强化玻璃窗口瞬间被劈开一个裂缝。我借助冲击的势能和自身重力踢在裂缝上,玻璃窗马上就如蜘蛛网般碎。

  翻滚几圈后快速起身,拍落了残留在身上的玻璃片,我直视着面前的男人。

  “还有五分钟,你的表坏了?”

  装扮怪异的绿发魔术师还拿着一只类似轮盘的银色物体摆弄。半响,他才悠然地回话。

  “我的钟表可是在时钟国定制的,需要好几百年才有可能会误差一秒,是小姐的钟表坏了吧?”魔术师模糊的面孔上布满小孩涂鸦似的白线,欠打的声音,这人是恩姆没错了。

  我踹了踹倒地的一位中尉,这位是和恩姆同为卧底的革命军,片刻也没见他有醒过来的趋势。我转而看向在座的其他几位,无论是简欧喏讷尤,革命军还是海军都太大意了。

  “呀~比预想中的还要简单,幸苦了。现在去外围支援吧”

  我抓住他的右手腕,身体微曲,想来个背摔,但他的手突然被我板下来了。我才注意到他的右手触感不同。

  “嗨!是木质义肢~是不是木质的更有梦幻木偶剧的报幕人的感觉?”恩姆像兔子一样向后跳跃几步,用留下的左手拿下帽子行礼。

  “闭嘴!你个诈欺犯!把信标交出来!”

  “哈哈~总是这样被说,但是我是诈欺犯这事已经成了真理,那么还相信我的你们不是蠢货吗?看吧,人快醒了,还是快逃比较好~”

  转头看了身后,刚刚我精神全在抵抗幻术上,完全没有注意…

  “他们根本还没醒!糟了…”

  原地只留下了礼炮的彩带和金粉,以及快溢出的毒气。

  我提着那位昏迷的卧底革命军跳出钢铁工厂。实在没有片刻将他们绑起来的时间,因为他们已经有醒的迹象。也不知道那些毒气有效果吗?

  外面开始骚乱

  ——

  南面某处

  “这海流真是让人遭罪…”巴特里尔一副被榨干的表情现在只要给他一张床,他就可以躺下再也不起来。

  “请好好休息一下…”

  “留下看船”

  金发剑士和酒红色头发的航海士跳下船,踏在满是锁链的岛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