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SIX万象时钟塔(序幕)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2658 2020-08-19 16:13:50

  “说起来,船长你这是在喝酒吗?”本注意到罗伯兹手中的高脚杯,没有水渍,应该还没开始喝酒。

  “...是,怎么了?”罗伯兹僵硬的表情有些许松动。

  “可是罗伯兹先生不是不擅长喝酒吗?您的清茶我已经泡好了”

  “我喝什么我自己会决定,把清茶拿过来,这瓶酒拿给他们。就说是一直遵守十诫的奖赏”罗伯兹将一旁名贵的的卡曼达蕾雅酒丢给自己的舵手“另外,这几天我要出去一趟。告诉莫尔·赫尔曼,这几天的监督就交给他”

  “是!您去哪?我能跟着您吗?”

  “我需要四人,你自己看着办”

  “那我就跟着您”

  ——

  “是尸体”

  我斩钉截铁地下定义,又觉得这个名词有些不准确,补充说“和普通的尸体现象不同,以人类尸体作为降灵,将其作为使魔使用。目前看来埃利斯丁克这个传说是真的”

  眼前的女仆皮肤白皙得像人偶一样,质地坚硬的双眸一眨不眨,让人感到不适。

  我们一群人除了我和盖亚,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艾斯心也过于宽大,立刻跳上埃利斯丁克送来的船,戳了戳女仆的脸。

  “真的,和冰块一样冷”

  费特和费尔初生牛犊不怕虎地也跳了上去,简直就是伟大的为科学奉献的精神。

  “拟生物技术!”“怎么做到的?”

  “是,确定是两位参加主人的宴会吗?”女仆低着头,恭敬地弯着腰,像八音盒中跳舞的人偶一样木讷。

  “等等,我们还没决定好”我捂着嘴思考这件事。

  很简单,亡灵埃利斯丁克要举办一场宴会,邀请五名参加者,他将他可以买下一个国家的财宝藏在这次宴会的举办地点——万象时钟塔。我们可以在宴会期间寻找他的宝藏,谁找到就归谁。

  “宴会举办多久?”

  “有人找到主人的宝藏或者所有人都选择弃权”

  “参加者是否有生命危险?”

  “有,参加者是从不同地方邀请过来,宴会期间没有规定不准互斗”

  “世人皆伐…仅此而已?”

  (注:世人皆伐,出自《利维坦》,意思是人在没有规定束缚的情况下会相互残杀)

  “我只是一介女仆,规定外的事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觉得你主人的财宝换算成贝利有多少?”

  “30亿左右”

  妥了!

  我不用担心去或者不去的问题,因为

  “去,好像很有趣,寻宝游戏还有宴会。想想就觉得兴奋”

  就是这样,我现在是在想计划,可以让孩子玩得开心又百分百安全(发财)的计划。

  我当场做了决定

  “费特费尔,你先回来,我们安排谁去参加宴会”

  巴特里尔瑟瑟发抖“真的…要去吗?这明显就是圈套”

  德附议“我也这么觉得”

  “可是我们真的很缺钱”

  这句话下来他们露出了比去幽灵城堡还苦的脸。果然只要社会逼迫得够重,人连鬼也会算计。

  ——

  埃利斯丁克送过来的船是一艘刚好载得下六人都小船,使用的是纹理细密瑰丽,精密异常的金丝楠木,从做工和及装饰看,他确实有钱。

  一个亡灵比我还有钱这个事实深深地打击了我。

  有钱的时候一直以为钱是身外之物,没钱的时候才知道钱其实是我的命。

  说起来我失踪后,那片旧址怎么处理的?希望是捐给湖北红十字会从此人间蒸发。

  雾气中的颗粒呈晶体状分散在空间内,增强了对感知的干扰,但是入目景色还是没有变。

  我可以借着延达罗斯在时空间任意穿梭所需要的视觉看到此处内空间和时间的坐标变化

  然后所有坐标在某一位置变为零,开始负数计算。

  一股强烈的熟悉感侵蚀我的感知

  在短暂的失智后,我逐渐看清周围的景色。

  在迷雾远处有一道朦胧的亮光

  “那是灯塔?”

  “是的”

  “能去那看看吗?”

  “抱歉,您必须在见过埃利斯丁克大人后才能自由行动”

  “哼~我知道了”

  看来可能有意外的收获

  “巴特酱,精神点,之后可是会遇到其他人,这种脸色会招仇的”

  “我可能就安排在这了”巴特里尔在最后抽签中中奖,真是幸运。

  “这次结束后记得交报告”

  “我记得课题是:亡灵存在形式”费尔趴在船边,用手指佛着水面,掀起几朵水花。“能抓回去研究吗?”

  “这里好歹是敌人的地盘你这么直白没关系?再说能不能抓到都是问题”

  “能抓到吗?!用什么?果然应该换一个大一点的捕虫网”艾斯精神高昂地站在船首,女仆静静地坐在一旁,船没有桨却像被什么东西从后面推动着一样前行。

  德苦笑着看着艾斯,艾斯的打扮完全就是暑假去深山捕虫的小孩。甚至捕虫网和捕虫箱都装备上了。

  我捂着脸不去看他,带不动,带不动。这着实带不动

  本来以为灯塔和钟塔是在同一座岛,上了岛才知道灯塔其实是与主岛断开的另一座小岛上。

  我们是在一个小港口上的岸,正面就是很长的石板长梯,即使在此时,岛上也布满了浓雾,连空气也和水一样昏暗,分不清白天黑夜。看来这里的雾霭比北京还严重。

  我立定在原地,深吸一口气。

  周围气息浓稠到我呼吸都很困难,但仅此还不至于让我出现异常。

  回头,艾斯他们好像没感觉到异样,不知道是只有我感觉得到还是我做的保护措施的效果。

  应该是前者

  这样想着我们跟随着女仆上了长长的楼梯。周围的树木制造的景色是真的,阴湿的空气从黑暗的丛林飘过来,像冷血类动物的吐息。拍打在后颈时足以让胆小的人惊跳起来。

  就像巴特里尔这样

  “喂,出息点。你看费尔和艾斯小朋友完全不在怕的”

  “是啊,我还没见过幽灵,如果能他邀请上船的话该多有趣”

  艾斯挥舞着手中的捕虫网,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平时的时候可以欺骗自己,但是这次不是真的鬼吗?!”

  “不一定...就这个传说流传的时间,说不定埃利斯丁克还活着”德撑着下巴,认真思考这种可能性。

  “嗯嗯”我连忙回应他“说不定那次灾难后他侥幸活下来,找到了亡灵法典转职为亡灵法师了”

  “那不是更不妙?!”

  ——

  很快,远处渐渐有了橙黄的亮光,甚至听得到人吵闹的声音。

  这里的雾气比较淡,但还是看不到太远,最多10米。我们走过一个类似花园的地方后就看见两批人。

  好像刚刚结束争吵双方离得很远,我们看见他们的同时,他们也注意到我们。其中一方的一个人走了过来。

  “让我看看,这次又是些什么家伙,只要不是顽固的海军就感谢上帝了”

  是女声,光听声音就会想到高歌和美酒。这种声音偏于豪放。

  声音的主人也如其声一样,看见我们一行人后粉唇一扬,咧嘴一笑。露出来齐整的白牙。火红的头发高高束起,整理得不算整齐的秀发一甩,头向后方转过去。

  “喂!海军,你看看来了些什么人。是海贼,你说我邀请他们和我们联手把你做掉他们会不会答应?”

  “要干架就来啊!你难道不是害怕一个人打不过我?”同样回应的是同样火红刺猬头海军装扮的男性。

  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的女性厌恶地皱起眉头,她的一举一动都夸张明显。将她的喜恶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会害怕?我和你的海军老子们干架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小的们,抄家伙!”

  “ohhh!!!”

  女性拿出放在腰间的双枪,她头顶带着一顶黑色的骷髅船长帽,下身是黑色绑腿裤,上身穿的是白色敞口衬衫——

  我捂住眼睛,想让这一大大的洗面奶永远地停留在我的记忆里。

  “多谢款待...不对,艾斯我们不阻止他们吗?

  “好像很有意思,让我也加入!”

  “德美人,你按住他,我去阻止他们”

  “好...”

  劝架,劝架?怎样劝?

  “你们不要打了!”

  果然,他们完全没理我!

  “所有的客人们到齐了,请各位前往更衣室更换宴会的服装”从我们三拨人中站出来三位女仆,同时说着同样的话,除三位之外远处还徐徐走来两位面容相似的女仆。

  她们带来了两队人,这样就一共有五批人

  状况突然改变,红发的女海贼和那位海军也停止了争吵。冷静地观察起即将与他们竞争的对手。

  五位面容相似的女仆渐渐走成一排,除发型有些许区别外基本辨别不出谁是谁。五批人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停了下来,呈半圆形围在足有十米宽的门前。五位女仆站在大门前,出乎意料地诡异。

  “那么,‘万象时钟塔’欢迎各位的到临”

  回应这句话的是远处传来的钟声,刚好十次。

  ——

  天花板高悬的大厅内洋溢着庄严的灯光。

  地上铺着快没过脚踝的绒毯,冰冷的空气沁人心脾。置身与此,仿佛梦幻。

  “各位请往这边”

  五队人从刚才开始就沉默不语,当然也有轻微赞叹声,我们分别被引入不同的走廊,走廊两侧有许多天堂绘图,数不胜数,多到足以让人形象崩坏,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的某种执念。

  “总觉得这些画瘆人...”艾斯虽然好奇地盯着走廊上的画,但是并没有动它们的意思。

  当走了一段时间,我才开口

  “这些画描绘的是《圣经旧约创世纪》或者《失乐园》,两者是母子关系,讲述的是人类的原罪与堕落。你看前面画的两个人,夏娃与亚当。比起内容我更好奇是谁画的,可以看出这些画是出自一个人之手,这么多作品...一个人?”

  “是”前方的女仆回应我“这些都是主人画的”

  “哼,收藏家都有一颗艺术的心…”

  ...

  “这么亮,鬼应该不会出现吧...”巴特里尔躲在我们中间,他或许认为那里很安全

  “比起鬼,还是人更可怕。”我扳起手指“悬赏金八千三百万贝利,海上英雄:唐·埃斯坦巴·卡特琳娜。从刚刚反应应该是认识我们。悬赏金一亿两千万贝利,漆黑爵士:塞亨马缪尔·罗伯茨,以及他的副手本·林顿,九千八百万贝利。海军...不认识。还有最后那位....”

  我微微颔首,现在那位的身影也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轻叹道“真漂亮...”

  “刚刚那些家伙也是海贼?这也知道?”艾斯盯着生命之树的画像,转头看向我。

  “...过千万的海贼我都会记录下来,关于他们的能力事迹之类,毕竟有可能与他们战斗。完美准备就是说的这个”我会告诉你我是看上他们的头吗?

  为了还债我已经到了上门干架的海贼就交给海军换钱的地步,因为这个,艾斯已经不止收到七武海的邀请。总觉得有一天我会以海贼猎人的身份出名。标题我都想好了:99%的人不知道,那些潜伏在海贼身边的猎人。

  “说起来有一群打扮奇怪的人”

  “是和漆黑爵士一起来的那四个人吧,那不是奇怪的装扮。那叫修士袍,过长的套头帽盖过肩膀和披风一样。这里也有宗教团体吗?”

  “有”没想到费尔回答了我最后的的自言自语“人工岛屿的员工经常拿着一个十字架跪在地上祈祷,没太注意,那就是宗教团体吗?”

  “那是信徒吧...他们应该是传教士,说起来,巴特里尔也是信徒吧”

  “我?”巴特里尔想了一下,捂住胸口闭上眼睛用诚挚的话语祈祷道“愿守护神保佑吾身,恶灵退散”

  “巴特酱,你这行为和考前临时抱佛脚一样,会被释迦摩尼踹开的”

  ...

  “请各位前往更衣室挑选衣物”

  因为这批人中只有我一个女性,所以我独自享用了一间换衣间。

  正好,整理一下计划

  ——

  我是个对穿着不太讲究的人,从那四套探险服一直穿到现在就可以看得出来。

  风格各异的服装足足有四排,我叫得出名字的也就只有像巴格利亚、维多利亚、巴洛克和哥特这种比较著名的服饰风格。

  “也有可能是世界不同”我拿起一件袖子处两个缝口的蓝色礼裙“长手族”

  早知道有换装游戏我就把吉总叫过来了。

  我在衣物间晃悠片刻,出于礼貌还是换了一件雪纺白色小礼裙,内搭裤和尖圆头坡蹬皮鞋都没有换。

  “需要帮助吗?”

  女仆像鬼一样,出现在门口。

  “不用,男生那边已经弄完了吗?”

  “是”

  “那出去吧”

  万万没想到他们还真的认认真真换了西装,不过艾斯显然没有放弃抓一只幽灵当船员的计划,扒拉着捕虫网不放,我一个阔步走过去夺走他的网。

  “这种东西抓不住灵魂!”

  “欸~可是我好想要个幽灵”

  “不要用养小宠物的语气说这句话!幽灵先生可是会哭的!”

  …

  我捂着额头,垂眸斜视艾斯。“黑西装和红领带很适合你”

  “是吗?总觉得领口勒得慌”

  我悄咪咪地问了一下德,果然是他帮他们戴的领带。

  “现在请前往大厅,主人为各位准备了食物”

  “吃的?你的主人真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这个大厅不是前门的大厅,比较一下前门的那个根本称不上大厅。光一个塔周围的建筑群就这么大,这规模快赶上大本钟旁的威斯敏斯特宫(国会大厦)了吧,这个异空间到底有多广?从外面完全看不清楚。

  在大厅内有花样繁多的餐点还有一排乐器,应该是女仆有意算准时间,五队人同时到达了宴会场所。

  此时传来了华美的乐声,使人联想到遥远的大海。

  小号高声奏响钢琴,编织出清晰的旋律,第一大提琴的雄浑之声支撑起旋律的底流,优美而又不失轻灵。

  自动演奏?我暗自揣摩着。

  无论是小号,钢琴。还是低音大提琴都在大厅的最里面,石像乐队抱着的他们的乐器,石像当然是死物,演奏的只有乐器本身。

  突然间,我仿佛觉得是‘有谁’在那演奏。

  “你们的主人呢?那个有钱人”红发女性唐·埃斯坦巴·卡特琳娜率先开口。

  “主人马上到场,请各位耐心等待”

  这位海贼小声咂嘴,转头看向我们“正好趁这个机会,我们互相介绍一下怎么样?我的名字是唐·埃斯坦巴·卡特琳娜,悬赏金八千万的海贼,流浪英雄海贼团船长。喜欢财宝,这里所有的财宝都是我的。如果你们手里有财宝,我也会抢过来。做好觉悟!”

  卡特琳娜举起手指向艾斯“我知道你,明明以前和我一样的悬赏金,最近突然涨了一个亿,火拳艾斯”

  “嗯?我已经那么有名了吗?”艾斯很礼貌地接着话“我叫波特卡斯•D•艾斯。请多指教。这些人是我的同伴”

  “这种小鬼居然也是那群老头的大患?”红发的海军笑起来,露出锯齿状的牙齿“海军上校,米拉,这些是我愉快的伙伴们。说起来我和你们真有缘分”

  “我们认识吗?”

  “不,不认识”

  艾斯一脸迷惑地盯着米拉上校。

  “恶心混蛋海军”卡特琳娜不屑地横了米拉上校一眼。随即将目光投向漆黑爵士。

  现在在灯光下仔细观察那位漆黑爵士,他本人看起来比悬赏令还要年轻,三十五岁变成三十岁的程度。是和红酒很搭的男人,因为红酒酒内物质常年沉淀最后由红色而变成‘黑色’。

  成熟大叔,如果放到高中教室,会引起全班女生疯狂尖叫的类型。

  “塞亨马缪尔·罗伯茨”

  漆黑爵士只是用低沉的声音说出自己的名字,这就是全部。他的舵手也不像是健谈的人,没有出言补充什么。

  最后一队…

  五人的邀请名额,只来了四人。他们全部没有换装。依旧穿着黑色的修道服。

  领头的是一位浅茶色秀发,发尖微卷的十七岁左右的少女。可爱更是美丽,用个比喻,想象一个教堂内的白色玛利亚圣母像。

  她就是玛利亚手中的孩子

  仅仅是被她注视着,我便感觉浑身血液逆流。

  她站了出来,形状优美的嘴唇缓缓张开“圣方济各·沙勿略,自新世界而来,目的是向全世界传播神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