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SEVEN 白海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3669 2021-02-25 19:29:51

  玛吉斯自认博学多识,又因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面对许多符合常理的事情都能很快接受。风暴云间也并不是一无所有,她经过漫长的思考与探索知晓了某些事。

  玛吉斯咽下虚无的唾沫,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准确来说是许多人,除海军外她还没见过一个团队能群员无事来到风暴云间。

  不,她惊讶的不是那个,而是发着金光如小王子般、少年与青年过渡期间的人。

  “玛吉斯小姐!尤莉卡没事吗?”

  “啊,你是巴克?诶?”

  他确认了尤莉卡并无大碍后舒了一口气,他把尤莉卡当作人在担心,玛吉斯很喜欢这点。

  “你们也没事就再好不过了,他们是?”

  凝胶状的奇妙生物从斗篷少年的斗篷下蹦了出来

  她明白了,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们

  [嚯嚯嚯,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吗?]

  “这里可以说是我家,但我实在称不上是这里的主人。啊,我叫玛吉斯”

  [盖亚。吉斯,吾需要你的帮助]

  看起来不像碳基生物的人想和一无所有的幽灵做什么?

  ——————

  “呼——”艾斯深吸一口气,心无旁骛的感受周围的变化。

  [延达罗斯的大小会随着角度的大小变化,只要有角度它就能出现,人身上亦然,比如眼角,手。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嗯,我知道”

  火焰从脚下卷上头顶。风暴云间中DOR的连接本就不稳,遭到强能量冲击很容易粉碎。

  [延达罗斯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把你放进封闭空间勾引它反而会被它利用]

  艾斯站在一处浮空岛屿上。其他人都在不近不远处待机,唯一待在艾斯身旁的是持刀的玛吉斯。

  基本把艾斯拉上来后,等了不到一分钟这个浮空岛屿上就开始溢出黑雾。玛吉斯发现这些黑雾不随着风移动,甚至不是颗粒物质,也无所谓源头。

  玛吉斯很久没有感受到重量这一概念,她握紧了手中的打刀,胸口微微起伏。

  “来了”艾斯转向某个方向,紧绷全身。

  空气开始沉静下来,与声音大小无关,因为动作的收敛,整个空间都逐渐陷入静止。

  首先是头,然后是由无数锐利形状构成的爪与身体。它在半空盘成弧状。摆置在头上的双眼艾斯。玛吉斯见它已是第二次,可发恐惧与战栗毫无消退的迹象,它行动迅猛,下手凌厉,她比第一次见到尤莉卡时候要害怕多了。如果不是已经死了,她恐怕会跪下去。

  虽然,现在管理暂时肉体的也不是她。

  艾斯微眯双眼,在心中默道一声抱歉,右拳向后摆动随后仿佛能湮灭一切的火海激流般涌向猎犬。“火拳!”

  随后,艾斯驾轻就熟的将下半身完化作火龙卷飞上半空。他仅在上次与猎犬对决中就获得许多经验,对能力的领悟神速令人惊叹。

  天知道它有没有所谓的听觉嗅觉,至少它的视觉无可挑剔。哪怕被灼烧着它也迅猛地抓住艾斯的行踪,垂悬在猎犬身前的爪立刻朝艾斯袭击过去,它的尖端是真的能撕开空间。

  双爪撕开迎面撞来的火团,一分为二的火团在空中凝聚成人形,仿佛火焰的大精灵。于是一次巨大的火焰暴击近距离炸在了猎犬身上。

  大量碎片从猎犬身上飞出去,溅在地上,那处土地像凭空缺失了一口,缺口处只留下仿佛独立生物般的脓状物。

  让人员退让是正确的

  碎片飞溅在玛吉斯身上,什么都没发生,蠕动的脓状物也不存在。玛吉斯手中的刀变成黑刀,她一跃而起,仿佛要跳出重力般,她的全身轻盈无比。

  负伤的猎犬浑身破碎,肉眼看都会认为是重伤,但只有跳出肉眼范围才能真正看清来客超脱常理之处。它的身体无时无刻都在疯狂变化着,有些部位甚至互不相连,单是挂在上面,也无所谓弱点与致命伤。

  瞄准猎犬的两爪,黑刀挥下

  猎犬忽地震动全身,从身上迸发出强烈的冲击。

  艾斯只觉得周围的空间被风吹裂了几处,肺部发涨,包裹他的空气向让拥挤过来,将他震离了猎犬数米。再看周围,整个世界在他的眼里都晃了晃。

  刀断了

  玛吉斯半跪在地上,用手遮住腰部迅速愈合的黑色伤口。比起人形,不拘于形态的战斗方式更适合这具身体。可使用的是玛吉斯的精神,选择非人形的战斗方式反而更蠢。

  盖亚被延达罗斯的猎犬归为非生物。原因是它缺少了一项作为生物的条件,也就是说,它能被困在角状空间,这是在与猎犬接触时不可避免的问题。说实话,如果能黏在艾斯身上事情就简单多了,可惜它不能。

  玛吉斯捡起刀刃的碎片,拿在手中。黑泥黏住刀刃,刀再次变得漆黑。她看了看落在一旁的艾斯,顺势训斥几句[休要偷闲,莫不是要被它逃走]

  “哈...哈...”自从来了风暴云间基本都在战斗,他总亏还是会因操纵过度火焰而疲惫“我不会让你溜走的,再来一次!”

  猎犬打开DOOR,一排光速的水滴扫过猎犬附近,暂时堵住了它的去路。

  “温柔慈爱的森林之神,zephyrus ,请再次刮起嫉妒之风,我会为Hyacinthus痛惜”

  向云海射去的箭矢,仿佛向众神送去的请求信。回应请求者的愿望,风暴云海刮起一道不同寻常的飓风。墨绿色的云被卷起,猎犬畏惧似的向后直退。

  猎犬望向碍事者,身体发出咔擦咔擦奇怪的声音,它又在急速恢复着。来不及了,艾斯再次扑上去。

  同时,云海的云气在空中旋转成柱。在这个什么坏事都有的风暴云间渐渐卷起了云龙卷。猎犬的动作变顿了,艾斯与猎犬都打算孤注一掷。

  “炎戒·火柱!”

  火焰双臂缠绕在一起高速旋转,风加大了火势,比云龙卷更先出现的是冲天的火柱。光站在原地就能感受到滔天热浪。仿佛云海都沸腾起来,向上的气流突然增多,风暴云间的气流流动被瞬间打乱,连浮空岛屿都极其不稳的剧烈晃动。

  动静强到让人怀疑他是想直接杀掉猎犬,但事实证明只有直接对决的人才最清楚对方的实力。

  艾斯无力的落了下来,被待机的NS接住。另外一个呢?

  猎犬在艾斯使用火柱的时候同时切开空间,极大消减了伤害。

  但即使如此,刚才火柱使云海蒸发,时空间不稳定因子浮在了空中,形成了其特有的雾。也就是说猎犬现在光是在这个空间固定自己都很难。猎犬的身体前所未有的散漫堆叠着。

  玛吉斯(盖亚)不顾脚下地面的不稳,向猎犬飞扑过去。猎犬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都未发觉她的靠近。

  刀落,猎犬被劈成两半。

  延达罗斯的猎犬确认死亡

  盖亚在空中泼溅成一团,吞下住猎犬的遗体。

  ————————

  恶魔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我以为是来接我的

  虽然在恶魔面前忏悔过错有点不尊重上帝,但不向谁忏悔什么总觉得安不下心。

  以前后悔事很多,不过最后我都接受现实了

  唯一后悔是事就是父母生下了我

  这有点类似逃避责任的的话,嗯,没错,我就是想逃避责任

  如果他们有个更聪明的孩子,事情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我甚至不知道该怪谁

  ————————

  关于消失的小镇传说

  在旅途中请小心一个地图上没有记载的美丽的小镇。传说几百年前当地的富豪为了长生不死与当地特殊教团勾结进行实验,这个小镇不仅遭到诅咒,还在某次实验失败后无由的被突如其来的火烧尽,不留痕迹。请留意,如果发现这个小镇没有老人,请务必逃走。不然....

  ————————

  死而复生

  我脑海里只回荡着这一个单词

  虽然醒了,但我全身像涂了麻药一样,眼皮和身体都动不了,甚至听不见我自己的心跳。直觉告诉我不要使用见闻色。于是我和黑荡荡的世界对视几分钟,直到出现幻觉我才劝我再睡一会儿。

  不知道睡了多久。与外界感知切断了很长时间我有些不适应。

  盖亚是怎样救我的?说实话我都放弃了,对它而言按下不表我的身份就可以。救我一定很不轻松...为什么要救变数。

  眼睑拉开,我躺在自己房间的软榻上。我拉开被褥,麻痹感消失大半,我起身走到镜子前。熟悉的平平无奇的脸。我拉开衣领,查看肩骨附近的伤口,那里只有深色的黑色印迹,从肩膀蔓延到数条黑色的裂痕一样的东西。就算抚平伤口,契约依旧有效,是这个意思吧。

  时钟指针不知道转了几圈,我猜测是我落入云海失去意识后又过了两三天。

  “啊——”我伸了个懒腰。身体比平常很轻,再加上近乎本能性的对空间的感知。仿佛经过换脑手术,我彻底换了个身体一样。

  总之先出去跟他们来个漂亮的720°旋转土下座

  “瓦塔丽!对不起!”

  两极反转

  “嗯?为什么土下座的会是艾斯?添麻烦和得救的不是我吗?”

  “都怪我瓦塔丽才变得那么糟糕!真的很对不起!”

  早就知道了,他们是一群烂好人。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移开眼睛,盯着地板呓语般自言自语。

  你们本就不该因我的错而遭罪,没有一件你们该对我说抱歉的事。

  我半跪下拍了拍艾斯黑色的脑袋“原谅你,还有,谢谢”我弓下身子,扶起艾斯“对不起,谢谢你们”

  事情就这样和平的结束了,我事后当然被盖亚狠狠骂了一顿。

  这先不提,为什么多了两个人?而且仔细一看其中一个不是幽灵吗?艾斯他真的用捕虫网捉了只吗?

  “我是蒙哥马利·巴克,大哥的小弟”

  “玛吉斯,是个幽灵”

  “额...啊,算了,叫我瓦塔丽就行,很高兴认识你们”

  听他们说了我干的好事后羞愧至极。之后也和艾斯一起去和伤痕累累的尤莉卡郑重道歉。

  [瓦,有事商谈]

  ...

  “嗯,可以”

  作为协助的回报,盖亚想送玛吉斯成佛。黄泉乡的坐标我已经趁那位亡灵骑士不注意纪录下来了,就算受这里的磁场拘束,只要把她送去黄泉乡她也就自由了。连接黄泉乡这类异界需要盖亚附身,我最多落下个后遗症什么的。

  盖亚直接宣言我的身体状态绝佳,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做好再次躺床上的准备。

  玛吉斯单独和尤莉卡待了很长的时间,回来时向我摇了摇头。

  “你可是独自在这里待了60多年,不想转生吗?”

  “总感觉时候一到我会自动消失”

  “灵魂燃烧殆尽的时候?到时候你真的会完全消失”

  不能理解

  “六十年里我当然不是一个人,尤莉卡陪了我六十年,我不能自私的丢下她”白色的触手攀上浮空岛屿,玛吉斯把手放了上去。“...我已经决定不会擅自丢下别人了离开了”

  我尊重她的决定。与徘徊的幽灵道别后,我们在巨大云兽的护送下被送上了阳光明媚的白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