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SIX万象时钟塔(第一幕 第一节)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2108 2020-08-26 02:34:03

  “新世界”米拉上校沉思片刻,望向身后的部下“说起来老头子他好像说过最近多出来的什么恐怖组织”

  他的部下马上回答“是,确实最近到处多出许多自称神教徒的人在各地发起叛乱”

  “也就是说你们是海军的敌人”米拉上校打了个响指,笑眯眯地露出尖牙“俺真是luck boy~也就是说在场的全是大恶人,全部抓住俺能有多少功勋?”

  “不、不,米拉上校,现在情况很不妙啊!这个人数...而且仔细一看这些海贼不是全是赏金犯吗?!”

  “哈哈哈,是男人就不要害怕。而且我也知道进退,等他们落单的时候一个一个干掉不就好了吗?”

  “就算这样也不要大声密谋啊!”

  能笑的那么轻松。不是个笨蛋。就是他能保证在这场厮杀中他自己能够活下来。

  至于为什么我们现在还不动手,这其中是有许多考量的。

  比如,那位没有登场的埃利斯丁克。

  “哦?”最先抬头的是漆黑爵士。

  在中空宴会厅的二楼,带着棉手套的手指拂过橡木制做的栏杆,一名看似管家的白发中年男子正在注视着我们。

  “久等了”男子抚了抚金色的单片眼镜框,他的外貌简直就是女仆的复刻。虽然线条较之更硬朗,但是外貌轮廓相同。

  同样的外貌是有什么意义吗?我不禁这样思考。

  “我是万象时钟塔的管家”

  在场的人哗然,我也从其他人那感觉到别与刚才的紧张感。

  管家俯视着这群客人,取出一封书信。

  “现在,我将代替主人向你们宣布此场宴会须知”管家说道

  “传说可以买下一个国家的财宝!”

  “寻宝游戏!”

  卡特琳娜和艾斯兴奋地喃喃自语,虽然目的不同,但在这种时候却毫无意义地达成一致。

  管家对此毫不在意,他打开信封,开口说道

  “希望你们能仔细倾听”

  接下来就是那位富豪对我们说的话

  他的语气微微一变,我不禁想起埃利斯丁克,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他站在无数奇珍异宝前,背对着我们,神经质地说道

  “此罪为沉默,此地为天堂亦是地狱。吾之钟声仅为圣人而敲响,指引世人的终点即吾之财宝所在。请汝熟记,安息灵魂之所不在此处。在轮回终日到临之前,请找到吾之财宝”

  钟塔的主人的话语抓挠着大厅的门窗、地毯、灯光,我的皮肤开始发麻。

  声音戛然而止

  “那是什么?财宝所在地的提示?”说话的人是海上英雄卡特琳娜,她皱着眉头向站在二楼的管家问道。

  据说她之所以被称为海上英雄,是因为她原本是某个国家的皇族。因为某种原因当上海贼后也一直牵挂着自己的国家,从不抢夺自己国家的船只,只要她的国家有危险她便会立刻赶回去支援。

  海上英雄(Sea Hero)就是她国家的人民为她取的称号。

  “我们并不知道,宴会现在已经开始了,是先用餐还是立刻寻找财宝都由各位自己决定,我们会准时给各位准备餐点。另外房间和换洗衣物都准备妥当。各位也可以做好长期停留的打算”

  “是吗?小的们现在立刻出发寻找财宝!”

  “ohhhh!”

  科特林娜还穿着男士礼服就带着小弟们离开了宴会厅,其他人还留在这里。很快,女仆推着装着料理的小车进入大厅。

  “艾斯”

  “吃饱了立刻去寻宝!”

  ——

  嗯,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明明人都很少还要分开行动。

  “单独行动的我也不配说这话吧...”

  刚用完餐后艾斯就激动地跑了出去,巴特里尔跟了上去。费尔则和德走了,我说要单独行动。德看起来很不放心我。但我其实更担心他们的安全,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互相打起来都不奇怪。

  虽然我现在也不能穿过门,但是我已经慢慢掌握兽化的技巧了,单纯的肉体强化用得十分得心应手。‘在这里’保命还是做得到的。

  我看了眼我左手的手表,它的指针停在了九点二十,在空间坐标归零前我就把它关闭了。反正在这里一般手段记录的时间和空间的坐标没有任何意义。为了大致了解这座岛的地理分布,我询问了管家时钟塔的位置。他回答了一句“无权相告”后就像个雕塑一样沉默不语。所以我只能像现在一样凭我的直觉探索。

  “听声音钟塔应该在堡垒后面,那么钟塔很有可能在堡垒后面的迷宫花园中心”

  我抱着这种想法漫步在迷宫一样的花园中漫步着,在这里我的见闻色很不好用,因为放眼望去都是化作一体的雾霭,但是一个一个区分开又可以看清每样东西。这里就像用无数不同花色的布缝合起来的空间。

  这个花园就像法国希铂维列的魔法迷宫,由大量精心修剪的紫杉树组成。在里面很容易迷失方向,不过强行破解这个方法也是可行的。只要在脑海里画出经过的线路总会到达的。

  在这里还能看到许多白银雕塑,雾霭中视野昏暗,我只能用手去抚摸它们脸部的形状才能分辨出每一个细节。最后得出结论

  这些雕像的脸是同一张,在这里的雕塑身形甚至种族都不相同,却都顶着同一张脸。

  我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走到了迷宫花园的中心。

  很可惜那里只有一个破旧布满青苔的干枯圆形水池以及一个白石雕像。

  但如果说有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那可能就是

  “罗伯兹爵士,你为何要趴在那雕塑上呢?”

  “唔!”他发现我的存在后发出一声呻吟

  那个黑色的身影毫无疑问就是罗伯兹先生,早知道可能有其他人在,一路上没有看到还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他居然是比我更早到达这里。

  他现在的姿势很奇怪,像是被刺穿在雕塑剑上,他的头上扬,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个...需要什么帮助吗?你好像看起来很困扰”

  “站在那不要动!”

  突然的呵斥把我震住,原本想踏出去的脚停在空中。看清情况的我不由得一时语塞,过了半响,我才说

  “罗伯兹爵士?这里发生了什么?...还是该说,你发生了什么?”

  雕塑的剑毫无疑问贯穿了塞亨马缪尔·罗伯茨的胸膛

  “既然如此,你为何没有流血?”

壬生年

写剧本写了四大页(主要是没有灵感就开始画画),感觉很有用的绘画知识增加了。(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