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SIX万象时钟塔(第二幕 第三节)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2591 2020-09-21 03:34:15

  以下是被某人用来垫咖啡杯的一张纸上的内容,书写得极其随意,甚至沾上了水渍。

  ——

  无头鬼,这个种族主要分为两类。虽然被统称为无头鬼,但是他们像完全独立的种族。

  第一类已经成为传说,流传在早期航海时代,那个传说是这么说——飞翔的荷兰人船上的船员全是无头鬼,这是最初的版本,再之后就变成和之国民间流传的妖怪。

  第二类,他们有明确的居住地,位于黄泉乡与现世的交界处。偶尔会骑着无头黑马,来到将死人身边宣告死亡。

  两者不同在于是否拥有自己原本的头颅,第一类更贴近于没有头颅妖怪,第二类是死亡预告传达者。

  对了,给他们取个容易区分的名字吧,第一类就叫原本的‘无头鬼’,第二类——

  ——

  “无头骑士(Dullahan)”漆黑爵士将拿下的头放回脖子上,颈间喷涌的黑色火焰渐渐消失,留下一条红色的印记。“我们是死的骑士,与死灵相伴。”

  罗伯兹将身体重心向后移,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手指交叉,摆出威严又松散的态度“关于处理亡灵我...怎么说都是有执照的专业人士”

  此话一出,巴特里尔就有充分理由怀疑这人和自家副船长有接触。身为瓦塔丽教育制度下成长的孩子,他太了解她在此时会说什么话,更何况罗伯兹连她语气都原搬过来。这位爵士难道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吗?

  “我还以为这东西只在童话书中才存在...”米拉上校挠了挠后脑勺,很快地接受了漆黑爵士是无头骑士这个事实,他突然眼冒精光“那这样你的危险程度不就UP,等于你的名气UP,等于把你抓住的我名气UP?”

  “米拉上校!在名气UP之前考虑一下我们的性命!”

  被部下训斥的米拉上校敷衍地回复了部下

  “原本你和神棍一起过来就很可疑,现在看来你们是抱团了吗?”

  卡特琳娜审视地将目光在沙勿略和罗伯兹直接来回移动,沙勿略看了她一眼,打算接着说下去。

  “就刚刚说的‘你们之间有人已经死了’,会说这句话还是有依据。而且我认为就是那位死人带走你们同伴的灵魂”

  沙勿略看向手里装满清水的杯子,用食指弹了一下,水面立刻出现层层波纹,水在即将溢出杯口的时候消退。沙勿略也在这时将自己的血滴了下去。随着血液染满杯底,沙勿略也在其中看见了画面。

  “原本,我们只要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再长一点,灵魂会自然而然离开身体。但是却有人提前下手了”

  “自然而然?”巴特里尔不禁发出疑问,好在谁也没注意到是他在讲话,沙勿略也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们应该没注意到最近自己睡眠的时间已经大大增加了,也比在外面更容易累,这是灵魂在渐渐地脱离肉体的象征。你们认为现在是第三天中午,其实已经是第四天早上了”

  沙勿略摇晃酒杯,一股独属美酒的甘甜的香气刺激着所有人的味蕾,他们都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在开启的地狱之门附近,生者的灵魂会被吸引出窍,普通情况是被吸入黄泉乡,但在现在估计会被主宰这的亡灵抓住另作他用吧,无论是什么用法,对我们来说都是糟糕至极”

  沙勿略将盛满酒的酒杯举起,透过鲜红的液体观察所有人,然后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还无法知晓你们当中谁是假货,但是你们要寻找的人,我已经看到在哪了”

  “在哪?”

  “在嫉妒和快乐的雕塑前”

  ——

  巴特里尔听瓦塔丽讲过,七是一个很神秘的数字,从先知的预言到天国的烛台,无处不充满7。但她又马上以观察者期待效应否定了自己刚刚讲的话。

  现在想起,果然会觉得她很奇怪。

  不过他现在已经用瞻慕死者的思维方式来想瓦塔丽姐了吗?

  “振作一点!瓦塔丽姐也不一定死了,对吧!小费尔、德先生和艾斯大哥”

  “噢,她一定是迷路了,过一会就会回来”

  他们在迷宫花园中找到了失踪者的两名,都以奇怪的姿势死在雕塑前。如果说另外的发现,可能就是上次被摧毁的‘正义’和‘沉默’雕像又重新出现。

  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沉默雕塑,它现在改用双手捧着鸟笼的姿态站立在石墩上。

  沉默雕塑本就位于七樽雕塑中心,占有比其他雕塑大一倍的面积。如果将六樽雕塑面向的方向记住,很容易发现它们都面向花园中心——度玛的雕塑。

  “这位恶灵真是意图不明,如果单是献祭也没必要将身体也搬过去”

  “或许是仪式呢?...漆黑爵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沙勿略和漆黑爵士站在一起,火药味浓重。沙勿略见罗伯兹没有回答的打算,就回到同伴旁边,她的同伴正在给被剥离灵魂的同伴祷告。

  她来到这位悲惨死去的传教士身旁,拿出昨天在墓地里使用过的瓶子。

  “阿尔卡佐瓦,祈祷结束了吗?”

  “嗯,沙勿略,对你而言这样好吗?”

  “无论好与不好,恐惧和放弃哪也不在,阿尔卡佐瓦,你明白的”沙勿略看了眼自己的友人,将瓶盖打开,将液体倒出。“吾主慈悲”

  这是沙勿略第二次被打断赐予慈悲,第一次可以理解,但第二次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就算是她也到了慌张无措的地步。

  “尸体?欸?诈尸?欸呃——”

  已经被确认失去灵魂的空壳——尸体突然站了起来,绕过沙勿略直接向迷宫外跑去。

  “咦呃?阿尔卡佐瓦,难道向神的祈祷实现了?神降下慈悲他又活了?”

  “我们的神不可能听到我们的祷告,尸体自己逃走了!”

  “欸?难道是僵尸?是不是需要准备其他东西?”

  “两位前辈,我们不是应该先追上去吗?”

  “对,对哦!”

  ...

  罗伯兹看着跑远的传教士一行,脸色复杂。最后无奈地低声嘀咕了几句,退到黑暗处,与黑暗融为一体。

  沙勿略他们跑出去的途中刚好遇到艾斯他们,于是马上询问擅自逃跑的尸体。

  “尸体跑了?我们什么也没看见过,刚刚才从海军那里死里逃生出来”

  “应该是第一个岔口跑错了,我们回去”

  “等等,你们说尸体跑了是什么意思...啊,走了”

  “好像很有意思,我们追过去吧!”

  艾斯一脸兴奋地向他们喊着,自己跑了出去。巴特里尔突然觉得心好累,连身体都重了起来。

  “我们一起去吧...”德露出安慰的笑容“现在让艾斯一个人也不放心”

  ——

  如上所述,他们追着艾斯和传教士们跑到了不知名的小路上。

  这里的路甚至称不上路,原始到让巴特里尔怀疑是开路人是想故意折磨路人。稍不注意就会被草藤和石头绊倒,他很小心地注意脚下,但回过神看向前方的时候,他们全部消失了。

  “为什么他们体力都比我好啊!艾斯大哥和德先生都能接受,但是小费尔脚力好吗?啊,费尔好像是用飞的”

  抱怨声在寂静的森林里格外大声,巴特里尔哆嗦了一下。拿起背后的弓,决定稍有不对劲就同归于尽。虽然他很想沿路走下去,但是往前之后,路就完全消失了。

  “森林里迷路,首先是呆在原地等待救援...这个排除!这里基本是平地,森林的面积也不大,沿着固定方向走应该会到海岸,那样就可以轻松回去了!”

  巴特里尔边走,边大声喊着艾斯他们的名字。不知多久后,他如愿以偿地走到海岸,夜里的海像野兽一样,令人恐惧。但是在这个方向可以看到远处有亮光。

  “那个...难道是瓦塔丽姐说的灯塔?”

壬生年

圣方济各·沙勿略   葡萄牙派至亚洲的天主教传教士   沙勿略是最早来东方传教的耶稣会士。他是耶稣会创始人之一,首先将天主教传播到亚洲的马六甲和日本。   天主教会称之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教士”;是“传教士的主保”,同时,他也被自己的好友称作“无畏的航海者”   在完成日本的传教后,想到中国传教。但因明朝闭关锁国政策,他经过千辛万苦才找到去中国的船只,但还是被扣押。最终身患疟疾,无处可医。死于如今中国台北的上川岛。   圣方济各·沙勿略和圣依纳爵·罗耀拉一样,是耶稣会创会的六位伙伴之一,而沙勿略是其中最执着、勇敢的一位。   ——   沙勿略在日本的名气很大,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是一位成功又悲剧的人物,个人是非常喜欢他。   无畏又执着,半生投入于学习,半生为信仰远航。   于是这里的沙勿略我加入了“永不停止的旅行,哪怕死后也不会停止。”的愿望。   所以这里的她是比起传教士更像旅行者的沙勿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