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SIX万象时钟塔(终幕 第一节)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2270 2020-11-01 20:52:17

  “呼”米拉灰头土脸地吐了一口热气,吹走自己鼻尖上焦黑成碳的头发,语气严肃“被干掉了”

  “知道了!中校不要讲话”

  “哈哈,一开始就拿出全力就好了”米拉中校无所谓地笑着,晃了晃拷在自己手上的自己准备的海楼石手铐,被藤曼捆住的身体向同样被抓住的海军一撞“傲慢的结果就是这样,这是上司教你的海军生存智慧”

  “我已经很清楚了”这位海军欲哭无泪,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艾斯“我的人生结束了...”

  “喂,火拳,既然俺败给你就没什么好说的,杀了俺放过这家伙怎样?”

  “才不要”

  斩钉截铁的语气和艾斯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本以为是个好海贼,结果海贼和海军互相厌恶这真理依旧不变

  “我才没有兴趣杀你们”

  说完他便立刻转身“喂,你没事吗?”

  “欸?嗯,没事,感谢搭救”沙勿略虽然脸色发白,但礼貌地表达了谢意“你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就算看破了他的能力也很难做到刚刚的事”

  对于沙勿略不加以华丽辞藻修饰的赞美之词,艾斯露出得意的笑容“运气好而已,对了,你的手还在流血,没事吗?”

  “这没有问题,血撒在这里完全可以排上用场”

  “是吗...嗯?为什么?”

  “是”她重复了管家当时说过的话“吾之钟声只为圣者响起”

  沙勿略压低嗓子“钟声会引导灵魂,你应该也听到过,引渡灵魂的时候一定会响起钟声,也就是说那一刻地狱之门会显现”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会明白...不明白也可以,请当作我的自言自语。那些海军你不打算处理吗?”

  “啊?放在那吧,我还要找德他们,他们被打飞到哪了...说起来你的同伴没事吗?刚刚那家伙好像说你的同伴被抓住了”

  “如果只是肉搏战的话,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阿尔卡佐瓦了”说着,沙勿略微微低下了头“啊...但如果”

  沙勿略停下来,转而走向米拉中校

  “为什么会突然想着袭击我?”

  “哈?还用说吗,因为你是其中最危险也最不值得信任的人”

  沙勿略似乎毫不在意理由,一把抓过米拉中校的头,在他的腹部猛击一下。趁他张大嘴巴的时候将自己的血滴了进去。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呆了旁边的海军。

  “咳咳!啊啊!你给俺喂了什么?!呕——嗯?还挺香”

  “除了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其他都很正常,只是单纯的傻吗”

  “你!”

  ——

  一小时前,城堡大厅,漆黑爵士一行

  “喂,本”

  “什么?”

  “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高瘦男子向大厅铺满红天鹅绒地毯的楼梯中央的墙壁一指

  “这个城堡明明那么多画像和人像,但最关键的地方却没有画像”

  “说起来,贵族一般会在那种地方挂上家徽或者祖先自画像什么的”

  “要调查看看吗?”

  ——

  一小时后

  房间内挤在一团,老妪手托着软乎乎的门,扒开一个口子从融化的内脏一样的地方爬了出来,她回头看了眼已经恢复原貌的门“...”

  黑色斗篷的尾端飘在空中,老妪又快步走了起来,匆匆的身影像忘川上的亡灵

  通过大厅的时候。老妪的身影又消失不见了

  噔噔蹬...

  城堡地下的长廊一直向前衍伸,仿佛没有尽头,橘红的火焰孤独的在黑暗中前进,穿过数个分叉口,火焰光线突然变暗,她似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场所。

  是个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成水味的酒气,房间里堆满了颜料和画框以及未完成雕刻的雕像。地上堆积着一层又一层不同颜色的颜料和碎石以及散落一地的玻璃瓶。这里的主人似乎在待这里独自度过很长的时光,久到忘记了他人的面容。

  在摆满绘画和雕刻工具的工作台上摆着一本刚被人打开过的笔迹

  ——而打开它的人

  老妪移动油灯,将光打在一旁泼满厚厚颜料的墙壁上

  ——他们在那,停在了被墙壁吞噬前扭曲的瞬间

  “捡便宜的家伙们”

  ——

  于此同时,某处悬崖旁

  拥有年轻面孔的男性手里拿着用生物尸体浸泡的药酒背靠树木,张合双唇不断呓语

  砰

  木塞拔出的声音让德心中警铃大作,拔出阔剑向声音来源处挥了一剑,剑气将那一方的树木尽数从腰斩断,粉尘后面藏着一个缩成一团的人

  “谁?”

  德拿剑的手一挥,拨开烟尘和雾气。巴特里尔也浑身戒备地举起弓箭,箭矢尖端对准黑影

  他们马上发觉那里空无一人,只有此起彼伏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异样的摩擦声似乎可以直达灵魂

  巴特里尔的喉结在颤抖,脚底的地面突然化作沙子像雪崩一般崩落

  ——

  话音刚落,老妪身后倏地出现一人,漆黑爵士脸色布满汗珠,好像刚刚运动完,深蓝的双眸在看见自己船员悲惨的样貌后出现明显的怒意

  “你!”

  “欸?啊,不是不是!不是我啦,是我啦,啊呸,事不是我干的,人是我,啊这也不对”

  老妪变得手忙脚乱,随后

  ‘我’掀开兜帽,苦着脸向这位无头骑士解释

  “你”罗伯兹身体从内向外爆发的死亡气息在看清我脸庞的一瞬间收了回去,速度快到堪比吸尘器

  “嗯嗯!是我,黑桃海贼团的副船长,你忠实的盟友”

  罗伯兹一时间沉默不语,他在等我的解释

  “那个”“你”

  “你先说”“你先说”

  我头痛地撑着头,率先开口“还是先救救他们吧”

  从传教士小姐那偷来的红色药水终于派上用场,我从空间拿出瓶子,打开瓶口将血色液体滴在好像长在墙上的颜料块上,颜料块以极快的速度分崩瓦解,不幸的四人从墙上倒了下来,我走了上去一一检查他们的身体。

  “很好,得救及时没什么大事...抱歉,我没想到他居然会留个看门的,不过那个东西我刚刚解决了”

  “不,是他们不够聪明也不够傻造成的,与你无关”

  “嗯…确实”

  如果聪明一早发现会被更多机关干掉,足够傻一直不发现反而会更安全。艾斯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墓地,传教士一行执着于奇怪的仪式,海军和唐小姐关注点在自己的部下的死亡。现在的年轻人都对真相不感兴趣吗?加油啊,真相人!

  “你那边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居然会让你的船员出事”

  “在迷宫花园被雕塑围堵,让他逃掉了”

  “啊,真不容易”我大无畏地同罗伯兹交谈,他是一位比我想象中更绅士的一个人

  “对了,罗伯兹先生刚刚想说什么?”

  “他有意逃向了森林,你的同伴可能有危险”

  “你真是好人,不过同一开始说的那样罗伯兹先生不用为我的同伴担心。因为我买了保险”

  我笑着回答他

  “因为我买了保险”

  正因为只是一时同盟,所以我和罗伯兹都各自留有底牌,一些行动也不会互相告知。

  包括这个可以算得上我的王牌一样的保险。

  保险,十分靠得住的保险,保险到我甚至可以为所欲为到现在一样单独行动

  亡灵充其量不过是有强烈情感与个人意志的灵魂,虽然专业性比不上那位无头骑士,但它对灵魂的威胁性丝毫不压于他。

  当我为自己的贤明“嗯哼~”的时候,地上战斗的波动似乎已经巨大到可以波及到这里。

  “看来我得先走了”

  “那东西,我在迷宫花园找到了”

  “明白了,谢谢”

  我拉上兜帽,将布料向前拉拉,让斗篷上附加的幻术完全遮住我的脸。

  埃利斯丁克是个收藏家这件事得到了证实,他确实是拥有许多神奇的秘宝,但他的藏品又证明了他不是个纯粹的收藏家,至少有些藏品是得埋在地底永不见天日的东西。

  戴上兜帽后,我再次变成了老妪,罗伯兹看了眼说道“遗产你不是还没找到吗?”

  “为什么要花力气去找麻烦?除非它从天上砸在我头上,我不然才不要咧,有些东西消失才是对自己和世界好”

  我的意思很明显,不要把害人的秘密从坟墓里挖出来,挖出来我也会烧掉

  思考片刻,我又笑着补了几句“如果可以就地折现该多好啊,我的眼力很不好,就算是绝品的宝物也会卖不出好价钱”

  接着,我又迈开步子,在出门前有隐约听到身后漆黑爵士发出了长缓的哼声,就当作他认同好了

  想到马上要迎来宴会的高潮就有点小激动,看,我拿着油灯的手都在颤抖

  “如果真的能见到就好了...还得把这玩意还给巴特里尔”我晃了晃手里的油灯,皱着眉头说“不过先让我先用这玩一会儿”

  事实证明我还是很护着他们,虽然把它放在他们那还有借气息掩盖它的存在作用就是了。如果没有它人与人的体质再怎么不同,艾斯他们早就被套几次了。

  ——

  巴特里尔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神智瞬间回到体内。他浑身发热发软,屏住呼吸稳住了下体,左手捂住肚子确认灵魂还好好地藏在肚子里

  “什...么...”

  巴特里尔瞪大双眼,汗水从他的鬓角流下。他感觉他的后背皮下组织渗出什么液体,冰凉如油的液体穿过上衣从上沿大腿流下。

  在他头脑发热思考困难的时候,远处传来的神经质的声音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德不知什么时候倒在地上,在他的前方站在一个抱头大叫的男人,歇斯底里的惨叫断断续续。他近乎疯狂地挠抓着自己的头发和脸颊,被抓落的皮肤像粉尘一般从他的脸上掉落。

  惨叫中掺杂着男人破碎的话语,但巴特里尔根本无法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他只是双目无神地直直看着他。

  突然,德的身体开始燃烧,淡蓝色的光芒让巴特里尔全身猛地一震,现在他完全清醒了。

  “德先生!”

  巴特里尔向前跑了一步,他看见了那个男人痛苦地看了他一眼后摇晃了手中的酒药瓶,酒药瓶中的动物尸体开始发光,直觉告诉巴特里尔那不是什么好事。他向前跑了一步,拿起掉落在地的弓箭,用一息不到的时间快速架起箭矢瞄准了男人手中的瓶子。

  但下一个瞬间男人的身体就同他手中的药酒瓶一起被贯穿了

  贯穿他的是像剪影画的黑色物体,从地上石头的黑色阴影处突然出现,仿佛是没有厚度的二次元黑色长影。他想,黑色长影刚才一定有能力将男人一划两半

  当巴特里尔为到底该对什么感到恐惧的时候,一个暴躁又沙哑的声音顿时将他的安全线拉了回来

  [巴特,你真的很没用]

  被点名的巴特里尔几乎用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回答“谢谢你盖亚,我真的很没用”

  ...

  地刺将男人牢牢困住,德也在盖亚的帮助下清醒过来,身子也不再冒火焰了。

  帮助方式是,盖亚变成黑泥钻进德的体内,巴特里尔看见德的右臂变成了奇怪的颜色。

  “盖亚...我想该不会...你刚刚一直是以这种方式藏在我的后背?”

  [从骷髅女王号上下来的那一刻就一直在了,不过中途有出门的时候]

  “您把我的身体当成宿舍了吗?!”

  ...

  “感激不尽”

  盖亚似乎很享受德真诚规矩的跪谢,扭了下圆圆的身子

  “不愧是德先生,对着这样的盖亚也能感谢得那么真诚...”

  ...

  “盖亚先生,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德明明被贯穿身体也依旧未有丝毫死亡迹象的男人皱起眉头,别说痛苦,他甚至连血都没有流一滴。

  [麻烦,你们之后去问瓦。吾现在得好好看住这家伙]

  “这个人是?”

  [喂,面对吾是不是该首先报上名来]

  男人呻吟一声,扭曲的脸充满恐惧

  “我...不、是”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埃利斯丁克]

  “欸?欸欸欸额?”

  “嗯?”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盖亚以麻烦糖筛他们的追问,被盖亚叫做埃利斯丁克的男人也充满死气地沉默。

  [你们两将他捆好扛起来去找其他人汇合]

  ——

  艾斯一方

  “你在干什么?”

  艾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位传教士,她在原本地下坟墓的地上洒着自己的血。几乎是一个酒桶量的血像不顾它们主人生死一个劲地涌出。

  “喂,停下来”艾斯走上前想阻止沙勿略,但她似乎毫不在意。

  “你想做什么?再不止血会死!”

  “不会死,你也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吧,我也是,所以不会这么简单地死掉的”

  “啊,是吗,是将血变成美酒的能力吗?”

  沙勿略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也差不多,神神果实,能力者血为酒、肉为饼、引发神迹。我身上流动的血和长肉都是驱邪之物,像那边那位海军喝了我的血,估计没有海楼石也会无法使用能力一段时间”

  远处的米拉听到了“欸?玩真的?”

  “好厉害!那现在是在驱邪吗?”

  “是啊,是仪式前的准备。原本是已经完成了...”

  “那为什么现在还要做准备呢?”

  “因为地下坟墓塌了”

  “...“

  ——

  迷宫花园

  高高竖起的红色长发,宽大的海盗帽,美丽细滑的脸,还有....

  我捂着脸,从缝隙中看她大大的洗面奶,小声尖叫“啊啊啊...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唯一可惜的可能就是她刚被挖出来,身上的泥土还来不及清理,皮肤也渐渐发白。

  我小心翼翼地将她装进角状空间

  “你是什么东西?”

  远处的卡特琳娜拖着一个穿着黑色修道服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

  我没有直接回答它的问题,接着余光观察了被它拉着后腿的传教士。很漂亮地被干掉了,从表面上还是很难看出方法。我低下头,拉低兜帽。

  它撑着下巴打探着我,没有期待我的回答,自己说了下去“这次宴会上真的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但是我没想到守塔人居然会被你干掉,你怎样做到的?”

  “猜一猜?你不是很喜欢谜题吗?”

  “哈哈”外貌为卡特琳娜的‘那东西’用她的脸露出直爽的笑容,合适到令人厌恶“罪犯只需要想谜题就行了,像蠢货一样地为谜题跑来跑去、被戏弄的只有侦探而已”

  “我一直觉得这种不平等才更能体现侦探的优秀”

  “你是这样想的吗?我这边可是被打乱计划而烦躁不已。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但总会让鬼不愉快”

  “那让我来回答你那个问题的答案吗?”

  “好啊,如果答对了,就给你奖励”

  我汗颜,望向灰蒙蒙的天空,用讲故事的口气向面前的恶鬼讲述道,老妪的沙哑的声音或许很合适这种年代久远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

  —

  【以下是城堡主人的日记内容,年代久远难以阅读,但经过某人的修复后可以从中提取出支离破碎的内容】

  xxx年x月x日

  我买了一座岛,并将收藏品全部带到这座岛。在这里我就可以继续我的创作了。

  【此后的每一天都是同样,类似设计花园,增添内置之类的内容】

  xxx年x月x日

  最近海上不太平,穿过大海来到这个岛屿的客人变多了。我盛情邀请他们来我的城堡做客,因为客人们从各方而来,带来了许多创作的灵感和稀奇物件。虽然也有些危险的客人,不过我都想办法解决了。

  【接下来都是主人接待客人时候发生的事,主人将有趣的事记录了下来,稍微注意一下可以发现中间有几页被撕掉】

  xxx年x月x日

  海边传来的随浪声带来了一群吵闹的客人,因为我当时正在海边创作于是就顺便迎接他们。他们像海鸟一样热情,带来了四海的宝物,我为他们举办宴会,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他们应该会停留一段时间。他们抱怨说来到这里时的雾气太重,要是有个灯塔就好了,我跟他们说这个建议我会考虑

  xxx年x月x日

  今天,船长夸我画的人物画,邀请我上船。目光真诚语气严肃“画家不错啊,可以画下我英勇的身姿,你成为我的船员吧”。如果不是他船员帮忙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拒绝,如世人所看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收藏家,一个守密者。

  xxx年x月x日

  麻烦的人从岸边登陆,想要掠夺。船长他们帮我赶走了他们,为了感谢他们我又摆了宴会。

  xxx年x月x日

  他们协助我我在岛的前面建造了一座灯塔,船长说下次就找得到方向回到这里问候,我很喜欢‘回到’这个词,他们说会寄信给我,我也答应他们如果有危险也会寄信向他们(朋友)求助。

  xxx年x月x日

  怎么办,怎么办,怎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被发现了,虽然掩护过去了。但是如果,

  我得想个办法

  xxx年x月x日

  他们没有过多询问让我稍微冷静了点,或许他们没有对那些东西感兴趣,对,不要感兴趣。

  【此后几篇内容皆为这位主人与客人的日常】

  【随后又几页被粗暴地撕掉。直到最后才有写有可阅读内容的纸张,后半本的日记被好像被咖啡之类褐色的液体打湿,褐色的区域长满细细的白色霉菌,单词深深浅浅,墨渍蘸出严重】

  ■■■■

  好像.是船长。他曾经问过我【此处墨迹如沙划痕】是怎样看待死亡的。他说,他们想穿过伟大航路,成为闻名天下的海贼,在此之前他们不会死。那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呢...

  当时我感觉自己快被恐惧和悲伤的潮水淹没,窒息而亡■■■

  【此后内容皆是类似谜语般的鬼画符,后来修复的人虽然在一些单词旁做了注解但还是无法解读。仿佛是一个人在半梦半醒中写下的东西】

  ——

  “很遗憾我没有全部解读出来”我低下眼睛,合上眼皮。随后睁开眼睛面向前方的伪·卡特琳娜“但是那些字有疯狂的感情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对于我说出的东西,卡特琳娜神色悠然,仿佛接下来不讲武德的不是我们而是它。

  “所以接下来是我的推测,听听就行了,猜错了也不要说出来。我想中间撕掉的几页,应该是‘凡人们为了力量触碰了禁忌却不小心召唤了恶魔!’这样的展开,嗯,核秦河里,这恒河里”我是B级片编剧我就这么写

  啪啪啪..

  恶魔一脸愉悦地双掌合拢又分开,我完全不觉得它对我有赞赏之意“结束了?恭喜你,八成是正确的”

  “又是这种不上不下的分数...”

  “一些细节上有些失误,不过总体上猜对了”

  “是,老师,下次我会注意的”

  欸?抱歉,习惯性地说出口了,因为它刚刚的语气真的很像语文老师讲题的语气啦。

  “四舍五入算我猜对了,奖品随随便便来个30亿贝利怎么样?”

  “还不行,请听附加题”

  卡特琳娜摊开左手,掌心是空的。也就是我的注意力被转移的这时,它将右手拽着的那位男性传教士高抛出去。我制止了我下意识踏出的左脚,冷静地观察它。

  传教士脸着地,落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

  “附加题,猜猜你的奖品是什么?”

  “这具尸体?”

  “猜对了,看你刚刚你的反应,应该是喜欢尸体吧?”

  “欸?”

  刚刚是...收卡特琳娜的尸体的时候确实是我lsp了,但是我没有那样的兴趣啊!看起来这么像变态吗?我?

  “你给我的感觉不错,应该是我这边的人吧,虽然我们这边也说不上和睦,但麻烦越少越好。喜欢的话就拿去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我是真的lsp但你真的不是人,所以不要用那种花店大姐姐送小朋友花的表情说这种让人误会的事啊!

  “然后我允许你带着你的眷属安全回去”

  啊...我心里有一个声音说,这样也能接受,其实死在这里才正确

  “但是,抱歉,我和那位无头骑士订了契约,而且也受了他不少照顾”

  “有契约那就没办法了,你是个诚信责任感很强的人,如果不是有主我都想和你契约了”

  “嗯,有同行衬托后的现在,我真心觉得那位恶魔是个慈善家”

  “哈哈,那我们之间只能互相残杀了”恶魔用卡特琳娜的脸笑得很爽朗,它转动眼珠,看向自己刚刚举起摊开的左手“我们诚实,守约,忠实于自身的欲望。会隐瞒但不会欺骗,会杀戮但遵从本心,会阴谋算计但是自由”

  如它所说,恶魔格外重视契约。只有给他们足够的交易筹码,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但他们不会告诉你是以‘什么形式’

  随后,它双手合十

  “唯纯洁高贵的灵魂才被允许献祭给吾主,唯有以此为祭才能将吾主召唤于此”

  说着,它露出鲜红的笑容。宛如布满荆棘的蔷薇之花,阴森却魅力十足。

  随后,篱笆飒飒作响,异常的响声从地下响彻万象时钟塔的天空

  没错,它在那

  ——万象时钟塔在这

  有什么东西盈满了花园雕塑的水池,不断往外溢出,蔓延到我的脚跟之后的石板。

  现在去推敲多到溢出的东西的本质已经无所谓,因为地狱的钟声已经远远地响起。在耳边又好似在遥远的天国。

  嗵——

  我在开始画迷宫花园的地图时就已经发现了,圆形迷宫花园的树篱和道路不易察觉地构成了钟表的形状,再细分后我有了个推测,不,它刚刚的话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想。

  这里也成为了法阵,用于呼唤地狱之门背后的死亡(Duma度玛)

  地狱之门,如果它可以连接黄泉乡和现世,那在‘某种情况下’是不是也能作为连接另一个地狱的门

  答案就在眼前

  轰鸣声轻易穿透迷雾,脚底的符文的光芒虽然微弱,但已经足够闪耀。光芒的中心我看见一只徘徊的光辉灵魂在汹汹燃烧。

  嗵——

  到此为止还是意料之中,一想到之后要迎接意料之外的事物就觉得胃疼。不过动静这么大,那群小崽子们应该马上就会赶过来。虽说罗伯兹已经快马加奔去准备了,但在此之前我还得拖住地狱之门。

  “说起来你有对付幽灵的办法吧,让我好好瞧瞧”恶魔歪了歪头,勾起嘴角。

  中国道教中有明确的规则划分‘魂’和‘魄’,魂有七魄有三,墓地中徘徊之鬼是三魄中的人魂。而三魄根本为‘真知’(生命实相),这也是我为什么看得见灵魂的原因。

  如果出典没有偏差,那些从城堡、地下、各个地方接二连三飞出的看不见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人魂(不是特别重要,丢了也不会死人),一个个带着强烈的杀意情感化作洪流向我涌来。

  嗵——

  我心中默数第四次钟声

  凭心而论,我现在还真TMD没法主动把它们拌凉菜。谁叫外挂(盖亚)还在带艾崽赶来的路上。

  不是特别重要的魂化成的幽灵挂在我身上,包围过来的幽灵在我的肌肤上爬来爬去,从寒毛等能接触到的所有孔窍钻进我体内。

  它们的手在我灰暗的体内摸索着,手上长出大口,大口张开去,仿佛要啃噬我的内脏一般。

  我现在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被野兽窥探的感觉,光一个呼气的动作就在不停颤抖。大脑前端传来一阵阵麻痹感。

  他们在找我的灵魂,他们想找到它并将它拖出来。但我丝毫没有感到恐惧。

  一些放弃从孔窍进入内部的幽灵聚集起来变成无数条手,扯开我的兜帽,揪住我的头发。

  咔嚓——

  看来它们找到它了

  轰!

  可惜下一个瞬间,数量庞大的幽灵群就被燃烧殆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