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EIGHT经过很多事,终于到因摩特拉王国啦!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5985 2021-04-03 22:17:44

  眼前的现实就像堆在一起的彩色泡泡,我在里面,无数层虚幻的泡壁仿佛随时会破掉又好像永远隔绝了我与真相。

  我一定是疯了

  ——————

  海军基地

  “快,海军要涌过来了,先出去”

  由就算不小心感染了也没事的我背起被层层裹住的德,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冲出火海,离开了海军基地。

  “通讯也被切断,巴特里尔不可能留在原来的港口,你们谁知道他们在哪吗?”

  艾斯和阿吉尔都摇了摇头,盖亚没有回话也是不清楚。

  这时阿尔卡佐瓦突然看向贝雷帽男子说“波兰特”

  “啧,我知道了,黑桃海贼团骷髅旗是吧?”被称为荷兰特的贝雷帽男子抬起头几秒,看似随意的指了一个方向。“那边”

  阿尔卡佐瓦毫不怀疑的让我们向那走“我们走吧”

  街道广播的警报声让我本就混乱的脑袋嗡嗡直叫。穿过重重建筑,我们看见远处海面漂浮的船。

  “艾斯,用火焰弄出点动静”

  “噢!”

  火焰冲天的轰隆声让人难以忽视,巴特里尔他们看见这花哨的招式将骷髅女王号驶向海岸。

  踏上船的第一步就是将德放到医务室的床上,这里的医疗器材众多全面,几乎可以应对任何手术,它们现在只缺了个医生。

  器材和药物自购入以来都没有用过几次,对不起,我是个five。但基本的药材可是摆满了整个储物柜,传教士们应该能使用。

  “等等!暂时不要靠近这里!马上就好!”

  阿吉尔挡住疑惑的巴特里尔。直到传教士们在医务室点上一盒烟熏,袅袅烟雾充盈整个空间后才打开了门。我全身被烟熏,混合烟草的味道在我喉咙和胃袋里打转,传教士的烟熏和神教会那群人衣服上的味道有些相似,应该有几味材料相同。

  “久等了”

  我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看表情,阿吉尔和盖亚解释了现况。

  艾斯弯着背低下头发。为了掩饰焦虑,他将手肘支在大腿上,十指交叉“现在只能去因摩特斯王国找出救德的办法这一个选择了”

  [那得看他能不能支撑到到那时候]

  “加上夜间和维护时间,全速前进最少需要四天时间”费特费尔冷静的指出重点“还是不考虑能源补充转换和天气因素为前提”

  “登岛后我们也需要时间去找解药”巴特里尔接着说道

  阿吉尔面无表情的坐在吧椅上,抱着手合上眼睑“时间紧迫”

  德生命的光锥毫无疑问在消弱,估计剩余时间不足五天。传教士的治疗方法至少可以延缓黑魔发作十几天,而得出的估计时间却比预计的要短太多。

  我倒是预料到了就算治疗完黑魔德的情况可能还会很糟糕。锁链岛那次就犯病就是前兆,我知道迟早会变成这样。我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抓紧时间吧”

  艾斯的起身仿佛是一个信号,所有人都因之行动起来。

  “阿强,我们去图书室制定计划”我走到阿尔卡佐瓦面前示意。

  【确定水流稳定】【骷髅女王号即将进入潜水模式】

  在艾沙克的时候救的传教士有7人,跟着我们上船的只有三人。按照他们的话来说现在的艾沙克也需要救赎,于是他们留下了。现在船上的传教士共五人。

  不愧是靠嘴工作的职业,传教士们的情报与冷静思考帮了我大忙,计划和应急方案被迅速敲定。

  之后,我能做的只有做准备晚餐之类和平常一样的事。

  巴特里尔能在水上挂起顺风,费特费尔在操控骷髅女王号,艾斯供给整船的能源,传教士们在照顾德和研究黑魔。

  惭愧,找不到事情做的就只有我,阿吉尔和盖亚。啊,不对。阿吉尔能在海中杂物缠上螺旋桨的时候迅速清理掉,盖亚能威慑碍事的海兽。我是最没用的那个。

  大家好,我是派不上用场的女主角。我现在坐在小花园喝着枸机泡茶,读着著名反乌托邦诗人麦卡锡·杜鲁门的诗集感悟人生。

  红石砖花圃旁有几株移植出去的天堂鸟,翠绿透明的皮包裹着乳白色等待绽开花苞,仿佛母亲腹中的等待新生的婴儿。

  原来除我房间外的天堂鸟外,阿吉尔还种了很多株。它如果不是被皇后莎洛蒂相中,也不过是南方的野花罢了,象征意过多而变得更加昂贵。我当时为什么脱口而出想种天堂鸟呢...

  好像是因为其中一个寓意是:自由与幸福。

  我摆弄花盆的位置,将还未绽放的天堂鸟盆栽放在医务室的角落。

  “瓦塔丽女士,你在做什么?”

  “呦,阿强,我想让这盆天堂鸟变成医院外的树,‘我的生命就像窗外的树上的树叶一样,当最后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我的生命也将逝去吧’,我要否定这句话!”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而且我的名字是阿尔卡佐瓦。将娇贵的花卉放在满是烟熏的医务室花会枯死的”

  “你也认为我养不活生物吗?!”

  “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我相信你的关心已经传达到德先生那儿了”

  阿尔卡佐瓦明明是个硬汉说话却是高情商,还对比他年轻的我们使用敬语,违和感爆棚。

  我看了眼这位新朋友,随后转身坐在了病床旁。德除了被猛烈咳嗽弄醒外其他时间都没力气睁开眼睛,这样也好,能节约体力。

  阿尔卡佐瓦站到我身边,我有些嫌弃的将滚轮椅往旁挪。

  “你好像有些讨厌我们”

  “本能反应”

  “请允许我问一个不礼貌的问题”

  “说,我马上就要走了”

  “如果德先生撑不住,长眠黄泉乡。你能接受吗?”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才讨厌你们,神经质又纠缠不放。

  我刚想像个无赖大声喊出来,但想到这里是医务室,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压下去“除了接受外还能做什么吗?我能让他复活吗?不,只有这个我绝对不会做”

  “感谢回答,希望你能保持你的想法”

  走出医务室,我拍拍身上的晦气,好不容易的好心情被阿尔卡佐瓦给弄没了。

  没错,阿尔卡佐瓦刚刚是礼貌的警告我。

  ——不要想着让死者苏生

  度玛的庇护,黄泉乡的坐标,万象时钟塔的降灵术。理论上可行。现在的我决心无论多么坚定,我也不能保证我见证死亡的时候不会疯掉。

  不,在想到死者苏生这办法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疯了吗?我和那些追求不死的古人毫无差别。

  恶龙的血溅在铠甲上,浴血的勇士终成恶龙。

  我早就疯了

  ————————

  黑魔的已知情报

  黑魔被列为世界政府甲类管理病,不治疗死亡率高达90%。

  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皮肤广泛出血、瘀斑、发绀、坏死。30min-3天内死亡。

  好发人群:人群普遍易感染,与病原接触密切者

  目前猜测传播途径,触碰感染者的唾沫,浓痰,体液。最新发现,家畜和少量鱼类也会携带病毒,因其潜伏期长达一月,它再次给因摩特拉王国与世界敲下重锤,周边岛屿几乎全部沦陷。

  现在为防止染病鱼类将病毒扩散到伟大航路的别处,海军派出最强战力去处理经过因摩特拉王国可能被感染的鱼群。

  ——————————

  水流不稳的时候水下前进,天气晴朗时乘风前行。骷髅女王号号保持着最高速度驶向因摩特拉王国。

  当我以为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到到达因摩特斯王国的时候,老天爷再一次教训了天真的我。

  出航的时候就被艾沙克的海军军舰追着,直到我们的船消失在他们的海底探测仪上,他们坚持不舍的追了十几海里。

  我以为他们已经放弃了,没想到他们居然埋伏我们,早早跑在我们前面准备与我们中门对狙。

  开玩笑,这里离因摩特拉王国不远了,远处的三艘军舰应该是支援的船。又或者海军得到我们闲的没事去趟因摩特斯王国的浑水的情报,专门来找茬。

  “这里是派不上用场的瓦塔丽,前方海里左右发现三只军舰,他们应该没看清咱们,潜下去躲过去”

  【收到】

  我坐在瞭望台软绵绵的地面上,身边堆着一叠稿纸。和我一样被传教士们的纠缠逼上梁山的还有盖亚。我刚刚还在听它的抱怨,没办法,它真的很特别,传教士对它感兴趣是当然的。

  [他们欲言又止遮遮掩掩的说法方式令吾火大!比你还让吾恼火!]

  “谢谢夸奖”我敷衍的回应怒气冲天的盖亚,目光盯着远处三点军舰的位置。看着它们逐渐放大,瞭望台正下方发出机械运作时咔咔的声音,瞭望台沿着尾杆逐渐下降,贴在副甲板上。加厚板二次覆盖整个船只,下潜的工作顺利进行。

  军舰的形状已经清晰可见,我眯起双眼。中央的军舰比另两艘更大,比我以往见过的军舰更大。他们确实向我们驶来,但却慢悠悠的。

  我瞳孔倏地放大,迅速拿起话筒。

  “不对劲,停止下潜!”

  在停止下潜后的一个缓冲时间内,我见识了堪比摩西开海的神迹。

  大海仿佛突然经历22亿年的变迁,冰雪覆盖的大冰期向我们追来,在所有生物都未反应过来之际,海面已被冰川冻结。

  ——骷髅女王号像只冻鱼般困在了冰面上

  开玩笑的吧,他们距离我们最少也有十几海里。居然将这段距离的海全部冻住?

  “青——雉——”

  【周围20海里的海洋被全部冻结】【是敌袭,请所有人做好脱困准备】

  我的呼吸颤抖着,骤然变化的温差让我的身体有些不适应,不过这种感觉也很快被突发变故带来的混乱给挤了出去。我开启见闻色将B3中的冰地摩托车放进了DOOR中,随后把医务室里的德抱出来。

  谁会和青雉正面杠上啊!笑死,根本打不过。逃跑虽然可耻但有效!

  “全员都出来了?那好,阿强你背着德”黑影悄无声息的的潜入我的影子,我望着30米高的骷髅女王号,深吸一口气“演算开始,最大展开·DOOR”

  ——

  咕噜咕噜旋转。青雉在自己的能力‘冰河时代’创造出来的冰川上悠闲的骑车采风。周围跟着两名海军,他们来到了本来应该有偷渡船的地方。

  在封锁期间居然试图偷渡到因摩特斯王国,该说这些家伙是大胆还是不怕死。不过他们运气不好,遇上了工作时间的海军大将。

  青雉的冰冻果实能力很适合封锁工作及猎杀鱼群,多亏他的勤勉瘟疫扩散被抑制住。虽然工作量很大很累人,不过这工作只能他来做。

  “好奇怪啊,这里应该有艘船的”

  冰面上船底形状的洞窟也足以证明这里刚才有艘船被困住,可为什么现在却凭空消失了?

  青雉扫过洞窟,发现许多平整的切面和冰地摩托行驶的痕迹。

  “难不成他们扛着船跑了”

  “大将,现在该怎么办?”

  “啊...”青雉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算了,你们先把船开回去,留下我一个人慢悠悠的搞定”

  “是!”

  ——————

  十五分钟前

  “这是冰地摩托车,只能乘四人,艾斯,你带着德、阿尔卡佐瓦和一名传教士先去因摩特拉王国,我和其他人徒步赶过去”我拿出备用记录指针放在了冰上摩托的储物箱里“保护好德”

  “嗯”艾斯点头,给了我个令人安心的眼神,开启引擎“我绝对会救德”

  我笑了笑。带着其他人匆匆离开。

  “说起来,艾斯大哥会骑冰地摩托吗?”

  “不会呢”“上次在冬岛试驾的时候栽了好几个跟头”

  ?!!

  ...

  穿越冰川让我有种拖家带口流亡的感觉。冰面温度已经达到零下,冰块硬度约为6,青雉在赤道变出南极,难怪冰川不会被海流冲走。

  将超自然能力交给人类的不是上帝而是蛇

  “嘶——”我皱起眉头,倒吸口凉气,吐出的白雾久久不散。

  刚才为了将骷髅女王号塞进DOOR中借了盖亚的力量,脱离盖亚后有点肌无力和恶心。每次脱离都像把奶油和芝士分开般恶心。但至少不会昏倒或失去意识,我也确实在成长。

  我望着白茫茫的冰面,陷入自己的世界。

  [在想什么?不要犯傻停下来]

  缠绕在我右臂的黑蛇吐出蛇信子开口说话。

  “我和你加起来打得过将这里变成冰川的家伙吗?”

  [你会死]

  “你不会死吗...”我咬牙切齿的吐槽道,随后叹了口气“成长之路还很长,留给我的时间又不多,这样下去顶上战争只有挨揍的份”

  [你好像在另一条枝桠上观测到这条树枝些许未来,但它可能不会发生。这个世界比你所想的还要混乱许多,事情不会像你预期中发展]盖亚说起这些话的时候声音遥远庄重,仿佛这些话是遥远过去的产物,经它这座桥梁连接了现在。[这里总体来说就是个半成品,想要正常的发展只能重新来过]

  总感觉它在讲些我永远接触不到的事

  “既然混乱的话就用秩序去创造秩序,让所有生物去创造秩序就行了”

  [真是凡人的想法]

  “多谢夸奖”

  悬日西下,冰川毫无碎裂的迹象。

  结冰海岸的尽头连浪花都被冻住。我们总算第三天结束前前到达陆地,不得不夸下传教士们,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忍受极寒与长途跋涉,我还以为至少得明天才会看见陆地。

  经过冰川来到岛屿上,这里的温度简直舒适得像天堂。我们走过岩石海岸,在看见一望无际的平原后,总算确认我们进入因摩特拉王国境内。

  比预期的还要早一个晚上,为了不浪费骷髅女王号燃烧自己身为船只生命争取到的时间,我决定连夜赶路。

  我们人数少,任务却很多。

  寻找治疗黑魔的方法,前往生产制作黑魔有效药的‘风筝林’

  与神教会接触并套取信息

  寻找阿尔卡佐瓦在黑魔爆发前潜入因摩特拉王国的伙伴

  艾斯和阿尔卡佐瓦先行来到因摩特拉王国,还要处理德的安置工作,之后应该会前往首都。

  摩亚教的教堂与首都离得很近,利用艾斯的生命卡就能汇合。

  我将艾斯的生命卡分为三份,交给了其他人。

  队伍分配如下

  风筝林:两名传教士,费特、费尔

  摩亚教教堂:巴特里尔,阿吉尔,阿尔卡佐瓦和艾斯(汇合)

  寻找传教士:一名传教士,我和盖亚

  和我同行的是扛着一把加长步枪的贝雷帽男子,我记得好像是叫荷兰特。

  “我一个人就够了,而且海贼为什么要找我们的人?”

  “你的同伴或许有什么情报,而且这三件事中找人的工作量最大,这是合理分配人员”

  “我们神教会有自己的方法。不过你们想多干活的话我也不会阻止”说完,他便转过身继续向前走。

  贝雷帽男子除了胸前的木制十字架,他的谈吐和装扮都不像个传教士,而像个痞子。

  因摩特拉王国地形地貌接近于地中海地区,榈科植物和开花的藤蔓植物占据了森林的大多数地方,偶尔还能看见野生水果和鹿的脚印。

  不愧于王国之称,因摩特拉国土面积庞大。城邦与周围村落众多,我们也没有情报去筛选。

  “啊,那边有梅花鹿,梅花鹿先生!梅花鹿先生不要跑嘛,我是好人”

  [停下]

  梅花鹿先生停下颤抖的蹄子,瑟瑟发抖的看向我们。显然是被盖亚吓着了。

  盖亚的震慑力让森林的动物们闻风丧胆,我们得到了这附近城邦与村落的情报。因大道上设有隔离的闸口,我们只能延树林与山丘前行。

  “刚才是兽语?”荷兰特突然出声,我眨了眨眼睛后给了他肯定回答。

  “啧,可恶的天赋。居然不用付出代价就能被神爱着”

  “比起爱更像附身...而且代价都会有的”我瞄了眼变成黑蛇的盖亚,突然调转话题问“你会这么问是认识会兽语的人吗?”

  “教会中有这么一群人...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快走!”

  ——————————————————

  以下为孩子送给远在王都父亲的信件

  我敬爱的父王,

  自察觉黑魔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周,我们王国52个城邦中已有17座沦陷。

  我曾前往沦陷城邦的城墙上,墙外的景色您一定无法想象。无数子民发黑的尸体,无论男女,无论老小,他们都毫无尊严的被堆叠成山,他们的尸体溃烂发黑流出脓水,皮肉脱落显出黑斑的骨架。紫黑色血水流进挖好的沟槽流向郊外或渗入地下,连接各个城邦的河流就这样被污染。城镇被死亡的瘴气笼罩着,街道只能听见凄凉的祷告声。

  村庄的情况就更加糟糕了,本来不应该被波及到的人口稀少的村庄因城里人的蜂拥而至也陷入黑色恐惧之中。畜牧业为主的农家的家禽被感染,几个村庄的人将死去猪牛堆在野外,延绵不绝的肉山覆盖了整个田野,事到如今也无人能清理。

  海边的渔业者无人幸免,空荡荡的捕鱼屋与干燥的渔网,布满海岸的死鱼,仿佛我们与世隔绝了。

  好在海军的支援及时制止了黑魔逃出境外,摩亚教给予民众的圣水先已配送往各个城邦,但风筝林产出的原料远远不够王国上下的需要,如果不能改进出根治药物,圣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我在城外得到海军即将派来支援队伍与医疗小队的消息,世界政府并未放弃我们,但也请小心。经过我的调查有人在暗中调动愚昧恐慌的民众发动叛乱,那些人也可能潜伏在王都中。我会更加详细调查‘神教会’的行踪。

  教皇大人给我寄来一份信,信中内容主要提到的人物——恐怖巫婆‘克安格兰’似乎也是神教会的同伙并掌握重要线索。我现在正在追踪她。

  另外,我知道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我认为父王应该注意摩亚教的行踪。我并不是怀疑教皇大人,而是认为在关键存亡时期父王应该对王国上下的事情更了解些。

  您的孩子

  威克斯德雅·迪福·得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