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EIGHT 因摩特斯王国,史丹城

海贼王之艾斯的航海 壬生年 8904 2021-05-30 00:05:17

  克安格兰翘起腿,看着面前的疫苗和血液样本陷入沉思。

  研发很顺利,就缺少些临床实验。她虽然会在身体里注射病毒样本等东西来观察效果,但疫苗这种东西不是拿她一个人实验就行,需要大量的样本。因为她体质特殊所以有时实验出来的结果与观察到的千差万别,她需要谨慎。

  实验鼠不成问题,随便找个村庄实验一下就行,她不正找到个愚蠢患者遍地爬的村子吗?就从那下手吧。

  现在她的关注点是‘黑魔’,她确认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

  “咯咯咯嘻嘻嘻...哈——妈的!”克安格兰笑着笑着突然暴怒,长指甲刮在木桌上留下瘆人的抓痕“呼——冷静点,咯咯咯!不然又要因为‘医者怎么能说脏话’这种无聊的理由整出医闹”

  她要时刻保持愉快的心情,没必要为愚蠢的患者闹自己的心。

  克安格兰拿起瓶子,打开房门,抬眼就被惊到了。

  “唔!”

  绿发的少女深深低下头,挡在门口。

  “谢谢您治好我的腿”

  克安格兰眉头抽搐几下,不高兴转为笑脸“咯咯,那么作为医药费,老身需要你的身子”

  “诶?”

  克安格兰嗤笑一声,语气即嘲讽又灼灼逼人“你莫非将老身当作不计报酬救人的医神吗?老身现在正问你要价值等同于你下肢的代价,代——价——把你的命交给老身”

  “啊?”梅快速眨了眨眼,笑容礼貌又不失尴尬。“请问……我该怎么做?”

  ————

  白发青年垂下修长的睫毛,婴儿蓝眼眸焕发浅色的光。黑色兜帽遮住他半张脸,他斗篷下衣服的皮带像束缚器般在肢体的各个位置,每个皮带都系着东西,但他的外形依然纤细。

  利玛窦早在阿尔卡佐瓦他们离开后就另找了间空屋,并着手收集护理用品。利玛窦两天来昼伏夜出,很仔细地照顾德,他有时也在想为什么要对一个海贼那么好。

  “没办法,这是命令...”

  第五天的早晨,眼前这个海贼已经完了,就算继续用药,他也只会和药草一起腐烂。现在带他移动都会把他内脏震出来,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已经尽力了。但他现在挂了,就显得他一周的治疗是无用功。

  嗵嗵嗵...嗵嗵

  现在是白天,楼下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大概率是看见他留下的信息找来的人。虽然对不住这位一直努力活着的金发剑士,事到如今也晚了。

  利玛窦打开一条门缝,门外一只小手按住门沿,一股大力将门轰然打开,他猛地瞪大双眼。

  【克安格兰(CLEFANE)】

  【LIVE】

  【悬赏4亿贝利】

  【mark:解体果实能力者,必须活捉,误杀后立刻焚烧或掩埋其尸体并向海军报告】

  “克安格兰”利玛窦在门打开的同时后跳数米,站在屋中心“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克安格兰偏头环顾屋内,坏笑一下,拿出数把小刀刺向屋内各处,随着几声橡胶绳绷断的声响,寒光将空气切成几十块,墙壁地板上瞬间竖插上几百颗寒针。

  “嘁,火拳,你在哪找来这人的?”

  艾斯突然被cue到,下意识回答道“偶然遇到的”

  “说不清你的运气是好是坏,我倒是倒霉到家了”但克安格兰出现了,至少那个金发剑士得救了。

  利玛窦显然单方面了解过克安格兰,克安格兰一直记录在神教会的名单内。

  对比利玛窦的戒备,克安格兰十分悠然自得。她慢悠悠地走进现在毫无防备屋内,像在自己家闲逛般径直走向二楼。

  一旁利玛窦像闻了臭了百年的奶酪黑下脸,也不收拾这个极度危险的房间,走到门口把艾斯他们拉进了来。

  同行的还有个绿头发女性,是不认识的人,她的脸色很差。

  “她是谁?”

  利玛窦这么问时,楼上发出嗵嗵嗵的声音,是克安格兰很没礼貌地踩着地板发出的响动。

  “喂!过来”

  绿发少女哭丧着脸简短介绍后,小心地绕过地上的针,匆匆离开。

  “是和巫婆一起的人吗...火拳,你总得给我好好给说明下”

  “嗯,怎么说呢”艾斯刚走出一步,就准确踩在针上“疼!疼疼!为什么?”

  利玛窦嫌弃地瞥开脸“啧,注意些,即使你是自然系也会吃大苦头”

  艾斯刚拔下针,脚掌又立刻投入另一颗针的怀抱。

  “痛!”“啊啊啊!”“诶?!啊!”

  “你没长眼睛吗?!”

  忍无可忍的利玛窦捡起线头把所有防御装置收拾干净,坐在桌上青筋暴起。

  艾斯望着天花板,非常在意楼上的情况。利玛窦蹙着眉头说“放心,只要有一口气巫婆就能将他救活”

  “是吗,克安格兰真厉害啊”艾斯感叹,又低下头向利玛窦道谢“谢谢你这么照顾德”

  “哼,前辈的任务罢了。对,阿尔卡佐瓦前辈没和你一起行动吗”

  艾斯简单描述了这两天的经过,引得利玛窦眉头紧锁。

  “阿尔卡佐瓦前辈说在王都集合而不是史丹城...我明白了,我会马上赶过去”利玛窦重新看了眼艾斯,又望向二楼。

  克安格兰出现在这里是个惊喜也是个变数,总之她不在利玛窦能力管辖范围内,必须尽快通知上级

  “你看上去脸色不好,是感染了吗?”

  “不要用关心的嘴脸来诅咒我...出于义务,我必须提醒你警惕恐怖巫婆,也就是克安格兰,她...”

  艾斯的注意力忽然转移到一旁,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利玛窦有些不爽。

  “你有没有听...”

  “背地里说别人坏话要被阎王割舌头”克安格兰的声音像捏着嗓子叫的猫,她毫无动静地站在利玛窦身后,手中的剪刀卡出咔嚓咔嚓的恐怖声音。

  利玛窦缄口不言。神教会对于这种人的处理方式是尽可能不与之接触,他们有句老话:唯撒子与变态不能沟通。现状这屋里凑齐了两种人,他多说一句话都会很累。

  “德呢?”

  克安格兰先是像发现了宝贝一样露出神秘笑容,随后答道“黑魔治好了,虽然那孩子体内还有不知名的疾病,但也暂时不会威胁他的性命”

  艾斯浑身一震,嗵嗵嗵地踏着地板奔上二楼。“谢谢你!克安格兰!我一定会报答你!”

  “咯咯咯...艾宝,我们马上要走,准备好就把他背上带走”

  “噢!”

  ...

  梅女士和艾斯都在二楼,一楼就剩下利玛窦与克安格兰。

  “咯咯咯!老身每次瞧见你们都觉得年轻真好”从刚刚入门就无视利玛窦及拆场子的行为看,克安格兰也不是很想与这群麻烦鬼扯上关系。当然,如果这件事与神教会有关有另当别论。

  她虚伪地笑了几声后,不经意地提到“老身从老国王的坟墓里挖出来消息,摩亚教的教皇的真名——圣方济·尤提乌斯,是与你们有关的人物。希望你们能好好翻翻你们旧家底”

  “圣方济·尤提乌斯?”利玛窦重复一遍,在内心重新摆正自己身为教士的尊严“圣人...我明白了,感谢情报”

  阿尔卡佐瓦他们只是先遣队伍,神教会的主力被海军和那片冰川隔离,近百人停滞在周围岛屿。如果得到关于摩亚教的确切‘罪证’,神教会本部会采取雷厉风行的方式去结果摩亚教。

  本来,他们应该站在调平方工作而不是战斗方,但这也改变不了他们是不亚于海贼的疯狂团体这个事实。

  ————————

  史丹城

  道路两侧挤满挡沙林般的人群,教皇坐在第一辆马车上,之后是50多名白袍教士。海军将马车、教士、洗净的用具围在中央,保护他们前进。

  教皇连脸都未露一下,史丹城的民众就像被偶像轻吻了般欢呼尖叫。

  巴特里尔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光知晓自己崇拜的偶像在自己眼前的事实就足以跪下高呼万岁。即使他被一把名为‘盖亚’的铁锤给锤扁了,但他还是有神论者,

  对于这儿的人来说,教皇是‘活着的神’,该尊敬、信奉、跟随。

  他们绝对不会信神对他们做了什么...

  摩亚教的圣地,史丹城曾是初代国王统一王国的起点,也是教皇与国王结盟的地方。

  现在的大教堂是由城堡改造而成,它被层层设计打磨成献给神明的神殿般的完美建筑。阳光照射的角度与长廊宽度,阴影的重叠与视觉感受,门框的形状与台阶的倾斜的角度,每一处都惊为天人的完美。

  虽然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这些智慧落在巴特里尔的眼底也确实达到了设计者要的效果。

  “这些东西即便变成断壁残垣,也一定很美”

  很难想象那群恐怖份子住在这种地方

  “巴特里尔,注意跟上”披着白袍的阿吉尔对看呆了的巴特里尔说道

  “啊,嗯。这里很漂亮,据说这里也是教皇设计的,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巴特里尔对教皇已经从一开始的愤怒转变成好奇。人到底分裂到怎样的地步,才能又邪恶又伟大。

  “...不要太好奇”阿吉尔沉思半响才吐出这句话。

  教堂内异常静谧祥和,走过的教士都像有需要完成任务,转过转角就消失不见,对比一下漫无目晃悠的他们太可疑了。

  于是他们被叫住了

  叫住他们的是半边白发的瘦小男人。男人脸上没有油光,黑白掺半的短胡须使他看上去不怎么精神。

  “你们是新来的信徒吗?”

  男人抱着一个有他半身高的器瓶向他们搭话。

  “对”阿吉尔眼睛都没眨一下挡在被惊到的巴特里尔前面回答道,严肃正经的表情让人搞不明白她在想什么“我们迷路了,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我看你们徘徊的样子就想该不会...果然啊,没关系,这里房间很多不熟悉很容易就会迷路,如果没事的话,跟着我搬些器皿吧”

  “好”

  “谢谢你”巴特里尔认真的道谢

  男人先把手中的器瓶摆在长方形的恢宏大厅内,随后带着他们到了一间满是陶瓷器皿的房间。这里的器皿没有装东西,他们只需要将规定数量的器皿搬运到刚刚的大厅即可。

  男人和巴特里尔边搬运边交谈着,有阿吉尔的协力房间内器皿以极快的速度减少。巴特里尔蹭此期间疯狂套消息。

  “数量真多...这些都只有你一个人搬?”

  “其他人临时分配任务被调走了,教皇出门后我们也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我被教皇选中留在这里工作,就必须不辜负这神圣使命”

  “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有见到教皇吗?”

  男人突然笑起来,自豪地讲道“近几十年里除重大节日都很少见到教皇大人,我来到这里30年间也从未偶遇过教皇大人。但我在49年前的王国庆典期间与教皇大人说过话,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改变命运?”

  “你不会理解,那独属于伟人的气质。教皇光是站在那儿就代表了比国家还重要宏大的某种事物...我描述不出这种心情,他向我说话时我不泪流满面,啊,何等丑态”

  教皇在男人激动的描述中被神化,他的话好像没什么参考价值。

  不过30年...这个人在这里默默无闻地工作了30年...不富裕没有乐趣地工作了30年...就因为教皇的话...

  巴特里尔按下心中的惊愕和困惑,重新问道“你在这里工作那么久,可以告诉我们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

  “注意的事...现在是特殊时期,需要注意是否有可疑人员,特别是东天使堂和西天使堂区域,还有不要擅自离开自己的区域”

  在巴特里尔有意无意的引导式提问下,可疑人员×2得到情报×1。

  此时大厅内已经摆满器皿,器皿并不像用于宴会之类的聚会,可问出来会显得可疑。

  “摆好了,你们俩好好休息一下吧”

  “抱歉,请问厕所在哪?”

  男人给巴特里尔指了个方向,巴特里尔立刻给了阿吉尔一个眼神。她生硬地表演出很累的样子,用袍子擦拭薛定谔的汗水,说“我也去一下”后离开了大厅。

  “天使堂是教皇和德高望重教士生活的空间,唐突闯进去很快会被发现,我们尽量避着人走”

  “嗯”

  东天使堂平面图像蜗牛的螺旋壳,数十个房间位于走廊中心,再往前走就是圆形大堂,大堂内有通往二楼的阶梯,穿过二楼的长廊左边就是同样结构的西天使堂。

  “一间一间地找”

  一楼房间都没上锁,把手一拧门就像欢迎任何人进入房间般敞开。这一排的房间都是教士的卧房。抽屉里也没有特别的东西,也不像有暗门。用一个词语概况这里就是‘清贫’,教士的房间里没有算得上奢侈的东西,和这座完美的教堂一样‘一贫如洗’。就连他们刚刚搬运的器皿也是地摊上随处可见的劣质陶瓷品。

  “小偷进来发现唯一值钱的只有这座教堂,偷也偷不走,也难怪他们警备松懈还不锁门”

  反过来思考,会锁门的地方一定藏着很重要的东西。

  很好,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他们来到二楼,而且找到上锁的房间,那么请问他们该怎样进去呢?

  阿吉尔握起拳头,眯着眼仔细端详这扇门的遗容。

  “等等等!吉尔姐,暴力开门绝对会被发现吧,绝对的吧!而且还有其他上锁的房间,不要急!”

  “瓦塔丽说过技巧。我不是破坏门,而是破坏连接锁口的那部分”

  “她说的话你怎么能全信?!你试过吗?不会连门带墙一起没吧?”

  “现在试,放心,力量的提炼是登上武艺殿堂的基石”

  “为什么突然提殿堂?啊,等等!“

  咔刺

  事实证明只要理论可行,就真的可行。

  “进去吧”

  “无法用常理去解释你们...当初教会我常理的瓦塔丽姐也渐渐脱离常理了...”

  阿吉尔很坦率的表达了‘对于你来说能力内的就是合理吗?’的态度,搞得一手心态。

  二楼走廊尽头有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堆满杂物。像旌旗、装饰盾牌、茶杯、烛台、画像...这些都纷杂又整洁地放在一起。其中不免有看上去就价值连城的东西,把它们闲置在仓库不使用是有什么原因吗?

  “唔,哦,原来如此,这些是国王赐的东西”

  圆形盾牌上的雕刻花纹和旌旗上刺绣都是左手捧书右手持剑的神,书是教化,剑是权力,摩亚教标志也是因摩特斯王国的标志。酒杯和雕塑也像国王喜欢的东西,这里的东西新旧程度不同,看上去最旧的物件估计有上百年历史。

  “像是给私人的礼物,是老国王送给教皇的吗?”

  “肯定的是不止一个国王送了他礼物”阿吉尔拿起一副画框,画上是两位老人,一位高帽一位头顶皇冠。“这里什么都没有,去下一个房间吧”

  连接东西天使堂的长廊后就是他们刚才摆过器皿的大厅,它们间只隔了扇墙壁,但从大厅到这里却要绕过中庭花园和其他建筑。

  西天使堂是完全属于教皇的区域。

  推开每间房间的房门,里面空无一物,最后找到的教皇寝室也只满足了基本生活罢了,就连桌上的书也是从教堂内的图书馆里借出来的动植物图鉴。

  从二楼下到西天使堂的一楼,与东天使堂的教士卧室相对的一排房间也是属于教皇的。唯一值得注目的只有一间草药房。

  阿吉尔和巴特里尔都只有基础的草药知识,这里许多的草药都叫不出名字,它们混杂在空气中,散发出清新好闻的气味,草药房里也有一面书架,这里的药材书架上的书和资料都有记载。这里也不像进行邪恶计划的场所。

  西天使堂看下来,会觉得教皇像个赤裸的国王。

  “摩亚教真的是幕后真凶吗...”巴特里尔不禁产生疑问。他没见过瓦塔丽所说的疯狂黑斗篷人,这中间或许有误会。

  阿吉尔听见巴特里尔的疑问,转过眼继续审视古旧的西天使堂,石膏在长吊灯的灯光下漫射这温暖的黄光,支撑二楼的精雕直立圆柱使这里既像城堡又像殿堂。

  “建筑内的探查该交给瓦塔丽或者费特费尔,他们不会因为眼前的障碍物而扰乱判断”

  “吉尔姐是说?”

  “说不上来,这里的建筑很怪”

  “我见过类似的建筑,是...神殿?‘献给神的东西必须完美’这里是根据这点改造的应该没错。神殿建造过程中会借用许多角度、位置、错位、光线的‘矫正’,造成‘完美的视错觉’。就比如远处看完美水平台阶会有个部位凹陷,建造者会填出凸起。处于四角的圆柱因为受光面大所以体积比其他圆柱要小”

  “为了追求完美而不完美...你知道很多呢”

  “杂学的不是我,不过你提醒我了,这些完美的弧形构造下或许隐藏了什么”

  “彻底搜查?我本来就有这打算”

  巴特里尔低着头手摸着墙壁走着,口中数着石砖的块数。直至走完整个西天使堂都没找到特别奇怪的地方。

  “...果然不对,方法错了。不受建筑本身影响...被感官隐藏的事物,我视而不见的东西”

  这比起魔术更像魔法吧...就像保护什么的结界一样,如果不找到正确的入口只能在结界外面徘徊。

  “巴特里尔!危险!”

  阿吉尔的喊声使他从思考中回过神,身体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后背一凉。他立刻感觉到自己后背被人砍了一刀。

  他们究竟从哪冒出来的?!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巴特里尔拔出腰间的匕首与冲上来的敌人拼杀。

  敌人像蚂蚁一样接二连三地从视线死角出现,阿吉尔已经和数十个敌人交战。只能想到他们是因为有人触动结界边缘所以才前来斩杀的石像鬼。

  巴特里尔没有携带弓和箭筒,只能使用小型匕首。他还要时刻注意对手腰间备的手枪,他们不使用那些枪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教堂、教皇生活的西天使堂。

  不过帮大忙了,毕竟他不会在意教堂的地板墙壁上是否有显眼的枪口。

  他从倒下的敌人身上夺过手枪,边射击边向阿吉尔周围移动。

  “果然还是该带上弓箭!”

  “我提醒过你不要丢下武器。背后的伤没事吧?”

  “他们没涂毒吧...”

  “...“

  “吉尔姐说说话,我好怕”

  本来宽阔的西天使堂瞬间拥挤无比,估摸有一百多人包围了他们。理论上,这个数量对他们而言根本不足挂齿,可敌人像自爆炸弹一样,就算受了致命伤也要死抱住手脚妨碍他们的行动。人数不多他们应对起来却很吃力。

  “我要破坏这里!”

  阿吉尔一脚扫开敌人后,向巴特里尔喊到。

  “诶?!”

  “只要破坏这里的‘完美的伪装’,他们不能见人的秘密就会暴露”

  对方听到这里,直接对巴特里尔的攻击,全力扑向阿吉尔。

  “Βορέα、the wind!”

  子弹射入人群中,空间内赫然爆发出一圈劲风,几十个敌人被掀飞。他们披着的黑斗篷被撕烂,敌人的面容第一次暴露在光下。巴特里尔根本顾不上枪口对准哪,丢了又拿了更多枪。他只需要射出子弹,风的加护就能使子弹击中猎物。

  “吉尔姐,就现在!”

  “为了国王!!!——”那群人突然歇斯底里地嘶喊,有的人向阿吉尔丢出一瓶陶瓷罐,数个人将瓶内的血淋在身上同时冲了上去。

  “一万瓦正拳”

  石膏建筑的坚固程度根本无法抵抗一万瓦正拳的冲击,瞬间分崩离析。

  西天使堂留下了破坏者的大洞,龟裂的地面与粉尘飘落的天花板使整个世界都仿佛在崩塌。

  “门....”

  一扇门赫然出现在视线尽头,突兀地在二楼完美圆形的墙壁上切出一块空间。

  “吉尔姐,门在二楼那儿!”

  巴特里尔转过头,十几人瞬间护在门前,守护神秘的入口。想要进入门内一定要突破在这里所有的疯子,而且他们手中霍霍的腐烂血肉仿佛写着‘我是剧毒’,但事到如今怎么可能撤退。

  “冲进去!”

  “说得轻巧!”

  阿吉尔撒开腰间的水瓶,一排高速水滴清理二楼的敌人。巴特里尔踩着风从一楼跳上二楼踹开了门。

  里面飞扑出两个人,巴特里尔早有准备,避开后用手枪射中了他们的要害。他们偷袭失败。

  巴特里尔边射击赶过来的敌人,边咏唱祷告词。还被困在下方的阿吉尔爆发似的迅速动起来,她用蝴蝶般灵巧的身姿在敌人间周旋,又以堪比猛兽的气势杀到了楼梯上。

  “Θεέτηςκαταιγίδας!”

  六级台风般强烈气流形成的风墙暂时阻挡敌人,阿吉尔奔向巴特里尔。

  “进去”

  门后是封闭陡峭的回旋走廊,刚够两人并肩行走。门能从里面反锁,估计只能争取一点时间。

  他们发足狂奔,最后来到了这里。

  位于西天使堂和东天使堂中间,与天使堂一墙之隔的大厅。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通向这里?不,这里不是大厅,位置不对,而且这个是...”

  没错,这里不是他们见过的大厅。

  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居然是一颗树?

  宽阔到能容纳下一百座的大厅里只有一颗孤独的树。树在没有阳光的室内靠根下极少土壤生长到十五米高,最高的树枝触及天花板,树上爬满了棕红色藤曼,藤曼交错下垂,像少女裙摆的花边。繁茂的蓝色树叶遮挡了大片光源,在整个空间内形成强烈的割裂感。

  “我记起来了...蓝色的叶子,红色的藤曼,这是风筝树?”巴特里尔想起传教士向他们说过的风筝树样貌,应该没错。

  “风筝树?为什么会在这里?”阿吉尔似乎也解释不通为何制造圣水的风筝树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知道,这里一定还有什么,不然怎么可能掩藏这里的入口,我们赶紧找一找”

  巴特里尔向前走几步,突然瞧见大厅东面还有一道楼梯。

  他们是从西面楼梯下来的,那么那道楼梯就只能通往一处——东天使堂。教士生活的区域。

  “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来了吗?!吉尔姐!”

  “做好有来无回的打算”

  阿吉尔冷声说了句意义不明的话。伴随数道重拳西边的楼梯口和东边的楼梯口齐声崩塌,土石掩盖住他们的归路和敌人的来路。

  “吉尔姐,那边还有一个楼梯”

  “我知道”

  他们奔下这个不知通往何处的楼梯,楼梯尽头又是扇门。

  阿吉尔顾不上锁没锁门,一脚踢开整个大门。

  里面的房间像间乡下的小教堂,有长椅和雕塑。他们好像是进入这里后第一次见到教皇的雕塑,雕塑前面是四根粗大的圆柱,雕塑后面就是玻璃画,房间左右都有扇门,阿吉尔和巴特里尔相视一眼后分别进入左右扇门。

  打开门后,巴特里尔犹豫了,摆在面前的是看不见尽头的走廊和无数扇门。

  “这里到底是哪啊,吉尔姐...我们还是一起走比较...”

  阿吉尔早就不见身影。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自己一个人走啦!”

  热兵器、冷兵器、药物、药物、药物、试剂、培养皿....他随机打开房间门,里面堆满了让他难以理解的物品。他唯一确信的是教皇是个表里不一、奸诈狡猾、坑蒙拐骗的混蛋。

  ‘近几十年里除重大节日都很少见到教皇大人,我来到这里30年间也从未偶遇过教皇大人。但我在49年前的王国庆典期间与教皇大人说过话,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可恶!混蛋!不是人!可真会装!”

  巴特里尔真想抽死30分钟前替教皇辩解的自己,他感觉他遭到了背叛。但、比起他而言,那群被教皇欺骗,磨跎了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人该如何是好?

  教皇参加的统一战争是假?他集结民众教化暴力统治者是假?他提出通过的一系列法案是假?他接济帮助流浪汉和贫困民众是假?

  不、不不不,正因为是真的所以才会愤怒。

  “黑魔,对,造成瘟疫的是他们吗?我要证据...啊,我要找出治疗药”

  巴特里尔想起本来的目的,他的义愤填膺不是时候。

  尽头,是螺旋楼梯。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不知见了多少罪状,巴特里尔胸腔里充满愤怒。

  如果这里的存在被公诸于世...教皇就无法狡辩了。他们想必会被那群疯子追杀到天涯海角。

  所以,这扇门后一定也有吧,埋伏在那的疯子。

  可惜他们都找到这儿了都还没摸清黑魔源头,也没有得到治疗药的情报...

  真的是这样吗?

  巴特里尔摸向把手的手突然停住,收了回去。

  ————————

  热兵器、冷兵器、药物、药物、药物、试剂、培养皿....

  这里这么多房间居然没有任何关于黑魔的资料,不过也是,如果她是幕后真凶也不会留下任何纸上证据,那蠢爆了。

  光找到这些东西,教皇甚至可以狡辩说是别人背着他搞的,可信度就是民众对他的信任度。

  尽头是螺旋楼梯,门对面是埋伏很久的摩亚教教徒。

  蠢,埋伏对阿吉尔有用吗?她根本没有乖乖走门的必要。

  “嘭!!!———”

  外面,以前作为保护城堡和区分贵族与平民的围墙发出悲鸣,身体冒出滚烟开始崩塌。

  “什么声音?是围墙那边!城墙破了个洞!”

  ....

  阿吉尔站在城墙的大洞里眺望周围风景,看来他们刚才是在城墙内部奔跑。天使堂在...那边。被其他建筑挡住完全看不见。

  天空上正飞过来的是...?

  “UFO”

  【不是UFO,是NS。阿吉尔老板,你||浮夸】【老远|*|看见后,NS就开着第一宇宙速度赶过来了】

  “声音断断续续,你们在哪?”

  【距离你12km800m?123°28’左右//位置】【用/[其他NS作为中转站,好不容易才让这//部分NS飞这么远】

  “其他人呢?”

  【在王都\\我会解释--、】

  “你还是等见面再说吧,我现在要去找巴特里尔,还有...”

  有数道人影从远处蹿了出来,是摩亚教的信徒。

  “NS能录像或者拍照吗?”

  ...

  不知为何,巴特里尔回来时门口一个教徒都不在了,好吧,他明白为什么,毕竟刚刚整个城墙都在抖。这边的教徒认为他们走了另一边所以赶过去了。

  “即使你不在我身边也在保护我,谢谢你吉尔姐!”

  巴特里尔在城墙上奔跑,很快看见了安心与信赖的阿吉尔在与摩亚教信徒搏斗,立刻补了几枪。

  她看了眼巴特里尔,好像不打算逃跑。

  “吉尔姐?”

  忽然,一只不明飞行物体从城墙的破洞中缓缓飞出,阿吉尔瞧见后立刻开口大喊。

  “巴特里尔,准备脱出!”

  “那是?啊,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