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5章 猪都比你聪明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553 2020-06-04 12:00:00

  果然不出孟渐晚所料,她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坐了个人,脑子尚未清醒的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是她的爱哭包母亲是谁?

  梅思琇穿着柔软的杏色长裙,中长发披散在肩头,头发又黑又亮,跟裁剪下来的缎子似的。巴掌大的小脸,眼眶红红的,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一瞬不瞬地盯着孟渐晚,声音也是一贯的温软:“你又跟奶奶吵架啦?”

  一听这话,孟渐晚的瞌睡虫跑了个一干二净,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像只刺猬:“老太婆又找你麻烦了?”要不是老太太在她面前说,她怎么会知道?

  梅思琇连忙按住她的手,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梅思琇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不明显的哭腔:“我去厨房看阿姨做早餐的时候,奶奶说了两句。”

  孟渐晚哼笑。

  她真是佩服老太太的精力,昨天半夜十二点坐在正厅堵她,今早还能起那么早找别人的麻烦,有这时间她不如多去跳几首广场舞。

  不过梅思琇的话孟渐晚是不信的,既然老太太找了她,那就不可能是说两句那么简单,铁定又用“不知廉耻”“不要脸的贱.货”之类的话辱骂她。

  孟渐晚正要发作,梅思琇就伸手摸摸她的脸,柔声道:“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你不要总是跟她对着干,晚晚听话。”

  孟渐晚炸起的毛就被撸顺了,她不自在地别过脸,又不是小孩子,怎么总是摸她的脸:“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为了不让梅思琇继续说教,她决定暂时妥协,不过老太太再有下次,她还是会毫不客气地骂回去。

  梅思琇这才满意地笑起来,擦掉眼角欲落未落的泪珠:“那你快点收拾,我们下楼吃早餐,你都好久没在家里陪妈妈吃饭了。”

  顿了顿,她像是忽然反应过来,指着孟渐晚的头发:“我才发现,你的头发染啦。”

  “嗯,昨天染的。”孟渐晚说。

  “怎么染了这个颜色呀?”太扎眼了,梅思琇蹙了蹙秀气的弯眉,看不太习惯。

  “不好看吗?”

  “那倒不是,我们晚晚长得好看,怎么样都是好看的。”

  梅思琇没说假话,孟渐晚皮肤白,一双桃花眼格外勾人,染着粉色的头发反而减少了几分乖戾,粉粉嫩嫩的,像一颗水蜜桃,有点可爱。

  “好看不就得了。”孟渐晚拖着一身软骨头从床上翻下来,去卫生间洗漱。

  她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与妈妈有六分相似的容貌,啧啧了两声,要是妈妈的性子也跟她这样,何至于每回都被欺负得嘤嘤哭泣。

  西湖的水都没有她流的眼泪多。

  孟渐晚猜想,孟渭怀的前妻一定是个嚣张跋扈的悍妇,要不然他怎么偏爱梅思琇这种柔柔弱弱、风一吹就倒的类型。

  孟渭怀刚把她娶进门的时候,真真是如珠如宝地对待,后来她怀过一个孩子,因为身体不好没有保住,他也没有减少对她的疼爱,反而让她凡事不要操心,完全把她当成温室花朵来养。

  孟渐晚也清楚,孟渭怀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不过是爱屋及乌。

  孟渐晚洗漱的时候,梅思琇并未离开房间,而是帮女儿整理床单和被子,又把掉落在地上的抱枕捡起来,拍了拍灰尘放在床尾。

  等孟渐晚收拾好,母女俩一起下楼。

  餐厅里几个人都坐好了,孟渭怀西装革履,手里拿着一份财经报纸低头看;孟老太太和孟维夏头挨在一起小声说话;孟峤森仰靠在椅子上,一边抖腿一边看手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看见孟渐晚,孟老太太就想起昨晚的不愉快,阴阳怪气道:“一家人等着你一个,越发没规矩了。”

  孟家的规矩,家里所有人落座才可以动筷子,平时孟渐晚不在也就算了,只要她在家,不管多晚都得等她一起。

  孟渭怀折起报纸,拉开椅子让妻子坐下来,笑着说:“今天周末,孩子多睡一会儿没什么。”

  他看着孟渐晚:“晚晚,爸爸上次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要不要来公司实习?你大学学的是金融,我打算让你先进策划部,让你刘叔叔带带你。”

  孟渐晚婉拒的话未说出口,孟峤森就把手机扔桌上:“爸你开什么玩笑,就她,不学无术、不服管教,还不得在公司闹翻天。她要是去公司也行,到时候惹事了别说是孟家的人,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孟渭怀皱眉,不满地打断他:“你怎么说话的,晚晚是你妹妹,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太不像话了。”

  孟渐晚夹起煎蛋咬了一口,余光瞥了眼孟峤森,也不知道他说这种话是怎么做到脸不红的。到底是谁不学无术?

  想当初孟渭怀给他请了四个家教轮流恶补功课,他才勉勉强强考上大学,好歹她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名牌大学。

  她本来也不想那么辛苦,是梅思琇哭哭啼啼让她好好学习,她被磨得没办法才认真学了几个月。

  孟渐晚没心情跟孟峤森斗嘴,扭头对爸爸解释,自己暂时没有心思去公司,等以后再说。当然,以后她也没心思,只是眼下不得不这么说。

  孟渭怀以为她是被孟峤森的话影响了,沉吟片刻,只好先按照她的意思。

  一家人吃了个不算愉快的早餐,孟渭怀就带着孟峤森去公司了。

  孟维夏跟大学同学合伙自创了个服装品牌,最近在忙走秀的事,陪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也离开了。只有孟渐晚最闲,窝在单人沙发里打游戏,嘴巴叼着棒棒糖,一会儿换到左边腮帮子,一会儿换到右边腮帮子。

  于是梅思琇找出小铁锹和喷水壶,想让她陪自己到花园里种花,孟渐晚打了个寒颤,拿着车钥匙赶紧走人,谁要摆弄那些花花草草。

  其实家里人都不知道,她大一就开了一家自己的美甲店,因为时间不够充裕,一些琐事都让许瞻帮忙处理,她定期过去巡视。

  跑车停在美甲店门口,孟渐晚熄火下车,进去的时候,楚檬正在给一个年轻女孩做美甲:“夏天选这个薄荷绿真的非常好看,而且很显白……诶,老板你来啦。”

  孟渐晚挥了一下手:“你忙。”

  负责整理甲油的林欣玥和陶苒先后跟她打了招呼。陶苒停了手里的活儿,从冰箱里给孟渐晚拿了瓶饮料,两眼冒着小星星:“老板,做美甲吗?我最近设计了一款新的样式,很火的!”

  孟渐晚接过柠檬汽水,单手拧开瓶盖,喝了两口,抽空看了眼自己光秃秃的指甲:“下次吧,上次你做的那个蛇皮花纹的美甲,把我妈吓个半死。”

  “可是很性感啊。”陶苒吐了吐舌。

  孟渐晚视线扫了一圈,发现旁边一张书桌上放着几张卷子,她随手拿起来看了一眼:“蒋为年人呢?”

  陶苒说:“去上厕所了吧,刚还在这儿写作业呢。”

  没过两分钟,蒋为年就回来了,男生瘦瘦高高的,穿着黑色T恤,头发剃得很短,都能看到头皮,耳根后面的伤还没好。

  孟渐晚把卷子卷成一个直筒,正准备抽他,瞥见他的伤口后,下意识减轻了力道,拍在他脑门上。

  蒋为年条件反射蹦起来,双手抱住脑袋,从臂弯里偷偷瞄她,委屈巴巴道:“孟姐,我又做错什么了?”

  孟渐晚摊开手里的理综卷子,指着上面一道物理多选题,骂道:“你是猪脑子吗?猪都比你聪明!这道题答案ACD,你他.妈选了个B,我看你就是个2B!”

  蒋为年:“……”

  

三月棠墨

宋小八拍拍胸脯:好凶啊,还好不是在骂我,喘口气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