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9章 天热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300 2020-06-08 12:00:00

  宋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在同一个坑里再次栽倒,尤其这次还是当着这么多好友的面。

  他双眼燃起熊熊火焰,看样子像是要提刀杀敌,顾邵宁连忙拦住他,强忍着笑意指了指他脱臼的那条手臂:“你不打算接骨了吗?放心,我不收你钱。”

  包厢里不知是谁倏地扑哧一笑,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顾邵宁轻咳一声,拿出骨科医生的专业素养,捏住宋遇手臂脱臼的地方,非常熟练地接好了,顺便拍了拍他的臂膀:“行了,你也别生气,刚才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先盯着不该看的地方看,人家才动手教训登徒子。”

  登、徒、子?

  宋遇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搡了他一把,急道:“你说谁是登徒子?”他简直百口莫辩,换了其他任何一个男人,被那个女人那样诱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无动于衷,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站着说话不腰疼。

  许瞻趁机教育他:“现在你该明白我的苦心了吧,听我一句劝,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找她了。”

  “不可能!”宋遇想都没想就说,“连续整我两次,你觉得这件事我能算了?真当我拿她没办法?”

  放完狠话,他冷哼一声,许瞻无奈摇了摇头。

  没能按照要求要到孟渐晚的微信,宋遇愿赌服输,倒了满满三大杯红酒,一一端起来灌进肚里。

  宋遇将酒杯重重放在茶几上,玻璃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的褶痕:“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赵奕琛以为自己听错了:“啊?这就走了?我还没尽兴呢。”

  宋遇拿了手机,低头给司机发消息,让他把车开到酒吧门口,随后回答赵奕琛的问题:“明天早上要去公司,上任第一天,不能出差错。”

  赵奕琛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无趣地耸了耸肩:“你们说,宋小八不会真的找孟渐晚报仇雪恨吧?”

  许瞻端起酒杯轻啜一口红酒,绵长醇香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他淡扫一眼,幽幽地道:“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他千方百计拦着宋遇,就是不想让他和孟渐晚撞上,全被赵奕琛毁了。

  赵奕琛不认为自己闯了祸,反而仔细端详许瞻:“你不对劲啊老许,宋小八跟孟渐晚有仇是不错,可他又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人,顶多教训那丫头出口气,你紧张什么?”

  许瞻将杯中剩下的红酒一口饮尽,淡淡道:“谁紧张了?”

  赵奕琛:“刚才差点冲上去的人不是你?”

  “我那是担心宋遇挨揍。”许瞻看着他,把罪过往他身上推,“要不是你拦着我,宋遇至于手臂又脱臼一次?”

  赵奕琛无话可说,老老实实坐在沙发里喝酒,顺便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好像确实是他撺掇宋遇找孟渐晚要微信号,搞不好等宋遇回过神来,把这笔帐算到他头上,看来最近要躲着宋遇。

  ——

  时间尚早,宋遇回到家的时候,宋宵征和妻子梁如水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梁如水首先看到儿子的身影,目露诧异:“不是说今晚跟朋友聚会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们那帮人从小关系好,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她以为宋遇今晚会通宵。

  宋遇换上室内拖鞋,缓步走到客厅中央,规规矩矩道:“明早去公司,想早点休息。”

  宋宵征满意地点了点头,本来还担心他在国外自由散漫惯了,回国后需要好长一段时间适应,想不到他这么自觉,做父亲的自然深感欣慰。

  “公司那边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还把经理谢咏调给你做助理,你尽快熟悉公司业务,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谢咏,或者是直接问我。”宋宵征说,“正好公司最近在商议鸿柯的并购案,交给你来处理。”

  宋遇深知此次回国即将肩负重任,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闻言,认真地应道:“我知道了。”

  宋宵征挑着重要的事交代了几句,然后放宋遇离开。

  宋遇回到卧室,匆匆洗了澡,换上舒适的居家服,将明早开会要用的资料找出来熟悉了一遍,确定无误才躺到床上。

  如他说得那样,打算早睡早起、养精蓄锐,然而一想到孟渐晚那张脸,他的胳膊就隐隐作痛,恨不得把那个死丫头拎出来打一顿。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是因为宋遇睡前不断想起孟渐晚,入睡之后就梦见了她。

  不过,梦里的场景不像现实中那样剑拔弩张,反而有些……暧昧。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壁灯静静地散发着暖黄的光芒,宋遇一身正装,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淡蓝色文件夹,低垂着视线,一本正经地阅览,眼镜的镜片微微反光,后面的眼睛看不真切。

  忽然,孟渐晚出现在他身侧,他掀起眼帘,只见女生穿着红色的小裙子,肌肤胜雪,眨巴着一双妖娆的桃花眼看着他,还不等他出声问她要做什么,她就坐在了他腿上,俯身凑近他,在他耳边呵气如兰。

  宋遇手里的文件夹掉在地上,传来一道细微的声响,并没有影响到两人。宋遇清楚感觉到,耳朵被温热的物体触碰了一下……之后发生的一切既诡异又顺理成章。

  潜意识里,宋遇似乎多了一个认知,原来孟渐晚的嘴巴除了骂人以外,还可以像果冻那样柔软,像棉花糖那样香甜。她的声音很好听,一声接一声叫着他的名字,宛如羽毛划过心尖儿,他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酥了。

  宋遇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

  醒来的瞬间,他猛地撑着床面坐起来,靠在床头大口喘气,像是溺水的人刚被捞上岸。

  夏季天亮得早,刚过六点,阳光就透过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宋遇靠在床头,许久没缓过神来,两眼望着黑白条纹的被子发怔。

  空调的制冷效果可能出问题了,要不然他为什么浑身发热。

  宋遇抬手捋了捋略微凌乱的短发,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做了那样的梦,女主角还是孟渐晚那个死丫头。

  他取出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冷静了片刻,恢复了往日清冷的模样。他不断暗示自己,一定是因为昨天晚上孟渐晚在包厢里诱惑他,一定是这样。

  宋遇掀开被子的时候“啧”了声,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去卫生间洗澡,这样更容易清醒。

  片刻后,他穿戴整齐地下楼。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食物,是典型的中式早餐,小笼包、油条、虾饺、白粥、豆浆,宋遇拉开椅子坐下来,安安静静用餐。

  梁如水坐在他对面,盯着他潮润的黑发看了会儿,不解道:“你大早上洗什么澡?”

  宋遇手一顿,面色平静道:“天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