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11章 上次挨打还没长记性吗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564 2020-06-10 12:00:00

  宋遇听说过孟家,早年靠制作电子产品发家,后来孟渭怀投资了多家科创公司,如今涉猎颇广,生意越做越大。

  宋家和孟家没有商业合作,交集并不深,可能只有在圈内的大型宴会上才会碰面,宋遇自然不了解孟家的家事,此刻看着摆在面前的资料,只觉得有趣。

  孟渐晚那样一个嚣张至极的丫头,居然是母亲带进孟家的拖油瓶,家里的老夫人、继兄、继姐都不待见她。按理说她寄人篱下,拿的应该是灰姑娘的剧本,然而事实上她像个恶毒王后,还是明目张胆下毒的那一种。

  宋遇随手翻着资料,目光忽然注意到其中一行文字——孟渐晚大学的时候开了一家美甲店,规模还挺大,名字叫“项晚美甲”。

  他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道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知道她的固定地址,他就有办法堵到她一雪前耻。

  宋遇连着两次栽到孟渐晚手里,心中确实有气没处撒,但他最近实在忙得抽不开身,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事要处理,大大小小全推给他一个人,还有各种应酬,一日三餐有两餐是在酒局上。

  宋宵征考察了一个星期,对他赞赏有加,于是彻底当起了甩手掌柜,除非有重大决策需要他出面解决,否则他连公司都不去了。

  总裁办公室里,谢咏站在桌边,一板一眼地汇报日程安排:“上午十点召开鸿柯并购案的会议,下午约了森远集团的周暮昀周总打高尔夫,晚上有个饭局,跟茗启的苏总谈合作……”

  宋遇听得头痛,抬手打断他:“我跟周暮昀是朋友,跟他谈事情不需要走那些过场,我直接跟他说就行。”

  谢咏当然知道他们的关系,“京城十六少”,如雷贯耳。他划掉下午的安排,这样一来,时间就空出来了:“宋总,用不用帮你安排别的工作?”

  “照你的意思,我就不能休息了?”宋遇手一推桌沿,万向轮的老板椅往后滑了一段距离,眼睛直直地盯着谢咏。

  谢咏吞咽一口唾沫,忙不迭道:“不是,宋总,我不是那个意思。”

  宋遇不想听他解释,直言道:“我下午有事外出。”

  谢咏立刻接话:“什么事?”他得问清楚,如果是公事,他要提前帮宋总安排车子负责接送。

  宋遇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报仇。”

  谢咏:“???”

  午饭时间刚过,宋遇就给周暮昀打了个视频电话,跟他聊了两个小时,先处理好工作上的事,然后拒绝了谢咏给他派车,自己拿着车钥匙驱车前往项晚美甲店。

  店面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中心,上下两层楼,装修得高端大气,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到里面摆放的各种仪器,五颜六色的甲油按照颜色由浅至深整齐排列在玻璃柜里,十分赏心悦目。整体外观看起来不像美甲店,倒像是某奢饰品牌店。

  孟渐晚这段时间闲着没事都会过来,一待就是大半天,她也不做什么,就窝在沙发里打游戏,遇到蒋为年过来写作业,她就一边打游戏一边骂蒋为年是笨蛋。

  蒋为年叫苦不迭,他都对孟渐晚产生阴影了。

  此时此刻,孟渐晚就坐在他写作业的桌子上,一双腿垂在桌边,时不时晃荡一下,手里拿着手机在战场上跟敌人打得火热。

  一局结束,孟渐晚偏头看了眼他的卷子,恨铁不成钢一般伸出手指戳他脑门:“你脖子上长的脑子是摆设吗?一道化学方程式十分钟还配不平,你他妈得蠢成什么样?”

  蒋为年以前被骂还会脸红,次数多了,俨然已经修炼成厚脸皮了:“还不是因为你,你打游戏吵到我了。”

  “不要为你的愚蠢找借口。”

  “……”

  蒋为年把头一埋,装死不理孟渐晚。

  反正他知道自己吵不过她,到最后总会被贬得一无是处,偏偏他得承认,孟渐晚确实比自己聪明。

  暑假期间,每天过来做美甲的顾客络绎不绝,二楼的位置几乎被占满了,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一楼属于门面,设置的位置不是太多,更显得休闲精致。

  孟渐晚从桌上跳下来,又开了一局游戏,听着手机里传出“你已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加油特种兵”的声音,她翘起手指活动了一下,做好了作战准备。

  门口风铃响了起来,孟渐晚没抬头,另有工作人员过去招待:“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光顾美甲店的都是女孩子,要么是陪同女朋友过来的男生,从来没有单独过来的男生,工作人员一时摸不着头脑。

  宋遇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里、腿翘在扶手上的孟渐晚,说:“我过来找人。”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孟渐晚一愣,视线依依不舍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瞥了眼门口的人,眉毛一挑,略有些意外的样子。

  “怎么是你?上次挨打还没长记性吗?”刚才分神,她在游戏里被人打了一枪,因为对方用的是98K,她的血条一下掉了一大半,对方只要再补上一枪,她就可以退出了。孟渐晚蹙了蹙眉,语气不善,“你怎么跟一只耗子似的,到处乱窜,我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在酒吧里遇到也就算了,纯属巧合,她在自家的美甲店里居然也能遇到他,真是稀奇。

  宋遇闻言,脸瞬间黑了。

  孟渐晚一边让游戏里的队友魏灿阳掩护自己,一边对宋遇说:“你不会是来拆店的吧?”她左右扭了扭脖子,做出打架预备动作,“那我可不会像前两次那样手下留情。”

  两人之间闹出的动静整个一楼的人都听见了,正在做美甲的女孩们频频扭头看宋遇,她们对两人的对话不感兴趣,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好看,想要多看几眼。

  宋遇走到孟渐晚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她:“死丫头,你给我出来。”

  蒋为年从一堆卷子里抬起头,脑子有点蒙,这是孟渐晚的仇家找上门来了?万一打起来怎么办?他要不要先报警……

  孟渐晚倒是淡定,两根手指不停地滑动手机屏幕,仿佛根本没把宋遇放在眼里:“出去干什么?你想跟我单挑?”她“啧”了声,好心提醒,“难道许瞻没告诉过你,你打不过我吗?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

  宋遇气得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他就没见过比她更嚣张的女人:“孟渐晚!”

  “天这么热,火气不要那么大嘛。”游戏里,孟渐晚正坐在一辆车后座,被魏灿阳载着跑毒,她这才抽空抬眸,朝他眨了眨眼。

  宋遇这才发现,她居然化了妆,眼尾有着浅浅的红,衬得那双桃花眼越发灼灼动人,像是真的粘了片桃花瓣在上面。

  孟渐晚当然不会化妆,这是店里的小姑娘帮她化的,她觉得好玩就没拒绝。

  上一秒还跟炸毛的狮子似的,转眼间就变成温顺的小猫,宋遇微微发愣,情不自禁想到那天晚上做的梦。

  他忽然别过脸,变得有些不自在,但他的思绪只飘忽了一瞬就清醒过来,上次在酒吧孟渐晚就是摆出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迷惑他,然后趁他不注意给他一击。

  宋遇脑子里的一根弦绷紧,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步。

  果然,孟渐晚轻轻一笑:“不好意思,我们店不招待没事找事的人,既然过来了,不如做个美甲?暑期限定,一律八折。”

  她说着,在宋遇还没反应过来时,朝正在忙的陶苒招了招手:“小苒,这位宋先生要做美甲,你就帮他做你设计的新款,带钻的那个。”

  

三月棠墨

宋小八:媳妇儿请我做美甲?就……还挺突然的,不知道要不要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