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13章 再也不报仇了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170 2020-06-12 12:00:00

  宋遇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是来一雪前耻的,怎么就轻易放走了孟渐晚,还稀里糊涂地做了美甲。

  他不甘示弱,很快开车追上前面那辆亮黄色的跑车。

  孟渐晚目不斜视,没发现后面有人追上来,还是蒋为年出声提醒:“好像有辆车跟着我们。”

  孟渐晚微微偏头,从倒车镜里看到了那辆黑色宾利,虽说在跟车,却跟她的车保持了较远的距离——大概是追不上她的车速。

  蒋为年好奇地问:“谁啊?”

  “还能是谁?”孟渐晚挑起唇角,“那位宋先生呗,估计这会儿醒过神了,过来找我算账。”

  蒋为年一脸惊诧:“啊?那怎么办?”

  孟渐晚收回视线,不动声色往下踩油门,蒋为年明显感觉到车速比刚才快了不少,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车窗外的景物都看不清了,只留下一道道模糊的残影。

  他咽了咽口水,手下意识抓住身下的座椅,声音颤巍巍道:“姐、姐姐,你……你慢点开啊。”

  “出息。”孟渐晚嗤了声,车速并未减下来。

  蒋为年死死抿住唇,吓得魂都没了,甚至想掏出身份证咬在嘴里,心想着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后果一定是面目全非,好歹得让人知道他是谁。

  宋遇没出国前经常跟一帮好友赛车,自认为车技不差,却不想眨眼间就看不见孟渐晚那辆车的影子,好在这条路没有多余的岔路口,一路开过去倒也不至于跟丢。

  果然,他开了一段路,亮黄色的跑车再次进入视线。

  蒋为年快虚脱了,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坐孟渐晚的车。他按住胸口,压住那股呕吐的冲动,不经意间看到后面再次跟上来的车,他正要开口提醒,想了想还是算了,孟渐晚要是再飙车,他就真吐她车上了。

  两人到达小吃店时,门口的椅子和餐桌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蒋寿穿着灰色背心、胡子拉碴,揪住张兰芝的头发,扯得她整个人往后仰。

  还没到用餐时间,店里没有顾客,两个帮工的脸上或多或少带了伤,也是被蒋寿打的。

  蒋为年气得眼眶通红,一下车就冲过去:“你个人渣,放开我妈!”

  孟渐晚一边拿手机报警,一边不紧不慢走过去,扯住蒋为年的衣领,把他往后一甩,与此同时,她一脚踹过去,踢在蒋寿的腰部。

  一时间,蒋寿只觉得骨头都移位了,疼得松开了手,倒在地上痛苦呻吟,嘴里却不服输地吐出不干不净的话。

  宋遇坐在车里,恰好把这一幕收进眼底,身体瞬间坐直了,大睁着眼睛看着那个捂住腹部在地上打滚的男人。他就知道,孟渐晚脚上那双皮靴踹人很疼。

  还好还好,她那天没有用脚踹他……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宋遇忽然发现,对比一下眼前这位被打的男人,孟渐晚对他还算手下留情。

  然而这还不算完,孟渐晚扭了扭手腕,弯腰将蒋寿架起来,抓住他的头发压在门口一张铁皮餐桌上。蒋寿脸上的肉被挤到变形,嘴里全是血腥味,仍是嘴硬:“你他妈谁啊!放开老子!老子跟你无冤无仇,你多管闲事小心遭报应!”

  孟渐晚拍了拍他的脸,动作看似慵懒,下手却很重,拍得啪啪响:“进了趟局子还不老实,还敢来闹事,不给你点教训真当自己是个角色了?”

  她拎起地上的凳子,在手里颠了颠,蒋寿看到她的动作,吓得两腿发抖,气势一下弱了大半:“你、你要做什么?”

  孟渐晚弯弯唇角,绽放一个动人的笑容:“瞧把你吓的,我可是守法好公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宋遇也以为她要拿凳子砸人,想着万一把人砸出个好歹那就完了,他正要过去阻拦,只见孟渐晚把凳子的四条腿卡在男人脑袋上,让他动弹不得。她手一撑桌面,跳上桌子,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闲闲道:“警.察叔叔来之前,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吧。”

  宋遇:“……”

  这一秒,宋遇决定放下恩怨,不报仇了,再也不报仇了。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脑袋卡在凳子里拿不出来的感觉。

  蒋为年也是第一次看孟渐晚动手,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弱弱地感慨,平时孟姐打他脑门、踢他小腿、拿书砸他都是挠痒痒,是对他的疼爱。

  蒋为年扶起地上的凳子,搀着张兰芝坐下来,仔细询问:“妈,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那通电话是店里的帮工拿着张兰芝的手机打的,张兰芝本来不想让儿子回来,上次他就被蒋寿打伤了,幸好这次孟渐晚过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兰芝摇了摇头:“我还好,就是手腕擦破了点皮,不碍事。”

  等了没多久,蒋寿就再次被抓走了,上次他是因为闹事、影响社会安定,这次事态严重,说他是蓄意殴打都不为过。虽然他也受了伤,但孟渐晚称自己是正当防卫,再加上张兰芝和两位帮工的说辞,不出意外,蒋寿要被关上几个月。

  不过,经过这次教训,就算蒋寿日后被放出来,多半不敢再来找麻烦。

  孟渐晚配合着录完口供,一边伸展手臂,一边走下台阶。张兰芝追上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她,哽咽道:“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真的谢谢你。今天店里太乱了,下次你过来,我再好好招待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对孟渐晚露出微笑,心里很是感激。

  “嗐,多大点儿事,不用放在心上。”孟渐晚最不会应付这种煽情的场面,整个人都变得不自然,完全没有那会儿英姿飒爽的样子。

  她假装拿出手机看,却发现梅思琇半个小时前给她发了条微信,让她晚上回家吃饭,还说包了她爱吃的饺子。

  虽然孟渐晚很不想回去,但她知道,她再过几分钟不回消息,梅思琇就会打来电话嘤嘤哭泣。

  孟渐晚于是回了消息,勾着车钥匙在指尖旋转,对蒋为年说:“好好照顾你妈,我先走了。”

  没走几步,她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宾利,孟渐晚翻了个白眼,真是阴魂不散。

  车窗落下半扇,露出宋遇那张俊美非凡的面容,孟渐晚第一眼看到的却是男人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以及清新脱俗的十只美甲,没忍住扑哧笑了一声。

  宋遇觉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三月棠墨

还能笑什么,当然是笑你好sao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