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16章 绝对不会娶孟渐晚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395 2020-06-15 12:00:00

  梁如水思来想去,还是不能放心,她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

  有了!她双手一合,拍了个巴掌,对着丈夫眨巴着星星眼:“要不我们家举办一场宴会吧?邀请大家过来玩,让他们把家里的孩子都带过来,兴许阿遇就看上了谁家的姑娘,我们就有儿媳妇儿了!”

  她越说越觉得这个主意简直称得上完美,想为自己鼓掌。

  昨晚闹了一场乌龙,宋宵征不想再陪她胡闹,抖了抖手里的报纸,一本正经道:“阿遇在公司刚刚站稳脚跟,你不要让他分心。”

  梁如水不满道:“这怎么能叫分心?俗话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宋宵征无奈,只能搬出宋遇当挡箭牌:“阿遇未必乐意。”

  梁如水:“我开我的宴会,管他乐不乐意,他只需要老老实实参加就好了。”

  她说完就开开心心地去策划宴会,先打电话让人帮忙布置家里的宴会厅,然后预约米其林大厨,最后拟定邀请名单、制作请帖。

  这些流程她再熟悉不过,做起来得心应手。

  宋遇晚上回到家,梁如水就正式通知他:“这周五晚上我打算举办一场宴会,邀请圈子里的朋友一聚,你务必准时出席。”

  宋遇拿出iPad,看了一眼谢咏发给他的日程安排,周五晚上正好没事,淡淡地“嗯”了一声。

  他好几年不在国内,圈子里很多人都叫不出名字,正好趁此机会多结交一些人,对公司日后发展有利。

  梁如水对儿子的表现非常满意,拿过一沓请帖给他看:“你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添加的人?”

  宋遇没接,懒洋洋地靠着椅背:“我能认识几个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梁如水准备的请帖很有质感,纯黑色的镂空雕花设计,上面印着烫金字体,请帖右下角还有一簇靛蓝的流苏。

  宋遇随便扫一眼就发出感慨,果然是女人的审美,她怎么不在上面扎一朵大红花?

  梁如水见他没兴趣,撇了下嘴角,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摆弄。忽然,宋遇注意到其中一张请帖,两根手指夹着拿着眼前,饶有兴趣道:“孟家?”

  梁如水随口说:“你应该没见过孟夫人吧?我说的是新的孟夫人,不是以前那个。”

  孟渭怀和梅思琇的婚礼在圈里不算低调,因为梅思琇婚后几乎不参加宴会,所以很少有人见过她,梁如水倒是见过她几次,觉得她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女人。别说男人了,一般的女人见到她都能生出保护欲。

  宋遇应了声,确实没见过,现在的孟夫人应该就是孟渐晚的母亲。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想法,梁如水下一秒就开口:“听说她身边带了一个前夫的女儿,我还从来没见过,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说到这里,宋遇就皮笑肉不笑:“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见了,怕你吓到。”

  梁如水推了他一下:“瞧你说的,孟夫人长得那么好看,她生的女儿定然是不差的,说不定能当我儿媳妇呢。”她现在的心态是,只要对方是个姑娘,就有可能是她的儿媳妇预备役。

  宋遇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讥笑:“你就做梦吧。”

  他宋遇就是单身一辈子,单身下辈子、下下辈子,也绝对不会娶孟渐晚那个死丫头!他还想多活几年……

  ——

  孟家隔天下午就收到了请帖。

  梅思琇将卡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面露为难,她不太想参加这类宴会,会感到浑身不自在,而且她跟那些太太不熟,聊天太尴尬了。

  可家里的老太太都发话了,让她带着孟维夏和孟峤森过去。

  孟老太太多精明,一看到请帖就猜到了宋家的意图,宋遇刚回国,又到了适婚的年龄,宋太太这是在挑儿媳妇呢。

  梅思琇自然不敢违逆老太太,只得硬着头皮挑选礼服。

  她换上一条淡青色的旗袍,盘扣是小巧的山茶花,一朵一朵,从领口蔓延到腰侧,圈出一截细腰,裙摆上绣着同样粉白的山茶。

  颜色好像有点嫩,梅思琇对着镜子拢起眉毛,转头问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孟渐晚:“晚晚,我穿这件好看吗?”

  孟渐晚没抬头,像个渣男一样敷衍:“好看。”

  梅思琇:“……”

  梅思琇光着脚走到她跟前,孟渐晚还在跟游戏里的队友讲话:“3号,把车开到路口等我,去抢空投。”

  3号是个女生,却被她的嗓音迷住了,乖巧地说:“好哒,我这就去等你。”

  孟渐晚笑着夸奖了一声:“真乖。”

  3号队友捂了捂脸颊,有点害羞,小声说:“姐姐,等一下可以加你好友吗?下次一起玩呀。”

  合作了一局,孟渐晚看出3号队友技术不错,点头应了:“可以。”

  梅思琇向来没脾气,等孟渐晚打完这局游戏,她才出声:“晚晚,你要不要跟妈妈一起去参加宴会?”

  孟渐晚从果盘里拈了颗葡萄丢到半空,仰起脖子张嘴接住,牙齿咬开,甜甜的汁水在嘴里流淌,漫不经心道:“什么宴会?打麻将吗?”

  “不是。”梅思琇把请帖拿给她看,温温柔柔道,“是一位太太举办的,说是把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夏夏和峤森都去。”

  孟渐晚想都不想就说:“那我不去,没意思。”

  梅思琇坐在她身边,摘了颗葡萄喂到她嘴里,语含祈求:“可是我想让你陪我。”

  孟渐晚知道她接下来要使出杀手锏眼泪功,连忙打住:“你别说了,我跟孟维夏、孟峤森是死对头,我去只会砸场子。”

  梅思琇叹了口气,不再勉强她。

  周五晚上,一众先生太太带着自家的公子小姐们出席,有的人第一次来,忍不住打量四周。宴会厅装修得奢华典雅,带着一点女人喜欢的唯美风格。此刻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食物的香气和鲜花的香气交织在一起,仿佛一个迷醉的梦境。

  宋遇穿着一款修身西服,清晰地勾勒出肩背和腰身的线条,他单手插兜,正在跟旁边一位集团老总说话,谈的都是工作上的话题。谈话间,他随手从香槟塔中取出一杯,递给那位先生,随后又给自己端了一杯。他微微倾斜杯身,与对方的碰了一下,而后轻啜一口,举手投足间皆是优雅。

  头顶正好是一盏牡丹花形的水晶吊灯,层层叠叠的花瓣晶莹剔透,珠帘垂坠下来,折射的灯光细碎明亮,落在他的镜片上,衬得那双眼格外清冷,惹得不少小姐投来目光,偷偷掩唇娇笑。

  不知是谁喊了声“孟夫人”,宋遇稍稍一顿,侧目望去,只见门口款款走来一位身着旗袍的夫人,乌发半挽,面含浅笑,正在跟一位太太点头打招呼。她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女的并不是孟渐晚。

  宋遇将香槟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暗暗嗤道,我在期待什么?我有病吗?

  梁如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宋遇身边,眼见他盯着门口,她也看了过去,谁知进来的人正是周暮昀和齐政。

  梁如水眉心一跳,忍不住在心底质问,阿遇为什么看周暮昀,周围这么多美女他都不感兴趣吗?!

  

三月棠墨

周周:当代背锅第一人,OK,fine:)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