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18章 你喜欢许瞻吗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344 2020-06-17 12:00:00

  孟渐晚下个月中旬要去珠海参加一场漂移赛,最近只要有空闲时间,她就在一个朋友的赛车场地练习。

  今天晚上她练了两个小时,一看还没到宴会结束的时间,索性开车过来接梅思琇,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担心她会受欺负。

  要是孟渭怀陪梅思琇参加宴会,她就不会瞎操心了,偏偏今晚孟渭怀有个重要的饭局走不开,只能由梅思琇一个人带着孟峤森和孟维夏出席。

  孟渐晚可不指望那两个人会护着梅思琇,他们不跟着外人欺负她就不错了。

  谁曾想,梅思琇竟然真的出了状况,孟渐晚扫了一圈,没人站出来答话,于是问身边红着眼睛的梅思琇:“谁欺负你了?”

  梅思琇本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跟犯错的小孩子似的,孟渐晚过来了,她就像找到了主心骨,脊背都不自觉挺直了。

  但她不想把事情闹大,给梁如水带来麻烦,她拉着孟渐晚的手腕,轻声道:“我没事,没有人欺负我。”

  孟渐晚瞥了一眼混乱不堪的四周,又看了看她裙摆上的酒渍,问道:“你裙子是怎么弄的?”

  梅思琇声音更小了:“我没站稳,碰倒了香槟塔。”

  孟渐晚相信她的话才怪。

  她换了只手抱头盔,余光略略扫过近前的几个人,很快锁定了目标,空出来的那只手钩住旁边一个穿粉色纱裙的小姑娘,把人拉到怀里,手搭在她肩上,偏过头问:“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女孩看着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仿佛受到蛊惑一般,讷讷道:“秦太太说……说这位夫人是小门小户出身,还说她是……山鸡,我还看到她伸腿绊倒了这位夫人。”她刚才站在餐桌旁吃点心,恰好亲眼目睹了一切。

  孟渐晚点点头,似是了然,又点了点头,声音冷了几分:“再问你一个问题,哪位是秦太太?”

  女孩迟疑片刻,指了指围观人群中最趾高气昂的那一位。

  孟渐晚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发髻高挽的妇人,穿着孔雀蓝晚礼服,脖子上硕大的钻石项链在灯光下十分闪耀。

  周围一开始还在低低絮语,随着孟渐晚朝那位秦太太走近,整个宴会厅鸦雀无声。梁如水几次想要开口打圆场,都被宋遇拉住了。

  开什么玩笑,谁都看得出来,死丫头怒火中烧,现在冲上去无异于送死,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人!

  还是梅思琇握住孟渐晚的手,出声阻止:“晚晚,我们回家吧,你听话。”她清楚女儿的性子,知道她受了委屈,她一定会为她讨回公道。

  孟渐晚置若罔闻,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一步一步走到秦太太面前。

  明明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秦太太却莫名感到一股压迫感,默默吞咽一口唾沫,说:“我、我不过是随口一说,可没有明确指孟夫人。”

  那些话只当是饭后闲谈,要是拿到大家面前说,不管说得是不是事实,她都注定下不来台,最好的办法就是否认。

  可孟渐晚明显没有那么好糊弄,歪着头打量秦太太几眼,笑得很是没有人情味:“瞧你穿的跟个鸡毛掸子似的,用不用让你和我妈站在一起拍张照,让大家比一比谁看起来更像山鸡?”

  人群中有人笑点比较低,当场就忍不住扑哧一声。

  秦太太身上的礼服裙缀了黑色羽毛,一片一片顺着同一个方向捋得整整齐齐、油光水亮,本来觉得挺好看,但是被孟渐晚这么一说,既视感就变成行走的鸡毛掸子。

  秦太太瞪圆了眼睛,别说是粉底了,就是头顶的灯光打下来,也遮不住她脸上臊出来的红。

  赵奕琛见情况不对,推了一下宋遇的后背,压低声音提醒他:“你不管管?孟渐晚这是要砸你家的场子啊。”

  宋遇双手环臂,紧紧地抱住自己:“顾邵宁说了,我的胳膊不能再脱臼。”

  赵奕琛:“……”

  果然,孟渐晚不依不饶,将手里的头盔高高举起来,在场的宾客惊呼一声,以为她要动手砸秦太太,然而她只是一把将头盔扣在秦太太脑袋上。

  孟渐晚屈指敲了敲头盔,咚咚两声脆响:“一把年纪了,还跟不懂事的小孩子似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你是在娘胎里没把脑子发育好吗?”

  秦太太刚才还一脸理直气壮地狡辩,现在却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她感觉罩在脑袋上的不是头盔,而是笨重的铜钟,每敲一下,她的耳朵就嗡嗡响起回声。

  另一个附和过秦太太的女士也吓得不轻,低着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事情发展到这里,再闹下去就真没办法收场了,宋遇正准备过去善后,一个身影却先他一步,挡在了孟渐晚面前。

  “晚晚,这里是宋家,不要让宋夫人难做。”许瞻低声说,“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到此为止吧。”

  孟渐晚看着他,沉默了数秒,往后退了一步,是收手的意思。

  许瞻长松一口气。

  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劝住孟渐晚,以往她要是在气头上,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等等——”孟渐晚幽幽地道,“秦太太是不是欠一句道歉?”

  话音落地的下一瞬,秦太太就颤巍巍地说:“对、对不起。”她怕再晚一秒,孟渐晚又敲她脑袋上的头盔。

  孟渐晚挑了挑眉,还不算迟钝。

  事情完美解决,孟渐晚牵起梅思琇的手,拉着她往宴会厅大门走,路过梁如水时,她停顿了两秒,却并没有看她:“不好意思,扰了大家的雅兴。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以后再让我听到类似的风言风语,就不是口头警告这么简单。”

  她说完就带着梅思琇离开,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位宾客,以及两腿发抖、戴着头盔的秦太太。

  敞篷跑车在路上疾驰,梅思琇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捂住头,迎面的风吹得她眼睛都睁不开了:“晚晚,你开慢一点,我害怕。”

  孟渐晚松了油门,车子慢慢减了速度,平稳地行驶。

  过了好一会儿,孟渐晚没听到梅思琇的声音,侧眸看了一眼,发现她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我不是帮你出气了吗?还委屈呢?”孟渐晚叹口气,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掉金豆子。

  “我不是哭这个。”梅思琇从包里掏出一块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我知道你是维护妈妈,但你这样做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妈妈担心以后没有婆家敢要你。”

  孟渐晚有点崩溃:“……你是不是想太远了?”

  梅思琇看着她,认真思考了片刻,说:“我看得出来,许瞻对你很好,我今天跟他妈妈聊过天,许太太待人和善,如果你嫁到许家,应该可以过得幸福。”顿了一下,她重展笑颜,“当然,我只是这么一说,主要还是看你个人意愿,你喜欢许瞻吗?”

  孟渐晚冷酷道:“我喜欢跑车。”

  梅思琇:“……”

  

三月棠墨

宋小八:是我做得不够好吗?为什么岳母大人没有注意到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