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19章 我需要练一下铁头功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123 2020-06-18 12:00:00

  孟渐晚还没到家,在宴会上闹出的乱子已经传进了孟老太太的耳中,母女俩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太铁青着一张脸,地上还有一个摔碎的茶杯。

  孟渭怀已经结束了饭局,因为多喝了几杯,面色看起来有些红,脑子却很清醒:“你们回来了,玩得开心吗?”

  他试图转移话题,不料孟老太太压根不吃这一套,一上来就对准了矛头:“孟渐晚,我们孟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大闹宋家的宴会,动手打人,让秦太太下不了台,你不把孟家的脸丢干净心里不舒服是吧?!”

  梅思琇站出来替孟渐晚解释:“不是那样的,妈,晚晚是因为我才……”

  “你给我闭嘴!”孟老太太只觉得胸口发堵,“我就不该让你带着峤森和夏夏去,果然上不了台面。”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思琇哪里做的不好了?”孟渭怀皱起眉毛,本来喝了酒头就不太舒服,被这么一吵,头更疼了,“人家宋夫人刚还打来电话跟我说,因为一时疏忽怠慢了思琇,让她不要见怪。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误会了,是秦太太先胡说八道的。”

  孟老太太:“你还帮着她说话,我看你是要气死我!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随着音量拔高,老太太脸上的皱纹都跟着抖动,可见被气得不轻。

  每次都说要被气死,却越活越精神,孟渐晚低头抠着新做的宋遇同款美甲,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还有一点,她可不认为谣言能传播得这么快,老太太之所以会知道,八成是孟峤森添油加醋告了状。

  多大的人了,还玩打小报告这一套,真是没意思透了。

  这念头刚划过脑海,大门就被人推开,是孟峤森和孟维夏回来了。两人一前一后,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继姐继妹,参加完宴会后向灰姑娘炫耀。

  孟渐晚猜测一会儿又要有一场辩论赛,打了个哈欠,一边伸懒腰一边踏上楼梯:“别逼逼叨叨了,我头晕,上楼睡觉了。”

  任孟老太太在楼下怎么跺脚叫嚷,孟渐晚也没停下上楼的步伐,直到房门关上,彻底隔绝了噪音。

  世界安静的感觉真美好。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音乐软件,准备放一首舒缓的歌,顺便泡个澡,毕竟明天还要继续练车,睡眠非常重要。

  两秒后,孟渐晚顿住了,因为看到许瞻两分钟前发来的照片:“新款头盔,你喜欢吗?我送你。”

  孟渐晚这才记起来,自己刚买不久的头盔丢给那个女人了,别人戴过的头盔她不想要。

  “谢了。”孟渐晚没有跟他客气,飞快打了两个字发过去,点开音乐播放键,哼着歌儿走进卫生间。

  ——

  夜深人静,漆黑的天幕布满了星辰,宋家别墅矗立在夜空下,依旧灯火通明,空气中似乎还飘着淡淡的花香,宾客已经陆续离开,前一刻的热闹仿若烟雾般消散。

  梁如水没时间换下礼服,前脚给孟家打了个电话表示招待不周,后脚还要给秦家打一个电话,安慰一下身心受到重创的秦太太。

  作为今晚这场宴会的举办人,她两边都不能得罪,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就算生意上没有往来,太太们也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好把关系弄得太僵。

  梁如水打完电话,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自言自语道:“我可能很长时间都不想再举办宴会了,吓死了吓死了……”

  她想起孟渐晚拿着头盔扣在秦太太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她就心有余悸,秦太太本人就更不用说了,临走时,脸色苍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头盔还套在脑袋上,忘了拿下来……

  宋遇闻言,漫不经心地哼笑一声,这才哪儿跟哪儿,她是没见过孟渐晚真正打人是什么样子,扣头盔算什么,没拿起凳子扣人脑瓜上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

  梁如水看向他,今晚闹了一场,她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我留意过了,今晚过来参加宴会的夫人都把自家女儿带过来了,你有没有看上的姑娘?不管是谁,只要你看上了,我就去帮你说亲。”

  宋遇怔愣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举办宴会是假,相亲才是真的。

  他瞬间头疼,手指撑在太阳穴上,不轻不重地按揉,试图寻找机会溜走,不然梁女士肯定会逮着这个话题没完没了。

  果不其然,梁如水眨了眨眼睛:“嗯?没有喜欢的姑娘吗?我觉得郑家的小姐温婉动人,路家的小姐知书达理,孟家的小姐落落大方。”顿了一下,她强调,“我说的是孟维夏。”

  宋遇挑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中成型,他沉默了一会儿,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敲了敲:“我喜欢哪家的姑娘你都去说亲?”

  梁如水一听他的口气就知道有戏,本来有些困倦的眼眸霎时亮了起来:“当然!”

  宋遇毫不犹豫道:“孟家。”

  “啊,原来你喜欢这个类型。”梁如水笑了笑,“那我回头……”

  宋遇补充:“我说的是孟夫人和她前夫的那个女儿,孟渐晚。”

  梁如水到嘴边的话尽数咽了回去,红唇微微张开,杏眼圆睁,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声音都变得不自然了:“你……你说真的?”

  宋遇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表情非常认真,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仿佛早已对孟渐晚情根深种、非她不可:“千真万确,我觉得她……”他想列举一下孟渐晚的优点,发现她除了漂亮好像没有别的了,索性用一个抽象的词来概括,“特别,对,她很特别。”

  他说完就暗爽了一下,实在没有想到,孟渐晚居然有这种震慑力,最好把梁女士吓得再也不敢提相亲这件事。

  显然,他低估了梁如水想要拥有一个儿媳妇的决心。女人思忖良久,仿佛在与自己过去几十年的思想作斗争。理智和冲动的较量下,大多数人会选择理智,但梁如水偏偏选择了冲动:“我答应你。”

  这回轮到宋遇吃惊了,他坐直了身体,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认真的?”

  梁如水蹙着眉、撅着嘴,一脸的纠结为难,最后不顾形象地抱住头:“我可能需要提前练一下铁头功。”

  宋遇:“……”

  

三月棠墨

宋小八:我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