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22章 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159 2020-06-21 12:00:00

  碍于这是许瞻的生日宴,孟渐晚没有真的把宋遇怎么样,否则明天早上的头版头条就是《宋家少爷横尸好友生日宴究竟为了哪般,让我们一起挖掘真相》!

  孟渐晚拽了一下身上别别扭扭的裙子,甩了甩长发,大步走进会客厅。

  她从来都不是会怯场的人,哪怕现场没有几个眼熟的面孔,她也一脸从容淡定,径直奔向餐桌那边,一连喝了三杯香槟——跟宋遇说了一堆话实在是口干舌燥。

  其他人就不是那么淡定了,孟渐晚的到来,像是按下了暂停键,少爷小姐们都怔住了。其中有一些人亲眼目睹过她上次大闹宋家宴会的场景,即使过了这么久,回想起来还是会太阳穴突突跳动,感叹她胆子大如天。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孟渐晚令在场的所有女士黯然失色,她上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穿着赛车服,一身戾气,怒气冲冲而来,像是寻仇的,让人忽略了她的外貌。此刻她还算有那么几分柔顺,便让人觉得美艳不可方物,连挑眉的动作都带着不可忽视的诱惑。

  宾客中最不淡定的要属孟维夏,她怎么也没想到孟渐晚会来参加许瞻的生日宴,而且她似乎跟许瞻很熟,不仅跟他一起出现,宋遇后来还拉着她的手出去。

  孟维夏原本不在许瞻的受邀之列,得益于许瞻的表姐林容兮前些日子在她店里定制了一套礼服,过来取礼服时,林容兮客套地说了一句:“礼服太漂亮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孟小姐,如果不忙的话,这周五来我表弟的生日宴聚一聚吧,到场的都是熟人。”

  孟维夏正要婉言相拒,话都到嘴边了,陡然想起宋遇是许瞻的好友,十有八.九会出席生日宴,她便笑着应下。

  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挑选礼服、整理妆发,满载着雀跃与期待来到这里,却没料到会遇见讨厌的人。

  孟渐晚那一晚丢了孟家的人,连带着她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逢人就会被问起关于孟渐晚的话题,她还得赔着笑解释。

  孟渐晚倒是没注意到孟维夏,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食物上了。不得不说,西点师的手艺不错,每一款糕点都做得非常符合她的口味,好吃得停不下来。

  “怎么样?听说这家酒店换了西点师,好吃吗?”许瞻从旁边端了一杯香槟递给她,开玩笑道,“要是不好吃,我的钱就白花了。”

  孟渐晚接过香槟的同时,竖起了大拇指:“冲着这些糕点,我这一趟没白来。”

  许瞻失笑,又给她递了一张手帕纸,方便她擦嘴角的糕点末。

  孟渐晚没客气,熟稔地接过来,擦了一下嘴巴四周,顺便又塞了一口蛋糕,丝滑香甜的奶油入口即化,她眉眼都舒展开来,心情好得不加掩饰。

  “夏夏,你妹妹跟许瞻的关系这么好吗?”有女生凑近孟维夏,一边看着孟渐晚那边的情况,一边小声说,“他一个航空公司总裁,居然给你妹妹端茶倒水,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

  孟维夏胸口一滞,压下心底那股不快,语气没有起伏:“我不清楚。”

  说实话,虽然她和孟渐晚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很多年,其实并不了解她,不知道她的朋友圈子,也不知道她整天都在忙些什么,总是见不到人影。她只知道孟渐晚飞扬跋扈,除了梅思琇的话,谁的话她都不听,连奶奶都敢顶撞。用奶奶的话来说,孟渐晚就是一个没教养的女孩子。

  女生没有看出孟维夏的态度,反而越说越兴奋:“哇,认识了许瞻,岂不是跟其他的公子哥也很熟?”

  孟维夏捏着高脚杯的指尖微微收紧,垂下眼睫,陷入了沉默,宋遇握着孟渐晚手腕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两人明显是有过交集的,可宋遇明明回国没多久……

  女生还在八卦,孟维夏说不出的烦躁,只好说了一声“失陪”,放下酒杯去洗手间。

  那边,孟渐晚吃了几块糕点,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分出精力打量四周,感叹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四张长条形的餐桌摆满了可口的点心,侍应生穿梭在人群中,为客人奉上酒水,另一边是休闲区,棋牌桌、台球桌等等围满了人,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真是恣意快活。

  许瞻没有陪孟渐晚太久,因为他看到了表姐和几个亲戚家的小孩来了,要过去打声招呼。

  许瞻一离开,宋遇就逮住机会提步朝孟渐晚走去。谁料,刚走了没两步,旁边一个身影突然趔趄一下,他余光没看清是谁,直觉自己要是不出手对方肯定得摔倒在地,出于绅士风度,他伸手扶了一下,不轻不重地托着对方的胳膊。

  一阵香风拂面,宋遇不动声色地松开手,眼睛里连一丝多余的情绪都没有,只是在垂下手时,指尖在衣摆上蹭了两下。

  待对方站稳,他才看清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孟维夏,孟渐晚的继姐。明亮的灯光打下来,照得孟维夏的小脸过分莹白,香槟色的礼服裹着曼妙的身材,衬得她宛如一朵风中摇曳的百合花,风再大一点就能吹折。

  孟维夏强自镇定,抬眸看着眼前这张清冷的面容,镜片反射的碎光有点跳跃,她一时失了神,直到宋遇准备离开,她才着急开口:“谢谢宋先生。”

  宋遇给了她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孟维夏几乎是立刻领会到了,他以为她是为了搭讪故意跌到他怀里的吗?

  他这样的身份,大概有不少女生用各种手段接近,故意跌倒是最烂俗的方法,她绝对不会那样做。

  孟维夏上前一步,试图跟他解释一二,她是因为穿了一双新鞋子不跟脚才不小心摔倒,虽然她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但她会用更得体的方式。然而宋遇不太想跟她说话,在她开口的前一秒冷冷淡淡地说:“年纪轻轻腿脚就不好使,回头记得去医院检查一下。”

  孟维夏脚步猛地一顿,本就白皙的脸色更白了几分,而后变成了赤色,眼睁睁地看着宋遇走到孟渐晚身后。

  “孟渐晚。”宋遇叫了前面的人一声。

  孟渐晚就跟没听到似的,自顾自拎了一串葡萄,摘下一颗丢进嘴里,宋遇又叫了一遍,孟渐晚仍然毫无反应。

  宋遇“啧”了声,她就这么不给他面子?

  他往前伸了伸脖子,不怕死地喊她:“死丫头。”

  

三月棠墨

怎么说呢,有些人,他就是喜欢在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