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25章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383 2020-06-24 12:00:58

  举办漂移赛的地方是一个外观类似鸟巢的赛场,热烈的阳光从中间空出来的椭圆形照进去,空气中飞扬的尘土清晰可见,四周看台人头攒动,气氛高涨得比炎炎夏日的气温还要火热。

  宋遇本来就对赛车感兴趣,以前在国内跟周暮昀、赵奕琛他们经常玩,在国外也没少接触这类比赛,所以没经过思考就答应了谭宇飞的提议。

  不巧的是,他们在来的路上堵了十几分钟的车,进到场内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一场比赛。不过来得也算正好,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就是冠军与亚军的对决。

  宋遇坐在绝佳的观看位置,盯着底下一大一小两个圆形弯道,中间草坪稀稀疏疏,在阳光下泛着油亮的绿色。

  谢咏递给他一瓶矿泉水,随口道:“我还是第一次看漂移赛,没想到这种赛事这么受欢迎。”他大致扫了一眼,看台几乎空无虚席,观众都热情洋溢,即使脸被高温蒸得红彤彤、汗如雨下,双眼仍亮如白炽灯,里面闪动着兴奋的光。

  周围嘈杂,宋遇没听清他说什么,目光不经意间流转,注意到赛场外一道纤长的身影,觉得有几分眼熟,却又不敢确定。

  那个人明显也是赛车手,只不过身形与其他的赛车手相比略显清瘦,穿着蓝白相间的赛车服,戴着硕大的头盔,无法看到五官。

  直到有个中年男人走过去,俯下头在她耳边说什么,她可能是嫌头盔碍事,抬起双手托住两边,一仰头摘下了头盔。

  还没看清那个人的样貌,宋遇首先被那一头被风扬起的粉色长发吸引了目光,虽然心中隐隐有猜测,此刻得到证实,他还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孟渐晚,居然真的是孟渐晚。

  根据前几次接触,他知道她车技不错,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车技好到可以来参加这种正规的漂移赛。

  现在是什么情况?冠军和亚军之争,说明前面的比赛她都晋级了。

  孟渐晚这次过来参加比赛,教练也一起来了,跟他商量了几句,那边就有裁判员前来提醒比赛快开始了,让她做好准备。

  教练指导过无数专业赛车手,对目前的状况了如指掌,没跟孟渐晚说漂亮话,直言道:“那个17号赛车手是个狠角色,你赢不了他,注意安全,玩过这一局就行了。”他知道孟渐晚没有那么强的胜负欲,参加比赛也是兴趣使然,玩的成分更大。

  孟渐晚耸了耸肩,不知道是认输还是不拿他的话当回事:“我先过去了。”她一边朝起点线走去,一边整理头发,将头盔重新扣在脑袋上。

  场外观众的欢呼声、口哨声、掌声全部被头盔隔绝在外,孟渐晚活动着手腕,坚定不移地站在车前。

  她已经来珠海好几天了,一开始是排位赛,单人单车排成绩,然后是晋级赛,经过一轮轮PK,角逐出十四位选手,最后是总决赛,选出前三甲。季军已经在上一局比赛中宣布出局,现在她离冠军仅有一步之遥。

  17号选手确实很厉害,不管是漂移甩尾的速度还是角度都近乎完美,完全找不到扣分项。

  孟渐晚坐进车里,透过挡风玻璃看向不远处的赛道,她确实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前来比赛,可真当置身于硝烟四起的赛场,浑身的血液都沸腾滚烫,仿佛要燃烧起来,哪里能做到不在乎输赢。

  一声嘹亮的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两辆赛车冲出起点,过弯道时紧紧地贴在一起,轮胎摩擦声尖锐刺耳,两辆车甩尾的弧度几乎一致,车后冒出一股股浓浓的白烟,将赛车包裹在一团烟雾之中。

  决赛是十分制,裁判员会根据赛车手的各项标准进行评分,每出现失误就要被扣掉相应的分数,最终得分高者胜出。

  宋遇坐在看台上,手里拿着的一瓶水始终没有拧开,视线甚至都不舍得离开赛场上那辆红白色的赛车,耳边时不时响起谢咏和谭宇飞的惊叹。

  “这白烟也太大了,我都看不清两辆车是什么情况了。”

  “贴这么近,稍微出现失误就会撞到一起吧。”

  这两人显然都是门外汉,宋遇瞥了一眼,耐心出奇的好,解释道:“拉烟能力和两车跟进距离都是评分标准。”

  看到最后一圈,宋遇心里已经有数了,孟渐晚虽然输了,但是对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来说,能拿到亚军已经证明她很厉害了。

  胜负已定,宋遇缓缓吐出口气,放松身体靠在座椅上,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

  评分结果很快出来了,如宋遇所料,孟渐晚以两分之差败给了17号赛车手,最终摘得亚军桂冠。她是想赢,但对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也没那么失落。

  正经比赛结束后有个娱乐项目,权当是赛车手们自由炫技时间,也是给在场观看比赛的观众一个小彩蛋。

  孟渐晚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玩的机会,她驾驶着自己那辆赛车,在赛道上疾驰,某一瞬间,车身向一侧倾倒,竟然只有两个车轮胎在滑动,另外两个轮胎完全悬空,赛车保持着这个侧翻的造型行驶了十数米。

  本来赛事结束,观众顶着高温坐了几个小时,又累又疲乏,恨不得立刻离场,找个凉快的地方消遣,但眼前这一幕,再次将观众的热情点燃,尖叫声不绝于耳。

  然而更刺激眼球的一幕还在后面,冠军选手驾驶着赛车突然加速,连续超越前面两辆正在炫技的赛车,紧跟在孟渐晚车后,而后绕着她的车身转圈,仿佛在为她保驾护航,这可比剑拔弩张有趣多了。孟渐晚勾了勾红唇,将车子平稳行驶,冠军选手把车开到她前面,一个帅气地掉头,与她的车头正相对,看起来像是两辆车在亲吻。

  谢咏热血上头,忍不住站起来鼓掌:“哇,酷!”

  宋遇不知想到什么,阴阳怪气地哼了声:“油腻。”

  谢咏:“???”

  后面的颁奖环节盛大又热闹,孟渐晚玩得很开心,配合着拍了不少照片,还有几个赛车手要求跟她合影,她也欣然答应,举起奖杯跟他们站在一起。

  观众的离场,宣告着这场比赛正式落幕,孟渐晚把比她头还大的奖杯扔给教练,扭了扭脖子舒展筋骨。

  “真争气!”教练面带红光,笑呵呵地捧着奖杯对她说,“遇到几个老朋友,他们邀请我聚一聚,你要一起去吗?”

  “不去。”孟渐晚说。

  教练还说想为她庆功,她却不给面子地道:“我要自己去找乐子,跟你们一帮老年人没得聊。”

  教练:“……”

  孟渐晚说完就去休息室换衣服,赛车服裹得严丝合缝,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她一秒都忍受不了。

  不多时,她穿着一身清凉的黑色牛仔连体衣出来,胸前一排精致的银色小扣,腰间勒着皮带,修长白皙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哪儿还有赛场上杀伐决断的样子,只剩下妖娆动人。她拂开黏在脸上的发丝,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感觉自己总算活过来了。

  孟渐晚正低头看手机,面前忽然被一道浓重的阴影倾轧过来,像是把她整个人罩住,声音随之飘下来:“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三月棠墨

小八被迷住了。\^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