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28章 养鸡专业户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136 2020-06-27 12:00:00

  宋遇打扫完毕,随手将手帕叠好放在桌边,把椅子往孟渐晚那边挪了一点,解开一粒西服扣子坐下来,仿佛两人关系特别好,实际上不久前才打了一架,确切地说是孟渐晚打他。

  服务生拿着菜单过来了,先看了一眼宋遇,大概是从没见过穿着西服打着领带过来吃路边摊的人,感到十分好奇。

  孟渐晚一把接过菜单,大致扫了一眼,熟稔地点餐:“要三斤小龙虾,蒜蓉和麻辣口味的各一半,一碟花毛一体,再要一打啤酒。”

  服务生手里握着圆珠笔在本子上记下她点的东西,然后例行推销:“我们店新加了一道口水鸡,正宗的川菜师傅做的,您要试一下吗?”他指了一下店门口的一个铁笼子,“自家养的三黄鸡,肉质特别好,全是当天宰杀的。”

  这般卖力的推销,孟渐晚不点这道菜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然而当她扫一眼笼子里窝着的那几只鸡,立刻打消了想法:“不用了,谢谢。”

  服务生不死心地继续安利:“真的不要尝试一下吗?吃过的顾客都赞不绝口。”

  孟渐晚抬腿踩在旁边一张空椅子底下的横杠上,谁知塑料椅在室外长久风吹日晒,变得脆弱不堪,孟渐晚一脚下去,椅子腿就裂开了,发出咔咔几声脆响。她耐心全无,戳破服务生的谎言:“你们店里用的不是三黄***。”

  宋遇被口水呛到,咳嗽了两声,颇具绅士地温声提醒:“好好说话。”

  孟渐晚扭头瞪了他一眼,眼里明晃晃写着“神经病”三个大字,而后又对服务生说:“三黄鸡毛黄、嘴黄、脚黄,我看笼子里的鸡只是外观貌似,并不是三黄鸡,你们店以假乱真?欺骗消费者?”

  服务生脸色微变,生怕她声音再大一点就被其他顾客听到,边后退边哆哆嗦嗦道:“您、您稍等,小龙虾马上就好。”

  孟渐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身子后仰斜靠在椅子上,手里握着手机,像玩打火机似的翻来倒去,始终不曾掉下来。

  宋遇的目光没有收敛,光明正大盯着她看,只觉得她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大佬气场,果然不好惹,不过有一点他很好奇:“孟渐晚,你是养鸡专业户?”她刚才说得头头是道,虽然他没听懂,那个服务生倒是大惊失色。

  恰在此时,服务生端来一碟花毛拼盘放在桌上,孟渐晚倾身抓起一个花生,迅速地塞进宋遇嘴里:“我是喂猪专业户!”

  宋遇毫无防备,回过神来嘴里就多了个花生,牙齿下意识一咬,里面的汁水溢出来,他眉毛深深地蹙起,吐了出来,再看向孟渐晚,她一边玩手机一边看都不看地拿起毛豆放进嘴里,用牙齿剔出豆子,随手扔下豆皮。

  察觉到宋遇看过来,孟渐晚是真没脾气了,抬眸迎上他的目光:“你很闲吗?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夜幕降临,天边挂着疏落的星星,光芒暗淡,各家的夜宵摊上方拉起了密密麻麻的灯串,如蜘蛛网一般,有不知名的小飞虫绕着灯泡打转,周围满是喝酒闲聊的声音,夏日气息浓厚。

  宋遇一手搭在旁边空椅子的椅背上,翘着二郎腿,皮鞋亮得反光,眼睛透过一层薄薄的镜片凝视孟渐晚:“跟我讲和我就不跟着你了。”

  本以为孟渐晚又要讽刺几句,谁知她这次爽快地点头:“行,讲和,你走吧。”

  宋遇:“……”

  两盘小龙虾都端上来了,还有冰镇的啤酒,孟渐晚彻底放开了,收回架在椅子上的那条腿,戴上一次性手套,专心致志地低头剥虾。她动作利落,三下五除二就剥掉了虾壳,手指捏着饱满鲜红的虾肉放进汤汁里浸一下,然后送进嘴里,一脸满足。

  孟渐晚一连吃了四五个,见旁边的人岿然不动,不悦地挑起眉梢:“你怎么还没走?”

  宋遇指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点:“助理在过来的路上。”

  孟渐晚闻言,心情舒畅,拿起啤酒对瓶吹。宋遇看着她仰起脖子,下颌线条拉长,皮肤在亮白的灯光下细腻光滑,像只漂亮的白天鹅,不过这只天鹅不喝水只喝酒。

  他抵着唇角漫不经心笑了一下,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孟渐晚侧目看去,原来是一群打完篮球的弟弟过来吃宵夜。男生们人高马大,像一棵棵挺拔的小白杨,穿着宽松的球衣,个别男生额头绑着头带,看起来活力四射。

  他们嬉笑打闹,一边聊着球场上的趣事,一边催促服务生赶紧上菜。

  其中一个男生在桌底下踢了踢对面男生的腿,小声说:“哥,十点钟方向,有个妹妹颜值超高!”

  男生注意力全在手机游戏里,不耐烦地扭头胡乱瞥一眼,视线猛地顿住,也不管游戏里的队友问他是不是挂机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孟渐晚。

  女生两手搭在桌边,认真地剥龙虾壳,侧脸被灯光拢住,像打了一层柔美的滤镜,有种朦胧的港风画质。她身上的牛仔连体衣修身硬挺,肩带仅有两指宽,露出来的锁骨像是用刻刀一笔削成。明明是美艳的长相,锁骨下方的文身却让她充满野性,像夜里盛放的带刺玫瑰。

  男生耳边传来好友的怂恿:“哥,机会难得,过去要微信!”

  那边闹出的动静不算小,宋遇自然注意到了,眉心蹙了蹙,一帮小弟弟没发现孟渐晚旁边坐了个男人吗?难道就不会发散思维,猜想他可能是孟渐晚的男朋友?

  宋遇推了一下孟渐晚的胳膊:“过去打他。”

  孟渐晚:“???”

  我是暴力狂吗?我见个人就要打?

  “你怎么不打他?打他啊,他盯着你看,眼睛都瞪直了。”宋遇义正言辞,“我当初不就多看你两眼,你就卸了我一条胳膊。”

  孟渐晚摘下一个沾满红油的手套,手托着脸颊看向旁边那一桌,男生偷看被逮了个正着,脸庞和耳朵都红了,视线无处可依般四处闪躲,掩饰性地撩起衣摆扇风,假装自己很热,只是随便乱看。

  男生显然经常打球健身,身材非常好,露出来的腹部有线条分明的肌肉,两边的人鱼线没入运动裤,没有那种夸张的贲张感,是恰到好处的性感。

  孟渐晚大大方方欣赏完弟弟的腹肌,似乎很满意,挑了挑眉毛:“我看回来了。”

  宋遇顿了顿,作恍然大悟状:“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怪我当初没给你看?你早说啊,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孟渐晚:“……”

  孟渐晚抿嘴,挤出一个假笑,她现在想打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