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30章 他是我今天的快乐源泉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035 2020-06-29 12:00:20

  孟渐晚犹豫了几秒,把手机揣进兜里,慢悠悠地走了过去,双手抱臂,仰起下巴冲那几个人喊道:“喂!什么仇什么怨?”

  一伙人停下动作看向声音的来源,一见是个身材窈窕、相貌美艳的年轻女孩,上一秒还凶神恶煞,下一秒就目露暧昧,语气轻佻地说:“小妹妹,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块打哦。”

  显然,他口中的“打”不是真正地按在地上打。

  孟渐晚侧身靠着墙壁,目光睃动,在地上搜寻了片刻,弯腰捡起一块板砖,在手里颠了颠:“那这闲事我管定了。”

  本来不想管,只想问问有什么恩怨,谁让对方这么不识好歹,竟然出言不逊,非要往她枪口上撞。上一个调戏她的人,被卸了两回胳膊……

  几人脸色骤变,眼神不再怜香惜玉:“我劝你……”

  话未说完,孟渐晚身后就出现三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老胡同昏暗的光线里,影子拉得长长的,像三座大山压下来,那些没说出口的狠话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

  是苟盛他们见情况不对,过来护着孟渐晚,虽然孟渐晚不需要他们保护,但孟姐的气势不能输。

  “劝我们什么?”苟盛双手抱拳,把指骨掰得咔咔作响,像是在活动筋骨,为接下来的打架做热身动作,“我才要劝你们,把话给我说清楚。”

  几个人面面相觑,只消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好惹,领头的那个男人捋了一把头发,歪着脖子看孟渐晚,不敢再打她的主意:“这个小瘪三抢我们老大的女朋友,老大教训他一顿而已,跟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是真想插手,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孟渐晚怔愣片刻,扑哧一声笑了,也不管两方人马之间僵持的气氛,蹲在地上看着孟峤森那张青紫交加的猪头脸,笑得停不下来:“不是我说你,以你的身份,勾勾手指就有无数女人趋之若鹜,怎么这么想不开,非要抢别人女朋友?”她摇了摇头,仿佛恨铁不成钢,“真是丢孟家的脸。”

  最后一句话是奉还给他的,以前孟峤森经常这么说她。

  孟峤森表情几经变化,精彩得跟调色盘一样,嘴角又红又肿,疼得直抽搐,反驳的话憋了一肚子,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他不过是心情烦闷,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酒,遇到一个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请她喝了几杯酒,顺便跟她多说了几句话。那个女人酒量不佳,几杯鸡尾酒下肚就醉得不省人事,靠在他肩膀上,他顺势搂住她的腰,准备扶她到一旁的卡座休息。

  他还没来得及起身,酒吧里就冲过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穿黑T恤的男人,叫来几个人把他拖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对他一顿狂揍。

  面对那样一群常年打架的小混混,孟峤森这种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是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只剩下挨打的份儿。哪怕他练过几年跆拳道,这种情况下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胡同口出奇的安静,这一会儿没刮风,不远处那棵老槐树的树叶纹丝不动,只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叫。

  孟渐晚扔了手里的板砖,撑着膝盖站起来,从魏灿阳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抽出一把折扇,“啪”地一声展开,对着脸扇风:“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一位是孟家的大公子,要真把他打进医院,你们得吃不了兜着走。”

  几人半信半疑,迟迟不肯离开,孟渐晚的耐心也耗得差不多了,坐在刚才随手扔下的那块板砖上,姿势慵懒地靠着墙,一边扇扇子一边说:“既然你们咬着不放,那就只能武力解决了。”

  她一身懒骨头,像胡同里遛鸟喝茶的大爷,用眼神示意身后的跟班,吩咐了一句:“狗剩,上。”

  苟盛问都没问一句,孟渐晚一声令下,他就冲上去一脚踹翻了其中一个人,甘星野和魏灿阳也不是吃素的,动作迅速地撂倒了几个人。

  那些人一看不是他们的对手,放了几句狠话,一溜烟逃出了胡同,落在后面的那个男人鞋都跑掉了也没敢折回来捡走,仿佛后面有猛兽在追赶。

  解决了麻烦,孟渐晚手猛地一抬,收起了折扇,起身踢了踢孟峤森的腿,那姿态像是踢路边的一条野狗:“不起来是打算在这儿睡一晚,明天再上社会新闻?”

  孟峤森牙齿咬得发颤,他从小锦衣玉食,走到哪里都被人优待,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脸上一阵阵的发热,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爬起来。他身上的衬衫皱巴巴的,西裤满是污渍,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难怪那帮人不信他是孟家大公子。

  孟渐晚看着看着,又想笑了,忍不住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特意开了闪光灯,对着孟峤森的脸拍了几张照片留念:“以后再敢惹我,我就把这些照片放到网上,让大家都欣赏一下孟家大少爷的风采。”

  孟峤森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怒目圆瞪:“孟渐晚,你别太嚣张!”

  苟盛见状,站出来搡了他一把,孟峤森站不稳,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苟盛嘴角咬着烟,一副看不惯他的样子:“你搞清楚,今晚要不是孟姐,你早就被打残了,一句谢谢没有还敢对她吆五喝六?”

  孟渐晚拍了拍苟盛的肩膀,示意他别生气:“别这样,他是我今天的快乐源泉。”她说着,看了一眼孟峤森那张脸,别开脸又是一笑。她一手叉着腰,感觉自己要笑岔气了。

  孟峤森:“……”

  孟渐晚拿着扇子敲了敲掌心,对身旁几人说:“走吧,找个地儿打游戏。”

  几个人潇洒地走了,孟峤森在后面喊了孟渐晚一声,孟渐晚没理他,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孟峤森气得不行,手捂着腹部,还不忘威胁她:“你要是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尤其是说给奶奶听,我饶不了你。”

  “打小报告是你的爱好,我可没那么无聊。”孟渐晚冷笑一声,“再说了,你顶着这样一张脸,狗都知道你被打了,还用得着我说?”

  

三月棠墨

宋遇:你的快乐源泉难道不是我吗?   孟姐:不要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