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宋家夫人不好惹

第31章 表演倒立洗头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 2070 2020-06-30 12:00:00

  苟盛跑了两步,跟上前面孟渐晚的步伐,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迟疑地问:“刚才被打的那个人是你哥?”

  他们这帮人一开始跟孟渐晚交上朋友时,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以为她也是哪条道上混的大姐大,后来知道她是帝都孟家的小姐,着实吃了一惊,舌头都差点咬掉了,过了好久才接受这个事实。

  身份的差距没有让彼此的关系疏远,反而让他们更加敬重孟渐晚,人家一豪门千金都愿意纡尊降贵跟他们这些所谓的小混混做朋友,他们又有什么好顾虑的。

  孟家的事情苟盛他们了解得不多,不过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孟渐晚似乎跟家人的关系不太融洽。

  孟渐晚重新展开折扇扇了扇风,粉色头发随风在空中荡开弧度,她没有隐瞒他们,直言道:“我跟他异父异母,没什么感情可言,向来不对盘。”

  甘星野插话:“那你刚才还救他?”

  魏灿阳也不理解,撇了下嘴角:“看他那个傲慢的样子就能猜到,平时没少对姐姐你冷言冷语,真是不知好歹。”

  孟渐晚扬唇一笑,不在意地道:“没想救他,这不是那帮小混混对我不怀好意吗?便宜孟峤森那个傻子了……”

  天上一弯弦月,清清冷冷的月辉撒在胡同里,被矮墙切割成一片片,孟渐晚的声音随着夜风飘远,也不知道后面的孟峤森有没有听见。

  危机解除以后,孟峤森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才发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得钻心,尤其是脸,尽管他再怎么用手臂护住,还是被那些人打了好几拳,嘴巴都快肿得张不开了,连呼吸都是痛的。

  他肯定不能就这么回家,且不说会被父亲追问,老太太那里也不好解释。

  孟峤森思想来去,最终一个人打车去了医院,安顿妥当后,给孟维夏打了一个电话。听说他受了重伤,孟维夏二话没说,立刻开车到医院。

  病房里,孟峤森早就换上了病号服,受伤的部位也都上了药、缠上了纱布,再加上苍白的唇色,孟维夏吓得脸色都变了:“你这怎么弄的?”

  孟峤森不愿意多说,脑袋靠着枕头,把脸偏向一边,望着窗外的夜空,回想起来都觉得丢人,别让他再碰到那帮人,否则他决不轻饶!还有孟渐晚,居然拍了他被打的照片……

  夜已深,医院的走廊却并不寂静,时不时就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移动病床的滚轮声,以及医护人员的低语,不知在抢救哪位患者的生命。

  “你别问了。”孟峤森蹙着眉头烦躁地说,“这几天我就不回家了,免得让奶奶担心,你帮我瞒着家里人。”

  孟维夏拉了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整理好裙摆。哪怕是来医院,她的穿着打扮也极为讲究,白色长裙配银色一字带细高跟,优雅中透着知性。她沉吟片刻,还是不放心:“你这是被人打的?谁下这么重的手啊,你报警了吗?”

  孟峤森抬起手臂盖住眼睛,不耐烦地道:“都跟你说了别问了,我不想说。”

  “好,奶奶那里我可以帮你瞒着,可是爸那边要怎么解释?你不去公司他肯定会知道,到时候还不是露馅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孟维夏皱着眉,看着他脸上的伤欲言又止,想问清楚,但孟峤森性子执拗,不想说的事怎么也问不出来。她只能叹口气,压下满腹的疑惑。

  ——

  宋遇还在珠海出差未归,忙了一整天,夜深才回到酒店休息。顶灯全部打开以后,房间里亮堂堂,月辉照进来一点都不明显。雪白的欧式床头柜上放着一只细长的高脚杯,红酒的醇香在空气中浮动,气氛柔和静美。

  宋遇靠着床头查看手机里的消息,不小心翻到相册里的照片,目光顿了一顿,是昨天下午观看漂移赛的时候拍的,他兀自欣赏了一会儿,挑了挑眉梢,选出几张特别喜欢的发到朋友圈,没有配多余的文字。

  事实证明,大忙人不止他一个,三更半夜仍有很多人在线,刷新一下,那条朋友圈下面就出现一堆评论点赞。

  燕北:“还以为你老老实实出差呢,原来是去消遣了。”

  周暮昀:“珠海的漂移赛?可惜这两天没空,不然就过去看比赛了。”

  顾邵宁:“咱们有多久没一起飙车了?我手都生疏了,下次找个机会比一比怎么样?”

  燕北回复顾邵宁:“周老三在,你确定你能赢?”

  赵奕琛的重点向来跟别人不一样,不消片刻,他就在几张平平无奇的照片中发现了意外之喜:“如果我没认错,第三张照片里的那个赛车手是孟渐晚吧?小八,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经过提醒,大家这才把注意力放在第三张照片上,因为拍照的距离有些远,画质不像其他的照片那么清晰。炎炎烈日下,车旁有一道模糊的身影,虽然辨认不出赛车手是谁,那一头粉色的头发却十分瞩目。

  赵奕琛等了许久,没见宋遇回复,又发了一条评论:“兄弟,我看好你,孟渐晚不就是卸了你两条胳膊、扎了你一个车轮胎吗?听我的,把她搞到手,然后甩了她,让她知道社会的险恶。”

  宋遇终于看不下去了,回复赵奕琛一个字:“滚。”

  他扔下手机,端起床头柜上的红酒,慢条斯理地品尝,想到赵奕琛的话,不禁嗤笑,谁能把孟渐晚追到手,他表演倒立洗头外加放鞭炮庆贺。

  ——

  孟维夏交代完护工就拿着包包准备回家,还没走出病房,手机就“叮咚”响了一声,是一位好友发来的微信消息:“夏夏,宋遇在追你妹妹吗?”

  孟维夏眉心一跳,把这条消息翻来覆去地看,每一个字都能看懂,连起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宋遇追孟渐晚,听起来就像个笑话,怎么可能?

  孟维夏站着没动,把包包挎在臂弯,两手握着手机打字:“你在说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朋友给她发了一张宋遇朋友圈的截图,随后解释道:“我哥跟宋遇是好友,宋遇刚才发了孟渐晚的照片,说明他去看孟渐晚比赛了呀!赵奕琛他们还说宋遇在追孟渐晚,你不知道吗?”

  孟维夏点开照片,两根手指滑动屏幕放大,好歹跟孟渐晚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即使没有那标志性的粉色长发,她也一眼就能认出照片里的人是孟渐晚。

  她咬住下唇,忽然想起之前在许瞻的生日宴上,宋遇看孟渐晚的眼神,以及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难道是真的?

  孟维夏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能,宋遇怎么会喜欢孟渐晚,那可是孟渐晚,圈子里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蛮不讲理。

  不知怎么,她脑海里又浮现那一晚,孟渐晚在车里问她是不是喜欢宋遇。

  难不成孟渐晚是得知她喜欢宋遇后,故意使用手段接近宋遇?除此之外,她想不到这两人为什么会走得这么近!

  

三月棠墨

宋遇:怎么回事?我啥也没干,为什么江湖传言我在追孟渐晚?一定是赵奕琛在乱放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