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4章 回家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146 2020-05-29 10:10:00

  “许是被来福吓到了,这鱼一急就跳上了岸。”冯橙若无其事解释。

  被纤纤素手箍住的大鱼仿佛感受到了侮辱,死命挣扎着。

  陆玄走过来,把采来的几枚野果在水中洗过,拿起一颗咬了一口。

  不知名的红色野果酸酸甜甜,作为旅途中的尝鲜,还算过得去。

  冯橙望着吃野果的少年,下意识抿了抿干裂的唇。

  陆玄斜睨她一眼,冷淡问道:“吃么?”

  “吃。”冯橙脱口而出。

  鉴于二人之间那段离奇前缘,她在陆玄面前似乎矜持不起来。

  陆玄视线下移,落在那条大鱼上。

  冯橙明白,这是提醒她把鱼放下。

  可这鱼精神十足,真放在地上铁定扑腾回水里,于是少女把鱼往石头上一摔,见鱼挣扎几下不动了,这才净了手向陆玄走去。

  陆玄强忍住嘴角抽动,把一枚野果抛过去。

  冯橙伸手接住,小口小口吃起来。

  陆玄已经把野果解决,从行囊中取出两块硬邦邦的饼子,递了一块过去。

  冯橙瞄了躺在地上的大鱼一眼,提议道:“不如我们把鱼烤了吧,死都死了,不吃可惜了。”

  陆玄看她一眼。

  他若会做这些,还能一直吃硬饼子?

  冯橙似是知道少年想什么,自告奋勇道:“我会烤鱼,可否借匕首一用?”

  陆玄略一犹豫,取出匕首递过去。

  冯橙提着匕首在大鱼身上来回比划,迟疑许久,对着鱼肚子一划。

  陆玄对香喷喷的烤鱼一下子没了期待。

  看这笨拙动作,会做烤鱼?

  虽这般想,他还是捡来枯枝,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升起火。

  这时冯橙已经把鱼收拾出来,串好放到火上翻烤。

  琴棋书画,女工厨艺,她还是冯大姑娘的时候都要学,也曾在银装素裹的园子中与相熟的姐妹烤鹿肉吃。

  手上动作渐渐熟练,香气冒了出来。

  眼见鱼肉被烤得金黄,陆玄忍无可忍问:“什么都不用放?”

  冯橙目露惊喜:“陆公子随身带了调料?”

  少年板着脸:“没有。”

  冯橙险些翻个白眼。

  没有带调料,她还能变出来?

  烤好的鱼架在熄了的篝火上方,冯橙先拿了一串给来福,示意陆玄自便。

  陆玄虽对冯橙烤鱼的手艺不抱期待,但烤鱼比硬饼子的吸引力还是大多了,遂拿起一串权尝尝。

  烤得微皱金黄的鱼肉入口,虽没有咸淡味,却吃出了鱼肉本身的鲜甜。

  陆玄不由诧异。

  这样简单烤出来的鱼肉竟不难吃。

  当然,说美味有些夸张,但比硬邦邦的饼子强多了。

  每串鱼肉分量十足,陆玄吃了几串喝了些水就觉饱腹,再看对面少女,与她的猫一起已经把剩下的烤鱼吃得差不多了。

  冯橙抬眸对上少年平静无波的眼睛,问他:“能给我一块饼子吗?”

  陆玄不动声色递过去,心中疑惑对方要饼子干什么。

  接过饼子的少女就着半串烤鱼吃起来。

  那一瞬,少年眼角不受控制抽了一下。

  他可能想错了,哪有这么能吃的女细作。

  感受到频频扫来的目光,嘴角泛着油光的少女很实在解释:“饿了。”

  陆玄:“……”

  “我吃好了。”随身带着的帕子早不知落到了何处,冯橙洗面净手,打断少年的沉思。

  陆玄看她一眼,淡淡道:“走吧。”

  大黑马载着少年、少女与一只猫疾驰,到了岔路口上了一条路,开始见到来往行人。

  等到夕阳西斜,遥遥望见笼罩在暮光下的高大城门,冯橙不由湿了眼眶。

  京城终于到了。

  陆玄牵着缰绳,对冯橙道:“就到这里吧。”

  冯橙压下心头激动,对着少年福了福:“多谢陆公子相助。”

  “不必。”分开之际见对方没有纠缠之意,陆玄戒心稍减,语气有所缓和,“姑娘先行,等你进了城我再走。”

  冯橙略略屈膝以示谢意,抱着来福快步向城门口走去。

  身后是牵着黑马的少年,但她没有再回头。

  变成猫的她曾靠陆玄庇护,而现在,她要靠自己了。

  她要活下去,还要弄清陆玄刺杀太子的缘由,让陆玄……也活下去。

  陆玄目送那道背影消失在城门口,不知怎的想到她那声谢。

  多谢陆公子相助。

  看来见到二弟他要提一句,毕竟这姑娘把他当成了二弟,万一以后二弟与她偶然遇见,不至于一头雾水。

  至于对少女认错人的想法?

  陆玄弯唇笑笑。

  不过萍水相逢,人生过客,对他来说有什么打紧的。

  少年牵着马,缓缓往城门处走去。

  天际的云被霞光染成绚丽的红,路边垂柳随风婆娑,柳枝温柔抚过少女淡绿色裙摆。

  冯橙躲在树后,望着那熟悉的大门有些近乡情怯。

  那一次,与人私奔的污点一直在,她以来福的身体溜进过尚书府,发现她成了府中禁忌。

  她不奇怪。

  祖母那般重规矩,对败了尚书府名声的她怎会不恼。

  那这一次呢?

  冯橙不确定。

  也因为这份不确定,令她有了几分期待。

  记忆中的祖母虽严厉,亦有慈爱之时,这一次回来或许会不一样了吧。

  冯橙轻吸口气,一步步走过去。

  侧门开着,门人听到动静往外一看,登时愣住。

  一身狼狈的少女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猫,这不是——

  冯橙只好喊了一声王伯。

  门人如梦初醒,猛然跳起来:“大,大姑娘!”

  没等冯橙回应,他便高喊着往内跑:“大姑娘回来了!”

  长宁堂里,二太太杨氏正陪着老夫人牛氏叙话。

  听到下人禀报,牛老夫人手一抖,茶盏泼了小半。

  杨氏也是一脸惊诧。

  这大姑娘与人私奔已不见了两日,如今竟回来了?

  牛老夫人霍然起身,厉声问道:“她在哪儿?还有谁?”

  来禀报的下人战战兢兢回道:“大姑娘正往内走,只有她一个人……”

  牛老夫人只觉气血上涌,稳了稳身子喝道:“胡嬷嬷,你立刻去把大姑娘给我带到长宁堂来!”

  “是。”

  冯橙顶着下人们的异样目光往内走,迎面遇到了胡嬷嬷。

  胡嬷嬷皮笑肉不笑:“大姑娘,老夫人听说您回来了,让您过去。”

  冯橙本就要去长宁堂,闻言微微点头,随着胡嬷嬷往长宁堂去了。

  长宁堂中气氛压抑,杨氏低声劝:“老夫人,您的身体最要紧,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牛老夫人沉着脸听着,一见冯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抓起茶盏就砸过去:“孽障,你还有脸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