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6章 反击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048 2020-05-31 10:10:00

  冯橙看着胡嬷嬷,脑海中浮现的却是牛老夫人的脸。

  那张脸有时严肃,有时慈爱,孙辈们做了不合规矩的事会训斥,表现好了也会夸赞赏赐。

  在冯橙想来,祖母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可笑。

  她想过会被冷落,会被责罚,却没想到她进了家门连母亲还没见到,祖母就逼她自尽!

  见少女出神,胡嬷嬷神色复杂喊了一声:“大姑娘,您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冯橙回神,唇角微勾。

  还好,现在醒悟也不迟。

  “知道了。”少女颔首。

  胡嬷嬷暗松口气。

  大姑娘识趣再好不过,不然要她动手就太为难了。

  这也在意料之中,哪家大家闺秀出了这种事还好意思活着,自尽既能保住自己名声,也能挽回尚书府的名声。

  这确实是两全其美的法子。

  胡嬷嬷在刚听到牛老夫人吩咐时很惊愕,现在想来却不得不佩服老夫人的果断。

  有得必有失,老夫人也是不得已啊。

  冯橙扫胡嬷嬷一眼,转身就往外走。

  那似笑非笑的一瞥让胡嬷嬷直觉不对劲,见冯橙往外走立刻去拦:“大姑娘——”

  一直乖乖待在冯橙怀中的花猫一跃而起,扑到了胡嬷嬷脸上。

  “啊——”

  惨叫声传到牛老夫人耳中,牛老夫人嘴角微扬。

  成了!

  大孙女还是懂事的,这孩子可惜了啊——老太太才晃过这个念头,就见少女双手捂脸跑了过来。

  冯橙往牛老夫人面前一跪,掩面嘤嘤哭。

  牛老夫人下意识扫了一眼剧烈晃动的门帘,脱口问道:“怎么回事儿?”

  少女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听了这话哭声更大了。

  牛老夫人见孙女活着出来了,心思浮躁,耐心告罄,对着门口怒喊:“胡嬷嬷,你人呢!”

  一名老嬷嬷捂着脸跑了过来。

  牛老夫人看看胡嬷嬷,再看看冯橙,迷茫了一下。

  怎么都捂着脸,难不成撞邪了?

  “大丫头,你把手放下,有话好好说。”

  “呜呜呜——”冯橙哭得更伤心。

  牛老夫人被哭声吵得脑壳疼,冲胡嬷嬷喝道:“胡嬷嬷,把手放下。”

  胡嬷嬷当然不敢违背牛老夫人的吩咐,忍着疼放下手来。

  看清胡嬷嬷的脸,屋中登时响起抽气声。

  胡嬷嬷的脸怎么花了?

  “这是怎么了?”牛老夫人吃了一惊。

  胡嬷嬷疼得抽气,亦委屈得不行:“是大姑娘带回的野猫把老奴抓成这样的!”

  那猫速度也太快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扑她身上了,两只前爪猛挠她的脸,她差点死在隔间里啊!

  屋中的人听了胡嬷嬷这话,不由寻觅来福,就见那花猫不知何时回到冯橙身边,正懒洋洋舔着爪子。

  众人:“……”

  牛老夫人皱眉:“来人,把这野猫带出去。”

  这样的野猫就不该进尚书府的大门,不过是被大丫头回来的事占据了心神,才出了这样的疏忽。

  一直哭泣的少女放下手来,抱起来福:“祖母,不能把它赶出去,这会坏了尚书府名声的!”

  既然祖母最在乎名声,那就利用一下“名声”这个混账东西好了。

  果然,牛老夫人一听这话挥手阻止了丫鬟上前的动作,盯着冯橙问:“你说说,为何会坏了尚书府的名声?”

  冯橙见料对了,心头不知可悲还是可笑,红着眼睛道:“孙女既然回来了,那私奔的流言定要对外解释吧?”

  牛老夫人微微点头。

  自然是要解释的,不但要对世人解释,还要找成国公府说清楚。

  少女垂眸,声音清脆:“这就是了,世人听了尚书府的说法知道孙女遇到了拐子,会想孙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从拐子手中逃脱的呢?哦,是一只野猫救了尚书府大姑娘……”

  冯橙抬眸看着牛老夫人,微扬的唇角藏着讽刺:“尚书府大姑娘心善喂野猫,野猫报投喂之恩救了冯大姑娘,这本算得上一段逸闻佳话。后来一打听,那只野猫呢?”

  众人被问得一愣。

  对啊,野猫呢?

  牛老夫人神色凝重起来。

  大丫头说得不错,若是打杀了这只野猫,尚书府就成了无情无义的人家。

  顶着一张大花脸的胡嬷嬷傻了眼。

  也就是说这只该死的野猫不但没事,以后还要被尚书府好吃好喝养起来?

  那她的脸呢?白被挠成这样了?

  冯橙轻轻捋了捋来福背上的毛,请示牛老夫人:“祖母,孙女想收养这只野猫,您说行吗?”

  牛老夫人嗯了一声。

  关系到尚书府名声,这只猫定是要留下了,至于孙女——牛老夫人看着冯橙,不由皱眉。

  在她想来,大孙女自尽是最妥当的安排。以后旁人提到尚书府,还要夸一句尚书府大姑娘从拐子手中逃脱是为有勇,自尽以保清白是为有节。

  可大孙女若是活着,哪怕世人相信她是被拐而不是与人私奔,那也不好听。

  谁知道冯大姑娘被拐的时候有什么遭遇呢?

  这样的议论,只要大孙女活着,就会一直有。

  堂堂尚书府大姑娘,活在这些不怀好意的揣测中,难堪的是整个尚书府。

  牛老夫人余光扫了扫胡嬷嬷,心中恼火:胡嬷嬷跟了她多年,本是个靠谱的,今日怎么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

  冯橙明白牛老夫人的懊恼,心中冷笑。

  从祖母当众吩咐胡嬷嬷给她检查便知,祖母可不想让二婶等人知道她逼孙女自尽的心思。

  有些事可以做,却不能说。

  逼死了她,祖母在其他兄弟姐妹面前还是那位慈爱又不失威严的好祖母。

  而现在,她从隔间跑了出来,逼她自尽的最佳时机就错过了,祖母怎能不恼。

  当然,此后她也不能掉以轻心,须时刻警惕着。

  “大丫头,胡嬷嬷不是给你检查么,你怎么这么快跑出来了?”牛老夫人冷冷问。

  到这个时候,老太太自然明白,大孙女这是不想死。

  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冯橙听了这话又红了眼圈,飞快瞟了胡嬷嬷一眼,哽咽着道:“一开始我想着检查就检查吧,谁让孙女不孝惹长辈烦心了呢,没想到胡嬷嬷居然摸我的胸!”

  胡嬷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