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7章 冯桃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083 2020-06-01 10:10:00

  众人齐刷刷看向胡嬷嬷,表情古怪。

  胡嬷嬷居然是这种人?

  胡嬷嬷目瞪口呆,一时忘了辩解。

  不是老嬷嬷反应慢,实在是受到的冲击太大了:一个大家闺秀,这样没脸没皮的瞎话怎么说得出口?

  她疯了才会摸大姑娘的胸!就大姑娘那小身板,哪有胸!

  不对,这不是有没有的问题,她一个在老夫人面前得脸的管事嬷嬷,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吗?

  诡异的安静中,冯橙哭得更委屈:“孙女好歹是大家贵女,让我受这般侮辱,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牛老夫人嘴角猛抽了一下。

  冯橙没有帕子拭泪,任由泪珠淌过白皙的面颊:“可孙女一想若是寻死,祖母知道了该多伤心呀,我可不能为了自己痛快做这种大不孝的事……”

  牛老夫人:“……”这么说,她还得谢谢孙女的贴心了。

  到这时,再不说点什么就不合适了。

  牛老夫人压下翻滚的怒气,沉声问胡嬷嬷:“胡嬷嬷,你是怎么回事儿?”

  胡嬷嬷被那锐利眼神一扫扑通跪下去,到嘴边的真相打了个转又默默咽下,忍着憋屈道:“老奴给大姑娘检查时不小心碰到的,绝不是有意的,还请大姑娘原谅。”

  二太太还看着呢,万一大姑娘嚷嚷老夫人逼她自尽,那就无法收场了。

  正因为胡嬷嬷是牛老夫人心腹,才十分了解牛老夫人在意什么。

  还能怎么办,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认了。

  牛老夫人看向冯橙。

  冯橙心知牛老夫人是让她见好就收,可她偏偏不想让对方如意。

  “原来胡嬷嬷是不小心碰到的。”少女樱唇微张,显出几分错愕,“嬷嬷是祖母身边得力的,按说不该啊——”

  胡嬷嬷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老奴也很内疚,今日不知怎么就马虎了……”

  她看出来了,今日她若没有表示,大姑娘打算不依不饶。

  大姑娘不要脸,老夫人要脸。这么撕扯下去,大姑娘会不会受罚另说,她铁定讨不了好。

  这一耳光,就当她对大姑娘厚脸皮的不了解吧。

  大意了啊。

  冯橙把调皮的碎发捋到耳后,叹道:“胡嬷嬷这又何必呢,以后注意些就是了。”

  胡嬷嬷忍着脸疼,勉强扯出笑容:“老奴谢过大姑娘体谅。”

  过了今日,大姑娘不能再拿老夫人逼她自尽说事儿,自有被老夫人收拾的时候!

  牛老夫人念头落空,心腹还吃了哑巴亏,心里当然不痛快,看着脏兮兮的少女冷声道:“回来了就好,你先去沐浴更衣吧,这个样子让人瞧了笑话。”

  冯橙没有动:“祖母,我母亲在怡馨苑吗?”

  牛老夫人看她一眼,淡淡道:“自你失踪你母亲就病了,你三叔与兄长们也在到处寻你,每每天黑透了才回来。”

  “那孙女先去看看母亲。”

  “去吧。”牛老夫人压下不耐烦道。

  冯橙对着牛老夫人与杨氏屈了屈膝,抱着来福离开了长宁堂。

  长宁堂中一时静悄悄,杨氏尴尬笑笑:“大姑娘回来是天大的好事儿,儿媳让厨房今晚加几个菜吧。”

  “你看着吧。”

  见牛老夫人面露疲惫,杨氏识趣告退。

  等杨氏一走,牛老夫人屏退左右问胡嬷嬷:“你们进了隔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嬷嬷心里憋着气,闷声道:“老奴就是委婉提醒大姑娘自尽以保清白,那只野猫就扑老奴脸上了,然后大姑娘就跑出来了。”

  牛老夫人脸皮抖了抖,看着花脸的心腹没好气道:“去上药吧,这个模样还怎么见人。”

  胡嬷嬷讪讪应着。

  “还有,明日一早把大姑娘从拐子手中逃脱回家的事传出去。”牛老夫人补充一句。

  冯橙出了长宁堂,就见一名粉衣少女匆匆往这个方向赶来。

  她脚步微顿,而后快步迎上去。

  来人是三妹冯桃。

  尚书府一共三位姑娘,二姑娘冯梅是二房的,三姑娘冯桃是大房庶女。冯桃生母原是大太太尤氏的陪嫁丫鬟,多年前就病逝了,冯桃自幼便养在尤氏身边。

  眨眼间冯桃就到了近前,哭着抱住了冯橙:“大姐!”

  窝在冯橙怀中的来福野性犹在,对陌生人的靠近很是警惕,对着小姑娘胸口挠了一爪子。

  小姑娘猛然后退,低头看着被抓破的衣襟傻了眼。

  冯橙警告揉了揉来福脑袋,对脸色发白的少女喊了一声三妹。

  她还是来福的时候,听人提起冯府大太太病逝了,想方设法溜回了家。彼时府上处处挂着白,母亲的棺椁就停在怡馨苑中,可除了伤心欲绝的兄长,其他人眼中流露的只有轻慢。

  那些人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人后却难免流露出几分真实心思。可他们不知道,无人的时候还有一只猫悄悄看着他们。

  一开始,她以为是她“私奔”的事害母亲被人看轻,有口不能言的痛苦下只能藏在怡馨苑中看那些人进进出出。

  她很快发现了蹊跷:三妹竟从没出现过。

  母亲过世,三妹没有不露面的道理。

  她怀着疑惑四处寻找,无意中从二婶母女的对话中知道了原因:三妹死了。

  二婶说:“以后府中就你一个姑娘了,你可要争口气。”

  冯梅撇着嘴说:“母亲放心,女儿再不争气也做不出冯橙与人私奔,冯桃与小厮私会那样的丑事。”

  从二婶母女话中得知,三妹因与小厮私会被人撞破自尽了,而母亲先是嫡女与人私奔,后是庶女与小厮私会,被祖母斥责教养不当,当天夜里便悬了梁。

  尚书府是要脸面的人家,大姑娘的事尚未平息,三姑娘与下人私会的事自然要死死瞒住,大太太的死因就推到了病逝上。

  尤氏在冯橙失踪后本就病了,连理由都是现成的。

  冯橙偷听了杨氏母女的对话,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少女心事旁人不知晓,她却知道,三妹心中早就有了人,怎么可能与府中小厮私会。

  此后,她数次潜入冯府寻觅真相,却不得解惑。三妹的贴身丫鬟因为主子做下丑事被打死了,打发到各处的小丫鬟则什么都不知晓。

  “大姐——”娇柔的声音拉回了冯橙的思绪。

  冯橙看着冯桃,轻叹口气。

  三妹心中的那个人,是陆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