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10章 容貌顶什么用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081 2020-06-04 10:10:00

  坐落在皇亲贵胄聚集之地的成国公府此时正热闹着。

  “国公爷,今日你把冯尚书打了?”成国公夫人看着怒容满面的成国公,一脸不赞同。

  糟老头子真不让人省心。

  冯尚书她是见过的,就那瘦弱的小身板,老头子一拳就能打个半死,到时候怎么对皇上交代?

  成国公听了更气:“明明是对打。夫人你瞧瞧!”

  见成国公指着胡子,成国公夫人仔细看了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

  “瞧什么?”

  “胡子啊!”成国公心疼坏了,“被那老酸儒揪掉了好几根呢。”

  成国公夫人惊讶不已:“冯尚书还有这样的身手?”

  不应该啊,就冯尚书那样的,她都能一打五。

  “老酸儒超常发挥罢了。”成国公摆摆手。

  一名下人匆匆进来禀报:“大公子回来了。”

  成国公夫人一听,忙命人请进来。

  不多时一名少年快步而入,向成国公夫妇施礼:“孙儿见过祖父、祖母。”

  有日子没见大孙子,加之二孙子失踪,成国公夫人一见陆玄眼圈就红了:“玄儿回来了。”

  陆玄瞧着祖母泛红的眼圈,问出心头疑惑:“府中是不是有什么事?”

  门人的欲言又止,一路走来的低沉气氛,加之祖母反常的脆弱,他能肯定府中出事了。

  祖母出身将门,年轻时随着祖父上过战场的,不是那种几日不见孙子就抹泪的老太太。

  成国公重重叹口气:“你二弟失踪了。”

  陆玄一愣,冷清的眉眼变得锐利:“失踪?”

  成国公夫人红着眼道:“一起失踪的还有礼部尚书府的冯大姑娘。”

  “这是什么意思?”陆玄问。

  “都说你二弟与冯大姑娘私奔了。”

  “不可能。”陆玄断然否定,只觉荒唐,“祖父、祖母相信二弟会与人私奔?”

  那是他的孪生弟弟,就算二人性情迥异,一些默契还是有的。说二弟会与人私奔就如说他会与人私奔一样可笑。

  “本来是不信的,可流言一下子就传开了,除非把墨儿找回来才能真相大白。”成国公夫人想着这两日的风言风语,心口仿佛堵了石头。

  “这两日家里去哪些地方寻过?可有收获?”

  成国公道:“把京城都快翻遍了,凡是你二弟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人询问过,也是这样问出来有人瞧见你二弟与冯大姑娘一起出城……”

  “什么人瞧见的?”

  “城门附近的一些小贩都瞧见了,听他们的描述正是你二弟与冯大姑娘失踪当日的穿着打扮。”

  陆玄敏锐抓住疑点:“进出城者不知凡几,那些小贩是如何留意到二弟与冯大姑娘的?”

  “他们说二人走得急,那姑娘跌了一跤摔掉了帷帽,正摔在他们附近,所以就有了印象。”

  “孙儿听着未免太巧,倒像是故意弄出动静让人记住似的。”

  成国公叹气:“如今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是有人故意给陆、冯两家制造矛盾,要么就是墨儿与那冯大姑娘真的看对了眼——”

  陆玄额角青筋直跳:“第二种可能,孙儿认为不存在。”

  成国公夫人轻咳一声:“据说冯大姑娘容貌出众,与你二弟早就相识……”

  年少慕艾,谁能说那么绝对呢?要是都受理智控制,就没有牛郎织女、殉情化蝶那些传说了。

  陆玄皱眉:“容貌顶什么用?”

  成国公夫人看着眉眼冷然的大孙子,忽然有些慌。

  这孩子还没开窍啊。

  “那些说见过二弟与冯大姑娘的小贩,还照常出摊吧?”

  成国公对这种细节就不清楚了,道:“明早打发管事去看看。”

  成国公夫人跟着道:“玄儿,你出门多日也辛苦了,向你母亲报个平安就去歇着吧,你二弟的事明日再打算。”

  “父亲不在府中么?”

  提起儿子成国公就咬牙切齿:“不必理会他!”

  那个逆子早些日子被人撺掇着去了外地,到现在还没回来。当然了,回来也是添乱。

  “那孙儿告退了。”

  陆玄离开成国公夫妇住处,往华璋苑赶去。

  天际霞光隐去,夜色悄悄降临,花木繁茂的华璋苑有种令人压抑的安静。

  少年走过去,守在屋门口的丫鬟眼中迸出光彩:“二公子!”

  屋内一阵响动,一名妇人快步走出来:“墨儿回来了——”

  看清少年模样,话音戛然而止。

  “母亲。”立在石阶上的黑衣少年对着妇人见礼。

  妇人定定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是玄儿啊。”

  两个儿子虽长得一样,可当母亲的还是能一眼分辨出来。

  这不是次子陆墨,而是长子陆玄。

  对世子夫人方氏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两个儿子她都疼爱,但手心肉与手背肉还是有区别的。

  长子性情散漫,自幼与她相处不多,等大了更是时常见不到人影。

  而次子生下来时比长子孱弱许多,是她不知费了多少心神才精心养育大的,养成了人人称羡的样子。

  她心中清楚,她更偏爱次子一些。

  看着掩去失望的母亲,陆玄也清楚这一点,但他不在意。

  弟弟与母亲相处多,得了母亲更多疼爱,他与母亲相处少,得了更多自由。

  有得有失罢了。

  “儿子刚回府,来向您请安。”

  夜风有些凉,凉透了方氏指尖,她用力抓着少年的手:“玄儿,你弟弟失踪了!”

  “我听祖父、祖母说了。”

  “你不要相信墨儿与人私奔的话,墨儿怎么可能看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女子!”方氏说着,手上不自觉用力。

  长长的指甲陷入少年手背。

  刺痛传来,陆玄面上并无反应,只淡淡道:“我相信弟弟不会做这种事。母亲放心,明早我见过太子,便去查弟弟失踪的事。”

  方氏这才松了手,露出笑容。

  “那儿子不打扰母亲休息了。”陆玄告别方氏往住处走去,等走到无人处脚步微顿,揉了揉掐出印痕的手背。

  少年皱着眉,心道:还是挺疼的。

  方氏立在石阶上,等不见了儿子背影扫丫鬟一眼:“人也能认错,还不去领罚!”

  丫鬟战战兢兢应是,心中有些委屈。

  这两日人人都惦着二公子,大公子突然出现,她第一反应就是二公子回来了。

  谁让大公子与二公子长得一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