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11章 不只是萍水相逢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111 2020-06-05 10:10:00

  天刚亮,陆玄便去见了太子。

  陆皇后乃成国公之女,作为陆皇后唯一的儿子,太子与陆玄是嫡亲的表兄弟。

  谈完正事,太子问道:“玄表弟,墨表弟如今可有消息?”

  陆玄摇头:“现在还没消息,等会儿我带人去查。”

  “那玄表弟快去吧,母后与我都很挂心,不过我相信墨表弟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太子说着,咳嗽起来。

  太子自幼体弱,这般模样是陆玄常见的。

  “殿下保重身体,等有弟弟的消息我第一时间跟你说。”

  太子苍白着脸点头,目送陆玄离去。

  殿中静了下来,太子接过内侍递过来的杯盏啜了一口,压下咳意。

  皇城外,国公府管事正等在那里,一见陆玄出来忙见礼:“大公子。”

  陆玄摆手:“带我去见那几个小贩。”

  城门附近有些零散摊位,站在路边树后的管事指了几处,低声道:“大公子,说见过二公子与冯大姑娘的就是那几人。”

  陆玄观察片刻,举步走向一个货郎。

  货郎忙堆起笑容:“公子看看要买些什么。”

  看这小公子的气度,显然瞧不上他卖的东西,但也不敢得罪了。

  陆玄一扫尽是些姑娘家用的小玩意儿,瞧得人眼花缭乱,随意丢了一块银子到货郎手中:“全买了。”

  货郎先是一愣,而后狂喜。

  苍天啊,终于让他遇到这种一掷千金的纨绔子了。

  “谢过公子。”货郎连连作揖。

  他这般反应,登时吸引得四周小贩看过来。

  “打听个事儿。”

  货郎忙道:“公子请说。”

  “听说你见过成国公府二公子与尚书府大姑娘一同出城,说说那日他们作何打扮。”

  听了陆玄问话,货郎丝毫不觉奇怪。

  这两日不知多少人问过他这些问题,如今还有钱拿,说起来就更流利了:“那位姑娘穿着淡绿色衣裙,梳着燕尾髻,与她一起的公子穿着竹青色直裰——”

  货郎顿了一下,指着陆玄身上衣裳道:“颜色样式与公子所穿差不多。”

  “是么?”少年笑笑,眼尾一扫留意这边的人。

  那些小贩见被出手阔绰的少年注意,登时来了精神,其中一人道:“没错,是和公子身上穿的差不多。”

  一角碎银在半空划出优美的弧线,落入开口的小贩手中。

  其他人见此,纷纷出声附和。

  “能不能形容一下那位公子样貌?”

  尝到甜头的几人争先恐后描述起来。

  陆玄静静听着,等几人住了口,笑道:“我听着,怎么觉得那位公子与我差不多?”

  形容人的样貌,尤其年纪仿佛的俊俏少年郎,无非那些话罢了。

  几人一愣,下意识看陆玄一眼。

  货郎第一个开口:“那位公子与您身高差不多,胖瘦差不多,长得也俊,乍一看是有些像,不过仔细看就不像了。”

  少年修长的手指捏着一块碎银,似笑非笑:“不像?”

  碎银在阳光下闪着光,仿佛下一刻就会划出优美弧线,落入某个幸运儿手中。

  另一人抢先道:“不像,那位公子没有您俊!”

  其他人纷纷投以鄙夷的目光。

  怎么还抢答呢,明明还没仔细确认。

  少年手中的碎银果然划出一道优美弧线,落入那人手中。

  这下其他人无法保持沉默了。

  “是不像,您的眉眼更精致些。”

  “对,肤色也更白。”

  ……

  被树挡住身形的管事摸了摸鼻子。

  正儿八经的打探消息,怎么变成称赞大公子美貌了?

  陆玄听够了,笑着问:“真的一点都不像?”

  “不像,不像!”

  “这倒怪了。”少年忽然收了笑,有种高山白雪的冷,“我是成国公府大公子,与二公子是孪生兄弟,穿的衣裳都一样,怎么会不像呢?”

  场面一静。

  管事走过来,厉色道:“我们大公子问话呢。”

  几个小贩对管事还有印象,不由惊了。

  这位公子居然真是成国公府大公子,那孪生子怎么不像呢?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有些懵。

  少年眼尾狭长,噙着冷意扫了货郎一眼。

  那瞬间货郎好像掉进了冰窟,冷得他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哎呀,那日别是认错了人!”

  此话一出,几人反应过来,看着形容冷淡的少年不由慌了。

  “大公子,我不是乱说啊,那日好几拨人来打听有没有见过那般打扮长相的少年男女,恰好与我见过的一样……”货郎白着脸解释。

  其他人纷纷道:“没错,一开始我们可不知道那对少年男女身份,听来问的人描述的与我们瞧见的一样,这才以为那就是成国公府二公子与尚书府大姑娘,可不是有意坏人名声的……”

  这番动静,已经引来不少人围观。

  陆玄神色稍缓:“原来是认错了,那几位以后就不要乱说了。”

  “是,是,是。”几人小鸡啄米般点头。

  小老百姓谁敢乱说啊,这不是巧了嘛。

  陆玄转身离开,把围观者的议论留在身后。

  管事追上去:“大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府再说。”陆玄加快了脚步。

  街上人流如织,越来越热闹,路边小茶馆有惊呼声传出来。

  “尚书府大姑娘回来了?”

  陆玄停下身形。

  “不是说尚书府大姑娘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私奔了,怎么回来了?”

  “嗐,你那都是过时的谣言了,尚书府大姑娘根本没有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私奔,而是落入了拐子手中——”

  “什么,落入拍花子的手里了?那一个小姑娘是怎么逃出来的?”

  那消息灵通的人得意洋洋:“这就是奇闻了——”

  “不要卖关子,快说!”

  “尚书府大姑娘啊,居然是被一只野猫救的……”

  新鲜出炉的八卦从茶馆敞开的窗传出老远,陆玄神色渐渐凝重。

  落入拐子手中,被一只野猫救了,这听起来有些耳熟。

  少年突然挑眉,脑海中浮现一张面庞:那个因为特别能吃暂且被他排除细作嫌疑的少女。

  那个少女莫非就是冯大姑娘?

  冯大姑娘与二弟传出私奔的流言,偏巧在那荒郊野岭出现,求他带她回京。

  她与二弟的失踪当真毫无关系?

  看来他要先确认一下那名少女是不是冯大姑娘。

  少年换了个方向走,管事不解问:“大公子,您去哪儿?”

  这可不是回国公府的方向。

  “礼部尚书府。”

  原来,不只是萍水相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