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13章 火上浇油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070 2020-06-07 10:10:00

  成国公世子夫人方氏很快就到了。

  待客花厅里,方氏与牛老夫人寒暄几句,入了正题:“听闻贵府大姑娘回来了,我实在为尚书夫人高兴,不知能不能见见大姑娘?”

  方氏说得客气,牛老夫人却不能怠慢。

  成国公乃开国四公之一,女儿先为太子妃,再为皇后,论门第,放眼京城能盖过成国公府的勋贵还没有。

  “那丫头受了些惊吓——”

  “那我去大姑娘住处瞧瞧吧。这几日流言四起,不瞒尚书夫人说,我这心里既惦着犬子,又惦着大姑娘。如今听闻大姑娘回来了,见一见也算把心放下一半。”

  牛老夫人笑道:“世子夫人太客气了,你去见那丫头岂不是折了她的福分。老身只是怕她状态不佳,在世子夫人面前失礼。”

  “怎么会,大姑娘历经万险从拐子手中逃脱,状态不好也是人之常情。”

  牛老夫人现在一听“拐子”这两个字就觉刺耳,吩咐婉书去晚秋居请冯橙过来见客。

  冯橙梳洗过,正与冯豫说话:“大哥这两日为了寻我,耽误了不少功课吧?”

  清雅书院在京中十分有名,冯豫与堂弟冯辉皆在书院读书,二人正为了今年秋闱苦读。

  只是冯橙知道,那段离奇经历中,兄长到底错过了三年一次的这场秋闱。

  母亲“病逝”,按大魏律服三年之丧者不得赴考。

  冯豫揉了揉少女脑袋:“书是读不完的,没有什么比把妹妹寻回来更重要。这两日三叔与二弟也在到处寻你。”

  “三叔他们都知道我回来了吧?”

  尤氏笑道:“知道了,你三叔今早还来过。对了,你舅母带着你表哥、表姐也来了,因为你还睡着,就请他们先回去了。”

  “是么。”少女乌湛湛的眸中瞧不出多少情绪。

  这时白露进来禀报:“姑娘,长宁堂来人请您去一趟,让您换上见客的衣裳。”

  冯橙略一琢磨,估摸着是成国公府的人。

  她才回到家,该来看她的差不多都来了,除了成国公府那边来人,想不出其他。

  见冯橙要换衣,冯豫退了出去。

  尤氏有些不安:“也不知是什么人来了,母亲陪你去吧。”

  “长宁堂没请母亲过去,母亲还是留下等我吧。我一个小辈去见客,说上几句也就回了。”

  尤氏是个软性子,又早早没了丈夫,在牛老夫人那里并不好过,冯橙自然不愿母亲往老妖婆面前凑。

  冯橙换好衣裳走出门,来福就跑过来亲昵蹭着她的腿。

  花猫被打理过,一改脏兮兮的模样,显出几分温顺。

  冯橙弯腰把来福抱了起来。

  长宁堂来的婉书吃了一惊:“大姑娘,您要带这只猫去见客?”

  冯橙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婉书劝道:“大姑娘,这只猫虽救了您,到底野性难驯,要是惊扰了贵客就不好了。”

  胡嬷嬷那张大花脸可太惨了。

  少女把怀中花猫抱得更紧了些,蹙眉道:“可离了来福我就心慌,要不你回去对祖母说我病了,起不来床。”

  这下婉书不敢多话了。

  成国公世子夫人还在那等着,若是没把大姑娘请去,她第一个要挨罚。

  “大姑娘请吧。”

  冯橙抱着猫儿往前走去。

  婉书稍稍落后一步,盯着那纤细背影暗暗纳罕。

  印象中大姑娘娇憨可爱,与现在不大一样。究竟哪里不同,一时又说不清楚。

  守在门口的丫鬟见冯橙过来,挑起帘子:“大姑娘到了。”

  屋内话音一停,成国公世子夫人方氏看了过去。

  走进来的少女眉眼精致,有着青裳白裙掩不住的昳丽。

  很快她的视线被少女怀中的狸花猫吸引去。

  还有抱着猫来见客的?

  方氏下意识对这种特立独行就没好感,暗暗皱眉。

  牛老夫人瞧了也不快,沉声道:“橙儿,这是成国公世子夫人。”

  冯橙抱着猫上前来:“见过祖母,见过世子夫人。”

  “这便是传闻中救了大姑娘的那只猫吗?”方氏心中虽不喜,面上却半点不露。

  冯橙垂眸看了来福一眼,笑道:“是呀,若没有来福,我就回不来了。”

  方氏细看少女,那苍白的脸色倒是印证了牛老夫人先前的话。

  “大姑娘能不能说说,当日是怎么出事的?”

  冯橙去看牛老夫人。

  牛老夫人神色严肃:“世子夫人问你,你就说。”

  如何出事的,她对家里长辈都说过了。

  “我与表姐从成衣铺走出来,见前边围了许多人,表姐就拉着我去看热闹。原来是有人在耍猴戏,可那只猴儿不知怎的突然扑向人群,引起一阵骚乱。我被人群冲散,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隐约感到有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

  方氏听着,心绪起伏。

  冯大姑娘是在与表姐逛街时失踪的,因而不只尚书府与官府盘问过那位尤姑娘,国公府也十分关注。

  据尤姑娘说,她与表妹看猴戏正看得津津有味,那猴儿突然就发了狂,表妹就是在人群骚动时不见的。

  一开始没人把冯大姑娘的失踪往别处想,可随着陆二公子同一日失踪,又有多名小贩瞧见与二人形容打扮一致的少年男女出城,私奔的流言就传得沸沸扬扬。

  听冯橙讲到如何被猫救了,方氏听不出漏洞,却不甘心次子至今全无消息,于是看少女越发不顺眼。

  “这样看来,是一场误会了。”

  牛老夫人笑着:“可不就是一场误会,赶巧了。”

  “那我就不叨扰尚书夫人了。”方氏扫一眼冯橙,笑容可亲,“大姑娘对那些流言可不要往心里去,世人无知最爱胡说八道,若与他们计较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冯橙微微抿唇。

  这话听来是宽慰她,实则其心可诛,这是提醒祖母她的存在会让尚书府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得罪过这位世子夫人吗?以至于让对方火上浇油,要把她推向更惨的境地。

  少女眼眸清澈,望着温婉可亲的妇人。

  明白了,在成国公世子夫人眼中,与她儿子扯上关系就是最大的罪过。

  少女盈盈笑着:“世子夫人说得对,我能回来就是天大的幸运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方氏嘴角笑意凝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