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逢春

第25章 赏赐

逢春 冬天的柳叶 2009 2020-06-19 10:10:00

  “冯大姑娘,你再仔细想想!”永平长公主听了这话,完全无法淡然。

  冯橙作出努力思索的样子,不确定道:“那男人眼角旁好像有一道疤……”

  “左眼角还是右眼角?”杜念问。

  冯橙拧眉想了片刻,语气有了几分肯定:“应该是右眼角。”

  那对男女的样貌她有些模糊了。

  要知道她那时候只是一只猫,想要知道什么消息太难了,那对拐子夫妇也只见过一次,并无多么深刻的印象。

  而她目前这种情况,详细描述出那对男女的长相亦不妥当,给出一个特征方便长公主府将来确认最合适。

  “冯大姑娘还记得别的吗?”

  冯橙摇摇头,面露歉然:“臣女真的想不起来了。”

  永平长公主扶着棺,竭力站稳身子:“翠姑,送冯大姑娘回牡丹园。”

  “是。”翠姑屈膝应了,走至冯橙身边,客气道,“冯大姑娘,请随我来。”

  走在回牡丹园的路上,翠姑余光一直打量着身旁少女。

  今日能找到郡主多亏了这位冯大姑娘,可也是因为冯大姑娘,彻底打破了长公主府上下对郡主还活着的奢想。

  一时间,她竟不知该以何种心情对待这个小姑娘了。

  牡丹园中已经开宴,众贵女食不知味,满脑子都是冯大姑娘被长公主带走的事。

  到底是为什么啊?

  冯桃吃得香甜,对贵女们的好奇毫不关心。

  突然一角红裙闪现,小姑娘眼睛一亮,欢喜喊道:“大姐!”

  众女立刻看过去,就见永平长公主身边的女官正陪着冯橙走过来。

  走到近前,女官停下,笑道:“冯大姑娘不是第一次赴宴,随意就好,我该回去向殿下复命了。”

  冯橙微微屈膝:“劳烦了。”

  等女官一走,冯桃立刻冲冯橙招手:“大姐,来这边坐。”

  冯橙顶着无数道视线走过去,被冯桃拉着坐下。

  “大姐,你尝尝这个鸡髓笋,好吃呢。”

  没等冯橙吃完,冯桃又夹了一筷子云片火腿放入她碗中:“这个火腿味道也好,大姐你快尝尝。”

  ……

  眼瞅着冯桃把今日宴席上口味不错的几道菜都夹了一遍,有几名贵女连维持淑女形象都忘了,眼角直抽。

  这个时候,正常人不该赶紧问问长公主为何把冯大姑娘带走?

  盯着冯橙面前堆得冒尖的碗,众女一口浊气憋在胸腔,不由看向冯梅。

  冯梅捏着筷子,艰难维持着脸上平静。

  一个个都看她干什么,没见她正被一个府的姐妹排挤嘛!

  可若一言不发,就更尴尬了。

  冯梅抿了抿唇,摆出关切神色:“大姐,你今日不是在家休养么,殿下为何叫你过来?”

  冯橙看冯梅一眼,笑眯眯道:“我也不知道长公主府为何来请我。”

  见冯梅还要问,她笑意更深:“贵人的心思怎么猜得出。二妹还是尝尝云片火腿吧,确实好吃。”

  没有得到答案,众女那颗被好奇与酸涩煎熬的心越发难受了。

  女官回到迎月郡主院中,永平长公主靠着黑漆棺眼睛通红,显然痛哭过。

  杜念站在不远处,沉默无言。

  女官微垂着眼走过去:“殿下,已经把冯大姑娘送过去了。”

  永平长公主木然点了点头。

  杜念心中难受,温声道:“永平,你先回去休息吧,后面的事交给我处理。”

  就算暂时不能为灵儿好好治丧,也不能让她躺在随便买来的棺中。

  永平长公主看了杜念一眼,靠着棺材一动不动:“我要在这里陪灵儿。”

  “永平——”

  永平长公主冷冷打断杜念的话:“本宫什么都明白,但本宫就要在这里陪着灵儿,直到抓到害她的凶手!”

  杜念劝不下去了。

  妻子对他自称本宫时,便是忍耐到了极限。

  “好,我们一定很快就能抓到害灵儿的凶手。”杜念伸手想揽住妻子日渐瘦削的肩膀,手在半空停了一瞬,默默放下来。

  有些事一旦发生,就再也回不去了。

  永平长公主没有理会杜念,强打起精神交代女官:“把小五送到牡丹园,对冯大姑娘说是本宫赏她的。”

  等抓到那对男女还要冯大姑娘去认人,在此期间,她不想看到那个小姑娘有任何闪失。

  一个大意让她失去了女儿,她不会再大意一次。

  沉浸在丧女之痛中的永平长公主此刻还顾不得想别的,只有一个念头很清晰:一定要保证冯大姑娘安全。

  牡丹园中宴席已经到了尾声。

  众女撬不开冯橙的嘴,心中发酸。

  长公主虽没有给冯大姑娘赏赐,却叫她陪着喝茶了,这份殊荣可不比赏赐差。不管什么缘故,这次赏花宴最出风头的就是冯大姑娘。

  “冯大姑娘。”

  女官一出声,众女立刻看过去。

  冯橙起身应了。

  女官一指跟在身后的侍女:“冯大姑娘很投殿下眼缘,这个丫鬟是殿下赏你的。”

  众女呆了呆,不由睁大了眼。

  赏了冯大姑娘一个大活人?

  赏赐侍女可比赏赐物件光彩多了,以后有这么一个出身长公主府的丫鬟伺候着,行事都会便利许多。

  冯橙也有些意外。

  她送出那封信,就是想借得长公主青眼的风声令祖母忌惮,改变目前寸步难行的处境,没想到结果比她想得还要好。

  “谢殿下赏赐。”冯橙真心实意道谢。

  女官客气笑笑:“这是冯大姑娘应得的。对了,冯大姑娘来时坐的长公主府的马车,回去时就还是坐那辆马车吧,省得与姐妹们挤。”

  冯橙从善如流应了。

  宴席散了时,众女余光还忍不住往冯橙那里瞄。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得了长公主赏赐的丫鬟,来回还坐长公主府的马车,冯大姑娘怎么不上天呢?

  冯橙没理会那些意味莫名的眼神,上了马车问那名侍女:“你叫什么名儿,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十四岁,平时别人都叫奴婢小五,请您赐名。”

  让她赐名?

  冯橙看着秀美可人的小丫鬟努力想了想,道:“那就叫你小鱼吧。”

冬天的柳叶

感谢牟木打赏的两万币,感谢大家的支持,等新书上架后会双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