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沙雕少女的梦境手札

第五章:原主还活着

沙雕少女的梦境手札 浮生半离笙 2942 2020-04-22 00:32:04

  “啧,这么低级的心法练了干嘛鸭。”

  墨离被这突然的一声女音给惊到了,旋即遮开了眼,轻蹙着眉打量着眼前近乎透明的魂魄,暂时放弃了修炼,斟酌着开口:“兮沫离,你还活着?还是说,这只是你的一抹执念?”

  “……哼。”沫离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占据了她身体的女子。

  “……”我干嘛了啊。墨离也有些无语,静静等待着眼前魂魄的后文。

  “我自是已经死了的,”沫离顿了顿,看着眼前她的身体有些出神,“只不过从你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不知怎的我便慢慢的又有了些意识,便下意识的跟着你身旁,混混沌沌的,不知该干嘛,直到你来到这房间了,我才彻底清醒了过来,然后发现只要跟着你我的灵体便慢慢的变实了些,不过我也发现,我无法离开你超出十米的距离,所以不管你去哪儿,我都会被动的跟着你一起。”她有些落寞的讲着。

  墨离沉吟了片刻,这大概都是主上的功劳了,只是她猜不透主上这么做的用意,看了眼眼前近乎透明的魂魄,还是开口了:“既然你跟着我可以恢复,那便一直跟着吧,总有一天可以恢复到实体的感觉,到那时,我想主上应该会给你安排一具新的身体的。”

  “真的?!”沫离落寞的神情一扫而散,惊喜的看着墨离。

  墨离看着沫离亮晶晶的眼神,却又给浇了一盆冷水下来:“主上虽是可能你安排一具新的身体,但这也是要你自己努力争取的,得过了主上设置的七七四十九关才行,不然那具身体是不会接纳你的。”

  “哼,你看本小姐怂过吗?”沫离气鼓鼓的瞪着并不把她当回事的墨离。

  墨离忽地想起了刚才打断她修炼的那句话,有些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原主,这人,有点东西呢。

  “你若是不怂,自是极好的,只是,你就这般自信吗?”

  沫离骄傲的扬了扬头:“本小姐我的实力摆在这呢,为何不自信!”

  “你若真那么有实力,又怎会死掉呢。”好似是真的对此事十分疑惑迫切求解一般,如果忽略掉墨离眼中的那一份笑意的话。

  “哼,我是真的很有实力的!至于为何死了,这是个意外,我当时因着无聊便将计就计得去了魔兽森林,没想到那里……”似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画面,沐离浑身上下止不住的发抖。

  看着沫离这般模样,墨离心中有了个大概的轮廓,倒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安慰着原主:“好啦,没事了,往后我会护着你的,而且有主上在,你不会死的。”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竟觉得这女子娇怂的模样像极了她的好闺蜜白鸢,而且毕竟是她夺走了原主的身体,那护她一世便也无妨。

  沫离在墨离的安慰下终是不再抖得像筛糠一般了,神智逐渐归位:“对了,你说的主上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啊?”

  “你不是一直跟着我身旁吗?你没见着?!”

  “我也不是一直跟着你身旁的,偶尔会莫名其妙的有一道什么东西把我关住了似的,黑乎乎的,什么也见不着,什么也听不见,过了不知多久,才见到你。”沐离思及此,有些烦燥:“这大概是你所说的那位主上的手笔了。”

  墨离有些呆愣,看来原主被关住的那些日子里,应是她正在和主上谈话了,主上要将原主复活,却又把她塞到了原主的身体里,墨离越发看不明白主上的行为了,明明只要过些时日,她的身体便能修复了,并不急于一时……

  “吱——呀”房门被推开的声响打断了墨离的思绪,她想,大概是冷汐她们回来了。

  刚想八卦一下看到齐王活春宫的民众场景,便被一个温暖而陌生的怀抱止住了开口的欲望,本是在被抱住之前凭着直觉想要躲掉,但是这身体却并不抗拒这个怀抱,反而很是喜欢,定在了原处,便只好放弃了挣扎,但是脑海中的资料并无此人,只好看着原主等个解释。

  沫离眼睛红红的,语气哽咽,控制了一下情绪,缓缓开口:“这是我哥,因着某些原因,以后再和你细讲,总之并无太多人知道他的存在。”

  想到资料,墨离心中感叹,原来主上办事并不是那么靠谱,不过她并不习惯拥抱,双手推开了眼前温润如玉的大公子,看着大公子泫然欲泣的模样,无奈的开口道:“哥,我没事的,别哭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嘛。”墨离伸手将男子的眼泪轻轻拭去。

  “离离,是哥哥不好,没能护着你。”兮洛南心疼的望着墨离,心中暗暗发誓绝不能再让离离受到一丝伤害了,那个草包齐王定是无法伤到离离的,这幕后之人又是谁呢,兮洛南紧蹙着眉,眼神也没了温润,只剩下丝丝寒凉。

  一旁的阿飘沫离看着兮洛南这般模样,心中更是难受,想抱住兮洛南,手却直接从兮洛南的身体穿了过去,只好失望地虚抱住他,一遍又一遍的哽咽的说着阿洛,我没事的,不要难过了。

  只是除了占据她身体的女子之外,旁人是看不到她,摸不着她,更听不见她讲话的。

  墨离看着眼前的兄妹,不禁想到了白鸢,也不知道那傻丫头得知她死亡的消息该如何活下去……

  兮洛南此时定定地望着有些走神的墨离,生怕此时只是一场梦,下一秒便会消失。

  感受着手中握着的温暖,兮洛南才愿意相信这不是场梦了。随即拉开墨离的衣袖,细细把脉,确认并无什么内伤之后,担扰的询问着墨离身上可有不适。

  墨离轻轻摇了摇头:“哥,我身体很好,你别多想,倒是哥哥你,近日如何?”看着眼前男子眼下的一片乌黑,定是没休息好的,想来白鸢也是如此了,墨离伤神的想着。

  已经从得知妹妹还活着的惊喜中回神,变得冷静的兮洛南敏感的注意到了墨离的称呼,离离从来不叫自己哥哥的,不可能从魔兽森林平安归来便改了称呼,但这气息的的确确是离离的没错,如此,便只有夺舍或者借尸还魂了,而这第2个可能性,他并不敢相信,毕竟夺舍的话,还有机会让离离回来,兮洛南的眼神逐渐冰冷,放开了墨离的手,冷声质问:“你是何人?”

  墨离愣了愣,望向了一旁眼圈红红的原主,一直注意着墨离一举一动的兮洛南自是不会错过她这个行为,望向了墨离注视着的地方,却除了文玩字画外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莫非,离离在那?

  沫离吸了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我从来不喊他哥哥的,一向喊他阿洛,刚才忘告知与你了。”

  “……”事已至此,要不要告诉他真相呢,好像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小公子莫激动嘛,此事说来话长啊。”墨离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放弃隐瞒下去了。

  兮洛南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你将离离夺舍了?”

  “唔,才不是呢,都说了此事说来话长,听姐姐我慢慢讲嘛。”想通了的墨离此时也无所谓了,起身走向了茶桌前坐下,慵懒的支着头,想倒杯茶水慢慢讲,却失望的发现一滴茶水也没有,啧,也是正常的。

  似是察觉到了女子的想法,略微思索了一下,心念一动,墨离便置身于一片山清水秀的美景处了,而那小瀑布旁还有十里桃树,离瀑布最近的桃树下有一石桌,桌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墨离的适应能力极强,飞身于桃树之上,慵懒的倚着,又用灵力使茶杯到了自己的手中,享受的品了一口,闲闲望着兮洛南。

  “这是我随身的小天地。”兮洛南望着眼前喧宾夺主的女子,冷冰冰的解释道,毕竟离离的生死还未可知,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心情装的像平日里一样温润如玉了。

  墨离看着兮洛南这般模样,倒也没再吊着他。

  “兮沫离还活着,但我确实也没有夺舍她,其中的原因嘛,不可说,不过兮沫离当初在魔兽森林确实也是死了的,”墨离望了眼跟在兮洛南旁边的原主,顿了顿:“总之她的身体现在被我暂时使用着,她也因此以魂魄的姿态活了过来,但是她无法离开我十米,不过一直跟在我旁边,她的魂魄会慢慢的变得更加实体,也就是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墨离指了指兮洛南身后,好心告诉他,沫离就在他身旁。

  在这小天地里,除他之外,其他人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只能说真话,因此他自是相信女子没有骗他的,所以,离离还活着!

  兮洛南有些呆愣的望着墨离指着的方向,泪珠悄然落下。

  

浮生半离笙

啊,我卡了,,,这大概就是没有大纲的快乐,,,可是大纲要怎么写呀?qwq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