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娘娘带你混三国

第十四章 声东击西

娘娘带你混三国 米腿 2391 2020-05-01 23:49:27

  蒋焘见到东面城墙防守严密,便让部众停下来休息。

  然后命令先锋营和他绕道西门进攻,而黑虎则留在东面准备佯攻!

  很简单却也很实用的一招,声东击西。

  蒋焘为什么会这样选择,一是仗着自己武艺高强,二是仗着先锋营勇猛。

  作为偷袭的小股部队,蒋焘有绝对的信心拿下西城门,直接攻进吴县县衙。

  时间就这样在黑夜中慢慢流逝。

  蔡䓃在得到守城将士回报后,得知有一股敌人在城东出现,但是只是休整,并没有发起进攻。

  他的内心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群黄巾军是怕了。看到城墙上守卫森严,他们胆怯了!

  这是个好兆头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他们一磨蹭,这士气低落,攻城绝对没有胜算。

  反而自己这一方的守城胜率将会大大增加。

  蔡䓃内心虽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反而与县丞与县尉商议起来。

  县丞名叫周时阳,是县令父亲羊续的门徒,之前跟随羊续围剿过黄巾军,见多识广,因此腹中颇有计算。

  “老大人,这群黄巾贼匪在此修整无非是两手准备。要么修整好攻城,要么修整好撤退。”

  “要是撤退,我们到无需多虑。但是若是攻城,我们也还需积极应对。按照以往的惯例,黄巾军攻城,最爱里应外合,其次是声东击西。”

  “此次县令负伤,黄巾贼子料定我城中混乱,很有可能派精兵偷袭,攻破一处城门,这样一来,吴县县城将无险可守,百姓定遭荼毒!”

  “哦!黄巾贼子,如此狡猾,依你之见该如何应对!”蔡䓃见周时阳说的头头是道,便也十分认同。

  “应对之策倒是简单!以不变应万变!”周时阳摸了摸山羊胡子,笑着说道。

  “以不变应万变?此话怎讲?”蔡䓃不解。

  “不变之意是吊一只精干队伍于城中候命,而四处城墙留下少量人看守就行,等到黄巾军真正攻城之时,便可以知道哪个方向是主攻方向,我们再派这支队伍快速支援就行了。”

  “嗯,言之有理!那具体该如何安排!”蔡䓃点点头。

  “以我之见,四面城墙每面留守100人,剩下的便成为预备队,由县尉带领候命,等到哪面城墙告急,我们就支援哪面城墙!”

  “那如何知道敌人的正真主攻方向,由谁判定呢?”蔡䓃终于想到了要点。

  “哈哈!自然是再下!老大人只管坐镇中军,我们定然确保吴县无忧!”周时阳站起身向蔡䓃拱了拱手。

  “哈哈,如此安排,你可就身处险境!”

  “老大人放心,城墙之上,那黄巾则贼子也上不来。再说,我和县尉都是四品聚气境的武师,寻常人等可伤不了我们!”

  “嗯,那吴县就拜托二位了!”蔡䓃摸了摸花白的胡须。

  周时阳和县尉便起身告辞。

  待二人走后,蔡䓃才缓缓坐下,这二人虽然是他好友羊续的门下,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手下。

  她女婿羊道让他主持吴县大局,不过是让他混一份功劳,他之前做的这些事已经足够了,等真正开战后,他反倒做不了什么事,只能在县衙等待。

  这县丞周时阳和县尉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主动请缨,把战事的指挥权都揽了下来,防止蔡䓃临阵瞎指挥,到时候可不是死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了,那可是关乎全成老百姓的安危!

  当城中正在紧锣密鼓的安排时,城外准备偷袭的蒋焘等人已经来到了西城门不远处。

  这群老油条一个个都参加过战斗,纪律严明,走起路来几乎不会发出声音。

  因此他们到达西城门之时,城墙上的守军毫无察觉,依旧警惕地来回走动巡查!

  蒋焘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便叫人往南走,绕道南城门发信号,让黑虎带领黄巾军大部队在东面发起佯攻。

  一炷香之后,一三道火光隐约亮起,几乎同一时间黑虎就看到了信号。

  于是他便下令点燃火把,下令攻城。

  此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月亮被乌云遮蔽,西北风已然刮起,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条条火龙散开成了一片火光闪耀的星海,在城墙前的黑幕上铺开。

  城上的守军立刻发觉了敌军的行动,立刻发出了警报。

  在城墙上巡视的周时阳立刻就感到了东城墙上!

  “敌军有多少人?”周时阳一上城墙立刻询问守卫的队长!

  “回稟大人!目测火把的数量在一千五百左右!”队长慌张的回答!

  为什区区八百人的黄巾军的队伍,看上去有一千五呢?因为黑虎下令每个人打两支火把,以虚张声势,吸引目光,为蒋焘争取机会!

  “这么多?”县丞周时阳扶在城垛上向外望去,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正铺天盖地而来!

  “东城墙还有多少人?”

  “108个!”

  “糟了!赶快去其他城墙求援,让他们每个城墙调五十个人过来!”周时阳知道,这区区一百人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但是此时还不是调动县尉带领的四百人的时候。

  “是!”手下传令官立刻前去传令。

  “弓箭手准备!瞄准最前面的火把!”周时阳看到敌军冲到城池下五六十步的样子,便大喊道。

  “放!!”片刻之后,周时阳发出了命令,四五十只长弓发出了声响。

  砰!砰!砰!

  箭嗖嗖的飞出,黑暗之中能够射中目标的都是少数,但是只要数量够,命中目标也简单,四五十之箭至少射中了十来个目标,一声声惨叫响起。

  黄巾军的脚步顿时有些停滞,不少火把还有后退的迹象。

  黄巾军是属于农民起义,武器装备本来就简陋,根本不可能像吴县守军一样配备大量弓箭。

  因此一旦攻城,那么遇到守军的弓箭乱射就只能硬抗,而没有有效的反击手段。

  所以,当听到城墙上的弓箭声响起之时,不少人都慌了神,当中箭的惨叫声响起时,不少胆小的都已经开始后撤。

  按照平常来说,是不会出现这种还没开始攻城,就撤退的现象,但是今天情况非常特殊。

  第一,时间是晚上,黑暗之中恐惧感十足,即便有火把,但是能够照亮的距离有限,人们对于黑暗的恐惧支配了他们的大脑。

  第二,这是一群老弱病残组成的杂牌军,精装都被编入到冲锋营,给蒋焘带走了,留给我虎带领的只有一些老弱,因此军心不稳。

  第三,黑虎的声望远没有蒋焘的高,压不住下面的人!

  加上是攻城之战,所以很多黄巾军并没有打算死战的念头,都是见了好处就上,见了硬骨头就跑的货色。

  黄巾军一乱,周时阳在城墙上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城下的黑虎正极力约束,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情况有些不对劲!火把一下子熄灭了三分之一,恐怕这是敌人虚张声势!”县丞周时阳对敌经验丰富,一下子看出来破绽!

  “这群敌人的素质太差了,而且意志不坚定,怕是佯攻!玩的怕是声东击西的把戏!”周时阳冷下一声,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