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自请下堂

死契

重生之自请下堂 阴历十三月 1694 2020-04-20 19:05:00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还是那顶熟悉的白纱帐。唉,又梦到以前的事儿了。白芷有些头疼地晃了晃脑袋。

  “迎春?”

  “哎~”门吱呀一声,迎春应声而入:“小姐不再多睡一会儿吗?”

  白芷有些头晕地摇了摇头,“我……睡了多久?”

  “约有半个时辰。”看小姐嗓子还是有些喑哑,迎春忙沏茶奉上,“小姐喝口茶,润润嗓子罢~”

  喝完茶,白芷揉了揉眉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向迎春问道:“杨家、柳家……和司马家可有帖子送来?”

  “老太爷、老爷和夫人都已经吩咐过了,小姐养病这几日,一概不许他人惊扰,所以柳家和杨家就算有帖子,也是递不到沁芳院的……”看白芷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迎春以为自家小姐是在担心司马公子,“小姐不必忧心,司马公子身子好得很……虽然府里不让说,但司马公子亲自下水救了小姐的事儿当时很多贵人小姐都瞧见了的,根本瞒不住。”说到这里,迎春脸上挂了喜色:“小姐这回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等小姐大好了,小姐与司马公子的婚事也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儿,咱也不用再提防柳姑娘了。而且她害小姐差点儿没命,老爷和夫人肯定也不会放过她!”

  迎春不知道的是,她说的越多,自家小姐却越心乱。之前她嫌知道自己被司马南所救的人不够多,如今却恨不得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儿。现在自己这副小身板子连院门都走不出去,但又不能明着告诉母亲:过几日司马府的人要来,娘你记得帮我推了啊,我现在不想嫁了!

  “好了,”白芷脑袋隐隐作痛,“让剪秋进来吧。”

  以前小姐一听到司马公子的消息都会很开心的,如今怎么一醒来,反而态度冷淡了许多?难道小姐不想嫁给司马公子了……不,肯定不对!一定是小姐生气司马公子没有亲自来探望吧,嗯,一定是这样!迎春念着小九九,躬身退下去喊剪秋。

  须臾,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丫鬟打帘进来,怯怯地向歪在塌上的白芷行礼问好。

  “小……小姐,您有事找奴婢?”

  “你这些天过得还好么?我一醒来就听半夏说你被贬成了二等丫鬟,这段时间我也是时睡时醒的,顾不上你……”

  “小姐……”剪秋以为小姐终于决定要发卖了她,这些天堆积的惶恐不安终于决堤,身子抖擞着不住磕头:“小姐,小姐,奴婢知错了,求您不要发卖奴婢,求您了,奴婢下辈子给小姐当牛做马……”

  白芷一看,地板被剪秋磕得咚咚作响,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其实,当日也是自己下令剪秋走开的,那件事完全不怪她。但自己又不得不责罚于她,否则,便是打了母亲的脸面,也是打了自己和白府的脸面:“……杨府的事儿,我不怪你,但责罚是一定要有的……你,可明白?”

  剪秋抬起青肿的额头,凄切地看了小姐一眼,随即又认命地低下了头:“……奴婢……明白,只求小姐允许奴婢继续在沁芳苑伺候……奴婢除了白府,再无其它去处了……”

  白芷叹了口气。剪秋和迎春、半夏、冬葵一样,是以死契身份卖入白府的,刚进来时才三岁多一点,陪着自己一起长大。前世,她为了怕被人瞧出破绽,醒来后立即命人将她的舌根手筋剪了,并找来人牙子卖到了南方去。如今,想起自己以前嚣张跋扈,对身边的丫鬟也并不好,但迎春等人却从未背叛过她……

  “……你去找白管家领十杖责罚吧”,说完又看向旁边的迎春:“你也跟着一起去,跟白管家说,既然母亲已经罚过了,以后剪秋便仍留在清芳院当差。”

  剪秋闻猛然抬头看向小姐,完全没料到一向冷心肠的小姐真的会放过她。而且还要派迎春姐姐跟着一起去,也就是说挨板子的事儿也不用担心……自从知道死契的含义之后,她就做好了随时被主子抛弃的命运……没想到……“谢谢,谢谢小姐!”剪秋朝小姐又磕了个响头,这回少了几分恐惧,多了几分臣服。

  “是!”得知一起长大的小姐妹不必和自己分开,迎春亦是高兴极了,拉着剪秋领命退下。

  须臾,半夏进来换冷掉的茶水,见小姐仍懒懒地在软塌上窝着,便沏了杯茶水送过去,笑嘻嘻地说,“小姐这样子,像极了后花园里的梅花仙子!”

  白芷噗嗤一笑,明白她是知道了剪秋一事,手中海棠绢官扇顺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你这丫头消息倒是灵通,不过,你家小姐可不是心善的仙子,而是想要补牢的蠢人。”

  半夏佯装被打得疼了,捂着“受伤”的肩膀,跳到了迎春旁边,嘻笑说,“小姐又胡说了,小姐才不蠢,要是真比起来,小姐就算是做状元,也是当得的……”

  沁芳院这边笑声连连,春熙巷的柳家则是剑拔弩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