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自请下堂

登徒子

重生之自请下堂 阴历十三月 1976 2020-05-09 00:52:35

  柳若茹被司马南这一番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发出一声脆响,翻倒在桌面上。柳若茹紧张得有些语录伦次:“茹儿……茹儿今日只是想来提醒司马哥哥,莫要着了白家小姐的道……我,我不是……”

  司马南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儿被吓到了,又心疼起来,都怪自己太孟浪了,负舟说对喜欢女孩子得徐徐图之,果然是没错啊。

  “我自然知道二妹妹只是担心我!不过……”司马南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眼中满是真诚:“不过我也想让二妹妹明白我的心意……”

  柳若茹有些慌乱。她确实幻想过哪天司马哥哥哪天会对她表明心迹,但,也应该是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或者,在长辈面前。如今这种情况……

  “那白家小姐虽然算计于你,但……她想必也是极喜欢你的……我虽然……可茹儿配不上司马哥哥的喜欢……”想起母亲和姐姐的叮嘱,柳若茹又是欢喜又是忧愁:“既然……既然司马哥哥已经知道了白家小姐的事儿,那……那茹儿就先回去了。”

  说完,柳若茹欲夺门而出,却被司马南一把拉住了衣袖:“茹儿还记得去年的桂湖荷花吗?”

  闻言,柳若茹终于忍不住缓了脚步。她如何不记得?那是她初见司马哥哥的地方,当时还差点儿闹了误会。

  桂湖的荷花很有名,一到夏季,满湖的荷花连接盛开,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跑那儿去吟诗赏荷。

  平常桂湖边的画舫她是租不到的,但碰巧那几天阴雨连绵,贵人小姐们不爱雨天出门,省得湿了衣袍,这才被自己捡了漏。

  她喜欢雨天,被烟雾笼罩的帝都,少了几分刻薄,倒有些江南的婉约来。所以,她也比趁雨天拉了翠儿偷偷溜出去。或是在小茶楼找个靠窗的地方喝茶赏雨,或是到郊外的临渊寺去。去桂湖,也只是那天突发奇想……

  “小姐,咱们该回去了吧?出来太久,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急什么?反正一到下雨天爹爹就会在书房待一天,而娘干脆就待在院子里哪儿都不去。”

  “可是……可是再要再过两个时辰恐怕天就要黑了……小姐咱们还是快点儿回去吧……”

  “好好好,你看,那片荷花开得最是茂盛,你往那边再划一划,我摘朵荷花就回去。”

  “那荷花长得比我们还高嘞,小姐,何必要往那边去?”翠儿嘴上不赞同,但还是依柳若茹所指的方向划去。这片荷花开在偏僻处,因为花只零星开了几朵,所以少人画船经过的痕迹。

  待终于靠近一朵开得正盛的花朵,翠儿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不免有些着急:“不好了小姐!我们这是在哪儿呀?”

  柳若茹环顾一圈,发现自己的小舟已经被一圈翠绿围住了,也是心下一慌,但还是马上冷静下来:“不碍事,这儿就我们一条船来过,等下我们寻找荷花的折痕,定能原路回去!”比起这个,还是把近在眼前的荷花折回去更重要:“翠儿,你再往前边一点儿嘛!轻一点,我们把它折回去,放在前日姐姐送的那个墨绿瓷瓶里,定然好看!”

  “小姐可别再往前走了,不然咱们的船可要撞上了!”翠儿刚要摇桨,却被冷不丁冒出的男子的声音给吓住了:“谁?!”

  “小姐莫慌,在下司马南,字时雍,若非情急,万不会惊扰小姐。”

  翠儿却丝毫不为所动,压低了声音商量道:“小姐,咱们不要那花儿了,赶紧回去吧,万一……”

  柳若茹有些犹豫,那声音文质彬彬的,想必人也不坏。不舍地看了那朵粉红好几眼,终于还是理智占了上头:“你与他道声谢,我们就走吧?”

  “小姐何必道谢?反正咱跟他谁也瞧不着谁……”翠儿不想麻烦,却被小姐瞪了一眼:“人家好意提醒我们,可不就是救了咱们一次?道声谢是应该的。”

  “好嘛……”翠儿不乐意地嘟了嘟嘴,她总疑心那声音的主人是个登徒子,但还是乖巧地清了清嗓子,回应道:“那多谢公子出声提醒了~”说罢摇起桨就往后退去。

  一路仔细辨认了来时的路,折腾好一会儿,两人终于回到岸边。柳若茹正撑着伞站在一边等翠儿结清船资,却见一年轻公子缓缓超她走来,手里捧着一朵荷花,模样甚是熟悉。

  公子星眉剑目,眼神微冷,但所有温柔都聚集在了嘴角:“小姐,你的荷花落下了。”

  柳若茹回过神来,粉色从对面公子的手中捧着的荷花悄悄爬上了自己脸颊。原来,他就是刚才那个在荷花从中的公子,没想到他竟然帮她把花折了送来,而且还一副好颜色!

  屈膝还礼,柳若茹羞涩地接过递过来的荷花:“……多谢公子了……”

  “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我……”柳若茹刚想回答,却听得翠儿唤自己,“我先走了……谢谢……”

  后来,柳若茹又有几次“偶遇”到司马哥哥,两个人也越走越近……

  “自看见二妹妹的第一眼起,你的身影就同那朵荷花一样,印在了我心里……那天你虽然没说自己的名字,但我还是向船夫打听到了柳家,知道了你。后来的数次‘偶遇’,都是我的刻意之举,因为我想认识你,走进你,了解你……二妹妹,我……我喜欢你。”司马南鼓起勇气,干脆一股脑将藏着心底的话都挖了出来。

  空气中芙蓉糕的味道越来越弄,沁进了柳若茹心里。“司马哥哥这些话,不该说给茹儿听……茹儿该回去了。”说完,柳若茹将袖子一挣,脚步轻快地出了门,回身掩门的时候,瞪了还在发愣的司马哥哥一眼,随后飞快下了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