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的年年岁岁

就当是自己人

你是我的年年岁岁 安思知 2699 2020-04-28 12:36:05

  裴南看着手机里女孩儿发来的消息,挑挑嘴角,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对面异常腼腆的箫岁和浅笑倩兮的姚幸烟,给薛绯囡回了句好。继而对着对面聊得正欢的两人:“年年和阿囡要过来了,应该一会儿就到了,多点几个菜吧。”

  忽略了神情一时间变得僵硬的姚幸烟,裴南看向有些怔愣的箫岁,嘴角勾起了一抹调侃的笑。

  气氛突然沉闷下来。

  过了一会儿,薛绯囡发消息说已经到了,还没等裴南站起身来,就被身边人抢先一步按住了肩膀。箫岁看了姚幸烟一眼,分辨不出神色:“我去外面接她们,你们先吃。”说完,他大步向外走去。

  姚幸烟捏紧了手中的筷子,缓缓舒出一口气,片刻,笑容比方才还要明媚。

  可是裴南注意到了她僵硬的神色和用力的手指,眸中极快的闪过一丝厌恶。

  箫岁走到了火锅店外,一眼看到了几乎与黑暗自成一体的女孩,她今天的装扮格外精致,俏皮中带了一丝平常没有的诱惑。衣角闪着亮片,璀璨耀眼,神情冷漠,不像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那个宋年年。就连薛绯囡今天也是如出一辙的精致装扮,没有了风风火火的性子,两个人站在一起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两个字:“找事。”

  宋年年一偏头,看见了站在店门口沉默看着她们的箫岁,片刻,她绽开一个好像极为熟捻的温柔笑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是箫岁就是看出了几分疏离的礼貌。

  他有点儿不爽,没来由的气闷。

  宋年年朝他点点头,迈开腿就要进去,箫岁闻着她身上平时没有的玫瑰馥郁的香味,抿抿唇,拉住了她的胳膊。

  薛绯囡见此,冲着箫岁翻了个不能再鄙视的白眼,自己率先走了进去。

  宋年年停了下来,也没有像平常一样直接大叫着生气,她不动声色抽回手腕,看着他,极为亲近的样子:“怎么了?”箫岁看着她平静的眉眼,堵在胸口的道歉怎么也说不出口,他一回头,看见屋里有些拘谨看着他方向,见他看过来轻轻一笑的姚幸烟,深呼一口气:“宋年年,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说,你们今天这样是想干什么?不要告诉我真的是久别重逢想念幸烟,她刚回来,还不太适应,有什么你冲我来,不要...”

  话还没说完,宋年年已经变了神色,虽然看起来还是那副亲昵的样子,可是箫岁看得出来,她眸子里最后一分的期待和熟悉已经不见了,他开始有些慌,又扯住了她的胳膊想要解释,宋年年已经冷笑了一声,迈开步子往里面走去,只剩箫岁一个人还呆站在门口,手在半空僵着。

  “这么热闹呐?我来晚了,可不要怪我。”宋年年拎着包,快步走向座位,好像真的那么迫不及待似的,脸色温温柔柔,眉眼舒展,笑的让人挑不到错处。姚幸烟看着她,颇有些疑惑,刚刚箫岁还在跟她说,宋年年这些年脾气愈发大,让她不要多计较,忍耐着些,惯着些,怎么现在看着她完全是对待老友的热情恳切的样子啊?

  宋年年一偏头,对上姚幸烟疑惑的眼睛,笑的愈发灿烂:“幸烟回来啦?就是知道,我才急匆匆的从床上跳起来赶过来的,真是漂亮了好多,都快认不出来了。”女孩笑眼弯弯,语气却莫名让她联想到过年回家看见的七大姑八大姨,姚幸烟点点头,打了个颤。

  箫岁一回来,莫名感受到了几分家里来客人妻子热情招待的氛围,他摸摸鼻子,压下心中浮起的一抹怪异,还在原来的位子上坐下。

  薛绯囡挑挑眉毛,性子没有半分收敛:“姚幸烟,你这次回来,不会跟我们一个高中吧?”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有些尴尬,连一向不拘小节快言快语的华邵都感受到了一份硝烟气,涮着羊肉不敢说话。

  姚幸烟还是柔软的一笑:“是呀,我也是读明雅中学,下周就插班进来了,请大家多多关照呀。”华邵一听,自以为找到了一个打破尴尬的切入点,兴奋的说:“那你能不能想办法去年姐阿囡那个班?也好有个照应!”话音刚落,刚刚打破一点的冰冷气氛又沉默了。宋年年脸上温柔亲切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手伸到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一把肇事者的腿。华邵嘶的咧嘴,不满的看着她,确不敢说什么。

  片刻,宋年年又热情的开口:“幸烟,很高兴你能回来,这是给你的见面礼,以后的日子还是要互帮互助啊。”裴南轻轻淡淡的跟着说:“对的,姚幸烟你就当是自己人,收下吧。”

  箫岁皱皱眉,显然觉得裴南态度有些不对,虽然他也绝对觉得当年的事情是姚幸烟的错,但是这么多年了,宋年年也已经有了别的喜欢的发展方向,就不必一味揪着不放了吧?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真要僵着一辈子?

  于是他又准备解围,没想到宋年年还要快一步,她看了一眼裴南,有些娇嗔的说“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幸烟凭自己的本事去国外进修几年,一回来你就把她当外人了?”又关切的看向一直作柔弱姿态的姚幸烟,温柔的说:“你就收下吧,不用顾虑其他,权当做朋友的一份心意,不要有负担,这礼物送出去我们就没想着让你还。”

  姚幸烟抽抽嘴角,神色已经有些崩溃,:“那我就收下了,多谢年年了。”

  裴南在一旁暗暗叫好,这年年故意的吧?什么叫凭自己本事?还不是在影射姚幸烟当年那破烂事儿?还顺带提了一笔姚家家道中落,没听见吗,人家都不指望她还礼!

  裴南这边暗自忍耐努力不笑出来,一边的箫岁却是很欣慰了,还以为宋年年薛绯囡两个能直接跟人掐起来,没想到这么体贴,还帮着解围,实在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看着宋年年白皙的手臂上被他掐出来的一抹红印子,箫岁又十分的愧疚,一会儿得找她道歉才行。

  宋年年抬手喝杯中的茶,抿抿嘴角,眼中闪过一丝微弱的笑意。

  ......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那回去吧!”薛绯囡大大咧咧的站起来,拿起座椅上的挎包挽住宋年年的胳膊,站到了姚幸烟的对立面,也没说要送她回去的意思。

  姚幸烟站起身来,白色的裙角纤尘不染,头埋的更低了。

  “箫岁”她突然抬头,看着身旁清瘦挺拔的少年,:“今天很晚了,我住的离这有些远,你能送我回去吗?”

  箫岁听到这话,下意识往宋年年的方向看去,对方笑颜如花,正跟裴南勾肩搭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得火热。见他看来,宋年年偏偏头,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笑,随即又转过身去。

  他突然就觉得心里堵的慌。

  箫岁看看身旁形单影只的姚幸烟,抿抿唇角,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走吧,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姚幸烟闻言,绽出一个柔柔的笑容,拿起自己的东西随着他的背影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宋年年有些失神的样子,笑得愈发灿烂:“谢谢大家款待,过几天我就入学了,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说完,又轻飘飘地看了宋年年一眼,随即小跑着跟上前方已经走远的箫岁。

  宋年年站在原地。

  今天下午那股熟悉的不虞之情又涌上心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手指缓缓抓紧了衣角。片刻,拉着身边粗神经还在低头看手机的薛绯囡,笑容满面招呼一声裴南和华邵,四人打车回了包含同一别墅区的华南公馆。

  一路上,宋年年的刻意沉默没有被神经大条的华邵与薛绯囡发觉,反倒是和她一样安静的裴南,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回以对方一个安慰的笑容,继续低头思索着什么。

  裴南的眸光在昏黄的车内明明灭灭,看着眼前低头似乎极为疲惫的少女,带有看不清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