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迢迢朝暮须尽欢

第四章 兰夜独处

迢迢朝暮须尽欢 YS壹拾 2001 2020-04-22 01:06:27

  萧绾卿是家中唯一的姑娘,宁阳侯对她十分宠爱,从不拘束她一丝一毫,生于侯府性子却十分利落,也不知是如何劝解那位一直想把嘉月公主送回宫的永肃将军,竟陪同她们在街上游玩。

  楚怀槿已经侧了几次身子偷看后头背着手一脸严肃的萧远之好几次回了。

  萧绾卿倒是有所察觉,两个姑娘虽刚认识,却如同相识已久的手帕交,萧绾卿也不扭捏,压低声音径直问道:“殿下可是因我二哥不自在了?也是奇怪了,我二哥平日虽不爱笑,可也没今夜这般板着脸。”

  楚怀槿每见到萧远之时,他一向都是板着脸的,也没大在意萧绾卿的话,只是浅浅笑着。

  前头的两个姑娘一边走一边聊,后头的萧远之不紧不慢地跟着。

  “殿下,附近有间铺子的果子是我母亲最爱,我想过去买些。”萧绾卿用下巴指了指东面的方向。

  “我陪你一起吧。”楚怀槿挽上了萧绾卿的胳膊,生怕一不留神她就跑了。

  “不用啦,殿下,我是宁阳侯的女儿,永肃将军的妹妹,那条街可无人敢动我。”萧绾卿笑嘻嘻地将胳膊抽了出来,随即闪入人群。

  后头的萧远之蹙着眉,目光落在了前头姑娘的身上,相比几年前,像是高了不少。

  楚怀槿回头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萧远之,两人目光一触即,萧远之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

  “将军,绾卿..”楚怀槿反过身跑到萧远之的面前,忽然有些语无伦次。

  刚刚萧绾卿跑掉的时候,他早就看到了,不过萧绾卿的武功是他一手所教,他反倒不大担心,只是眼前的这位殿下...

  “她无事的。”萧远之淡淡说着。

  听他这云淡风轻的语气,楚怀槿更急了,她招手叫来辞书,让他暗中跟着萧绾卿,以防不测。

  萧远之看着眼前皱成包子脸的楚怀槿,鬼使神差地抬起手覆上楚怀槿的脑袋。

  原先还皱着眉,担心萧绾卿的楚怀槿因头上突如其来的温热的手掌,一时失神,呆呆地抬头望着萧远之。

  路过的行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一对气质不凡的男女。

  “将...军?”两人的姿势保持了片刻,楚怀槿才轻轻地出声。

  萧远之这才回过神,迅速地收回了手,退了一步行礼:“臣失礼了,请...恕罪。”

  萧远之跪在地上,让原本就热闹的街道更加热闹了。

  楚怀槿被人瞧红了脸颊,强扯着萧远之的衣裳将他强拉了起来,低着头手扯着萧远之的衣袖口跑出了人群。

  楚怀槿扯着萧远之跑到了河岸边,因剧烈的运动楚怀槿的脸上染着不大正常的绯红,手依旧扯着萧远之的衣袖,额头轻靠在萧远之有力的臂膀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萧远之本就是练武的,倒不像楚怀槿一样大口喘气,只是被突然扯着跑了段距离,呼吸声倒有些重,因为右臂被楚怀槿靠着,倒是绷直了身子站着。

  “你...你是不是傻?”楚怀槿依旧扯着萧远之的衣裳,呼吸已经没刚刚那么急促了,“街道中央你就行那么大的礼下去,到时候被言官发现,参本宫个不尊?”

  萧远之抿了会嘴,缓了缓刚刚激烈奔跑带来的不适,“殿下乃千金之躯,臣不过一介武夫,何来不尊之说?”

  天色昏暗,楚怀槿并不能看清,松开了手,自顾自地说着:“可你是立下大功的永肃将军,且长了我八岁...”

  忽然,楚怀槿抬起头看着萧远之,微弱的月光倒是衬得她的双眼有些明亮,萧远之看得有些失神。

  “你怎么不说话?黑乎乎的也瞧不清你。”楚怀槿清明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萧远之。

  “殿下...”萧远之的声音比刚刚还要低沉些,“时候不早了,臣送您回去吧。”

  楚怀槿撇过头不再看萧远之,看着另一边灯火通明的街道低声道:“明明就还早着呢。”

  萧远之像是没听见,走开了两三步,“殿下,走吧。”

  楚怀槿撅着嘴跺了跺脚,忽然蹲了下来,带有些哭腔的声音回荡在河边,“将军..”

  走了两三步的萧远之听见叫嚷又折了回来,颇有些担忧地蹲在楚怀槿的面前,“殿下怎么了?”

  刚刚还清明地望着萧远之都眼睛,此时蒙上了一层水雾,楚怀槿蹲在地上隔着裙子捂住了脚踝,带着哭腔抽噎地说道:“刚刚...像是崴了脚,此刻痛得不行...”

  萧远之听了这话,抬起了手,又停在了楚怀槿捂住脚踝的手的上方,渐渐地握成拳头收了回来,为难地看着楚怀槿。

  “将军...”楚怀槿眨巴着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萧远之站起了身子,喊了个名字,“吟松,去侯府驱来马车。”

  楚怀槿这才发现萧远之身后十几米远处站着个侯府小厮打扮的人。

  她有些不满地撅了下嘴,原想着萧远之能扶着她起来便好,却也是忘了萧远之是最不爱这些接触的。

  河面上的风吹得楚怀槿十分舒服,也引出了些惆怅,她不顾仪态地坐在地上,看着河对面热闹的景象。

  对岸的热闹与这边的安静形成了对比。

  “我其实并不喜欢兰夜,只不过是喜欢瞧热闹罢了。”楚怀槿轻轻说着,目光依旧是落在远处,像是说给萧远之,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小的时候,平德姑姑会在节日那夜,偷带我们出来玩,大皇兄常说姑姑不着调,不愿一同出门,最后还是会偷偷跟着出门,生怕我们有危险。后来平德姑姑嫁人,大皇兄娶妻驻扎西南,我便许久都没瞧过这些了。”

  萧远之就立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皇宫是高城围墙,住在里面的人抬头只能看见那一方小小的天,行事都被规矩束缚着,楚怀槿原是生活在宫外的小姐,若不是父亲登基为皇,或许生活得会比现在快活。

  “现在太热闹了,可又太安静了。”楚怀槿淡笑,似是在回忆着什么,脸上有些落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