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迢迢朝暮须尽欢

第五章 回府

迢迢朝暮须尽欢 YS壹拾 2572 2020-04-30 12:47:27

  楚怀槿目光一直望着远处,并没能发觉站在身旁的萧远之一直蹙着眉望着自己。

  萧远之虽不善言辞,却也知道楚怀槿的心情有些低落,所以他只是站在一侧静默。

  也不知两人保持这样的姿势多久,直到车轮碾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越来越近,两人才都双双收回目光。

  “少将军,街上还热闹着,若是驾着马车送公主殿下回府怕是会晚些。”说话的是先前的吟松,他拉着马缰绳站在马的前头。

  萧远之点了点头,转而看向依旧坐在地上的楚怀槿,恭敬地问道:“殿下能否站起来?”

  楚怀槿隔着衣裙揉着脚踝,声音有些委屈,“疼得很,不知将军能否扶本宫起来?”

  萧远之听见这话有些诧异,但又极快将这神情收起,他弯下腰,将右臂伸到楚怀槿面前,在楚怀槿搭上他的小臂前,他便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楚怀槿看着伸到面前的右臂,轻轻地搭了上去,又借力撑着站了起来,她知道萧远之不爱与人接触,看着他的举动,楚怀槿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弧度。

  萧远之自幼习武,身强力壮,便是隔着布料,楚怀槿也能感觉到布料下有力的臂膀。

  “殿下能否走动?”感觉到楚怀槿起身时用的力,萧远之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楚怀槿依旧带着笑,声音却不再带着哭腔,“还劳烦将军扶着本宫过去。”

  虽天色昏暗,但靠着月光和自己在军营里历练出的眼睛,萧远之看到了这位公主眼里带着那一丝的狡黠,和那仍带着些稚气的脸上毫无掩饰的得逞的笑。

  这种模样像极了狐狸,一只刚刚成功使了坏的小狐狸。

  萧远之并不知道眼前的小狐狸使了什么坏,但他知道这只小狐狸的道行并不大深,不知要掩盖情绪且将那得了逞的坏笑暴露了出来。

  “殿下在笑什么?”萧远之垂眸,微微躬着身子,暂当做楚怀槿的人形拐杖。

  萧远之的话让楚怀槿回过神来,想起母亲的话,眼睛转了几圈,露出有些单纯的模样,“本宫只是在想,京中多少少女做梦都想嫁的将军,此刻却被本宫扶着,难道还不能开心一会儿吗?”

  “殿下慎言。”萧远之斥道。

  楚怀槿瞪着眼睛看着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说什么,搭着萧远之右臂的那只手却是隔着布料赌气似地用力紧了紧。

  扶着公主到几米外的马车旁,萧远之是不会做的,他招了招手让马车靠近了些。

  楚怀槿赌气地上了马车,萧远之坐在车辕上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吟松牵着马慢慢地朝东边的公主府走去。

  楚怀槿坐在萧家的马车里,听着外头的热闹,终是没忍住掀起帘子的一角往外瞧着。

  “停车。”楚怀槿忽然喊道,“将军,能否麻烦你给本宫买些糖人儿?”

  坐在外头的萧远之蹙了蹙眉,很是不理解,但他还是挥挥手让吟松过去了。

  路上行人多,马车就这么停在街上许久,不过瞧着是萧家的马车,且那位永肃将军就坐在车辕上,也没人敢上前说什么。

  吟松将两手上的糖人儿高高举起,有些艰难地穿过人群挤到萧远之面前,俯下身子将两个糖人儿举到萧远之面前。

  萧远之才接过糖人儿,帘子里忽然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将其中的一个糖人儿抢了过去,然后缩回了车厢里。

  吟松看着自家主子那有些讶异的表情,倒有些觉着嘉月公主与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马车很快就又继续走起来,因为马车造成的拥堵也很快散了。

  “殿下,臣又不会同殿下抢,殿下何必心急呢?”行了半盏茶的时间,萧远之把玩着那快化了的糖人儿说道,虽自称了臣,可说话的语气和坐在车辕上的姿势都像极了个富贵人家常有的纨绔子弟。

  车厢里的楚怀槿将已经吃完糖人儿的细竹签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掀开旁边的帘子望着外头的热闹,学着萧远之的口吻说着:“大皇兄说了,抢来的才比较好吃。”

  想起那个同样领兵在外的大皇子——恪王爷,萧远之完全想象得出那个身材魁壮的男子说出这句话的模样,倒是轻笑了一声。

  “将军与大皇兄年龄相仿,想来幼时应该就已经相识了吧。”

  萧远之抬头思考了一会,微微笑着缓缓说道:“恪王爷是个不服输的。”

  楚怀槿掩嘴笑着,大皇兄不服输是世人皆知的,也正因如此才会年纪轻轻地就被皇爷爷的三言两语送到西南去磨练性子,至今未归。

  马车越往东面走,路过的行人也就渐少,吟松牵着马拐进了一条巷子,马车又行驶了好一会才停在一座府邸大门口。

  这是公主府,皇帝特赐给自己刚及笄的女儿——嘉月公主的宅府;公主府位于京城东边的一条东观巷,这里住的人大都是朝廷官员,也是因为如此百姓们也不大会在这里溜达。

  而现在公主府前站了四个近卫军,个个挺直了腰板站在大门的两旁。

  “小萧将军。”四个近卫军认出了坐在车辕上的男人,纷纷行礼。

  萧远之跳下马车,吟松搬来马凳放在下方,四个近卫军便瞧见那位公主殿下从萧家的马车上款款走了下来,只是公主殿下为何行动姿势有些怪异?

  “见过公主殿下。”四名近卫军保持着姿势继续行礼。

  “起来吧,”楚怀槿淡淡道,转身朝萧远之福了福“多谢将军顺道捎了本宫一程。”

  萧远之挑眉,暗自腹诽萧家离公主府可还要多绕条街,这可顺不了道。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萧远之还是回了礼不动声色地说着:“殿下不必客气,能带公主一程实乃臣之幸。”

  “殿下腿上有伤就不要久站了,还是先进府吧,臣告退。”萧远之看着楚怀槿那被裙子盖住的脚恭敬地行了礼,未等楚怀槿挽留便转身跳上马车,钻进车厢,吟松也极快地反应过来跟在萧远之后头,坐在车辕上,驾着马车离开了东观巷。

  楚怀槿看着萧家的马车远远地拐出了巷口,见不到影子了,才转过身打算进府,却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站在后头靠近大门的一名近卫军刚听见萧远之的话,是急急忙忙地进府,找了几个小厮抬着步辇出来了,还有几个宫女听见公主受了伤更是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大门口。

  看着这景象,楚怀槿笑骂道:“本宫无碍的。”

  看着众人仍旧紧张的模样,楚怀槿来回走了几次,走上台阶,将跨过门槛时更是忽然的一跳,把身边的下人吓得不轻的。

  “本宫先前是装的,步辇就不用了,不过这事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明白了吗。”楚怀槿走在前头,颇为新鲜地看着这座属于自己的府邸。

  “明白了。”后头跟着的宫人毕恭毕敬地回答,始终都将头低得低低的。

  楚怀槿虽一出宫便奔来公主府,奈何府邸太大,楚怀槿没有细细观看过,在公主府半日也只能勉强记住大门到正厅再到后院的路线。

  “松一,”待楚怀槿快走到府中卧房时,唤来了守在院里的一名侍卫,“你去萧府守着,见着辞书让他快些回来。”

  那名叫松一的侍卫双眼微瞪,有些吃惊,但他压下这些不该有的情绪,回了句“是”才转身离开院子。

  楚怀槿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暗想,不愧为大皇兄手下养起的侍卫,就连这走路的方式都是一个模样。

  收回了目光,楚怀槿也不急着回房,只是静坐在院子里,几位服侍的宫女端上来几盘糕点,然后静立于一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