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初时光

发小江以露

如初时光 知常日静 2671 2020-04-17 01:19:08

  第二天一早江以露约了何晓生吃早餐,早餐后她们坐在饭堂外的卡座上,因夏静姝想喝冰可乐,江以露说她去买,那个年代的饭堂打饭买零食用的都是饭卡,校外人来校只能在工作日到饭堂办公室窗口买饭票当钱花,夏静姝也就过来玩一天半天的,自然也不会记得要去买饭票,所以花费都靠江以露了,好在两人关系好,江以露一点也不介意,还热情地忙前忙后。

  何晓生看着着对面坐着的夏静姝,夏静姝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粉红色棉T恤,粉色衬得她的脸色娇嫩泛红,有些小女孩的娇羞,细软黑直的长发一丝不苟地束在脑后,她不善装扮自己,何晓生想,他见过的师姐师妹甚至是老师,都有些刻意修饰自己的地方,比如化妆,比如着装成熟或是淑女,夏静姝跟她们比起来,真是朴素得可以。

  江以露的肤色不白,眼睛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让人看起来保守又矜持,她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跟江以露那种江南美人白皙透亮的皮肤相比,他以往自然是更喜欢江以露的肤色,可是此时,他看着夏静姝被暑气蒸红透着青春和活力的脸,竟觉这张脸看起来极其舒适,他不想挪开眼。

  夏静姝仿似感受到对面的人正向她投以专注的目光,便抬眸看,她的眸透过透明的镜片直接撞进了何晓生的心里—那是一双像警惕的小兽般带有敌意而又充满兽性侵略感的眼眸,灵动又充满距离。

  夏静姝自然是看见何晓生在盯着她看,何晓生今日穿了一件白衬衫搭浅色牛仔裤,暑热焗出的汗已经微微浸透了他的白衬衫,男孩能穿白色穿得这么好看的,齐皓算一个,何晓生算第二个,夏静姝喜欢男孩子穿白衬衫,有种文静的书生气质,像《倩女幽魂》中的宁采臣,又像《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梁山伯,不知道这何晓生是宁采臣还是梁山伯?夏静姝被自己的脑洞逗笑了。

  他们两互盯了一阵,谁也没觉得尴尬。

  何晓生拿着瓶矿泉水,修长洁白的手指此刻正有节奏地在杯子的侧面敲击着,‘哒哒哒,哒哒哒’,水瓶里的波纹有节奏地扬起,夏静姝的吸引力从何晓生的眼中撤离,转眼看向他的手中的矿泉水瓶,看着瓶里的水波像荷花池被风吹皱的一池春水,想到水就想起昨晚与江以露打水仗的原由,最后两人竟在大夏天被冻得瑟瑟发抖,思及此夏静姝垂眼弯起了嘴角浅笑起来。

  何晓生毫不掩饰地看着她,嘴角浅笑,若所有所思的眼神让夏静姝觉得那种赤裸裸的眼神让她不适,此时夏静姝才感觉到她与何晓生之间的气氛充满暧昧。

  何晓生似是感受到了夏静姝的不适,他笑意盈盈地折起双颊边的深酒窝,打破尴尬说道:

  “静女其姝,你的确是人如其名的。”

  夏静姝没想到他会说起这个,忽地心底又暖了起来,不过转念又想到他与江以露的暧昧之情,突然又觉得他这个人表里不一道貌岸然,她抬起头冷着脸回道:

  “如露露所说,我这个人呱噪得很,只是看对谁。”

  听了她的回答,何晓生的表情有这么一秒僵住了,他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表现出不知所措的紧张,他极少受到别人的冷待,以至于他忘了遇到冷遇之后该怎么弥补局面,只得强装镇定地笑温言:

  “在我眼里,你是安静的。”

  夏静姝抬起头冷着脸盯着何晓生看,那种眼神是一种看穿一切的空灵,仿佛要把何晓生当场解剖了看清楚。

  不管何晓生的作风如何,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有着一双干净清澈的眼,有这种眼神的男人,即便不似他般生得清新俊逸,气质优雅,也能把女人勾得七荤八素,偏他又生了个文采风流这就要了万千少女的小命了。

  若她不是对何晓生的传闻知之甚多,此刻的她看到何晓生看她的眼神,大概会觉得前世今生,何晓生生来就是为了等她的。

  真是冤孽。

  夏静姝想,索性扭过头去不看他了。

  “来,你的冻可乐。”江以露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将插着一根吸管的瓶装可乐放在夏静姝桌前。

  “很热吧,你都出汗了。”夏静姝往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散开递给江以露。

  “是呀,热死我了,我都要晒出斑了你看,这间小卖部没冻可乐了,我跑到饭堂那边的小卖部给你买的,热死了。”她拿起给夏静姝买的可乐就喝了起来。

  “是啊,这天气太热了,一会我们去哪里呀。”夏静姝皱着眉心看着外边冒着热浪的地面。

  “本来想带你出去逛逛的,不过这么热,还是回去睡觉吧,别中暑了,等睡醒之后傍晚再出去吧。”江以露放下夏静姝的冻可乐,喝起了自己的果粒橙。

  “这天是热得有些变态了,那我送你们回去吧,傍晚你们要出去的话,可以找我,毕竟到市里去,大晚上两个女孩不安全。”何晓生很绅士地说道,态度自然,一点没让人觉得他勉强。

  “好啊,那晚上我发信息给你,去校门口等就好了,不用来宿舍门口接我们了,这样快些,我发信息给你你就出门。”江以露爽快应道。

  她大概对何晓生还是很有意思的。夏静姝这样想道。

  夏静姝与江以露自打一出生便相识了,在夏靖姝刚出生那会,父母便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分身照顾两个孩子,所以她从小就被寄养在乡下的外婆家,直到能上幼儿园了才被接回父母身边,因而她的性子从小便比姐姐夏静姿更跳脱些,后来因成日跟家里附近的男孩混做一堆,结果混成了家附近一带的小霸王,这谁家的摊档上少了只橘子,谁家的枇杷给人摘了,铁定就是夏静姝这伙小流氓干的,江以露的母亲也不乐意女儿跟夏静姝走太近,怕给带坏了,可惜啊,夏静姝与江以露那是从幼儿园同班同学后来变成邻居对门再后来同小学同初中,江母最后只能无奈地将江以露送到隔壁城市的外婆家读高中,意思是要让高材生的弟弟妹妹影响一下江以露的性情。

  自她们分开后,除了寒暑假有见到打声招呼,几乎没在一块玩过了,因江以露去了隔壁市之后就谈起了恋爱,寒暑假都忙着打电话发短信,自然也没空理会她了,这次是她们自高中以来唯一一次待一起,两人都开心得不行。

  “今晚给你介绍个人。”江以露神神秘秘地在发短信说。

  “谁啊?你朋友?”夏静姝问道。

  “见了你就知道了,你这不是一直单身嘛,妹妹给你介绍介绍?!”江以露挑眉奸笑地看着夏静姝说。

  “歇着吧,你看我这身打扮,哪里适合?没化妆没穿裙子,就这样去?我都不相信我自己。”夏静姝嘴上推脱,心理其实是抵触的,相亲什么的不就是把男男女女当成商品放在代售而沽的货架上叫卖,实在是没情趣。

  “对方很不错的,是我高中同学,我们一起念的高中,人品家世父母都不错的,他爸是教育局局长,他妈是法院检察官,独生子,在F市别的大学,身高170cm,人长得干干净净的,也老实,跟你一样也是初恋呢,你们两正合适了。”江以露是要直接把那个男的给卖了。

  “那么好你怎么不要?!”夏静姝翻了个白眼,这么好的货色,换做自己都自留了好伐。

  “我两不合适,条件我是挺喜欢的,就是,我不喜欢老实的男人。”江以露解释说,听这语气,多半是她的爱慕者,她拒绝了人家又觉得别人一直单着好像在等她似的,就非要把身旁的人都凑做一堆才算心安。

  “这是我的裙子,用腰带扎的,你肯定能穿,就是你比我矮了些,裙子显得有些长。”江以露已经翻出了她的裙子来给夏静姝做搭配。

  夏静姝热得要死,一点都不想配合,但是又不好辜负江以露的美意,只得去洗了个冷水澡降体温来给江以露化妆。

  自从步入大学以来,江以露把女性天然的爱美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在一般的大学男生眼中,江以露这种会打扮长得又清纯姿态也娇媚的女孩,简直就是宅男们心中的Angel,但是在夏靖姝的眼中,江以露大概是个矛盾极端混合体,一面天使一面恶魔,让人又爱又恨,天使的一面是指江以露柔弱如水的外表还有天生多愁善感的个性,恶魔的一面就是她总是傲气地嫌弃别人,尤其对自己亲近的人,使各种小恶作剧的手段,因为算准了你们会原谅她,所以从来作风都是有持无恐。

  “好了,这个样子出门,那就一切都没问题了。”江以露笑嘻嘻地给她鼓励。

  夏静姝一脸无奈+忍耐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别扭,江以露将她按照江以露的形象打扮,这个样子,就像抓来一个运动员,让她打扮成淑女一样滑稽。夏静姝扶额,脸上的妆都要被忍耐的汗水染化了。

  “走了走了,再不走天就要黑了,你背我的包包吧,还有鞋,你的脚穿我的鞋小了些,忍忍吧,淑女的代价就是这样的。”江以露递过来一个粉色蝴蝶机淑女链条包和一双粉色波点平底鞋,说实话,包还是挺可爱的,也挺配这身衣服,就是这鞋,她觉得今晚应该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知常日静

啊啊啊啊~~~看到自己敲出来的字,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真怀念那时候的发小啊,那时候,她还没坑我,还是我的好姐妹,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