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初时光

呼叫停不下来

如初时光 知常日静 2934 2020-04-26 00:59:47

  ‘列车即将到站,请不要靠近站台…’地铁上响起了播报员的声音。

  夏静姝戴着耳机在听歌,是林俊杰的新歌《小酒窝》。

  被一人流涌进的地铁,此时夏静姝的电话响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角落,夏静姝拼了命地挤过去,靠着列车边,才接电话,此时电话已经响得快要断了。

  “喂,你好。”

  “夏静姝,你好,我是何晓生。”

  “...”这一瞬间,夏静姝有种跟何晓生恍若隔世的感觉,刹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在听吗?”何晓生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戴着耳机,不可能听不见。

  “嗯。”

  “你是生气了吗?”何晓生带着些试探的口吻问她。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回短信?”何晓生问。

  “看到了想回的,忘了。”夏静姝随便扯了个理由,何晓生肯定不信啊。

  “那你忘了我是谁吗?”

  “没有,师兄”

  “叫我晓生”

  “叫小何行不行?”

  “行。”

  “喂,电梯里信号不好,一会再聊吧。”夏静姝听见一段电流噪音,匆匆挂了电话。

  夏静姝的姑姑住在G市,姑姑说煲了汤,让她周末过去住两天,她便过去了,姐姐夏静姿也在G市,不过她现在在实习期,每天忙得四脚朝天,压根没空喝汤,所以夏静姝便一个人前往。

  夏静姝的姑姑一早做了一堆她爱吃的菜还有两大盆浓郁的骨头汤,夏静姝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吃得都站不起来了,姑姑则总是在一旁叹气夏静姿没口福。

  相比于夏静姝这个小没良心的,家里的长辈们都更偏爱夏静姿,懂事儿、乖巧、上进、读书好,哪个长辈提起夏静姿,都无一不赞叹。

  “行啦,我已经知道姐姐是最好的了,你们就别老叨叨了。”夏静姝埋怨道,从小就被拿来对比,即便对比到下辈子,她夏静姝就是不如夏静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还好意思说呢,都来多少回了,在我们家楼下你还会迷路,一出地铁十分钟的路程愣是叫我接你接了1小时,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就一条路都记不清。”表哥刘轶也开启了吐槽模式。

  “最多下次都不叫你接落,你们住老城区楼下的巷子实在太多了,这转来转去,确实容易走错。”夏静姝为自己开脱道。

  “你姐到这里念大学开始就一次没叫我接过,你从大一让我接你接到现在,你是打算毕业还让我接么。”表哥从冰箱里拿起一罐可乐,‘戚’地一声打开了。

  “最多给你找个认路的妹夫,那以后就不用你接了。”夏静姝小声bb地说。

  “我看能找你的,不是眼睛不好就是缺心眼。”表哥一点不给面子地打脸道。

  “嗨,我说哥你是欠打了是不。”夏静姝说着就举起拳头胖揍她哥,惹得刘轶用手臂接打哇哇大叫起来。

  “好啦好啦,你就少说两句,别惹我们家小辣椒了,从小就是泼皮,你又不是惹得起。”姑姑对着表哥说道,也一点面子都不给地她,一边还讲食物打包起来放冰箱。

  “喂,你们这样吐槽我,我都不要脸的是不是。”夏静姝嘟起嘴撒娇道。

  “诶,你有这种自知之明证明你还有救,再接再厉。”表哥灌了一口可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我说刘轶,你少喝点可乐,别把静姝也带坏了,跟着你成天吃这些垃圾食品。”姑姑瞄了一眼正在打开冰箱的夏静姝,大声地跟她表哥说道。

  “她喝她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懒得理你们了,我去打盘游戏。”表哥站起来跑进房间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静姝,你这个女孩子家,少喝点可乐,对身体不好。”姑姑直接对她说。

  “姑,我喝完这瓶今天就不喝了,你看我,面色红润身强力壮的,可乐哪里毒得了我。”夏静姝将脸凑到姑姑面前两边都给她看看。

  “也是,有你妈跟我这些老火汤补着,喝点也没事,就是要少喝,知道吗。”姑姑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不给喝了。

  “知道了姑。”夏静姝高高兴兴地拿着可乐进了表哥房间玩去了。

  姑姑看着夏静姝的背影,叹了口气,

  “同样都是一个爸妈生的,怎地养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子,也是奇怪,一个永远不叫你操心,一个总有叫人操不完的心,这就是命哟,各人有各命哟。”

  夜半,清脆的铃声在午夜寂静的时候响起,听到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夏静姝一秒清醒弹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祈祷着不要再响第二声。

  “喂,你好。”夏静姝压低着没睡醒的声音说道。

  “喂,是我,我是何晓生。”声音低沉沙哑,在这寂静的夜晚,他空灵的声音似乎已经穿越了时空,到达耳畔。

  “嗯,师兄。”夏静姝讷讷地叫了一声,一下子就清醒了,但她猜测不到何晓生半夜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晚上你没回电话给我。”

  “我下地铁之后就迷路了,找了很久,所以就忘了回。”

  其实夏静姝没忘,迷路了之后她买了条雪糕在路旁等刘轶接的时候,拿出手机看了好几次,几次想打,却最终还是没打出去。

  “迷路了?没有问人吗?”

  “问了,别人跟我说的路,每条都挺面熟的,但是每条都好像是错的。”

  “后来怎么出来的?”

  “我哥让我站在原地,然后,我已经忘了原地是哪,又走到一个类似原地的地方,后来还是他厉害,这样都能找到我。”

  “那你以后要记路,不然会让人担心,嗯~”何晓生的温柔嗓音好像有磁性,吸引着她去听。

  “我靠,三更半夜你怎么在这里打电话,吓死人呐~”刘轶不知是不是被夏静姝的铃声吵醒了,一打开房门就看见有人坐在沙发上拿着块亮屏的手机打电话,顿时给吓了一跳。

  夏静姝一看刘轶出来了,赶紧掐断电话。

  “嘿嘿,哥,你醒啦。”

  刘轶睡眼朦胧地看了她一眼就去厕所了。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刘轶上完厕所洗了手在擦手,疑惑地盯着她看。

  “没有啦,你担心姐有都不用担心我,我长得这么安全,嘿嘿。”夏静姝紧张地解释。

  “也对,不过你始终是个女生,要带眼识人,真的有了要带给我过目,男人比较了解男人,你也早点睡,明早讲电话也行,一会要把你姑吵醒了,哼,你可有得解释。”刘轶盯着她看,不一会就累哈欠连连,进房睡觉了。

  ‘刚刚那个男的是谁?’何晓生的短信飞过来了。

  ‘我哥。’

  ‘你今晚住你哥家?’

  ‘嗯。’

  ‘那你早点睡,还有,叫我名字,不要叫师兄。’

  ‘何晓生,我不喜欢复杂的关系。’

  思忖再三,夏静姝鼓起勇气给何晓生发了这句话,这句话已经在她心里盘旋很久了,现在已经不能再拖。

  关机。

  一夜辗转。

  “静姝?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姑姑在她耳边喊道。

  “啊,听到了听到了,回学校的时候顺道给姐送汤过去,我听到了。”静姝一脸茫然地回头答应。

  “听到就好,今天一整天都在发呆,想什么呢。”

  “嘿嘿嘿,昨晚半夜还起来打电话,今天能有精神才怪呢。”刘轶边看电视边说。

  “什么?半夜起来打电话?谁打给你的啊?”姑姑立马凑上来逼问道。

  “没啊,打错电话的,我就接起来,然后就给哥看见了。”夏静姝杏目圆瞪地看着刘轶,咬牙切齿地说,她统共也没讲几句话,怎么就变成偷偷私会的样子。

  “哦~这样子啊,静姝啊,姑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放得开,但是我们家的家教还是要有的,你交男朋友我都不反对,但是,不能跟人回家,也不能未婚先孕,知道吗?女孩子,最掉价的事情,就是没结婚的时候跑到男的家里住,你这叫人家父母怎么看你?怎么看你爸妈?你首先得洁身自好,才能让人家父母看得起你,知道吗?姑知道不跟你说这个你也不会做,姑就是提醒你,女孩子家家首先要自尊自爱,别人才会懂得尊重你,不然你以后嫁过去有得哭了。”姑姑一边将饭盒都塞得满满地打包,一边苦口婆心地跟夏静姝说。

  “姑,我知道了,我没有男朋友,有的话,也是要结婚了才带回来给你们看,你们同意了,我才去见他父母,不然显得我多上赶子要嫁似的。”夏静姝托着腮向姑姑承诺道。

  “嗯,这样就好,你记得跟你姐说让她有空过来喝汤,知道不。”

  “知道了知道了。”夏静姝背起包,提着饭盒就往外走去。

  她要顺道给夏静姿送汤到实习公司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