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初时光

分手应该体面

如初时光 知常日静 1993 2020-04-30 00:39:34

  夏静姝一觉就睡到下午六点,神清气爽。

  洗了澡画了个妆齐皓的信息就来了,说已经在老地方等她们了,夏静姝一看表,呀,原来7点已至,又要迟到了,赶紧拿了包跟瞚瞚飞奔出去。

  何颖今晚是回请他们几个,这是她们这群人默认的规矩,决不会落下一顿白请的饭,只要有一个人先请客,那么所有人都会自觉地回请一遍,总之,就是找个理由,大家厮混在一块。

  夏静姝跟瞚瞚落座的时候,菜都上好了,何颖闹着要她们自罚三杯,每次夏静姝都是最后一个到的,大家都习惯了她这个拖延症晚期患者,所以每次都闹着要她自罚,今日正逢瞚瞚也迟到了,瞚瞚酒精过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何颖就闹着让夏静姝代喝,一共六杯。

  “来来来,静姝这筷子还没动就喝六杯,太为难了,静姝的我代,6杯,静姝代瞚瞚3杯,如何?”齐皓站起来为夏静姝解围道。

  “吁~~~吁~~~吁~~~你们俩这是什么战争友谊啊,怎么哪哪都有你呢,你们,该不会,有奸情吧。”何颖边笑边打趣他们两,眼带内涵。

  “我跟齐皓,那感情可胜过情人了哈,都是亲人了,什么奸不奸情,我们的感情可是光明正大的亲情,对吧。”夏静姝一点不接何颖的招,另辟蹊径。

  “是啊,夏静姝那是谁,是我姐姐,是我姑奶奶,我们可不就是亲人嘛。”齐皓看懂了夏静姝给他飞来的眼色油滑地说。

  “吁~~~吁~~~你们太狡猾了。”众人不认账。

  齐皓走过来一手搭上夏静姝的肩,在她耳畔悄悄地说:

  “别看,十点钟方向,梁静怡看着,我跟她分手了,她不肯,你帮帮我。”

  夏静姝原本还看不懂齐皓这波勾肩搭背的招数,听见他这么一说,赶紧扯起暧昧地笑容看着他,眼中饱含感情。

  “你们俩这是什么情况啊,是不是要喝交杯酒啊。”卉卉用筷子敲着酒杯起哄。

  “交杯酒、交杯酒、交杯酒”在一旁看热闹的萍萍跟瞚瞚突然就起哄了。

  “来吧,亲爱的静姝,既然她们想看,咱就喝一个给她们看吧。”齐皓朝夏静姝举起酒杯邀请。

  两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挽起手来喝了,这么滑稽的表演,好几次夏静姝都差点笑场,但想着笑场必定会把酒喷齐皓一脸,想想还是忍住了。

  刚喝完,突然夏静姝感觉到一脸冰冷的酒泼到了自己身上,正惊诧中,只听齐皓喊道:

  “梁静怡你是疯了吧,对不起静姝,对不起。”齐皓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的纸巾帮夏静姝擦干头上的酒,啤酒顺着她的头发流了下来,已浸湿了半件T恤。

  “好啊你齐皓,你口口声声说跟这个小贱人没关系,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梁静怡尖着嗓子喊道,引来所有食客的围观。

  何颖看情况不对,立马出来解围:

  “你们有事儿出去商量呗,这么多人看着,你们是想出名吗?”

  梁静怡看了看周围,也害怕有学生将她认出来,正懊悔自己急火攻心做出不雅举动。

  “梁静怡,我们出去说。”齐皓咬牙切齿地说,看梁静怡的眼神,恨恨的。

  “好好说,我不想给人泼硫酸。”夏静姝心虚地用眼角瞄了一眼梁静怡,小声地跟齐皓说。

  在梁静怡的角度看来,他们肯定是好上了,说个话还亲昵成这样,还用眼神交流,还喝交杯酒。

  齐皓跟梁静茹走出餐馆老远了才指手画脚地说起话来。

  “你们仨,什么情况?”卉卉抓起一把纸巾给她擦头发,其余几人给她用纸吸衣服上的酒。

  “他们两闹分手,拿我祭旗呗。”夏静姝将头发的胶圈扯开,带着酒味的湿发散了开来。

  “就你俩刚刚的氛围,别说她了,我们都差点以为是真的。”卉卉老实地说。

  “讲真,你跟齐皓,这个战友之情是不是可以进那么一两步?你们俩的这些年,大伙都看在眼里呢,说齐皓对你没那种意思,这谁都不信吧,肯定是你的问题!”卉卉存心试探她。

  “我们都是这样认为的。”瞚瞚附议,大伙用表情表示赞同。

  “我靠,劳资可是有男朋友的好不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咧。”

  “什么?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我们怎么不知道?”众人异口同声,一片惊诧。

  “今...今天中午的事...”

  “哦~那还好,我还以为你瞒了这么久,想干嘛呢。”卉卉夸张地拍了拍胸口。

  “对方姓甚名谁?家住边?”瞚瞚跟敏敏赶紧凑上来,一左一右挟持住她,逼问道。

  “哎呀,刚刚才说上,还不知道以后什么情况呢,再说了,人家只是说喜欢我,还什么都没呢,八字只有一撇的事情。”

  “谁啊。”敏敏露出了蜡笔小新的动眉。

  “我发小的师兄,不是我们学校的,有那个机会,肯定会带给你们审视的嘛,急啥子咧。”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齐皓回来看见她们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什么。

  “诶,你还不知道吧,这家伙,有情况呐。”敏敏不怕事儿多地跟齐皓汇报。

  “哎,你们两谈得怎么样啊?”夏静姝分明看见梁静怡是哭着走开的。

  “不怎么样,我要出国是事实,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跟她谈好的,我也不打算结婚,她是同意了我俩才在一起的,现在即便不同意分手,我出国也迟早会分手的,长痛不如短痛吧。”齐皓淡淡地说。

  “我要不是跟你青梅竹马一场,我单听你这句话,就觉得你妥妥地是渣男呐。”夏静姝感叹,说完了还豪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用酒泼你,你没事吧,会冷吗?”齐皓还记得她刚才被泼时狼狈的样子。

  “这天气热,一会就干了,没事儿。”夏静姝摆摆手,拿起筷子,准备吃松子鱼了。

  “真没事儿?”

  “没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