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你与小镇皆过客

你与小镇皆过客

照灼

  • 短篇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227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面

你与小镇皆过客 照灼 2274 2020-04-16 15:33:25

  “许念阳,再见。”

  “吴阳,不要再见了。”

  身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嘴角苦笑了一下,在女孩潇洒离去背影之后点燃了一根薄荷烟,凉薄的嘴唇抿了一口,吐出的烟雾向着女孩飘去,老车站扬起的黑烟吞噬了离去的人。他不知道的是,她笔挺的背影后是通红的眼眶和成串的泪珠,握紧手掌心让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再见,吴阳。”心里的小人泣不成声。

  许念阳是九六年初夏天芍药花刚盛放时出生的,夜晚的凉风夹杂着花的清香,据说那天还是民间说法的“天妃娘娘”下凡的日子,让作为虔诚佛教信徒的奶奶还是欢喜了好一阵。

  她在船镇的卫生所呱呱坠地,同样在那一天出生的还有吴阳,如同他名字一样,像太阳般朝气蓬勃,出生时哭声大的让接生护士惊讶。两个人在产房外打了一个照面,殊不知婴儿间的匆匆一瞥,奠定了之后的二十四年。

  小时候的许念阳很幸福,她是镇上少有的独生子女,在看着邻居家姐妹争抢洋娃娃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了几十种毛绒玩具,冰箱里的雪糕、餐桌上的零食永远也只是为她一个人准备的,刚刚流行起来的白色蕾丝裙子也是早早的穿上了身,矮矮的居民楼过道里总是回响着她与众不同的黑色小皮鞋吱呀声。

  好像每个年代的孩子王诞生方式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吃的玩的花样多,你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群“麻雀”的头领。在放学后的小路上带领着叽叽喳喳的玩伴们,玩着各种游戏,今天跳皮筋,明天扔沙包,女孩子多的时候扮演仙子精灵,男孩子加入就变成王子公主、巨龙城堡的故事。而许念阳永远都是仙子女王和公主,她的头总是高傲的抬着,向着所有的伙伴示意只有她才是那个可以成为公主的人。

  一切的转变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那时镇上的小学还没有宿舍楼,大家都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去上学,学校正门前有一阶长长的楼梯,不多不少正好两百。当大家都还沉浸在午后那个未完的梦里,揉着惺忪的睡眼没缓过神来时,一声女孩子特有的惊声尖叫打破了氛围。

  “啊啊啊啊啊!我的冰淇淋!我的裙子!前面那个小光头!你给我站住!”

  “呃,你在叫我?”

  “就是你,小光头!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你!撞到我了!你赔我的裙子!”

  “我不要,女鬼,略略略。”被叫“小光头”的男孩握了握拳头,干脆的拒绝了许念阳的要求,还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学着电影里白衣女鬼的造型还呜呜了两声,一溜烟跑进了学校,着实气坏了许念阳。

  “你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小光头你给我等着!”女孩气的跳脚,巧克力冰淇淋在阳光下“哭泣”,顺着许念阳白皙的小手腕淌下去,好像它已经看到了今天这个故事的结局,为蕾丝花边裙感到惋惜。

  上课的铃声催着大家迈步前行,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剩下的旁观者和许念阳。她一咬牙,小心翼翼得用手捏住被弄脏的裙摆,扔掉没有吃完的冰淇淋,可是一手的污渍让她进退两难。她只有翘掉几分钟的语文课跑去厕所洗手,搓着小手的间隙心里不停的咒骂着那个“冒失鬼”,好不容易把手收拾妥当,白色裙摆上的褐色污渍却怎么都洗不掉,许念阳越洗越急,污渍越洗越大,褐色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芍药花,浸染了裙子的下摆。

  “这可怎么办啊?”许念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水龙头旁团团转,“不管了上课去,烦死了,别让我遇到那个臭光头!”女孩最后在学校大钟分针直指三时妥协,急忙赶回了教室。

  “大家好,我叫吴阳,口天吴,太阳的阳,我今年十岁了。我喜欢唱歌,好多儿歌我都会,还有大人的也是。要不是时间问题我还想给大家唱一段……”一段流利的自我介绍还没完,就被女孩清脆的“报告!”打断。

  “是你?”

  “是你?!你你你!臭光头!你还敢到我们班来!你赔我的裙子!都洗不干净了…”女孩略带哭腔的控诉着讲台上男孩的“暴行”。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许念阳你知不知道迟到是不对的啊?还有吴阳,刚到新环境就欺负女同学,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安分的小伙子哟。你俩放学后都留下来值日!”彭老师扶了扶金丝边的眼镜,皱眉的看着两人。

  “这……好吧”吴阳懊恼得摸摸他的光头,准备走下讲台找个座位,却发现教室里只有许念阳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他转过身睁大了小狗似的双眼,乞求地盯着彭老师,彭老师偏不让他称心如意,一根手指伸出来在他面前摇了摇。“你就坐那儿,别再给我捣乱知道不”

  “死就死吧”吴阳像坚定了必死的决心似的咬了咬下嘴唇,迈着大步走向许念阳,多年以后两个人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许念阳说吴阳当时的表情就像哑巴吃了一口黄连,满肚子委屈说不出,更像电视剧水浒传里的林冲,欣然赴死。吴阳则一口咬定许念阳是西游记里的白骨精,当时恨不得把他当唐僧抽筋扒皮煮了来吃。

  之后的故事老套得很自然,男生女生课桌上的三八线,今天许念阳的辫子被吴阳扯开了,明天吴阳的美术本被许念阳用水彩笔画了几只粉红色猪头之类的小事。时间在小镇上缓缓的流淌过去,那条白色的裙子没有被洗干净就尘封在衣柜底,女孩争强好胜的眉眼也被男孩开朗的性格感染,渐渐明朗起来。

  六年级最后一节体育课,两个人并肩坐在双杠上翘着脚。许念阳突然想起了当时吴阳入学是光头的事情,看着如今发型干净爽朗的他,许念阳忍不住问吴阳当时为什么要剃光头。男孩愣了一下,一个利落的单手侧翻落地在许念阳面前。

  “因为呀我以前被送到少林寺学功夫,武功实在太高了,把方丈们都打趴下了。他们没办法才送小爷我回来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读书。”吴阳认真的语气不禁让许念阳晃神了几秒,随即才反映过来他是在开玩笑。

  “好啊,你敢拿我开心!臭吴阳,你才凡夫俗子呢你,看我今天用郭芙蓉的排山倒海把你打晕!”轻巧的身影翻身越下双杠,直向男孩奔去。

  “来啊,单挑啊,我才不怕你。看我的葵花点穴手……”二人的嬉笑怒骂带动了周围的同学,连任教的老师都不禁想加入只属于他们孩子的游戏,那是在镇小学里的最后一场欢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