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今朝鸣画冬有秦生

矛盾

今朝鸣画冬有秦生 糖炒茄子 1048 2020-04-30 16:04:11

  “宋文鹤,你站住,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你就永远别回来了!”宋文琦总以为宋文鹤还是小时候的他,总以为可以威胁住他。

  “姐,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时候的我了”宋文鹤最后还是拉着行李走出了宋宅。

  宋文琦扶着沙发,眼泪还是没有忍住,她知道弟弟这次是认真的,虽然父亲从小对文鹤很严格,几乎抹杀了文鹤的童年,也导致了文鹤这样讨厌父亲。

  “我两年前之所以走,就是想逃离他给我这无形的牢房,我从小到大,他对我不是非打即骂,他从来没有尊重过我,”宋文鹤几乎是将自己的话喊出来的。

  宋文琦也有些楞神,虽然以前常常护着自己的弟弟,可是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终究不知道有多难过。

  “文鹤,父亲之所以对你如此严格,是因为我不是宋家亲生的女儿,父亲更多的是让你成才,是想让你继承宋家偌大的家业。”

  宋文鹤听到姐姐说的话有些震惊不敢相信,姐姐并不是宋家孩子,这样的消息对宋文鹤也是一种打击,从小到大一直护着自己长大的人并非自己的亲人。

  宋文鹤跌跌撞撞的出去从客厅出去,宋文琦刚想去拦住宋文鹤。

  却被从父亲屋子里出来的丫鬟宋暖喊住:“小姐,老爷好像听到了少爷的话,突然有吐血了。”

  “那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医生啊!”宋文琦连忙去自己父亲的屋子。

  已经到傍晚了,沈鸣画从窗外看去,日落西山,虽然很美,但始终有些孤独。

  沈鸣画也是很无聊,在病房呆了一天,想出去走走,刚刚出门,边看到秦明急急忙忙的过来,把饭菜给了沈鸣画便想走,沈鸣画也拉住秦明问:“秦先生怎么没有来?”

  “少爷被老爷喊去了,实在走不开,就让我给沈小姐把饭菜送来。”说完秦明就回去了。

  沈鸣画小声嘀咕到:“不是说天天亲自给我送饭吗?”有些失望的回到病房内。

  秦家

  秦启生的父亲秦始年坐在沙发上对秦启生说到:“上次杀你的人查到了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你以后要注意了。”

  秦启生知道父亲虽然表面上关心自己,但始终没有让自己去严查这件事情,说明自己这所谓的父亲肯定也清楚是谁想要杀自己,却如此对自己不闻不问,心中难免凉了半截。

  秦启生站起来质问秦始年:“爸,你就这样看着我和哥相互残杀,你就不担心我们最后两败俱伤吗”?

  “成王败寇,这是秦家帮派的规矩,你处处忍让着你哥,到最后你也注定失败,扶不墙上的阿斗”秦始年说话始终是面不改色。

  秦启生在秦始年明前始终按捺不住自己的性格,显得浮躁了些。

  “爹始终不知道,你明明有能力,有才干,却要装么做样装成纨绔子弟”。

  秦启生说到:“儿子不想像爹一样冷酷无情,满眼只有利益”。

  “放肆,谁准你这样说的”秦始年听到自己儿子这样说自己难免有些愤怒。

  管家走来:“老爷,大少爷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