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越回去当祖宗

洛世子

穿越回去当祖宗 酒珞 3698 2020-05-08 03:13:37

  早晨之时,棠溪突然被惊醒。

  “不要!”棠溪从床上坐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秋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没事。你先下去吧。”棠溪有些惊魂未定地对秋芷说。

  “诺。”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爷爷了,她在梦里看见爷爷被人拔掉了氧气罐,而那个人不是棠东,虽然很模糊但她还是认出来了,那是她一直想拥抱的人,她的妈妈。

  她的妈妈在棠溪13岁的时候被赶出家门,和她舅舅一起。被赶出家门后不久,棠溪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妈妈和舅舅遭遇了车祸,抢救无效。才13岁的她拿着一张轻飘飘的纸,纸上赫然四个大字,死亡证明。

  棠东并没有给她准备葬礼,而是随便存放在了殡仪馆。就在棠溪妈妈走后没多久,他就娶了舅舅的老婆,也就是棠糖的妈妈,他们一起策划这场谋杀案就是为了夺得财产!而棠溪的噩梦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家里棠糖处处受宠,棠溪的什么东西都要让给她,刚过18岁生日棠溪就搬出了棠宅,找了间便宜的出租屋。

  棠糖什么都跟她抢,连男人都……一想到顾承,棠溪就不想在回忆。

  “小姐,现在要开始梳妆打扮吗?今天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可以上集市去看看。”声音从门外响起。

  “你进来吧。”棠溪对门外的人说。

  有人推门进来了,棠溪转头一看,并不是秋芷。

  “你是谁?秋芷呢?”棠溪问她。

  进来的人从容回答:“我是凉寒,秋芷她因家事回家乡了,所以就由我来伺候小姐您。”

  棠溪并没有说话。而凉寒也开始为棠溪打扮。

  “小姐,您今天想去哪里?”

  棠溪想了想,她没有规划今天的计划。

  “您可以考虑去集市看一看,今天还有一些小玩意儿新上市……”

  “不必了,我自有安排。”棠溪打断她说。

  被打断,凉寒也没说什么。

  等为棠溪打扮好后,凉寒将一个荷包挂在棠溪身上。

  “这是……”棠溪疑惑道。

  “这是秋芷临走前让我给小姐挂上的,说这次回家乡不知何时回来,怕小姐您想她。”

  棠溪微微点头。

  “你先去备马车,我等会儿就过去了。”

  “诺。”

  过了一会儿,棠溪来到了前厅。

  “父亲。您知道哪里可以采摘草药吗?”棠溪问道唐父。

  “怎么?想去摘草药啊。”

  “女儿也想精通一下医术嘛!”

  “好好,让我想想,神农山草药多又好,你可以去那里逛逛。”

  “那行,父亲,我就先走了。”棠溪对唐父告别。

  “早点回来。”唐父对棠溪说。

  “知道啦!”

  棠溪由凉寒搀扶着上了马车。

  在马车上。

  “凉寒,给。”棠溪对凉寒说。

  “小姐,这是……”

  “这是一个荷包,你来伺候我也不容易,当作谢礼了。”棠溪说着就把荷包往凉寒身上戴。

  “小姐,不必这样,凉寒只是个贱婢。”凉寒连忙推脱。

  “嗯?不接受我的好意?”棠溪眼神突然变犀利。

  “奴,奴婢不敢。”凉寒只得接过戴在身上。

  “这才对嘛。”棠溪满意地说道。

  没一会儿,棠溪就到神农山了。

  她今天来主要是想学一下医术,中药还是很管用的。她之前也研究过,算不上神医但也是医术高超。

  在山上,她正看着这些药材,突然发现了一名男子在路边躺着,没有生气。

  棠溪看着不对劲,为他把了把脉,却发现已经没了气息,可以依稀看出刚没不久。棠溪一惊,连忙给他抢救。

  一段时间过后,男子有了微弱的气息。棠溪再为男子把了一次脉,好多了,看样子是中暑休克了。

  男子渐渐回复了生息。

  “咳,咳咳。这,我这是怎么了?”

  “大叔,你是中暑导致休克了,得小心点。”棠溪连忙把他扶起来。

  “中暑休克?这是什么意思?”

  棠溪想起来他们不懂这些意思,解释道。

  “意思就是,你太热,太累了,需要休息。”

  “哦,这样啊。谢谢你啊,小姑娘。”

  “大叔,你休息几天再来干活吧。”

  “行行,小姑娘你人真好。”

  “大叔,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休息。”

  说完,棠溪就继续向深山走去。

  而远处,一位坐在树上的老者,注视了这一切。

  棠溪正找寻着书上描述的草药,老者突然走近。

  棠溪瞬间一个飞踢朝他踢去,却被他拦住。

  “小姑娘,等等,我就是一个老头子!”

  棠溪的脚停在半空,离老者的脸只有约一寸的距离。

  “抱歉啊老爷爷,我反应太过激了!”棠溪连忙站好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我想来想你请教请教,你刚刚是怎么诊治的那个人?”老者向棠溪问道。

  棠溪有点犯难,这她该怎么解释……这时,她灵机一动。

  “老爷爷,这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巫术!”

  老头没说话:“小姑娘,我不傻,给我说说吧。”

  棠溪老实地说:“这是我们家族的独门绝技……对!就是这样!”

  “你们家族……”当今还有医世家族吗?老头没说话,只是默默沉思起来。

  “那老爷爷,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棠溪对老头说道。

  “诶,等等,小姑娘。我找你是看你对药学很有天分,考虑不考虑做我的徒弟。”

  棠溪想也没想就说:“不了,老爷爷,我还小。”

  说完就朝老爷爷摆了摆手,走了。

  而老头却自言自语道:“还有很多人争着做我徒弟,你竟然不想。”

  等到了下午三点左右,棠溪摘了一圈,总算是找齐了书上所描述的草药。正准备回去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用轻功飞到了棠溪身边,对她说了什么。棠溪看样子像早就知道一样地点了点头,说完后,男子就退下了。

  棠溪采完草药后来到山脚处找到了马车,坐上了马车就准备回府。

  “咱们再去集市一趟吧,凉寒。”棠溪看着帘外突然开口。

  凉寒面色一喜又恢复正常。

  “诺。”

  没过一会儿,马车就到集市了。

  棠溪刚下车就迎面走来一名女子,长得也很标志,但跟棠溪比起来还是有差别的。

  “婵姐姐,你醒了啊,咱们竟然在集市碰到了。”

  棠溪没有说话。

  “婵姐姐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椿儿是不小心把你推下湖的,也不能怪罪到椿儿头上。”

  棠溪笑了笑。

  “怎么会呢?我也知道你是不小心的,并没有在意。”

  唐椿欣喜道:“那婵姐姐,今天椿儿就好好陪你一起看看。”

  棠溪没有拒绝,就跟着她一起走下去。唐椿像是知道路一样直接朝一家店走,进店后,一位老板娘笑着出来迎接。

  “诶,又来了啊。”

  唐椿笑脸相迎:“对,又来了。这次我想给我表姐看一看上次的那个玉镯,那个镯子还在里间吗?”

  “对对,我现在这边忙,走不开,你直接带着你姐姐去吧。”

  “好的老板娘。”

  说着,就拉着棠溪朝里间走去。

  “哎呦!婵姐姐,我肚子突然疼起来了,就让凉寒带你去吧。凉寒!”

  说完,就跑没影了。

  “走吧,唐小姐。”

  棠溪微微点头,向前走去。之见光线越来越昏暗,走到尽头,凉寒打开门,示意让棠溪进去。

  “你不先进吗?”棠溪冰冷地声音响起。

  “不了,奴婢最后进。”

  棠溪正准备进去,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大叫起来:“有鬼啊!有鬼啊!凉寒你快来看看!”

  凉寒走到门前,身子向前探去,棠溪一脚把她踹进屋里。

  “啊!”

  听声音像是有人在凉寒身上撒了什么东西,之后便蹦出来一个油腻大汉。

  “小美人,我来了。”大汉用油腻的口音说道。

  “你放开我!”凉寒大喊,想往门口跑。

  只见棠溪笑眯眯地把门关上。

  “你在干什么?放我出去!”凉寒想反抗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劲,这感觉像……

  “像你给我准备的药是吗?”棠溪突然开口。

  凉寒一眼惊讶地看着她。

  “别以为我傻,你们的小伎俩我都能看出来。秋芷是被你们绑走了吧。”

  凉寒没有说话,棠溪自顾自地说起来。

  “我还奇怪呢,还好好给我说话的秋芷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你有注意过吗?从我见到你开始你一直想让我去集市,因为唐椿在这里等着我吧。不愧是她的人,跟她一样傻。幸好我提前让暗卫去看了看,果不其然,唐椿就在集市门口等着。”

  “你什么时候……”凉寒开口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棠溪笑眯眯地说,“就从你进门的时候啊。”

  棠溪从今天凉寒进来时就发现了不对劲,刚刚还好端端跟她说话的人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之前棠溪也通过几天观察,发现唐父在自己身边安插的有暗卫,所以棠溪把凉寒引开,招来了暗卫。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父亲给我安排的。”

  “小姐您……”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从暗处走来。

  “我让你帮我去集市看看,如果你看到了表小姐就回来向我禀告。”

  “属下知道了。”说完,暗卫就不见了踪影。

  棠溪也从容地出去。

  在棠溪采摘草药时,暗卫告诉她说,唐椿就在集市门口,棠溪就知道了一切。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呵,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来集市。”凉寒恶狠狠地说道。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耍的什么花招而已。当作笑话逗自己开心罢了。”

  “荷包里的药你什么时候掉包的?”凉寒问棠溪。

  “啊,你说荷包啊。就是我送给你的荷包,我找了个相近的荷包没想到你没发现,这要怪你自己笨。”

  凉寒没有再说话。

  “看来,那个油腻男撒的东西和荷包里的东西相对应呢。”

  “算我求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凉寒乞求道。

  “也不是不可以。”棠溪说,“你先告诉我秋芷在哪里。”

  “真的吗?”凉寒问。

  “你现在还有得选吗?”

  “秋芷就在后院的柴房里,你快放我出去!”

  “诶,等等,你上上句说的什么,我没听清。”

  “真的吗?”

  “哈哈,当然是假的啦。拜拜!”棠溪说完就走了。

  “棠溪!我恨你!”只剩凉寒在屋里叫嚣的声音。

  “小美人,你别挣扎啊,你逃不掉的。”

  ……

  棠溪出去后,就看见唐椿在门口等着。

  “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唐椿头也没抬就问棠溪。

  “什么事啊?难道表妹有事瞒着我?”

  唐椿猛的抬头,“你怎么在这?”

  “我在这很奇怪吗?”棠溪装傻。

  “这,难道!”唐椿突然往里面冲。“姐!”

  原来那是她亲姐啊。棠溪心里想。

  棠溪正准备回府时,一辆马车在棠溪面前停下。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走下来,“唐小姐,我家少爷有请。”

  棠溪没说什么,上了车。掀开帘子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小流氓!”棠溪惊呼出声。

  “大胆,怎敢与洛世子说话的!”身后的侍卫吼道。

  “洛…洛世子?”

  少年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看着她……

  

酒珞

溪姐日常懵逼,这个男孩纸就是洛世子诶。各位大佬多支持一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