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越回去当祖宗

长公主特邀

穿越回去当祖宗 酒珞 3016 2020-05-09 04:10:11

  棠溪愣了许久,“你就是…洛世子?”

  洛栩舟点头,“怎么?唐小姐很惊讶?我记得你以前见过我啊。”

  “啊,是吗?我最近脑子不好使,忘了。”棠溪连忙说道。

  “唐小姐不用急,不如就让本王送你回府吧。”

  棠溪应下了,直接回家就好

  “那就劳烦洛世子了。”棠溪对洛栩舟谢礼。

  “你不必拘束,叫我栩舟就好。”

  棠溪点了点头。

  “好。”

  她之前听唐父说过洛家洛世子,四个字,心狠手辣。他这样,看着像心狠手辣的人吗?

  “唐小姐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说着还揉了揉棠溪的头。

  棠溪连忙躲开,捂着头。

  “男女授受不亲!”

  洛栩舟一愣,“可是…可是你以前都让我揉的。”

  棠溪摸了摸鼻子,“啊…是,是吗?我现在不是大了吗?”

  洛栩舟没说什么,但有些委屈。

  以前你小的时候都可以逗你的,可是现在都不记得我了,哼!渣女!

  洛栩舟心里想着。

  没过一会儿,就到了唐府。

  “那这次多谢洛世子了。”棠溪道谢。

  “叫我什么?”

  “……栩舟。”

  少年满意的点点头,“那本王就先走了。”

  棠溪没说话,这人……好熟悉啊。

  棠溪没在做过多的逗留,赶紧回了府来到柴房,看到了秋芷。这小丫头睡得还挺香。

  棠溪把秋芷背了起来,带回了房间放到了她的床上。

  “小姐,老爷找您。”门外,一名不知名的婢女说道。

  “好,先对父亲说我等会儿就来。”

  棠溪给秋芷盖好了被子,她是真心能感受到秋芷对唐婵的忠诚与喜欢,也是真心把秋芷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之后她就转身去了书房。

  “参见父亲。”

  “婵儿,父亲让你前来是有要事商量的。”

  “哦?有何事?”棠溪看唐父认真起来不由得也严肃起来。

  “你可知最近是长公主的生辰?”

  “回父亲,女儿不知。”

  “好,那为父给你说,即将要长公主生辰,每年这个时候总会举办一个宴会,可长公主又喜静,所以最后决定,每个家族只邀请两个人。家主是必须去的,今年,我想带你去。”

  “女儿那可是受宠若惊了。”棠溪故作惊讶地说道。

  “这也该是你的机会,之前碍于情面都是带你表妹她们去的。今年这次机会我绝不会再让给她们了。”

  棠溪一笑,“谢过父亲为女儿争取到这次机会。”

  “那……”唐父正想说点什么,突然有人前来上报。

  “老爷,二老爷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叔父他们这次来莫不是……”棠溪没有说完。

  “肯定是来说长公主生辰的事吧。”

  “快请进来吧。”唐父对前来上报的人说。

  没过一小会儿,就有一个长相贼眉鼠眼的人带着唐椿和“凉寒”进了书房。

  “大哥,好久不见啊!”

  “二弟不需这样含蓄,我还记得距离椿儿推婵儿下湖那次我们见过后没隔几天。”

  唐蜀脸色微微一僵。

  棠溪看唐父这样不留情面,忍不住笑了。

  这时,唐蜀才注意到棠溪。

  “婵儿,这么快就醒了,没事吧,椿儿也不是有意的。”

  “叔父,没事的,幸好我命大,否则就被呛个脑残了。”

  棠溪微笑回应。

  唐蜀脸绿了绿,没在说话。

  “大哥,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事想找你商量……”

  “如果你是来找我说长公主生辰的事情的话请回吧,这次的名额我已经定了,是我们家婵儿的。”

  “大哥,你不能这么自私啊!”

  “对啊唐叔!”“凉寒”在一旁附和道。

  “现在这世道都没有王法了吗?一个小小贱婢都敢上台说话了。”棠溪开口。

  “婵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是芯君,椿儿的姐姐,也是你的表妹。”唐蜀开口反驳道。

  “哦?是吗?我怎么记得就在不久前,还有跟妹妹长得一样的贱婢来伺候我呢,还故意让我找到椿儿。这么巧啊。”

  “我们不一样,你没资格跟我们说话!”旁边的唐椿接上继续说。

  棠溪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指甲,眼中满是威胁。

  “看来,叔父家是谁都有做丫鬟的命啊,不像我,从小就有父亲宠着,这可能就是我们不同之处吧。”说着,还向唐父靠了靠。

  唐父神色一变,“婵儿你好好说说,什么叫做跟唐芯君长得一样的婢女。”

  “父亲,这说来话长,不过我就长话短说吧。”

  “今天,芯君妹妹把我的丫鬟秋芷打晕,装作是我的丫鬟,指引我到集市遇到椿儿,然后…然后……”说着,竟染上了哭腔。

  “婵儿不必害怕,有父亲为你主持公道。”

  “嗯,然后,她们找人想强暴我。但我逃出来了,可是凉寒,就是芯君妹妹却被留下来了。现在想来,真是可怕,妹妹你没事吧?没有被那个大汉……”棠溪假意关心。

  “我…我没事,谢谢姐姐关心,幸好芯君及时打晕了那个大汉,所以没有失去贞操。”唐芯君有苦说不出,只能狠狠地瞪着棠溪。

  “那就好。”棠溪用着侥幸的口气说道。

  “荒唐!婵儿你就是太善良了!二弟,看来你的两个女儿都挺有本事啊,一个推婵儿下湖,一个使坏让婵儿失去贞操。不错不错,都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唐椿和唐芯君支支吾吾被吓得不敢说话。

  “大哥,她们还小,做这些事也是都嫉妒婵儿,所以这次去长公主宴会的机会……”

  棠溪无奈,他怎么还再盘算着名额。

  “先别跟我说这个,先把婵儿的事解决了!”唐父严厉地说。

  “大哥别生气,我这就让她们给婵儿道歉。”说完转身对唐椿和唐芯君说道。

  “还不快给你们婵姐姐道歉。”

  棠溪连忙说道:“这就不必了,我看她们也不想道歉,这样吧,你们给我磕三个头,之前的事,既往不咎。”

  唐蜀等人脸色介一黑:“婵儿这不好吧。”唐蜀开口。

  “有什么不好的?我记得叔父家还欠我们的钱吧。”这件事她偶然听秋芷说过,唐蜀总是借钱不还。

  “这……”唐蜀望向唐父,好像是让他评评理。

  “就按婵儿说的做!”唐父说道。

  唐蜀没办法,只能压着唐椿和唐芯君磕了三个头。

  “好了,那就谢谢椿儿和芯君妹妹磕头了。”

  “那这件事解决了要不咱们说说长公主……”唐蜀又厚着脸皮开口。

  “这件事啊……机会还是我家婵儿的。”

  “不能这么不讲理大哥!”唐蜀抗议道。

  “你好好想想,你家的椿儿,芯君哪次没去,我家婵儿去过一次吗,还不是看着她们小把机会让给她们。”

  “不行!今年的机会必须让我家椿儿和芯君去!”

  “不可能!”

  就在唐父和唐蜀吵的不可开交时,突然一个声音阻止。

  “圣旨到------”

  宫里的李公公来到了唐府让众人介一愣,迅速反应过来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唐府大小姐唐婵在长公主生宴当天进入长公主生辰宴,顷此---”

  这个圣旨让所有人一懵,就连棠溪也懵了,被宣进宫?

  “这怎么可能,她又不认识长公主!”唐椿大吼一声。

  “大胆!圣旨在此,不可无理。来人!掌嘴!”

  “不!不要!”唐椿怕了。

  唐蜀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唐椿,扭头去讨好李公公,“李公公,小女不懂事,就不必掌嘴了。”

  李公公没说话,还是赐了唐椿三个耳光。

  “这就当咱家给你个教训吧。”

  唐椿恨恨地看了棠溪一眼,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大叫被赐掌嘴!都怪她!

  “怎么?还不快快接旨。”

  棠溪立马上前接过圣旨。

  “好了,咱家也完成任务了,就先回宫了”

  “恭送公公。”棠溪说到。

  李公公走后,唐蜀没说什么,赶紧带着唐椿和唐芯君悻悻地走了。

  这就走了?还没完爽呢……

  “婵儿,你变了。”

  “啊,是吗?人总会变嘛。”

  棠溪害怕唐父看出倪端。

  “你变的厉害了,为父就放心你了。”

  “哈,哈哈。”棠溪憨憨笑过。

  “对了,说来你和长公主有什么关系吗?这次她竟然宣你进宫。”

  “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是缘分。”棠溪搞怪地说道。

  “唉,你这丫头。”唐父无奈地说道。

  “那父亲,既然没事了,女儿先回房了。”

  “好。”

  棠溪说完就回去了。

  回去后发现秋芷已经起来了,刚进门棠溪就被抱了起来。

  “小姐!我还以见不到你了!”

  棠溪安慰着她,“没事没事,不怕!”

  “小姐,你去哪里了?”秋芷问问棠溪。

  “啊,没太大事,就去接了个圣旨,怼了怼某些太年轻的小女孩罢了。”

  秋芷没太在意这些语言,因为自从棠溪醒后,总是会说一些奇怪的话,倒是注意到了前半句。

  “接了个圣旨?”

  另一边。

  “你开心了吧,非要用我的名义把人家小姑娘请进宫?”一名女子叫嚣着。

  龙椅上的男子没说话,只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酒珞

搞事情肯定是要搞事情的,生辰宴上不搞点事情就没看点了   各位大佬支持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