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个人的流离失所

第十章 吴恺小弟弟。

一个人的流离失所 北方先笙 4043 2020-05-02 13:18:11

  幼薇一脸笑意的说,你们好,我叫苏幼薇,是负责ZXX珠宝店西单店的区经理。这件事我已经听的很清楚了,你们没错,嗯?刚要走出BJ的苗琪琪和壮壮一下子停下了脚步,什么情况。紧接着听到幼薇说,你们只是到我们门口旁边来拉客人,如果按规定,那个地方属于公共区域,所以你们没错,但是如果按做生意的行规来说,你们这属于恶意竞争,这种招揽客户的行为,极大的为我们的行业,为我们工作的环境抹黑,长期以往下去,来这里的顾客会觉得和菜市场一样,但这里毕竟不是菜市场,不是小摊小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招揽顾客为自己的生意提升交易量。可相比于这里,是商场,和菜市场比较,环境相对于要更有秩序一些,我不知道你是否在菜市场卖菜,卖鱼,或卖肉出身,导致你在BJ珠宝工作时的方式如此的欠妥,我不是在贬低菜市场,而是客观比较。而且你这并不是在抢我们的顾客,而是在为你们的BJ品牌抹黑,我不是不认识你们的区经理,相反,我们还算熟络,这件事,我会问一下张文良,到底是不是他授意你们这么做的,如果是他,那我有必要和商场谈一下,看看商场经理会不会为了你们的关系,而放任这个如此恶意的竞争环境继续发展,如果是你自己的主意,我倒是想看看,最后是谁来背这个锅。你这个店长,扛得住吗?

  BJ的店长一听,虽然这个苏经理没有任何的言语攻击,但这思路说下了,可谓是句句诛心,自己能背这个锅吗,显然背不起啊,这个方案可不是自己上报给区经审批的,这是自己的主意,因为店里的生意实在和ZXX比不了,所以才出此下策,自己的业绩不好,上次店长大会都被批了,本来想用一些手段翻盘,可惜被这个经理一说后果,汗毛都立起来了。如果被自己的区经理知道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说着冷汗就下来了。于是这个店长说道,哎哟,苏经理,您这说的是哪的话,我们可能是有一点操作不当,哈哈,咱们都是同行,同行如冤家,那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哪有什么恶意竞争这说法,平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一定约束好手下的店员,不让他们乱来了。

  幼薇听了轻蔑的一笑,这个店长小聪明还不少,这个回答,完全撇清了自己大部分的责任,意指员工自己的问题,她也不点破,说道,好,希望你能约束好自己的店员,如果连自己的店员都约束不好,我看你也很难约束好自己。你是起带头作用的,这个带头作用是正面的,积极的,而不是下作的手段,再有下次,我一定好好和你们领导谈谈。说罢,回头就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个店长点头哈腰的说了慢走不送,可当幼薇回头了以后,他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笑容。

  幼薇回过头后,看到苗琪琪和壮壮正一脸激动的给幼薇竖着大拇指,琪琪说道,幼薇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决了,看那个店长的脸都快急成猪肝色了。好解气哦。壮壮也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憨笑着说,苏经理真厉害,我要向你学习。幼薇笑了笑说,走吧,我们回去。

  到了店里之后给店里的员工们开了个会,主要内容就是,遇到麻烦,第一,不要想着武力解决问题,这是最笨的没有办法中的办法,结果通常都是两败俱伤,第二,不要针尖对麦芒的理论,结果大多都是没有结果,吵来吵去,各说各的理。第三,遇到问题,要从多面考虑,分析利弊,最好是能把自己带入到对方的角色当中去想问题,阐明利害关系,抓住弱点,一击制胜。大家听了以后都深以为然,然后热烈的掌声响起一片。都觉得涨知识了。还是苏经理厉害,那是,幼薇姐无敌,幼薇姐必胜。幼薇看到这些店员们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心里想着,难怪这个店业绩最好,每一个店员都很有自信,自信的人能流露出自然而然的成交信心,每一个人都会抓住任何一个机会,肯认真去学习一些知识和生存之道,这样的人能不成功吗,显然老天爷不是瞎的。

  随后幼薇眼角一瞥,发现其中一个男店员,在默默的擦着柜台,反复的擦一个地方,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幼薇管辖下的所有员工她都是记得名字的,大概情况也都知道一些,这个店员叫吴恺,平时工作很积极,很努力,每一个顾客来到这不管成交与否,基本都会对他赞不绝口,这个男孩的服务态度是最好的,业绩也总是名列前茅,可是家里好像情况不是太好,幼薇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只见他的电话响起,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苏经理,一脸歉意的说道,苏经理,我有点事,能不能接个电话,幼薇点了点头轻声道,去吧。只见他快步走出了店门,向商场的楼梯间消防通道走去,幼薇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一个22岁本该充满朝气和快乐的男孩子,如此的悲观,虽然不好直接去打听怎么回事,但是好奇心和同情心让她迈步跟了上去,她想了解一个这么好的员工,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她走到了消防通道的门口,隔着一道门,听着吴恺接电话,只听见吴恺说,实在对不起,我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每个月都要还你们5000多块,我实在扛不住了,我只是借了30000元,还有什么砍头息,实际到手才24000块,分了12期,你们每个月都让我还将近5000块,全部还完要60000块,我真的还不起了,拜托你们再给我点时间,什么?我如果能和亲戚朋友借到的话,我还会在你们的平台借钱吗,拜托你们不要给我通讯录里面的人打电话,再给我1个星期的时间可以吗,我一定凑到钱还给你们。不要骚扰我的家人朋友,如果他们知道了,我还怎么活下去,我没脸面对他们了。然后电话可能是挂断了,只听见里面隐约的抽泣声。

  幼薇听到这,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孩子怎么会在网上借钱呢,多不靠谱的事啊,听说他们大部分都是不合法的,比高利贷还黑,如果不还钱,就会骚扰借款人的家人朋友。这个孩子到底因为什么,会被逼到去网上借钱?想到这,她推开门,走进了消防通道,看到了吴恺,吴恺正蹲在墙角,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压抑的哭着,幼薇看了也是不由的一阵心疼,这个男孩子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自己的难处,同事之间知道的也是不多,只知道他的父亲嗜酒如命,每个月的工资都会大部分给父亲去挥霍赌博。

  幼薇轻声喊了句,吴恺,吴恺瞬间抬起了头,他没想到苏经理为什么会来这里,看到自己最窘迫的一面,于是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说道,对不起苏经理,我这就回去工作。幼薇叫住了他,吴恺,你别急,我们聊聊,很抱歉,刚才我听到了你打电话时说的话,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吴恺听到这样的关心,鼻子一酸,又忍不住的要哭,又蹲了下来,捂着脸摇着头,哭了一会,说道,苏经理,我能叫你一声苏姐吗,幼薇点头道,没问题,吴恺小弟弟。苏姐,我,,,,我没事,就是在网络贷款平台借了钱,现在还不上了,他们太黑了,比吸血鬼还要可恨,我只借了那么点钱,每个月要还那么多,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幼薇问道,可你为什么要在网络平台里面贷款呢,你每个月的业绩都很好,应该是不太缺钱用的。

  吴恺抹了把眼泪,讲起了他家里的事,吴恺小的时候,父母早就离婚了,他和父亲生活,因为父亲爱喝酒,赌博,他每个月赚的钱,大部分都填补了这个父亲,他很孝顺,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却从不说父亲一句不是,小时候家境很好,父母还没有离婚的时候,父亲很疼爱自己,可是后来父亲生意失败遭了重创,母亲离开了这个家,是父亲把自己养大,后来父亲日渐消瘦,沉迷酒精的麻痹,越来越放任自己,染上了赌博,吴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从小就懂事的他,也希望父亲有朝一日能清醒过来,不再这么糟蹋自己。他赚的钱,也不够父亲挥霍的,三个多月前,父亲赌博一场就输了8万,这8万块钱,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一笔钱,除了房子以外,这个家庭已经一无所有了,这八万块钱,有三万是吴恺给父亲存在一个信封里面的,放在他的床铺下面压着,他不知道父亲怎么就找到了这笔钱,拿去赌博,结果三万没一会就没了,父亲为了翻本,想把三万块赢回来,于是跟赌场里面放贷的人借了1万,2万,2万,就这样一共借了五万,说好了7天之内连本带利还7万5给人家,否则人家就来收房子。所以自己一时着急,就在网络平台借了钱,刚才打电话的只是其中一个平台,还有两个平台,一个借了4万,到手3万2,最终要还8万左右,另一个也是3万,到手24000,也要还6万,现在已经分别还了3个月的,第4个月的,却凑不上了。这么算下来,一共借到手8万,却最终要还20万。苏姐,我该怎么办,就算这20万我还上了,以后呢,我该怎么办,我父亲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痛苦,我真的受不了了。

  幼薇拍了拍吴恺的肩膀,说道,吴恺,你别着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一天,只要你能好好努力,努力活着,努力生存,一定会有拨开乌云见月明的那一天。幼薇在心里盘算,这一年要背20万的债,还要生活,还要继续给父亲买一天三顿的酒,还要继续供他赌博,这个孩子,所承受的,别说他22岁,就是32岁,42岁,也承受不了这样黑暗的生活压力,最终也许会走上不归路,要么轻生,要么犯罪。她决定要帮帮这个男孩子,希望能挽救一个这么干净的灵魂。幼薇对吴恺说道,吴恺小弟弟,你叫我一声姐,姐姐也不能白受,你先回去,安心工作,事情一定会解决的。

  吴恺看着苏经理亲切的脸,虽然苏经理这么说,可是没人能帮的了我,一个领导和一个普通店员,难道就因为叫了声姐,就真的事自己的姐姐了?不过吴恺还是很感激苏经理的关心,然后说道,那苏经理,我先回去了。幼薇点了点头,幼薇注意到了吴恺最后的称呼,苏经理,这个小男孩,还是很倔强的,并不相信幼薇真的会帮他。

  幼薇也转身走了出去,走到商场外门口的时候,给赵公子打了个电话,赵公子交际圈比较广,问他有没有相熟的律师,自己想咨询点事情,赵公子正在打高尔夫,说了句,嘁,也不看看我是谁,律师我当然有认识的,毕竟我自己也要经常咨询点事情是吧,哈哈哈,幼薇说道,嗯,对,你赵公子动不动就搞点事情,问问律师犯不犯法,是吧。呸呸呸,你盼我点儿好行吗,这样吧,下午2点,你到我公司来,我们见面聊,到时候我把律师找到我公司来。幼薇说道好的,谢了。赵公子答道,苏女神,你可别和我客气,就这样,回见了您内。幼薇看着电话,笑了笑,摇了摇头,这个赵公子,虽然感觉不太靠谱,但是他自从跟他爸要了100万,自己做外贸出口生意以后,也是越做越大。看似不靠谱,其实还是很有正事的,赵公子公私分的很清,工作的时候,那是一丝不苟,离开公司就变的不着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