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拐个将军做王妃

突有变故

拐个将军做王妃 别伊尔 2791 2020-04-18 22:18:48

  南岳国

  南岳国首都校场,一女子正满腔怒火,难以排解。

  许笙卧坐在比武台旁的木桩上,冷眼看着这一群软趴趴的士兵,心中郁闷的很。

  训练了都快一周了,一个个的还是那副鬼德行,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被选进来的!看着这一个两个的柔弱样,许笙真的快气炸了。

  终于又看了没一会儿,她把手上的剑一摔,吼了起来。

  “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是干什么吃的,啊!没吃饭吗?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吧?”

  顿时,所有人安静了下来,都小心翼翼的望着她,生怕下一秒她跳下来打人。

  不远处,两个士兵互相推搡纠缠着,一番激烈较量后,其中一个人唯唯诺诺的小跑到许笙身边。

  “将军,绍阳公主找您,说她在外面等你。”

  还未消散的怒气,许笙淡淡的瞟了一眼小兵,心中无奈,那小丫头片子又搞什么飞机。

  “去,围着校场跑二十圈,还有你们都一样!”许笙揉揉眉头,一个翻身,跳下木桩,朝着军营门口走去。

  许笙走后,那个士兵的腿立即一软,不停的用手摸着胸口,小声的抚慰自己。

  “还好,还好,才二十圈,哎,妈呀,吓死我了。”

  “你瞧瞧你,像个娘们一样,连女的都怕成这样。”路过一新来的小兵,见到这副景像,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你知道个屁呀,将军虽是个女的,但却比男人还彪悍。你最好小心点,惹到她,你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小兵一脸怀疑。

  “哎,算了,你以后会知道的。”

  这位阎王,哦不,是将军。这位将军可就特殊了,按理来说女子不可为军。但是当年,这位阎王的身份被公诸于世时,皇上却一直在犹豫,不知该如何处置她。

  虽然她年少,但她为国家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深得民心。起初有眼红的官员将士上书请求撤去她的职位,并要求将其收监。但是皇上碍于其民心地位便驳回了,僵持之下,她自动请缨办了一场比武,说是若有人赢了她,她就接受处置。

  结果,嗯,就是现在这样了!

  许笙一边走一边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刚出校场的门就被一摸桃红的身影扑了个满怀。

  许笙无奈,她就知道这小姑娘肯定要这样的,每次见面就是个熊抱,她已经习以为常。哎,自己家丫头,当然要自己宠着呗!

  “小笙笙,我想死你了!”

  昭阳死死的扒在许笙身上,怎么样都不肯下来。见她如此,许笙只好将怀中瞎闹的人一提,作势就要丢出去。

  这下昭阳怕了,两只脚在空中蹬来蹬去,开口求饶。

  “唉~小笙笙,我错了,我错了,快放我下来。”

  许笙当然不会把她扔出来,顶多吓吓她,要不然这祖宗可以在她身上扒一天。

  许笙看着昭阳小可怜的模样,将她放下,并用手弹了下她的小脑袋,问:“什么风把你这小祖宗吹来了,说吧,想去哪玩啊。”

  昭阳一脸不好意思,偷偷拽住了许笙的衣角,轻轻靠在她的肩头,撒娇的说:“被你看出来了,小笙笙,我呢,也没想去哪。不过,这南岳都玩遍了,你说……”

  “等会儿!”

  昭阳话没说完,就被许笙打断,听这话这小姑娘是要蹬鼻子上脸啊,还想出国玩,疯了吧。

  许笙一个巴掌打在昭阳头上,呵斥道:“南昭阳,你厉害了啊,你说说你怎么想的,你不知道最近有什么事吗!出国!”

  许笙越说越气,越想越气,小姑娘被吓得一哆嗦,瘪着嘴,委屈极了。

  许笙知道自己有些过凶了,于是摸摸昭阳的头,安抚的说:“我也没有要凶你的意思,现在是非常时期,出国必要经过弼荒城,可现在我国正准备向天明国进军,二十万大军正在城内待命,城外不知有多少埋伏,你去不是送死吗!”

  昭阳低着头,一脸丧气,手指绞着衣服,十分纠结,终于在许笙的威慑下坦白。

  “其实这次根本不会打起来,爹爹想着把我嫁过去联姻呢!”

  许笙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反应过来。

  难怪军队待命了一个月,都只是一周一过场,没有真正开战。不过转念一想,皇上竟要把昭阳嫁过去,这丫头愿意吗!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所以你要出国就为了这,可出去玩一圈和你嫁不嫁有什么关系?”许笙不解。

  昭阳心虚的笑笑,小声说:“我偷听到的,想着探探路,到时候好跑。”

  许笙扶额,这傻姑娘,直接不回来不就好了。

  “乖,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一点不会让你嫁过去的,所以安心的相信我。”

  许笙安慰着小姑娘,不过既然不打算开战,那弼荒城里的兵绝对没有那么多,顶多十万还可能更少,万一对方不接受或者消息走漏,那不就完了!

  “这件事你先不要管,出国更是不要想了,听到没有!等我回来再商量,我突然有事先走了,让贤月带你玩啊!”

  许笙面色大变,匆匆的让贤月把马牵来,便走了。

  随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侍卫贤月对着昭阳,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公主,主子让我照顾你,走吧。”

  看着许笙远去的背影,小姑娘心里哼了一声,你说不出就不出,我偏要!今天不行,我就明天走,哼!

  哎!这小心思要是被许笙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教训她呢。

  许笙去了南将军府,见了皇上的亲弟弟—南谧,是她难得的一位挚友,曾同生共死过,虽是皇上的弟弟,但对她从未有过架子。

  许笙尊敬他为兄长,两人虽同职,但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勾心斗角,两人有着一样的抱负,为军厌战。每次许笙有不确定的想法时,总喜欢与这位兄长商讨一下,这次也不例外。

  府上的仆人早就认识了许笙,她的突然来访,大家早就习惯了。

  许笙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南谧的屋院,也不敲门便直接走了进去。

  屋内温暖的湿气随着门的打开,跑得干干净净。屋内,男人准备套上衣服的手僵在空中,待南谧反应过来,来人已走到面前。

  南谧虽察觉到了来人,但并没想到他会直接进来,一时间有些尴尬,当然只是他自己,另一个人不知道有多坦然,还拍拍他的腹肌,赞叹道。

  “老谧,不错啊,有坚持锻炼嘛!不过你大白天的洗澡啊?”

  南谧汗颜,不过也只能假装淡定的穿上衣服,整理好仪容,回答许笙的问题。

  “刚刚练拳在,来我这是有什么事?”

  这家伙是不是得找个人教她做女人常识啊,免得再出现刚才那幕,真是太丢脸了,南谧灰溜溜的想着。

  许笙急忙拉住他坐下,把刚才知道的事情说给他听。

  “刚才我从昭阳那里听说,此次进军是个幌子,为的是彰显国力,方便两国联姻后能占主位。所以现在弼荒城内的兵士估计不足十万,我就怕万一出了意外,这些将士就都当了炮灰了!真不知道这皇帝老儿怎么想的,这么不靠谱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听了许笙的话,南谧也马上严肃起来。

  这件事的确很棘手。现在上报,就算皇上答应了,也赶不及了。两人纠结了许久,南谧终于想到个比较靠谱的办法。

  “有了!不过有点难办,许笙你回去立马收拾行囊然后出发去弼荒,充当谈判官,观察形势,发现有异动随时联系。我呢,等会就进宫,请示皇上让他再调些兵力待命。”

  说完不知想到什么又补充道。

  “然后此次我就不随你同去,这次事情一定不是偶然,看来宫中有了余孽需要清理一下。”许笙听到认真,反应也很迅速,点头示意明白。

  “老谧,把你令牌给我,在弼荒你的名声管用一些,还有原定七日后战,我今日出发估计明早可以到。我们就这样,五日后若情况有变你就出兵,七日后你们未到,我便尽量拖个两日,若无异变,则由你自行安排”

  为今之计最好也就如此了,许笙和南谧也达成共识,两人立马动身,也不拖沓。只可惜他们太专注于战事,完全把一个不省心的熊孩子给忘了。

  第二日清晨,许笙到达弼荒城外时,昭阳带着她的贴身小侍卫也上路了。

别伊尔

不成熟的地方大家见谅,也欢迎指点!希望大家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