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拐个将军做王妃

公主出逃

拐个将军做王妃 别伊尔 2541 2020-04-20 10:33:30

  还别说,昭阳这小丫头还挺贼!偷偷乔装成乞丐出了国,在弼荒城里潜伏的许笙愣是没发现。

  另一边,李珏和父母告别后,也出发了。

  从天明国京都明盛到离弼荒最近的翠城,需要两日。

  李珏听从李道征的话,没有随大部队一起走,先行到达了翠城与梁山会合。

  而此时翠城里,昭阳将乞丐装换下,开始了属于她自己的狂欢,殊不知她大手大脚的行为早早地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可怜了她的贴身小侍卫,摊上个这么不省心的主子。

  弼荒城内,许笙一边潜伏着,一边百无聊赖的吐槽着这份苦差事,刚想换个地方继续工作,却看见贤倪发出的信号。

  她立马赶过去会和,本以为是有什么发现,但当她看见看见贤倪略微尴尬的样子时,许笙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将军,昭阳公主跑了,她把贤月打昏后,跑了!”

  听了贤倪的话,许笙差点气急攻心一口血吐出来,她转过身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一下心态。

  这臭丫头真是能给她找事啊!太不让人省心了,要是被天明国的人发现,不就全完了!

  然后苦笑着对贤倪说:“现在你先在这里埋伏着,我去找那个兔崽子,有事记得发信号!”

  看着自家主子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贤倪很是心疼,但也只能麻溜的去做,谁让这小公主是主子的专宠呢!

  许笙尝试着控制想要打人的心思,在心里哭诉,皇帝老儿我要涨工资,做将军还要兼职带娃,天理不容啊!

  在翠城一家顶级饭店,昭阳正兴致勃勃的啃着猪蹄,来往的人都被她的吃像惊到了。

  店里的客人也越来越多,好像都想看一看这个小女子可以吃多少。

  贴身侍卫小段看着自家公主这模样,早早的就隐藏起来了,简直不忍直视嘛!并悄悄的在心里宽慰自己,她不是我主子,不是不是。

  二楼的一个单间里三个男人正谈着话,突然倚着窗的少年指着楼下大吃大喝的女子,问:“你们觉得她还要吃多少?看她瘦瘦小小,不会是个习武的吧,吃这么多。”

  另一位比他稍稍年长的,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惊讶。

  “不像,估计就是饿坏了。”

  少年“咦”了一声,反驳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李珏,你说呢?”

  李珏淡淡的瞟了一眼那个被议论的正火的人,喝了口茶,正声道:“我不知道,说正事,弼荒城内的情况打探清楚了没?”

  梁山一拍大腿,“哎呀”一声,这才想起正事。

  “都怪你,天漓,我正想说呢!弼荒城外面看起来兵士众多,实际上兵力不足十万,你们要小心埋伏啊。”

  三人都沉默了,看来这次的事真的不简单啊!可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呢,想不明白啊。

  气氛也越来越沉重,天漓可受不了了,出来吃个饭要不要这么正经!

  看楼下的小姑娘还在吃,不禁调笑道。

  “唉,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看,这小姑娘还在吃,我们来打个赌吧,看她到底吃多少,我赌她还能再吃了一个鸡。”

  “好呀,我赌她还能再吃个猪蹄。”

  其实梁山也不想一直僵着,而且他最喜欢打赌了,这么有趣的赌约怎么能错过呢。

  当然李珏是不可能参与的,只是面色也放缓了,也和他们一起看着那个姑娘。

  许笙悄悄的翻进了翠城,正打算从饭店找起,就听见有人议论:有个姑娘在花楼居吃了两个猪蹄,三只鸡。

  这下许笙连找都不用找了,直接去了花楼居。在此之前,为了自己的暴力行为不引起别人怀疑,许笙还特意偷了一套男装换上。

  到了花楼居,只见一个桌旁围满了人,不要想那坐在中间的人吃得正欢的人肯定就是昭阳了!

  许笙挤过围观的群众,到桌前坐下,一把抢过昭阳正在啃的鸡腿,阴森的问。

  “好吃吗?”

  被打断的昭阳有点不开心,不过还是下意识的回答:“当然好吃……啊!”

  可当她抬眼看见许笙那张隐忍怒气的脸时,瞬间吓得魂都没了。

  不过也是反应迅速,瞬间扯过旁边一个看戏的路人向许笙推去,随后转身就跑。

  许笙早就料到这兔崽子会来这一招,一个跟头跃过路人,稳稳的抓住昭阳,拉着她就往门口拖。

  昭阳吓得大叫:“啊,救命啊!她是人贩子,救我!”

  路人听此,那是善心泛滥啊,转眼就将她们围了起来。还有一个大胆的,站出来指着许笙就开始说教。

  “这位公子,我看你眉目清秀,怎么能做如此勾当,我劝你尽早回头是岸,放下这位女子一切好说,不然我们就要送你去见官了。”

  看着这围观的人群,碍于身份,许笙也不好发作,只得小声威胁昭阳:“南昭阳,你再给我瞎说一句,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现在你给我好好配合,听见没!”

  小姑娘浑身一颤,看着她委屈巴巴的点头,许笙也稍微平衡了一点。

  随后许笙面像大家,柔顺的说:“这位大哥你都说我看着不像是那种人了,怎么不多思考思考,这个是内人,和我闹了脾气不愿回家,这才出此下策,闹了误会,真是见笑见笑。”

  大家一听,都了然了,这样的事也不少见,然后不好意思把路退开。

  结果谁知这小姑娘就是不长记性,又挣扎着大叫:“不要信她,她虐待我,有这样对自己妻子的吗?啊!救救我!”

  这下许笙彻底火了,看着周围的人,将昭阳一抱,厉声喝道。

  “都给我滚开!”

  原本想再次出手的人,也都被吓住,乖乖的把路让开。嗯……别人的家事还是不要管了,还是吃饭去吧!散了散了!

  在许笙的威慑下,终于没有什么人再敢插手了,她也要赶紧将这个臭丫头带回去了。

  可没想到刚走几步,就又被一双大手拉住。

  许笙真的烦了,她握紧拳头,心里暗暗的发誓,回家一定剁了你,南昭阳!真是麻烦死了!

  楼上的三人被这突然的变故搞懵了,天漓本想调侃一下,转眼却发现梁山不见了。他疑惑的看向李珏,只见李珏指了一指许笙二人的方向。

  这下天漓明白了,哦,他英雄救美去了!

  梁山死死的拉住许笙的手,先是礼貌的开口。

  “这位公子,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然后就准备动手把昭阳接过,可手还没碰到她的一片衣袖,便被许笙拦下。

  许笙此时已没有心情跟任何人耗下去了,借着梁山的力将他推开,快步离开。

  梁山惊讶,却也不死心,再次伸手抓向她们。

  许笙气急,放下昭阳,转身抓住梁山的手,绕到他的身后迅速将他制服,警告道:“我的事,少管!”

  被压在地上的梁山蒙了,刚从楼上下来的天漓看见这一幕更是瞪大了眼睛,只有李珏稍微淡定点。

  可等许笙再抬头一看,小丫头哪还有影,气得许笙是一阵自闭,看着手下的男人,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揍他一顿出气,都是因为他多管闲事,不然那小丫头早被她带走了。

  虽说南昭阳弱小且无脑,但她的躲猫猫却是炉火纯青的,这下许笙是真的难找了。

  事情成了现在这样,看热闹的早就走光了,许笙也不想闹事,只好先行放弃。

  她将梁山放开,刚想离开,却又被天漓和李珏拦住。许笙在心里哭诉:做人好难啊!来个人拯救拯救我吧!我不过是想带走自己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多事啊!

别伊尔

许笙:熊孩子!   昭阳:我错了,下次还敢!   李珏:我终于见到媳妇了。   许笙:你谁啊?   李珏: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