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生生不负

被迫辞掉工作

生生不负 南枝词 2161 2020-04-17 22:27:08

  程橙倒在了宋野的怀里,终于是放下心来,喘着粗气,声音颤抖,“不,不用去,医院,我是个,医生。去,去警察局。”她在怀里抬眼看他,眼泪婆娑。

  旁边的警察立刻向前制服了男人,将他送上了警车。

  宋野抿了抿嘴,看着程橙坚定的神色,微微点头。

  程橙终于笑了笑,染血的牙齿和鲜血淋漓的伤口甚是可怖。她想直起身来,可全身无力,只能歪倒在男人硬邦邦的胸口。

  宋野见程橙浑身无力,皱了皱眉,而后弯了腰,打横抱起程橙。

  上车后,程橙扯了扯嘴角,哑声问道,“抱歉啊,冒昧问一下,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

  宋野挑了挑眉,很是惊讶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经历这样的事情,还算冷静。

  宋野给了程橙手机,程橙低声道谢。

  电话拨通,程橙立刻笑了起来,宋野一脸感兴趣的望着她。

  “您好?我是小李的牙科医生。”程橙微笑着说。

  “是这样的,我这里出了一点事情,明天的预约可能没办法进行了。”

  “没什么大事,如果您实在很急,可以去挂我们主任的号。”

  “既然已经不疼了,那就是没事了。诶,好,谢谢您的理解。”

  挂断电话后,警局也就到了。

  警察小姐姐看着程橙浑身狼狈,连忙拿了衣服给她披上,又找了一双鞋子穿上。

  录完笔录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广场上也有人将程橙的包包送到警察局。

  “程小姐”宋野给程橙端了杯热水,开口询问“最近两个月,你去了新疆?”

  程橙捧着水杯,点了点头,“是的,我表姐在新疆支教,两个月前我去看望了她。”

  低头小口喝了一口水之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嘴唇,微微低下了头,终是没有再开口了。

  宋野皱着眉看了看程橙,富有侵略性的声音似乎饱含警告。

  “程小姐,我希望你配合我的工作。在新疆,你是不是经历了别的事情。”

  程橙的睫毛颤了颤,缓了一会儿,开口道,“没有什么,我就是去看了我表姐。”

  旁边的女警官皱着眉头,心想宋野这是在打什么算盘?

  气氛陷入僵局。

  终于是女警官妥协了,忙开口缓和气氛,“程小姐,我们派人送你回家。请放心,我们将持续跟进这个案件的。”

  程橙缓了口气,咽了咽口水,微微点了点头。

  被警察送回家之后,程橙的腿肚子还在打转。从医药箱里找出几个药片吞了下去。

  黑暗让程橙的心再一次冷静下来,当时天这么黑,她又距离他们这么远,不可能看到她的。

  警察局内,还在审问黑帽子。谁知他什么也不说,甚至咬碎了牙齿里的药,自尽了!

  案件陷入了僵局。

  宋野捏了捏眉心,刚才保护区的人发来的视频,草丛里趴着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程橙。

  好一会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您好,请问您是程橙医生的病人吗?”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别怪我了。

  ………………

  一大早,程橙原本想去医院进行全身检查,还没等出门,主任就打电话让她马上过来。

  她出医疗事故了!

  程橙穿着平底鞋到医院的时候,助理医师正在和一个女人争吵。

  “怎么了这是?”边穿白大褂边走过去。

  “程医生,你给我孩子拔的牙,现在我孩子在医院做手术啊。”那个女人看见程橙就随地一坐,嚎啕大哭。边哭边骂“丧良心啊,医术不行还给我家孩子拔牙啊!”

  程橙忙蹲下去拉她起来,被她用力一推,磕在了桌子的尖角上,瞬间出血。

  呵,自己最近这是有血光之灾吗?

  众人惊呼,一时间诊室里鸡飞狗跳。

  程橙撑着地站了起来,“李妈妈,您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没说这个事情啊”程橙一手捂着流血的额头,一手拿手机翻昨天的通话记录。她有一个习惯,每通电话都会录音。她踉踉跄跄的向女人那里走去,鲜血顺着指缝流进眼睛,左眼瞬间染血,可怕极了。

  那女人听见她这个话先是愣了一下,心虚的向后撤了步。嘴唇动了几下,却终究是没有发出声音。

  怎么回事?没有通话记录,没有录音文件。去哪儿了?那个女人见程橙半天不说话,又挺起了胸膛。

  程橙捂着流血的额头猛的想起来那通电话是借用的宋野的手机。

  她找不到宋野,总不能再打一次报警电话吧,况且这种事情本就是不好说的东西。

  办公室内,程橙已经处理好伤口,与主任商量这件事情。

  “主任,我当时真的是被绑架了。警察局肯定有我的记录。”程橙身体前倾,一脸焦急。“我可以去找当时那个警察,但是您得给我时间,李天庆的情况您也知道,就是智齿冠周炎,我……”

  还没等程橙说完,主任已经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小程,你是知道的。这件事不简单在什么地方你也是知道,这样吧,我给你三个月的假期”他边说边开始写假条,“三个月后你再来上班,工资给你一个半月的,你看怎么样?”

  虽是询问的语气,却摆明了是执行的命令。程橙无法,只能认栽。

  临出门时,她偏了偏头,“主任,我……真的还能再回来?”

  主任从电脑中抬起头来,“自然,三个月后你来找我就行。”

  程橙没说话,只是回到科室就脱掉了白大褂。

  那就再等三个月吧。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晚。

  微信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认识的不认识的,说过话的没说过话的,上赶着看你的好事。

  程橙没去理会,随意点开了一个同事的聊天框,这时,一个电话突然进来。

  是主任。

  絮絮叨叨过了得有半个小时,她挂断电话的时候还在懵。原来……竟是这样的吗?

  李妈妈没去挂主任的号,同科室的实习生张盛来做的手术!

  昨天病人太多了,好几个口外手术要做,还得会诊,一个没留意……

  没办法了,张盛是谁啊?院长的侄子。

  挂的号是谁的啊?自己的。

  出了事儿推出去的是谁啊?那还是自己。

  她把头埋进被子里,略微有点窒息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

  主任打电话来已经很明确了,这件事会让她背黑锅,但是三个月后她可以再来上班。

  没办法了,临时出去找兼职这条路也被堵死了。只能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