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生生不负

对峙

生生不负 南枝词 1779 2020-04-19 18:03:17

  两人出了车站就看到了尹月。

  她今天穿了一身暗红色裙子,这里紫外线这么强,她也是比周围人白上很多。

  程橙挽着宋野的臂膊,停了下来。

  “怎么了?”宋野低头询问。

  “帮我个忙”她盯着远处的尹月,“假装一下我男朋友。”

  “…………”其实,我也挺乐意的。

  两人见面的时候,尹月多看了旁边的宋野几眼,一脸惊讶。

  程橙看着不对劲,拉着尹月的手往前走,边走边问。

  简直就像只兔子。宋野心想。

  从火车站里出来,三个人马不停蹄的坐上了面包车去下面的乡镇。

  三人坐在后面,程橙夹在中间。

  看表姐这个样子,程橙就明白了,这是看上了宋野啊。

  一路上,程橙遮遮挡挡,满口推辞。倒是宋野看着程橙这个样子,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看着宋野笑了,尹月掐了程橙一把,笑着问他,“宋先生和我们程橙是什么关系呢?昨天程橙给我打电话,我还误会了呢。”

  “我是程橙的男朋友,她说想姐姐了,但是我怕新疆这么乱,不放心,就过来陪陪她。”程橙转头就看到了宋野一脸宠溺的样子。

  好呆。宋野忍不住伸手弹了弹程橙的额头。

  尹月依旧不死心,“宋先生做什么工作呢?我们程橙是牙科医生,工资不菲。”

  “开了一家公司,不是很大,但是足够过日子。”

  程橙瞪了一眼尹月,尹月心虚的拢了拢头发。

  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地方。

  去那个地方,只能等明天了,今天天色已晚。

  程橙拖着行李箱去了尹月的屋子,出来的时候,行李箱除了自己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就什么也没有了。

  程橙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就想起来宋野给自己送的零食。

  第一次有人给自己准备东西呢。

  为了欢迎两人的到来,晚上众人围着篝火烧烤。

  尹月换了一身裙子,不得不说还真是好看。

  “姐妹,你这个裙子好好看啊。”程橙忍不住夸赞。

  尹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胖,穿不进去。”

  程橙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她早就打听好了,张决放牧去了远方的绿洲,现在家里就只有张月。不然她也不会现在来新疆。一个可能出卖自己的人,程橙还是有分寸的。

  宋野熟练的烤着牛肉还有从业城带来的蔬菜。

  程橙在尹月这里吃了瘪,就闻到了香气。

  “好香啊。”程橙动了动鼻子。

  宋野看了她一眼,低声说,“再等一会儿,嗯?”

  “嗯嗯”程橙满口答应,吃着他刚刚烤的蔬菜。

  尹月拿着羊肉烤着,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很多余。

  宋野把烤好的牛肉撒上孜然和辣椒粉,递给程橙。

  程橙吃了两串,突然想起来尹月,于是给她了两串。

  尹月看着盘子里的牛肉,就随手把手里的羊肉递给了程橙。

  羊肉的味道瞬间充斥着程橙鼻腔,引起一阵反胃。

  她连忙推辞,“不不不,我不吃羊肉。”

  尹月听着她的话,怒从中来。

  “耍什么脾气?以前不都是我剩什么你就吃什么吗?”程橙被迫接过半生不熟的羊肉串,深情落寞。

  宋野抿着嘴,这是她们的家事,他不好插嘴。从程橙手里接过羊肉串,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尹月也知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可经年累月的骄傲不允许她道歉。

  看着宋野默不作声,她悄悄有了算计。

  “宋先生这样的英年才俊,肯定不少女孩子追吧。”

  宋野看着尹月向自己走来,一阵排斥。

  “尹小姐,你的羊肉串。”没等她靠近,宋野就用一把羊肉串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等尹月回到座位上,程橙正一脸怒色的看着她。

  宋野把手里最后的串放在程橙盘子里,一脸宠溺。

  尹月很明白这样的眼神,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宠溺。

  她气不过,若不是父母离婚,没有一个人肯要她,她怎会在新疆支教?凭她的姿色,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轮得到程橙?

  尹月起身回屋,程橙连忙看着他,“宋野,我姐她平时不是这样的,我们以前……”

  宋野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脑袋,“嗯,我都知道。”

  两人准备各自回屋的时候,尹月拎着两瓶白酒出来了。

  “今天程橙好不容易想起来看我,咱俩必须得喝一杯。”说完便拿着一次性杯子倒上了小半杯。

  程橙站了起来,皱眉看着她,眼睛里仿佛有水光。

  “你知道我滴酒不沾的。”

  “今天不是高兴嘛。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说完,拿着杯子就干了。

  宋野也站了起来,开口“尹小姐要喝的话,我可以陪你。”

  说完便拿起了程橙的这杯酒,谁知程橙却拦下了。

  她看着宋野,一脸愧疚,毕竟是自己让他卷进来这场闹剧的。

  从宋野手里夺过酒杯,撒了一半。

  程橙看着尹月,笑了笑,“我喝。”

  辛辣的白酒顺着喉管入胃,烫的程橙闭了眼。

  “酒也喝了,表姐,我们就先回去了。”

  程橙滴酒不沾是因为她不能喝酒,曾经大学里朋友过生日,半纸杯的啤酒就能把她灌醉。从那以后,只要有程橙在的地方,舍友就从来没点过带酒精的东西。

  宋野回房之后,心里放心不下程橙。自从白酒开封他就知道,这瓶酒的度数绝对不低,他喝都勉强。更何况滴酒不沾的程橙呢?

  思前想后,宋野决定去看看。刚出房门就看到院子里的尹月正摇摇晃晃往宋野这里走来。

  宋野暗了暗神色,从屋后绕了过去。

  推开程橙房门的时候,程橙正坐在地上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