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生生不负

尹月

生生不负 南枝词 1591 2020-04-21 22:17:27

  回房后的程橙用背抵住了房门。

  谁不想找一个对的人,有人问你粥可温,问你衣可添,可是她不能这样。天蝎座的程橙非常明白自己,如果感觉到两个人没有未来,说什么也要分开。更何况,她自嘲的笑了笑,“更何况,你们两个人仅仅只是暧昧。真是下贱。”

  半小时后,宋野敲开了程橙的房门,让她去吃早饭。

  程橙在门内应着,她理清了利弊。以后还是拉开距离吧,她心想。

  她扎着头发进入餐厅的时候,就看到尹月和宋野已经坐好了,两人中间刚好隔了两个人的位置。

  程橙扯了扯嘴角,怎么?避嫌还是在给她面子。

  宋野看见程橙进来,直了直腰,就看见程橙低着头坐在了他的对面。

  尹月看着两人现在的样子,难不成两人吵架了?呵,她就知道。眼睛转了转,计上心来。

  “程橙啊”尹月向程橙的方向推了一碗粥,“今天这顿饭是宋先生做的,我还没吃过呢~”语气百转千回,染上几分暧昧。

  程橙看着眼前的八宝粥,紧闭着嘴,牙齿用力扯着口腔里的肉,没有吭声。

  宋野一看这个架势,也就明白过来。他的小姑娘这是喝断片了,明明是她昨天腻在自己怀里,咬着他的胳膊,撒娇的说明天要喝八宝粥的。

  他没敢多说话,在心里记下了尹月一笔账。

  程橙心里憋屈,飞快地吃早饭就退了下来。眼不见心不烦。

  十分钟后,两人收拾完毕辞别尹月,一起出了门,前往雪山。

  尹月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人影渐渐远去,她也回了房间。看着卧室桌子上满满的零食和生活用品,她嘲讽的笑了,转身坐在了床上。

  程橙给她带的外套正放在旁边的梳妆台上,她伸手拿了过来。

  上身试了过后,发现还不错。本能的伸进了口袋,“这是?”她摸到了什么?

  一沓钞票,粉红的颜色刺激着尹月的眼睛。怎么?这是在接济自己吗?原本就该一辈子被她踩着的人竟然在接济她?

  说来尹月也是挺可怜的,从小衣食无忧,人见人爱,自然被宠成了公主。认为所有人都应该顺从她

  应该是三年级的暑假,她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大人一直在夸懂事的程橙。她记得,只要自己不听大人的话,他们就会说,“你看看你表妹,从来都是这么懂事。家里虽然条件不好,但是人家特别听话。”

  于是,当尹月第一次看见程橙时,她就心生厌恶,开口的第一句话,“哼,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可程橙当时笨的要死,只顾着和这个漂亮的表姐玩。真是傻极了。

  尹月过得一直都顺风顺水,直到大学毕业这一年。她学的是语文教育,本来都已经托人找好了工作,谁知她父亲竟然破产了!

  一时间人人自危,无人敢靠近他们。真真是穷人在街头耍十字钢刀,勾不住亲人的骨肉;富人在深山耍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的亲朋。

  尹月的母亲,程橙的姑姑见状赶紧离婚。二人原本就是貌合神离,各自有各自的风流,只是可惜了尹月,离婚后,两边儿都没有人要她。

  可大学刚毕业,又不是能省钱赚钱的人。一时间慌张无措,只有程橙给她租了房子,找了工作。

  可程橙也是大学刚毕业,虽然寒暑假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却也终究是一个女孩子。

  没人直到程橙那个时候怎么过来的,一边抗着医院里的压力,一边开解郁郁寡欢的表姐,一边听着父母陈词滥调的逼迫。

  日子一天天的过,眨眼间四年过去。一切步入正轨,尹月在学校里也是安安稳稳。程橙也从医院的口腔医师换成了诊所。

  可尹月依旧不甘心,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人人追捧的小公主。

  这时一个富二代对她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她颇为满意,不到一个星期就答应他的追求。

  谁知这富二代竟然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家里的夫人知道后立刻撕破脸皮,去了尹月工作的学校。

  事情闹的有多大呢?竟然上了这天的报纸,新闻头条。

  这下学校自然也是开除了尹月,但是出于人道主义,介绍她去新疆支教,还有福利补贴。

  她没办法,只能去新疆支教。这里条件简陋,异常艰苦,她的心也在扭曲。

  而程橙也凭借自己的努力,买下了自己的房子。

  谁能想到呢?昔日的公主和曾经的奴仆竟然可以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尹月自然心生嫉妒,可也不能表现的过分,毕竟自己在这里的一切生活补给,基本上都是程橙在贴补。

  可能这就是不甘心吧,即使我心怀善意,你也能万般唾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