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生生不负

受伤

生生不负 南枝词 1456 2020-05-09 22:55:50

  她没停留,掐着自己手心的肉,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

  “听着,程橙。现在得活下来,不能碰见张决,得下山,不能原路返回。”她颤抖着声音自言自语,在给自己打气。

  她摸出手机,看了眼信号格和手机电量。踌躇了一会儿,自嘲的笑了笑,打给了110,说明情况后,对方表示会定位她的手机。

  当初她和他的相遇似乎也是因为这一通电话的阴差阳错,现在看来也有些讽刺。

  程橙放下心来,挂断电话后,删除了关于宋野的全部联系方式。然后打了个电话。

  这边尹月接到程橙的电话,还有些奇怪,但还是接了起来。

  “姐妹。”程橙摸索着僵硬的向下坐,笑着说道。

  “有事吗?”尹月看了眼黑漆漆的夜色,不耐烦的问道。

  程橙咽了口唾沫,稳了稳心神,“我们以前说好的去旅游,还没实践过嘞。等我……等我出去,我们去大理,去新西兰……行不行啊?”

  十年前。

  “姐姐,等我有钱了,我们去大理,好不好?”小程橙趴在床上晃着双腿,看着身旁躺着的小尹月。

  小尹月嘟了嘟嘴,“才不呢,还是去新西兰。我带你去呦。”

  “去大理!”小程橙坐了起来。

  小尹月也直起身来,“新西兰!”

  “大理!”

  “新西兰!”

  “大!理!”

  “新!西!兰!”

  ……

  尹月的思绪抽回,声音也柔了起来,她看着屋里的护肤品,闭了眼睛。

  还没等尹月说话,程橙这里突然断了线。

  张决正准备下山时,森林里的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站在远处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走近查看,原来是程橙。

  他啐了口唾沫,从腰里摸出来一把匕首,悄声向前。

  程橙看着突然没有信号的手机,笑着哭了出来,怎么回事,怎么都来欺负她啊。

  突然,程橙被一股蛮力放倒,头磕在了草地里的小石子上,瞬间出血。

  程橙借着月光看清楚了来人,颤抖着出声,“姐……姐夫。”

  张决神色没有任何波动,泛着冷光的匕首瞬间放在了程橙的脸上。

  “我以为你会闭嘴的。”张决粗粝的声音让程橙的心提了起来。

  她的肚子被张决的膝盖抵着,有些喘不过来气。

  “你不是说收手吗?”

  “是啊,可是你出卖了这个地方。我和小月的生活会受到影响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

  “本来万事如意,你非得这么贱,可让人怎么办才好呢?”

  匕首顺着程橙的脸颊向下,来到了心口位置。程橙满脸泪水,四肢冰冷,开口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张决皱了皱眉头,极为厌恶。“对不起?下辈子吧。”

  匕首被举起,印着月色,泛起清冷的光。这时,张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张决的脸色瞬间温柔,掐着程橙脖子的左手也松开了,放下匕首,接起了电话。

  程橙松了一口气,冷汗浸湿了贴身衣物,夜里的冷风一吹,汗湿的衣服粘在身上,难受极了。

  片刻后,张决挂断了电话,眯着眼睛警告程橙,“命还挺大的嘛,你姐姐说让我放过你。”

  程橙眼前一片金星,大口喘着粗气。

  “可是,我不甘心。”

  她的心提了起来。

  “这样吧,”匕首从心口又转移到了左脸,冷腻的触感让程橙泛起了恶心。

  一阵剧痛后,程橙的左脸被匕首划伤,血流如注。

  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惊呼,张决起身,用脚踢了踢她,“就这样吧,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你的造化吧。”而后转身离开。

  程橙闭了眼睛,左手颤抖着抬了起来,她不敢摸,只能凭借经验判断。

  会留疤,肯定会留疤。

  现在得先下山,不然会死在这里的。程橙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踉跄着起身。向上爬去,准备原路返回。

  等程橙爬上山坡,看到山洞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她撑不住了,左脸的疼痛还有对死亡的惊恐,让她突然产生了眩晕感,猛的倒了下去。她跌落在草丛里,十分不起眼。

  新疆的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四五个小时之后了。

  见到程橙时,还以为是个死人。山里的气温低到吓人,她满身是伤,灰头土脸,左脸的伤口还在流血,面色苍白。若不是还有点呼吸,他们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