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声声慢 寻寻觅觅6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我是乌龟会飞 2299 2020-04-19 13:40:00

  书言出关了,托焰土石给上古战场的松花石传话,最后通知晴年,晴年向春野讨了灭焰草做的仙丹,便去焰火之地找书言了。

  书言在焰火之地的最外面便拉着晴年往里面走,“我总算瞧着你了,你出去时说要去看那梦兰花开,我想着应是美得厉害的花儿,让你惦记了数年。”

  “是我来的时候,春野给我说得灵乎的,我也以为就算不好看,也神奇的,我上次去见了,也就那样。”晴年边走边说,“最神奇的是那花灵,但我没见到,就上我身了。”

  “你下次若想见,就让春野神君去摘,不就行了。”书言说。

  “我也同春野说了,他说若是遇见能用仙力了,不把这昆仑虚谷下给拆了。”

  “他可以自封仙力啊,想来是一个凡人,你也打得过啊。”

  晴年敲了一下脑袋,“我怎么没想到。”

  “你让焰土石带来的话本子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全部都是小姐跟穷小子、贵公子与小丫头的故事,你说凡间真都是这样的剧情?”

  “我先前也去过凡间,虽没见过什么小姐穷小子,但公子跟丫头这事却是真的,这凡间的少爷啊,及冠时便有丫头送进房中,然后成为老爷,这些丫头也就成了夫人姨娘。”

  “那这有什么可以编写的,我们神仙,不都是一世只一人吗?”

  “因为凡人不过十载,又要活着又要享乐,事事都比神仙快些。”

  “我也看过仙族的话本子,出名点的也就是上古神君青梧神君跟青丘姥姥第十三女白显容的故事,说是让众仙族十分羡慕。”书言带着晴年又走到那个山坡上,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阿爹阿娘的故事,我从记事起就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晴年也坐在书言的旁边,然后躺在地上。

  “原来你是青梧神君的女儿啊,怪不得春野神君带你来上古战场呢。”书言也躺下来,“听说春野神君跟你阿爹关系亲近得很,为什么不见你阿爹来昆仑虚谷下啊,一直都是春野神君往外面跑。”

  “你懂什么啊,我家人多,要来看春野,少说也要住上几日,这里连狐狸洞都没有,什么都要修修弄弄,况且以前我跟桐麻年龄小,后来大点了,暮朝也小,所以不方便来回折腾,春野就一个孤家老人,一人来去也方便啊。”

  “但是友人不都应该是你来我往吗?,况且春野神君一个人,也太可怜了。”

  晴年右脚搭在左腿上,右脚踝晃着,“怎么可怜了,我还未到三万岁,春野就大约有两万年都待在苍山,吃喝都有人管着,比你舒服多了。”

  书言思虑了一番,“我现今觉得我才可怜,我一无亲人,二无至交,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几个,还生生世世离不开这里,但我也没觉得我多难过啊,自己感觉还行。”

  晴年挠了挠头发,“所以你说你该可怜,但你自己不觉得可怜,你觉得春野应该可怜,其实他说不定也不觉得,你也就能代表你自己了。”晴年感觉后背有些烫人,还翻了个面。

  书言闻到了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看见晴年的裙摆被火烧着了,“晴年,你衣服烧了。”

  晴年听到马上跳了起来,“你快灭火啊,仙术仙术。”边说还拍着裙摆上的火。

  书言施了一个法术,将晴年裙摆上的火弄灭,裙子上留下火烧的痕迹。

  晴年拉着被火烧后的裙子,“上次来都没有被烧啊。”然后继续坐下了,看了一眼书言,“难道是你飞升上神,焰火之地的火比往常大了?我的衣服都是天蚕丝做的,一般的火烧不坏。”

  书言看着晴年说,“我也不知道,来着焰火之地的人也不少,也就你的衣服被烧坏了。”

  晴年的衣服烧坏了,跟火没有多大关系,虽说书言飞升上神,修为比以前是厉害些,但考虑焰火之地的其他生灵,这火跟以往没什么差别,再说着天蚕丝,也并非是火烧不坏的,上次没烧坏,是因为春野施的小法术,如今春野没来,这火自然就烧到晴年的身上来了,书言没有意识到也是正常,凡来焰火之地的神仙,都有仙气绕身,自然火也烧不到身上来;如此说来连火这样无主的也都能欺负晴年这般。

  晴年跟书言说了不少话,耽误了不少时间,但内容也不过就是凡间大妈寻常唠嗑说的话,虽书言化作男儿身,但长年待着,也有一个怨妇形象。

  晴年出来时,春野还在松花石上躺着,嘴里哼着小曲,还唤来雪上花海的几只小白鹊在空中叫着。

  “春野,我衣服烧了。”晴年扯的她的衣服,拿到春野的面前,给他看。

  春野看了一眼,“烧了就烧了呗,又不是不能遮体,将就着穿,过几天让你阿爹给你送过来。”

  “那你施个法术,将衣服变回之前的样子不就行了。”

  春野仔细打量了晴年一番,“你为什么不让书言给你施个法术。”

  “我不是忘记了吗?”晴年低下头,不敢看春野。

  “那见着我就想起来了?”春野招了手,将白鹊鸟都放了出去,起身挥手给晴年换了一身衣服。

  晴年拉着衣服,仔细看了一下款式,“这不是你先前在雪上花海穿的白衣吗?”

  春野又躺下了,“不是,我还裁了裁,是你的大小。”

  “你没有新布吗?”

  “我为什么有新布,我的衣服又不会在草堆中滚久了被撕破口子,又不会在泥巴里滚久了洗不掉泥,又不会在焰火之地被火烧烂。”

  “哼。”晴年转身,背对着春野,坐在松花石上。

  “这是你最后一件衣服了,请你爱惜些,不然只能等你阿爹给你送衣服过来了。”

  春野翻了身,也背对着晴年,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我饿了,我还没有吃饭。”晴年凶神巴沙的说。

  “我瞧你这么积极去那焰火之地,还以为管饭呢。”春野将挖好的春弗草放到晴年的面前,当然,是用的法术。

  晴年啃着草根觉得有些纳闷,自己脾气怎么会这么大,本来跟春野也没多大关系,就巴巴的生春野的气,想来春野也不容易,孑然一身,带一只狐狸,吃喝都是管上的,衣服也是他收着,虽不是有求必应,但凡是能说出所以然来,大多都能接受,自己还不知好歹,就因着在苍山同吃了几万年的饭,就这样对待,像凡间这样寄人篱下,不拜为衣食父母都算不错的了。

  “书言说下次梦兰花开,可以你去摘,你可以将仙力自行封去,就不怕了。”晴年鼓着腮帮子说。

  春野翻了个身,看着晴年的后脑勺,“那我若是掉进梦兰江河里,你没有仙力,也捞不上了我啊。”

  “说的好像也对。”晴年一脸同意,还时不时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