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声声慢 占早争春5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我是乌龟会飞 2154 2020-04-22 10:31:00

  晴年醒来的时候,感觉周围不是平时的气味,她伸了一下腿,感觉周围软软暖暖的,便听见脑袋上面传来笑声。

  “哟,你这小狐狸总算是醒了啊。”说话的是蓝芙上神。

  此时已经傍晚,宴席早就过了,青梧神君带着白显容和暮朝在青丘的族中之地接受洗礼,青丘的狐狸在一万岁时都是由父母带着,接受族中长老们的祝福,晴年是因为父君是青梧神君的缘故,虽也是狐族,但不算是青丘的狐族。

  “蓝芙姑姑。”晴年激动的伸着前爪搂着蓝芙上神的脖子,狐狸脸贴在蓝芙身上,“你怎么过来了,我好想你啊。”

  蓝芙将晴年扯下来,变成人形,“你真是想我,怎么不去彩灵山看我。”

  晴年坐在蓝芙身边,挽着蓝芙的手,往她身上靠,“你也是知道,我一个小仙,不能单独出去的。”

  “好了,我也是知道。”蓝芙看了晴年一圈,“你的脚是怎么回事,先前就见包着后腿。”

  “还不是怪春野,他没注意到我从空中滚下去了。”晴年就急着告状,痛述春野的罪行。

  “咳咳。”单夜神君在旁边轻咳,意识他的存在。

  晴年扭头看了一眼,又转过去了,“蓝芙姑姑,怎么单夜神君也在,寻常不是吃了饭就离开了吗?”

  “你这是巴不得我离开,可我晚点还要跟着你回苍山的。”单夜神君未等蓝芙说话,便自己说了。

  晴年并没有听单夜的话,对蓝芙说,“蓝芙姑姑,你这次有没有给我织彩霞服啊,之前我带着的在上古战场烧坏了一件,可心疼死我了。”

  “我就说你这么没心肝的想着蓝芙什么呢,原来的惦记彩霞服啊。”单夜神君在一旁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蓝芙跟晴年二人瞪了一眼单夜神君,“我这次来给你带了好几件,都让你阿爹收着了,我还镶了好几个珠子,特别好看。”

  “我就知道蓝芙姑姑最好了。”说着晴年头靠着蓝芙,紧紧抱着,“对了,我阿爹阿娘他们呢?”

  “你才想起你阿爹阿娘啊,他们带暮朝去行礼去了。”单夜回答道。

  晴年顿时闻到了一阵烤鱄鱼香味,肚子咕咕的响着,一脸尴尬的笑着,“我有些饿了。”

  春野从外面过来,手里拿着烤鱼,递给晴年。

  “我说你小子刚怎么出去了,原来是给小狐狸烤鱼去了,春野你这爹比青梧还当得像爹。”单夜眼珠子在春野跟晴年两人转了又转。

  “是,我这白捡了一个闺女,要不你也捡一个回去?青丘多的狐狸崽子。”春野坐在晴年旁边,还拿着一张方帕递给晴年。

  “你可别说,我真是想带一个,所以才答应收暮朝的,他年龄是小了些。”单夜说道。

  晴年听见暮朝的名字,从烤鱼中抬起头来,看向单夜,“你是来带暮朝去昆仑虚的?暮朝小子天赋可差了,你可得闹心了。”

  “你这话就说得假了,你阿爹说了,暮朝除了炼药这方面差了些,其他是比你好。”单夜神君说。

  晴年还未等单夜说完,便打断的说,“比我好算什么啊,是个神仙都该比我好。”

  “你说的对啊,你阿爹拿暮朝同你比,这有什么可比的。”单夜看着晴年想了想,

  “不过好在我同你阿爹这种半吊子不同,我自然是能教出厉害的弟子。”

  “春野总同阿爹说你没皮没脸的,看来他说的没错。”晴年说完觉得特别如此,还点点头。

  蓝芙摸了摸晴年的头,“说的不错。”

  晴年吃完烤鱼,本准备继续同蓝芙等人絮叨絮叨,看见杜衡的身影便一瘸一拐一蹦一蹦的追了过去。

  杜衡在同一个小仙说话,晴年看着眼生,等人说完走了才前去。

  “你在同谁说话啊,暮朝说你不是有事吗?”晴年拍了一下杜衡的肩,看着他说。

  杜衡摸了摸她的头,“我的事又不是大事,遣其他仙君办了就是,刚才是桐麻手里的人给我拖话,说是处理好了,过些天回苍山。”

  “你们有仙职也辛苦,还要当差,同是神君,为何阿爹和春野这么清闲。”晴年摇着杜衡的手让杜衡背她。

  “阿爹也辛苦,他原是掌管四海八荒草木,后来脱去职位,但这大事还是要管管,咱们小的时候,不是常年见不到他吗?”杜衡背着晴年,带她去外面看星星。

  “那春野呢,他就特别闲。”

  “春野神君守在昆仑虚谷下,虽是小事没有,但凡出现意外就是大事,轻者昆仑虚上下动荡,重者四海八荒遭殃,众仙虽然吹嘘单夜神君是当今仙族的能者,但当时出力的是颜辽神君,如今守着的是春野神君,当然单夜神君也非等闲之辈,现在的四海八荒也是全靠了他。”杜衡将晴年放下,还拉着她坐在地上。

  “对了,你在天宫当差还习惯吗?”

  “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之前也是跟着桐麻,只是还未飞升,没有仙职,现在只是多了个前置称谓。”

  晴年敲了一小脑袋,“对啊,我给忘了,那桐麻有给我带什么东西吗?”

  “桐麻带的自然是他带回来,这是我给你的,是蓝彩石,也没什么用,就是好看。”杜衡拿出一块蓝色的石头,“是在牛黎国的时候,他们那里有送石头的习俗,蓝色代表永恒、年轻。”

  “那送给阿娘呢,阿娘也喜欢蓝色。”

  “讨好阿娘是阿爹的事,跟我们可没多大关系。”杜衡说着还将其他彩色的石头拿出来给晴年,“还有其他颜色的。”

  晴年接过来,开心的看着一颗一颗,“除了石头没有其他的了吗?”

  “我倒是看见一种很奇特的花,佛语花,一生只开一次,一次只开瞬间,只是其他地方不好活,只长在齐州山,不然我都挖来了。”

  “那灵兽呢?你先前说的给我带一只毛团回来。”

  “桐麻说苍山不适合养那些没有神识的灵兽,况且你如今大多时间在上古战场,普通的毛团不能养活。”

  杜衡是青梧神君收养的一根杜衡草,年龄就比晴年桐麻大上几百岁,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因着桐麻天赋资质都强上不少,三人中也最是成熟懂事,时时照顾着其他两个,杜衡也懂事得早,虽身子骨若些,但并未给青梧神君一家添什么麻烦,后来与桐麻常年在外,总给晴年暮朝带些小玩意儿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